第三十章 最后的安排

推荐阅读:脑洞世界大BOSS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网购系统拯救异界罗马尼亚雄鹰国民男神狠强势:秦爷,我宠你!凤门嫡女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医等狂兵懒唐枭宠狂后

    距离政纪专辑发行快要一个月了,可购买专辑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人们甚至已经不满足于买一张专辑,而是把这当成了一种收藏,他们相信这张专辑将是华国音乐史上的丰碑,毕竟每一首歌都太经典了。 在专辑发行的第一个星期,就史无前例的突破了两百万张,而且之后的几个星期里更是丝毫不见颓势,如果说以前的专辑是面向某一个团体的话,那么政纪的这张专辑则涵盖了几乎所有层次的购买者,甚至不少老人也愿意买。在这一个月里,政纪的专辑卖出了1000万张,星宇娱乐公司的领导已经对每天上涨的数据麻木了。

    不光是华国,政纪的专辑正一点点的向周边的亚洲国家发散,被不同的语言传唱,毕竟音乐是不分国界的,星宇公司甚至还收到香港那边的合邀请,而更有人推测,今年的金曲奖非政纪莫属。

    胡雨也经常打电话来抱怨,说他是个甩手掌柜,她现在就要忙疯了,一天就有好久百份邀请和代言递到她桌上,她迫不及待的想让政纪出山,胡雨将所有有合意向的公司的资料都让工人员带给了政纪,由政纪挑选。

    政纪也感觉有些对不住星宇的人,他们为自己拼死拼活的宣传,又承担了这么大的压力,确实也不太容易,自己也不能一直让胡雨一个女孩子顶在前边,那样就太不厚道了。

    政纪翻看着胡雨发过来的有合意向公司的资料,这些东西很重要,他能凭着后世的记忆选定有潜力的公司合,忽然他被眼前的一份合意向书吸引了,吸引他的是开头公司的名称“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政纪翻看这企鹅帝国的资料,原来,腾讯公司现在也是刚成立,资金远没有达到后世的程度,注册资本还不到一个亿,所以急需宣传,政纪手边的许多公司实力都比现在的腾讯强的多,开的条件也优秀的很,但政纪知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等腾讯发展壮大了自己再去插一手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他要先行一步,在翻看完剩余的资料后,政纪给胡雨打了个电话,让她给自己和腾讯牵线。

    胡雨听了政纪选出的公司很纳闷,她从资料里翻了半天才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腾讯的合意向书,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政纪放着那么多的有实力的公司不选,偏偏选了名不见经传的腾讯,但既然是政纪的决定,自己也就照办了。

    腾讯公司收到了胡雨的联系是也很惊喜,马化腾怎么也没想到会收到政纪的同意,他原本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发了合书,要知道政纪虽然没漏过面,可现在确实华国炽手可热的歌手,有他和腾讯合的话一定可以为腾讯带来飞速的发展,可是在激动之余却又有些忐忑,毕竟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能被政纪看重,自己现在还只是一家小公司,如果政纪要价过高的话,自己也很为难。

    这些天,政纪的歌也已经在小城里火了起来,有一天课间操学校居然放了政纪的歌,也让政纪的歌在学校里流传了起来,有的同学还打趣政纪的名字和专辑上的歌手重名,经常看到同学哼着自己的歌其实也是蛮奇妙的,而音乐刘老师看自己的目光也让政纪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而班主任和代课老师也隐约知道了些什么,看自己的眼神也都怪怪的,政纪知道,自己的平凡日子即将到头了。

    这天下了晚自习后,政纪看了看表,没有回家,站在隔壁班门口,直到看到韩畅走了出来,韩畅惊讶的看着政纪等着她,在今天听了学校放的歌后,其实她也有很多问题想问政纪。没想到政纪居然在这里等她。

    “一起走吧,我有些事想和你说”,政纪对韩畅说道。

    “嗯”韩畅看到政纪深深的望着自己回到到。

    政纪和韩畅并肩走在马路上,两人的身影在路灯下拉的长长的,互相交叠在了一起,韩畅看着淡淡走在旁边的政纪,终于忍不住问道:“是你吗”?

    “嗯,是我”。两人仿佛打哑谜一样的对话。

    韩畅的双眼闪闪发光,尽管自己心里有了答案,可亲耳听到政纪承认后她还是忍不住激动不已,全国都在讨论在猜测的少年此刻却在自己身边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忽然,一声惨叫打破了两人间的宁静,韩畅眉毛一抖,向路边的小巷中望去,同时清脆的喊了声:“住手”。

    政纪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一幕,默默的长呼了一口气,人生在没有结论之前,就像一道辩证题,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自己所坚信的,是否可以实现,自己所担忧的,是不是会接踵而至。

    政纪用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证明他伸出了手,因为再无遗憾,所以无从追悔。

    他走上前,轻轻的将韩畅护在身后,淡淡的看着巷子里的四个青年,韩畅看着政纪的背影欲言又止,政纪一眼不发,慢慢的走进小巷中,下一刻,韩畅不敢相信的捂住了嘴,没等对方说话,“噼里啪啦”随着几声闷哼,巷子中的四个混混都到倒地不起晕了过去,这是政纪下手最狠的一次,他将四人的膝盖都踢碎了,尽管可能面临着不小的麻烦,但他不会后悔,他知道如果没有自己,韩畅会受到这些人怎么的侮辱,而巷子里被打的人早已溜走。

    政纪看了看路灯下呆住的韩畅,轻轻的拉起她的手,向前走去,“政纪,你刚才?”韩畅突然反应过来问道。

    政纪凝视着韩畅答非所问:“我就要离开了,以后恐怕会很少有机会再回来,你会想我吗”?

    韩畅看着眼前这个望着自己的政纪,听到他这么的话,突然间心里涌起一股复杂的情感,想了想,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政纪开心的笑了,心里充满了莫名明朗的感觉,仿佛从现在起,才是真正的新生,他亦可终于可以和困扰自己多年的过去,毫不犹豫的做出一个比较妥帖的了断和交代。。

    早上漱口,政纪面对镜子中自己漆黑的瞳孔,微微的笑了下,终究还是个成熟的人,可以换一种态度来面对人生中的很多事件,从中得到启发和希望。

    在临走前,他还有一个愿望,给自己父亲买一辆车。

    政父还是有些犹豫,虽然知道儿子就是近期电视上经常报道的政纪,可他总是感到不现实,毕竟孩子在这一年里变化太大了。

    当政纪把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塞给自己后,他也想通了,既然儿子这么争气,自己有何必拂了孩子的孝心,钱再多,儿子也还是自己的儿子,他照样得孝敬老子,自己就安心享受孩子的孝心就行了。

    于是,一家三口就坐上了去省城的火车,准备去省城的车店选购。

    到了省城后,政纪打了辆车,让司机带着他们去最大的汽车销售点,很快,司机就将将政纪一家送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政纪向四周望了望,看到四周果然布满了各个品牌的汽车销售店,政纪选了一家最大的和父母走了进去。

    由于是星期六,所以店里选车的人还是不少的,销售员大都在忙碌,政纪的父母第一次进这么豪华的汽车销售店,很是放不开,一副拘谨的样子,只是不停的看看这里,望望那里,政纪也不着急,父母辛苦一辈子了,一时半会没转变观念很正常,慢慢就适应了。

    转了一会,政纪的父亲便站在丰田集团产的陆地巡洋舰旁,隔着车玻璃看里面的装饰,一会又绕道车前望望车灯,很明显对这样一辆大型越野车很感兴趣,旁边的销售员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看到政纪一家围在车前,在看到政纪父母一身乡下人打扮,不由的撇了撇嘴,不情愿的上前介绍着车辆。

    政纪站在周围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的车,忽然,眼睛一亮,,不远处的一辆车威风凛凛的停在展台上,别的车和它一比就像是玩具车一样,他走了过去,果然很高,一米八二的政纪站在车前居然没有车顶高,他一眼就喜欢上了这辆车中巨兽。

    正当政纪想要咨询附近的销售员是,却听到父母那边传来了一阵争吵声,他急忙跑过去,却看到父亲正手足无措的站在巡洋舰旁,刚才给他们介绍的销售员正指着他父亲数落,周围的人也围着指指点点,

    教书的母亲更是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

    政纪脑子一热,冲上前去,挡在了父亲身前冷冷的看了眼销售道:“闭嘴,叫你们经理出来”,然后又回头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政父刚才探着身子看车里内饰时,腰上的钥匙一不小心划了一下车门,眼尖的销售看到后就不依不饶的责怪他,所以就吵了起来。

    这时,销售点店的经理也闻讯赶来了,是一个年纪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出乎政纪意料的,他先走到销售员哪里,训斥了几句,然后销售员不甘心的看了政纪他们几眼才默不声的站在了一旁,然后经理才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政纪对刚才女销售的态度很不满意,可毕竟自己一方有错在先,看到经理的所为气也消了一大半,对经理也有了一丝好感。

    “对不起,是我们的员工态度不好,我已经说她了,我在这里先给您道歉”,说完就向政纪的父亲鞠了一躬,随后又说到:“关于车辆划伤的话,毕竟我也不是老板,如果可能的话大家看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下”。

    政纪向来是别人敬他一尺他让别人一丈,他看到眼前的这个男子处理事情经验老道,条理有序,便点了点头。

    周围的人看到没热闹可看,便也散开了。

    卖场经理站在车前看了看车门的划痕,只有一条头发丝般的金属划痕,如果不认真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闹成那样也有刚才销售借题发挥的,洪斌想了下,扭过头对政纪的父亲说:“您放心,没什么大事,只要补一下漆就行,大概三百左右就足够了”。

    政父听后舒了口气,便准备掏钱,其实在看到这辆车价值八十万时自己就不想买了,儿子虽然有钱,可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确实很节俭的,花八十万买一辆车也是舍不得,只是很喜欢这车的硬朗才多看了会。

    政纪在一旁想了想,拦住了父亲掏钱的动,问经理道:“这车现在有货吗?我们要一辆。”一边给了父母一个放心的眼神,政学平看着自己的儿子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话。

    胡斌呆了一下,随后喜道:“有,您要的话这就给您办”。

    政纪想了想,又指向不远处自己开始是看到的那个巨无霸问道:“那辆呢?有吗?”

    胡斌顺着政纪的手指望了望,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赶忙说道:“那辆暂时没有,是从美国运来的样品车,如果您要的话我们保证两个月内给您托运过来”。

    政纪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胡斌压抑住心里的喜悦,带着政纪去划卡,政纪的母亲想要和儿子说什么,却被政父拦了下来,摇了摇头,对她说孩子不差这些钱,就让他敬敬孝心吧。

    很快,政纪卡里就少了三百万,有人买了三百万的车的消息很快就在大厅里传了开来,销售员都对着政纪他们窃窃私语,有几个胆大的女的还给政纪飘了几个媚眼,而刚才的女销售也一脸的后悔,这可是三百万啊,光提出就好几万了,是自己眼光不好还是先在的有钱人都有低调的癖好。

    由于一下在买了三百万的车,店里以最好的服务便把大部分手续办好了,两个小时候,店门口就停了一辆崭新的巡洋舰,而那辆划伤的自然不用政纪他们处理了。

    回家的路上,政父开着车,一路上称赞着车的性能,而母亲虽然抱怨政纪乱花钱,可眼里的幸福却怎么也遮不住。

    那年头八十万的巡洋舰还是很显眼的,政纪一家把车停在家门口后,周围的邻居都围了过来,纷纷夸赞着车好,政纪的父亲也是红光满面的听着,腰杆也挺直挺直的。政纪家买了好车的消息很快就在周围传开了,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不过这都不是政纪他们关心的事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0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0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