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古玩风波

推荐阅读: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小农民的妖孽人生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最强套路主宰万界大神壕太古造化诀闲臣风流

    差不多十分钟,政纪为了以防万一,便从银行取了一万元,向来时的摊点走去。刚离摊点不远,却发现那个摊位前又围了四五个中年男子,好像在争论着什么,齐老也脸色有些发红的跺着脚。

    政纪赶忙上前,刚走到摊位前,便听到齐老有些气愤的声音:“你们这些人是哪的人,怎么这样干?都告诉你们这个木雕有人订了,还不依不饶?懂不懂规矩?”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几个男子中的一人发出:“老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说的那人在哪呢?不是跑了吧,我们可不管,既然你不买,还能拦着不让我们买了不成?”

    齐老刚要说话,政纪淡淡的声音传来:“谁说我跑了?取个钱都能蹦出你们这些东西来,懂不懂先来后到”,政纪挤开摊前的男子走到齐老身边说道。

    齐老喘了口气对政纪解释道:“你刚才走了不多久,这伙人就来了,看着面生,不像咱们市场的老人,他们也看中了那根雕,我和他们说你已经预定了,去取钱,可哪曾想这伙人非要买,就这么吵起来了”。

    政纪看了对方一眼说道:“听见了没有,我就是那个取钱的人,做事讲究想来厚道,”说完就将五千元递向老板。

    对方为首的一个嘴角有颗黑痣的男子突然伸出手抓住政纪的手腕说道:“你预定了又怎样?五千?我们出一万,价高者得之”,说完看了眼老板,说道:“一万元,买你的根雕,比他多一倍,你干不干”,说完挑衅的看着政纪。

    政纪一甩手,对方感到一股大力传来,手就被政纪甩开。

    摊主坐在摊位前有些犹豫,毕竟以那时的购买力,五千可不是个小数目,谁也不会将五千视若罔闻。

    齐老叹了口气,看了眼摊主,说道:“王小子啊,从你第一天打这做生意起,我就认识你了,做生意最讲究什么你是知道的吧,可千万不要被猪油蒙了心啊”。

    摊主坐在摊前,脸上阴晴不定,内心更是纠结无比,他看了眼齐老,忽然一咬牙,将木雕往政纪手里一推,说道:“齐老说的没错,这木雕,五千你拿走吧。”

    齐老脸上神情一轻,欣慰的看着摊主说道:“王小子,我老齐果然没看错你,是个人物”。

    周围的几个男子听到摊主的选择,一下子哗然,就要上前闹事,政纪拦在齐老身前,怒视着对方,写轮眼暗暗准备。

    突然,周围传来一阵骚动,众人循声望去,几个手臂带着徽章的人走了过来,原来是市场的管理员来了。

    “怎么回事?闹什么闹?为首的一位方脸管理问道,看到齐老突然客气了起来说道:“呦,齐老您来了,又来寻宝贝?上次您给我掌眼的那个印章可真不错,我卖了了个大价钱“。

    齐老笑着走上前说道:“小刘啊,我看过的东西哪个出过错,对了,这几个人在市场闹事,干扰正常买卖“。

    刘队长脸色一寒走上前去问道:“是这样吗?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闹事?“

    脸上带痣的男子慌忙面带笑容的上前,递过烟来说道:“误会误会,我们这就走,”他也知道是不可为,在这里呆下去也没有用便服软道。

    刘队长并不接对方的烟,而是义正言辞的说道:“误会?误会就好,要是闹事的话少不了拘留你,没事就散了吧”。

    痣男带着手下灰溜溜的向市场大门走了出去。

    刘队长又和齐老寒暄几句后便去另外的地方巡查了。

    政纪看了眼有些肉痛的摊主,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五千递过去说道:“王大哥既然你这么讲究,那我也不能让实诚人吃亏,这钱你手下”。

    王摊主愣愣的看着政纪递过来的钱,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齐老叹了口气,说道:“王小子,既然小政给你,你就收下吧,放心,他不吃亏,还赚。”

    摊主这才收下,同时好奇的问齐老道:“老爷子,你是说我这木雕不止这个价?”

    齐老笑着坐下来说道:“当然,也许是天意,让这小子先选,我本来还以为他会选别的,没想到他一眼就选定了这个木雕,这个木雕可不简单啊”。

    政纪好奇的问道:“齐老,那您给我讲讲,我也是全凭运气”。

    齐老拿过弥勒佛根雕,用拇指使劲在弥勒佛的面部擦拭了几下,虽然没能将上面的油污全部擦掉,可是已经依稀可以看到其本来面目,这个弥勒佛像额头宽达,双目微闭,一张笑口张开了一半,两个大耳朵垂在肩膀上,袒胸露腹,盘腿曲肱,身体斜倚着一个布袋坐着,右手放在膝盖上,一副悠然自得、随遇而安的表情。

    齐老说道:“你们看到这雕工了吧,这个品雕刻精细,刀法娴熟,整个线条自然流畅,说明其雕刻之人必是一位手艺高超的艺人,即使光从雕工来讲也是难得一见的佳。

    齐老说着,又将根雕翻过来,指着底部的位置说到:“你们再看,这个根雕的回纹和条纹都透露这一股光泽,年轮纹路呈绞丝状,细微的几乎看不见,并且上面居然没有一个痕疤,要知道,一般的树根都是有痕疤点点的,像这个模样,一般是紫檀木才具备。

    “你们再看着色调,带着些紫黑的色调,深沉古雅的造型,”齐老说着又将根雕放在鼻子处闻了闻接着说道:“还有一股淡淡的芳香,便可以断定这是小叶紫檀,而且年代久远,因为年代越久,则紫黑色越浓”。

    齐老说完,看着听的入迷的两人微微一笑,将根雕小心的递给了政纪,说道:“小政啊,你这件宝贝送入可是大手笔啊,小叶紫檀不但能养神,还能静心,你对这个长辈很上心啊,我真羡慕你那位长辈啊”。

    政纪拿着根雕,乐呵呵的笑着,看来自己这趟还真没白来,这个根雕送宋老正好合适。

    三人又聊了一会,政纪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要告辞。

    王摊主看到政纪要离去,赶忙让他等等,从自己的三轮车上又找了一个大小差不多的木盒说道:“老弟,拿这个木盒装着,好看,又安全,下次有好东西,你再来,肯定给你留着”。

    政纪点点头,将根雕放入那个造型古朴的木盒中说道:“谢谢啦王哥,下次一定找你”。

    说完政纪颠了颠手里的根雕,便告辞离去。

    走出古玩市场的政纪经过一道小巷,他敏锐的感到似乎有什么人在跟着他,便时刻警惕着四周。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风声,一根木棒从政纪的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政纪头顶砸来,眼看就要砸到政纪,照这个力度来看,一旦砸中政纪,政纪八成凶多吉少,昏迷时肯定的了。

    政纪早有准备,红色的三勾玉稍稍向后一瞥,对方的一举一动就都在他的掌握中,看到木棒即将砸中自己之时,他轻轻的向左微微迈了一小步,就是这一小步,分毫不差的正好让开木棒,木棒擦着政纪的鼻尖落下,还能感觉到呼呼地风声。

    来人大概也没想到政纪居然能躲开他蓄谋已久的一击,由于砸空,他的胳膊也闪了一,一击不中,也不逃走,反而在原地甩甩轮空的胳膊,嘴里叫骂道:“臭小子,看不出来,还挺警觉的,兄弟们,都出来,点子有点扎手”。

    话音刚落,小巷子的拐角处便走出了四个男子,恶狠狠的阴笑着朝政纪走来。

    政纪一眼就看出那些人的来历,正是在古玩市场上和自己抢根雕的人,不由的笑出声说道:“没想到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强买不成就要强抢喽?”

    为首的嘴角一颗痣的男子嘿嘿一笑说道:“怪只怪你太没有眼力劲了,老老实实让给我不久成了,怎么样?现在让给我如何?我是正经人,能买还是不用抢的好。”说完便慢慢围了上来,给政纪施加压力。

    政纪看了看他们,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将手中的根雕慢慢放在墙角说道:“卖给你们是不可能了,要抢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周围的男子听到政纪的话,面面相觑,“哈哈哈”的笑出声,痣男扶着腰说道:“见过自信的,没见过这么自信的,既然如此,兄弟们,上”。

    话音刚落,其中一名男子便手持木棍率先冲了上去,向政纪挥舞而去,政纪不慌不忙,眼睛中将那人的动每一个细节看的一清二楚,千钧一发间,他伸出手,一掌砍在男子的手腕处,同时躲过了后方一人的窝心脚,右脚轻轻一勾后方抬腿的男子,两人同时惊叫一声,一人木棒已脱手,而另一人则被绊倒在地。

    政纪动没有丝毫迟疑,早在木棍脱手的瞬间他就伸出右手接住了,顺势将木棍一挥,将左边的挥拳男子一棍砸中侧肋,男子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又将左手肘轻轻往右方的男子怀里一挤,男子哇的一声,被击中了胃部,蹲在地上干呕,同时又飞起一脚,将木棍被夺取的男子踹到在地。

    电光火石间,政纪已经将四人放到在地,仅剩为首的黑痣男子站在外围手里拿着烟还保持着在嘴边的动,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直到烟将他的手指烧到他才浑身一个激灵。

    政纪弯身捡起了木盒,一言不发缓缓的走到他面前,黑痣男看不到政纪墨镜后的眼睛,可是直觉让他一动不敢动,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没想到一不小心栽了个大跟头。

    政纪错身而过,一掌挥向他的后颈,对于这种明夺暗抢的人政纪当然不会轻易放过,男子翻着白眼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政纪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他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出了小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1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1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