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祈福

推荐阅读: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重生之至尊仙帝空姐前规则鸿蒙帝尊神级工业主都市之最强狂兵爱生暖冬至尊神农纵横人生三千年超品仙医

    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他便被饿醒了,肚子咕咕直叫,而且感觉有些尿急,毕竟喝了那么多的水,正当他准备坐起身去厕所时,一身病服的娜英出现在了门口。

    娜英昨晚心神受创,精神有些萎靡,,所以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后昏昏的陷入了沉睡,直到刚才才清醒了过来,一醒来,她就焦急的打问这政纪的情况,在得知政纪在她隔壁后就立马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政纪的病房。

    政纪看到一脸憔悴的娜英,歉意的笑了笑。

    娜英看到政纪完好无损的模样,泪水终于止不住落了下来,不敢相信般的踉踉跄跄走到政纪床边,仔细的打量着他,在确认政纪却是无碍后才呜咽一声扑到他怀里痛哭,一边哭还一遍用小手打着政纪,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让你逞英雄,让你不管自己的死活,让你害我担心”。

    政纪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娜英,为了自己如此的失态,也愧疚不已,自己似乎从来没有正视过与她的感情,太过自私了,没有考虑到关心自己人的感受,看到她如此的伤心,忍不住轻轻的将娜英抱在怀里,安慰的抚摸着她的脊背。

    过了好久,他感到自己胸前都被眼泪浸湿了,娜英才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政纪说道:“以后不要再冒险了好吗?你知道在看到你出事的时候我有多伤心吗?我恨不得自己也随你而去。”

    政纪叹了口气,用手将娜英眼角的泪花抹去,说道:“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多为关心我的人着想,不再冒险”。

    娜英这才破涕为笑,政纪脸色却有些古怪,他感觉自己的膀胱就要爆炸了,便轻轻的扶着床脚,想要下地去洗手间。

    娜英看到他慢腾腾的样子,担心的看着他问道:“你要干吗?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了吗?”

    政纪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娜英一转念便知道政纪怎么了,捂着嘴笑了下,连忙走上前,扶着他下地“。

    在娜英的搀扶下,政纪终于踩到了地面,脚下一软,虚弱的身体支撑不住他的体重,不由的向地上坐去,娜英急忙用力拽住他,担心的差点叫出声来,政纪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扶着床慢慢的站直,脑袋还是有些晕眩,看来写轮眼对身体的负担果然不小啊,自己只不过用了两次便如此虚弱,他慢慢的站直,在床边适应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便在娜英的搀扶下试着围着床走了两步,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软软的,好在已经能在娜英的搀扶下缓慢的移动了。

    娜英扶着政纪慢慢的走出了病房的门,看了下洗手间大致的方向,两人就慢慢的向洗手间移动,一路上,周围的护士频频回头看着他俩,护士们早在今天早上就听说了大明星政纪发生意外现在就在医院里,只是在医院领导的严令下没有去打扰政纪,可是现在看到政纪本人在娜英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就再也忍不住了。

    很快,就有两个胆大的年轻的小护士满脸激动的走上前,假公济私的要帮娜英,一人抢以娜英也是病人为由帮娜英搀着政纪,一人在政纪另一边扶着他,四人组合奇怪的走向洗手间,周围的人也指指点点。

    政纪有点郁闷,上个厕所都有这么多人看,感到十分的尴尬,而搀着政纪的护士则一脸幸福的紧紧贴着他,政纪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触碰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随着走路而摩擦着,让政纪更加的难受了。

    娜英则一脸揶揄的看着政纪,有人帮她扶着政纪,她心里也更加放心了,她还担心自己一个人扶不稳摔着政纪,看到两个小护士的表情,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段本来不长的路,政纪现在却感到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好在终于到了,政纪看了看男厕所的标志,想要慢慢的扶着墙走进去,两个护士也放开了他,她俩还没胆大到和政纪一起进男厕所的地步,而娜英却不管这些,朝里边喊了声有人吗?在没有听到答复后,让两个小护士守在门口别让别的人进来,自己又扶着政纪第一次走进了男厕所。

    政纪看着旁边的娜英,本来想阻止,可是看到娜英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她,便无奈的任由娜英搀着他走到了尿池旁。

    娜英好奇的打量着男厕所的样子,却发现除了多了个尿池,别的也没什么两样,却看到政纪站在尿池前望着自己,没有下一步的动,脸一红,知道政纪的意思,便说:“你解决完了叫我,不要自己走“,说完便跑了出去。

    政纪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尿泡尿简直比打仗都难啊,终于没人了,他慢慢掏出家伙,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过后,政纪忍不住舒服的抖了抖,真爽啊,慢慢的系起了裤子,他当然不好意思叫娜英了,自己一点点的向门口挪移,忽然,头一晕,险些跌倒,慌乱中扶助了一双手,定定神便看见娜英生气的脸庞。

    “我就知道你不会听话的,幸亏我看到了,要不然跌倒了出事怎么办?“娜英像只小老虎一样的训斥着政纪。

    政纪尴尬的笑了笑连连说自己的错,下次不会了,才得到了原谅。解决了存货,回去的路上就舒服多了,他还有心情和两个护士调笑下,将两个护士高兴的一脸绯红,直到政纪到了房间门口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工去了。

    政纪笑着和娜英交谈着走进病房,却发现病房内多了一个人,白依依不知何时站在病房中等着他。

    白依依看到娜英搀扶着的政纪,先是脸上一喜,然后眼睛却是一红,哭着扑了过来,将政纪差点扑倒,好在还有娜英扶着,怀里的小女孩边哭边紧紧的搂住政纪啜泣道:“太好了政大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都快吓死了”。

    政纪苦笑着拍着白依依的肩膀,安慰着怀里的女孩子,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个女孩在他怀里哭了,娜英则悄悄的在他胳膊内拽起一块软肉,然后旋转三百六十度,政纪嘴一咧,胳膊一颤,差点叫出声,白依依感到政纪的颤抖,红着眼睛抬起头看了奇怪的看了政纪一眼,才好像反应过来政纪还是病人一样赶忙让政纪坐在床上。

    接着,胡乱抹了把眼泪,又手忙脚乱的从一旁桌子上拿起了一个食盒,说道:“政大哥,你饿了吧,我特意给你带来了甲鱼汤,还有炖鸡腿,快尝尝”。

    须佐能乎使用了他大量能量,政纪早已饿的不行了,听到依依给他带来了吃的,不禁眼睛一亮,急忙将餐盒摆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娜英则在一旁劝他吃慢点。

    十分钟后,政纪喝完最后一口甲鱼汤,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摸摸肚子,吃饱的感觉真的好爽啊,果然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啊,而且吃了饭明显感觉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些,起码能自己站起来走路了,他才想起饭的主人,却看到白依依托着下巴开心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吃饭。

    “多谢你了依依,这是我吃的最饱的一顿饭了,你的手艺真不错,那个鸡炖的真好吃”,政纪夸赞道。

    白依依却脸上一红,低声说道:“你爱吃就好,不过,不是我做的,我还不会做饭,是我妈给你做的”。

    “扑哧”娜英听到白依依的回答,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两人的对话太好玩了。

    政纪尴尬的笑了下,白依依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对政纪说道:“政纪大哥,我来的时候,看到医院下边有好多你的歌迷再给你祈祷呢,还有人举着牌子,还有些人买了花好像在下边摆什么图案”。

    政纪听了,赶忙在娜英的搀扶下站起身,慢慢走到窗户前向下望去,果然,楼下大概有几百号人,举着牌子,政纪宁神望去,上面写着“祝福政纪平安无事”的几个字,而且,医院下的草坪上,还有人用花摆出了“政纪一生平安”的字样。

    政纪看着,鼻子不禁一酸,自己的歌迷不仅没有抱怨自己演出未完成反而自发的组织为自己祈福,他不禁被这些可爱歌迷所感动。

    他想要推开窗和他们打打招呼,可又转念一想这里是医院,还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为好,便放弃了打算,慢慢的走回了床铺。

    白依依开心的看着健康的政纪,叽叽喳喳的说着演唱会那天的事:“政大哥,你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帅了,你知道吗?你和娜姐合唱的新歌,我从来都没听过的两首

    ,真是太好听了,可惜还没发行专辑,要是有专辑的话我第一个去买”。

    政纪笑着拍拍白依依的小脑袋说:“很快就会出的,等过了年,我就出新专辑,等到是给你邮来,以后每次有新歌,保证让依依成为第一个听众好不好”。

    白依依幸福的眯着眼睛,连连点头说道:“一言为定,等你回去后,我也会去找你的,反正我也要和姥爷回燕京的,不过,政大哥,你以后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不要再想昨天晚上那样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刚还听着你的歌沉醉着,一转眼就要生离死别了,那么大的落差差点让我喘不过气来。”

    看到政纪点了点头,白依依开心的笑了,又想到了什么问道:“政大哥,你实话说,你当时感到大铁架子压下来的时候怕吗?你在想些什么呢?”

    政纪露出思索的表情,许久才在娜英和白依依期待的目光下说:“说不怕,那是假的,大难临头,生死一瞬,谁能不怕,我也怕,只不过我没有选择。我没法看到一个喜欢我给我送花的小歌迷就那样消逝在我眼前,我怕我选择了逃避的话我的后半生会生不如死,所以在护住她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解脱的感觉,却也将害怕的感觉冲去不少。至于我当时在想什么,我也说不清了,太多了,虽然在你们看来只是一瞬,可我当时脑海中闪过的却像一辈子,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的面孔啊就像走马观花一样闪过。”

    娜英忍不住插嘴道:“那你想到了我吗?”白依依也同样期待的看着政纪。

    政纪笑着点点头:“当然想到了”。

    两人亲耳听到政纪的答案后都甜甜的笑了。

    正当三人聊天欢笑时,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走进来,看着坐在床边的两个姐姐,因为个子矮,二女挡住了她的视线,小姑娘怯生生的问道:“政纪哥哥是在这里吗?”

    政纪听到有人叫他,便从床上坐起身,看到了地上的小姑娘,两人同时眼睛一亮,政纪不确定的问道:“你就是舞台上那个献花的小姑娘?”

    小女孩兴奋的点点头,几步就蹦了过来,抱着政纪喊道:“是我是我,谢谢你政纪哥哥,我也在这家医院检查,我没事,政纪哥哥你也还好吧?”

    政纪亲切的摸着小女孩的小脑袋,笑着说道:“放心,哥哥没事,很快就又能给你唱歌了。”

    正在这是,门口走进了一对夫妇,小女孩看到后,略微紧张的站起身,喊了声:“爸爸,妈妈”。

    两夫妇看了眼小女孩,又看了眼床上的政纪,突然做出了一个另所有人震惊的动,两人一起双膝跪地,对着政纪就要磕头。

    政纪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他急忙一撑床,就要下地去搀扶两人,可是由于动过快,身体还没有恢复的他一下子扑到在了地上,病床前的娜英与白依依惊叫一声,就要上前搀扶,可是两道比她俩更快的身影已经将政纪扶起来,一边带着哭腔说道:“恩人,你没事吧,都是我们不好,让你受惊了”。

    政纪坐在床上缓了口气,看着眼前的夫妻俩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是又何必呢?我只是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如何承受的起你们的大礼呢?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夫妻俩中的男人红着眼说道:“恩人,你救了贝贝,就是我们的大恩人啊,贝贝是我俩唯一的女儿啊,要是没了她,我俩相死的心都有了,是恩人你给了我俩希望,又重新给了我俩活下去的勇气,可以说,您救了贝贝,就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啊”,女人也在旁边泪流满面的点头称是。

    政纪叹了口气,示意依依将空着的椅子搬过来,让夫妻俩坐好,才说道:“你们一家人都来支持我,看我的演唱会,我怎么能忍心看着贝贝在我眼前出事呢?换做任何一个人,我相信在当时的情况下,都不会袖手旁观的,有你们这样的粉丝我真的很欣慰,我还要感谢你们不怪我让你们的女儿陷入险境呢”。

    “贝贝没事吧,虽然身体上没受什么伤,可是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她的心理还好吗?有没有请心理医生给贝贝开导下呢?可不要留下心理阴影啊,那我以后的演唱会,贝贝都要不敢来了给我献花了啊”政纪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

    “会的会的,我们一定会给孩子找个心理医生开导下的。以后您的演唱会我们一家人一场都不会缺席,我们都是您终身的铁粉,不离不弃“,女人激动的说道。

    贝贝也在一旁说:“我最喜欢政纪哥哥了,我一定会去的,我才不怕呢,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政纪哥哥”。

    娜英有意逗孩子道:“等你长大了,你政纪哥哥可老了啊,你不嫌弃你政纪哥哥七老八十吗?到时候可唱不动歌了哦”。

    小女孩想了想,坚决的说道:“我不怕,我不嫌弃政纪哥哥的,就算是老了我也不嫌弃”。

    “那如果你政纪哥哥还没等你长大就结婚了呢?那你还嫁给他吗?“娜英不依不饶的打趣着。

    小贝贝被问住了,过了好半天,才艰难的说道:“就算哥哥娶了别的女人,我也要嫁给他,政纪哥哥可以娶两个,我不会吃醋的”。

    政纪无奈的看着娜英逗小孩,众人也都被孩子的童言逗乐了,忍不住摸着孩子的小脸。

    而娜英却若有所思的看着政纪,心里还在想着小贝贝的话,有时候,在大人看来很难抉择的事,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偶然的一句话就很可能给出了答案。

    又呆了一会,夫妻俩看到政纪有点疲惫,便带着贝贝先告辞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2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2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