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神异魔术

推荐阅读:战玄霄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八极武神绝世大帝嘿,我们恋爱吧出闺阁记茅山鬼王都市全能系统我在火影当忍者极品修仙神豪

    政纪,显然玩了瘾,不过说玩,倒不如说政纪有一种发泄的痛快,他的能力,第一次以魔术的方式,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这种感觉,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将自己的恶剧公然暴露在大人的面前一般,有一种刺激感。!

    政纪的手轻轻一抛,叠好的纸牌,再次飞舞,一张张的如同排着队等待着检阅的士兵一般,整整齐齐的悬浮在空,从低到高,竟然成了一个楼梯状的模样!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念头,在此刻的兰斯伯顿的心头盘旋,他的眼满是震惊,纸牌是他的,政纪不可能做手脚,可是此刻的这些纸牌,却好似被政纪赋予了灵魂一般,随意操控变换着形状,让他头一次有一种不敢相信这是魔术的感觉!

    这对于一个魔术师来说,是不可饶恕的!是一个魔术师为之热枕的!

    政纪没有说话,因为表演还为结束!

    纸牌,一张一张的排列着,每一张纸牌五十公分的距离,然后环绕着组成了一个悬梯一般,环绕而!

    “他要做什么!”有人忍不住低呼一声,因为政纪迈开了左脚,已经踏了第一张悬空半米的纸牌!

    第一步,踏纸片!是一张王!一张薄薄的王!

    然而,是这样一张薄薄的王,竟然支撑着政纪的身体,依旧悬空!

    脚下的纸牌轻轻的晃动,似乎支撑的很辛苦,似乎摇摇欲坠的随时会掉落,然而政纪的身体,却在纸牌坚定的站立。

    第一个观众站了起来,第二个站了起来,成百千的人站了起来!他们的呼吸都屏息,仿佛害怕自己微不足道的呼吸气流会给纸牌压力。

    政纪微笑着,似乎闲庭信步一般,迈步,右脚落在了下一张小王的身!

    一步步,走的坚定,走的飘逸,走的越来越高,每一张纸牌越来越高仿佛有无形的手再支撑一般,支撑着政纪踏步而!

    如同环梯一般环绕着舞台的纸牌,承载着政纪一步步越走越高,每走一步,之前踏过的纸牌会自动旋转而起,异形换位到最高点,仿佛是一道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悬梯一般。

    终于,政纪的身影走到了十米高的位置,聚光灯越发的亮眼了,聚光灯下,他如同神一般,俯视凝望着众人,脚下的纸牌,轮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红色的大王!

    这一幕,被无数人惊为天人,他们的嘴张的大大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兰斯伯顿同样如此,他满眼都是好,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回忆着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够做到这样的表演,悬空术?可是做不到纸牌这样的效果,思绪万千,他绝望的发现,为魔术界称得第一人的他竟然想不到!

    在空的政纪,微微欠身,轻轻的朝着观众们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缓缓的踏步而下!

    每一步之后,身后的纸牌不再回到他身边,而是轻飘飘的旋转着,竟然飞向了观众席,然后随机的落入了人们的手。

    等到最后一张纸牌飞入场,落入了张子仪的手的时候,政纪也已经脚踏实地!

    张子仪握着掌的红桃三,目眩神迷的看着站在台依旧淡然如初的政纪,脑海都是政纪刚才在空闲庭信步的潇洒,她不知道,她的脸红扑扑的,甚至连脖颈都红了。

    掌声,在此刻瞬间响起,回荡在演出厅内,震得窗户扑棱棱的响,尖叫声,欢呼声,和口哨声,在黑暗的人群们口发出,每个人的脸都是带着激动无的表情,政纪的魔术,彻底的征服了他们。

    张子仪和成龙,同样激动,激动还带着一丝自豪。

    “兰斯伯顿大师,不介意我将你的牌为礼物散给观众们吧?”回到地的政纪,微笑着走到惊呆了的兰斯伯顿身前,微微做了一个绅士礼说道。

    “不,不,当然不!”兰斯伯顿在一秒钟后才反应了过来,满脸的通红激动,眼闪烁着渴求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政纪,似乎是在沙漠渴了三天的旅人看到绿洲一般的光芒。

    “我不再喧宾夺主了,兰斯伯顿大师您请继续!”政纪笑着说道。

    “政纪先生,您等等,”兰斯伯顿内心有一个急迫的声音一直在重复着,话到嘴边才想起此刻的场合,不由的露出一丝焦急。

    “什么事?”政纪问道。

    “演出完毕后,我想和您一叙,还请您答应我!”兰斯伯顿认真的看着政纪。

    政纪思索片刻,点点头。

    回到了座位,兰斯伯顿的表演再次开始,可是此刻人们的心全然不在兰斯伯顿身了,不断的有目光在政纪的身徘徊,兰斯伯顿的那些演出,和刚才政纪的表演相,竟然都有些相形见绌。

    张子仪的目光从政纪坐下来后没从他身移开过,她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身边这个男人的神,他好像无所不能,也好像是全能的,唱歌,商业,篮球,航天,此刻又多了一个魔术师的头衔,这样的男人,令她一直以来逢场戏沉寂下来的心前所未有的悸动!

    这种悸动,是一种儿时叫做一见钟情恋爱的感觉,是一种迫切的想要将他据为己有的感觉,令她的心口一阵阵的剧烈翻腾!

    “刚才的魔术,政纪你怎么做到的?”成龙低声在政纪耳边说道,心的好让他忍不住问。

    政纪笑了笑,“魔术魔术,说出来不是魔术了,只有好心才能让魔术充满魅力。”

    成龙撇撇嘴,知道政纪这是拒绝透露了。

    演出在一个小时后画了句号,刚结束,有一名侍者猫着腰走到政纪身边。

    “政纪先生,那边是阿拉伯王国的三王子,他想和您一起共进晚餐,”侍者指了指另一边贵宾席,政纪看去,一名头戴白色头巾的男子身边站站几个墨镜保镖,看到政纪看来,笑着挥挥手。

    “阿拉伯三王子?”在一旁听到这话的成龙一愣,三王子穆罕默德阿贝德?

    成龙的面容变的严肃了起来,阿拉伯的王子很多,有钱人也很多,而这三王子,却是他所熟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王子之一,形容他的话,是两个字,有钱,很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据说身价千亿!掌控着阿拉伯百分之五十的油田帝国!

    这个王子有个兴趣爱好,是交集名人,很多娱乐圈的明星都会以说道阿贝德的邀请而骄傲,而这名人,阿贝德这样的身份,自然也不会邀请那些普通的名声的,但凡他邀请的,无一不是顶尖名人,迈克尔杰克逊,席琳迪翁,等等。

    所以,在娱乐圈有个有趣的不成的调侃,当你能够得到阿贝德的邀请的时候,你是真正的站在了世界娱乐圈的巅峰。

    张子仪显然也知道这个传闻,表情变得非常羡慕。

    而我们的主人公政纪,却只是摇摇头:“不好意思,请转告下阿贝德王子,我今晚有约了。”

    这个回答显然不在侍者的意料之,连成龙和张子仪都是一脸的惊讶。

    侍者愣了下,却只能礼貌的点点头:“好的,我去通知阿贝德王子。”

    “政纪,你怎么拒绝了阿贝德王子的邀请?”侍者走远了,成龙有些替政纪惋惜的说道。

    “怎么了,一个王子的邀请而已,先来后到,我答应了兰斯伯顿”,政纪摇摇头说道。

    “阿贝德王子的能量很大,和他搞好关系的话,有很多好处,”成龙有些遗憾的说,如果是他的话,在兰斯伯顿和阿贝德之间显然会倾向后者,兰斯伯顿虽然是魔术冠军,可是与阿贝德一不在一个层次了。

    “我较喜欢靠自己,”政纪笑了笑随口说道。

    “靠自己,”这句话在张子仪耳边听到,不知为何感慨万千,的确,政纪有靠自己的资格,每个人的最终目标不是不再仰仗他人鼻息?

    而另一边,阿贝德王子已经收到了侍者的反馈,离场之时朝着政纪缓缓的走过来。

    成龙和张子仪不由的有些紧张,他们虽然在国内风生水起,可是在阿贝德这样的重量级人物面前,只能算是小人物。

    “政纪先生,今晚有约了?”阿贝德走了过来,三十度岁保养很好的模样,下巴胡须打理的很整齐,一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炯炯有神,步履之间沉稳自然,有一种不一样的气势,那是一种贵族养尊处优的感觉,仿佛天生站在人世间的顶端,声音带着一丝与众不同不容拒绝的气势。

    政纪也站起身,在阿贝德的面前,他神态自若,如果说阿贝德是狂风的话,那么他是青松,那种傲然嶙峋的气势好不亚于对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24493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24493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