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赌场

推荐阅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妖孽霸主战玄霄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八极武神绝世大帝嘿,我们恋爱吧出闺阁记茅山鬼王都市全能系统

    “在台兰斯伯顿先生邀请一叙,所以只能抱歉,”政纪说道。  .  .

    “没关系,今天能够看到政纪先生这一手魔术表演,让我惊为天人,以前只知道政纪先生歌曲唱的出色,没想到在魔术方面也有这样的造诣,”出乎人们意料的,阿贝德的表情如同春风和煦一般的,没有生气,没有不满,面带着笑容对着政纪伸出了手。

    对方释放好意,政纪自然不会高高在,伸出手轻轻一握。

    “我很想和政纪先生交个朋友,以后还有机会,还望政纪先生能到来,”阿贝德笑着说道。

    “我的荣幸,阿贝德王子的邀请一定如约而至,”政纪说道。

    说完,阿贝德看了眼成龙和张子仪,点点头算打招呼,然后和政纪告辞,在保镖们的环绕下离开了演出大厅。

    在阿贝德离开后,成龙和张子仪才出了一口气,在刚才他们生怕会起冲突,更是因为在刚才的氛围下,政纪和阿贝德两人的气势交接之时,他们竟然有些紧张,以至于连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他刚离开,兰斯伯顿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呼吸略微急促,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看得出来很匆忙。

    几个人走出了演出大厅,此刻的大楼外,竟然罕见的开始下起了雨。

    兰斯伯顿的助理拿着表演道具往车里装,兰斯伯顿则站在露台下,和政纪成龙等人寒暄。

    “政纪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兰斯伯顿对政纪鞠了一躬,认真的说道。

    “但说无妨,”政纪心里猜测到了他想说得。

    “您的那个魔术,能不能告诉我原理,或者说,我愿意重金从您那里买来这个魔术的方法!”兰斯伯顿渴求的看着政纪,如同一个绝世剑客看到了自己最为心仪的剑法后求知若渴。

    政纪无奈,他的“魔术”,还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专属,想要给兰斯伯顿,除非他也有一双自己这样独特的眼睛。

    “实在不好意思,传给我这个魔术的师傅告诉过我,这个魔术没他的同意,不能外传,”政纪找不到理由,只能将之再推给无有的师傅。

    兰斯伯顿听了,一脸的死灰,如同渴求武功秘籍的学武之人被拒绝之后的模样,“真的不可以吗?我愿意出三千万美元,我的全部身家来购买政纪先生的这项专利!”

    政纪摇摇头:“不在于钱,也不是我不想,是真的不行。”

    “唉,既然政纪先生为难,那便罢了,不过今天能够让我看到如此的魔术,也算是此生无憾了,政纪先生您重新给我动力,让我知道这个世界魔术的顶峰还有无尽的潜力,我将回去潜心研究,总而言之,谢谢您了,”兰斯伯顿感慨的说道。

    “我们华国的一句古话,学海无涯!我从来不认为任何事物会有所极致”政纪说道。

    “学海无涯,”兰斯伯顿默念着这句话,似有所悟。

    “没什么事,我们先告辞了,伯顿先生,”政纪看了眼时间说道。

    伯顿从恍惚间惊醒,略微有些失魂落魄的点点头:“那我不打扰政纪先生了,您请。”

    “政纪,刚才那真的是魔术吗?”坐在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成龙看着政纪问道,他百思不得其解,政纪是如何做到的。

    “不然呢,你不会是以为我真有特异功能吧?”政纪心里微微一紧,暗自念叨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但他脸还保持笑容。

    “说实话,我还真是那么想的,要不然那么神的魔术,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变得出来,”成龙笑着说道。

    而另一边,张子仪则在手把玩着那张政纪飞过来的纸牌,脑海回放着一幕幕的政纪在舞台神乎其技的表现,看着手的红桃三,这张纸牌,是什么意思,是政纪的暗示吗?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的含义,否则怎么单单给她一张红桃三?她感觉自己快要魔怔了。

    “子怡,想什么呢?”一双手揽住了张子仪的肩膀,成龙笑眯眯的看着张子仪问道。

    张子仪从魔怔惊醒,看到是成龙揽着她,竟下意识的身子一抖,挣了一下,在政纪面前,她竟然不想和成龙表现的太过亲密,笑容有些尴尬的说道:“没什么,在想这个魔术的原理。”

    “别想了,政纪都说了,是个魔术,一旦拆穿了,没什么特别的了,咱们下一站,去拉斯维加斯的招牌地方!赌场!”成龙大手一挥,大神经的他并没有感受到张子仪的不对劲。

    成龙说着,似乎为了提高兴致,从这辆刚租的加长劳斯莱斯房轿车的小型储藏室内,取出了一瓶红酒。

    “这是八二年的拉菲,咱们助助兴,一会儿大家手气爆棚!”成龙说着给每人倒了一杯。

    “干杯!”政纪笑着举杯,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紧张训练工之后,他不介意和成龙在这著名的休闲之城放松下自己。

    加长劳斯莱斯缓缓的停在了一处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口,门童快步前恭敬的打开门,政纪三人走了出来。

    “拉斯维加斯的第一大赌场,威尼斯人酒店,总投资接近十八亿美元,拥有全球最大的赌场、综合娱乐设施的酒店,保证让你乐不思蜀!”成龙看着眼前的建筑,眼睛闪烁反射着金色的光芒,仿佛已经迫不及待。

    政纪也打量着眼前的这座堪称奢华的建筑,这座建筑虽然坐落在拉斯维加斯,可是却几乎完美的重现了水城威尼斯的美景,一条清澈蜿蜒的人造河流围绕着酒店流淌着,尤其是在夜晚,各种灯光打造之下的这座建筑更是如同一个明星一般,熠熠生辉,让人有一种在人间仙境一般的感觉!

    “三位尊贵的客人,请跟我来,”没等三人有所动,有眼疾手快的侍者,无微不至的围了过来,替政纪他们提着行李。

    步入酒店,是金黄色的大理石地面和穹顶,映照着众人的面容仿佛也多了一分金辉,各色不同的人种,在大厅内穿行,各种不同的语言,汇聚成语言的河流在熙熙攘攘。

    成龙,轻车熟路的带着众人穿过了一道走廊,然后跨过了一道石桥,终于来到了一处独立于最开始大楼的建筑。

    推开门,便是一股热浪和不同的气味组成的仿佛荷尔蒙和汗水的味道,政纪承认,他有了一瞬间的惊讶,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宫殿一般的赌场,各种他叫不出名字来的赌具,在占地数千平方米的大厅内摆放着,无数的装扮各异的男女,表情或激动,或冷静,或沉稳,或声嘶力极的站在桌旁,看着桌的代表着输赢的仪器。

    还有穿着暴露的基尼三点女郎,手捧着香槟,红酒,如同彩色的蝴蝶一般穿梭在大厅内,为每个燥热的人们送冰凉与刺激,视觉的刺激与声音的刺激,在这里仿佛汇聚成了一种独特的旋律,让人在惊讶之余忍不住沉浸其。

    “政纪,你好像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张子仪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笑意,此刻有些发呆的政纪是她第一次见到。

    政纪笑着点头,回头,却不见成龙,只有张子仪一人在身后,再环绕四周,才发现成龙的身影已经不知何时到了窗口兑换筹码的地方,正和兑换筹码的服务员说着什么。

    “的确是第一次来,”政纪说道。

    “也正常,像你这样的大忙人,一般很少有机会放松自己吧,说实在的,政纪先生你的私生活,或许是艺人最干净的,”张子仪似乎有感而发,自从政纪成名之后,很少爆出他的负面新闻,有的也只是这个男人正面的,迫降战机,飞向太空,那些数不胜数的荣誉,一项项的仿佛帝不知疲惫的在给他身笼罩着,仿佛他的生活永远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正能量。

    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一种儿时带着三好学生捣乱的负罪感,政纪这样的男人,或许本不该来这样充满了欲望与金钱的地方。

    “我并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觉得开心好,”政纪笑着说道,似乎看穿了张子仪心所想。

    说话间,成龙已经抱着三个盘子来了。

    “政纪,这是五百万的筹码,给你,今天我请客,子怡,这是你的,也是五百万,”成龙将盘子递给政纪,面花花绿绿的筹码不少。

    “谢了龙哥,完了我会把钱打给你,”政纪点点头接过筹码。

    “说什么,我年长,带你来拉斯维加斯自然是我请客,我知道政纪你不缺钱,说还钱是看不起我,”成龙眉头一挑说道,给政纪花钱,是他巴不得的能够和政纪搞好关系的时候,钱多少不在乎,他知道只要政纪领了他这份情,他很高兴。

    政纪思索片刻,笑着点点头。

    成龙搓了搓手,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却强忍着赌意,回头问政纪:“政老弟,你会玩什么?”

    政纪有些尴尬,说了句:“斗地主算吗?”

    他的确只会斗地主,前生没钱,赌是不敢沾的,这一生虽然有钱,却是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尝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24493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24493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