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见面

推荐阅读:甜妻当道:总裁中了我的毒傲娇总裁:蜜宠小甜妻!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本尊夫人有点狂帝国总裁限量宠掠夺诸天万界二婚娇妻很抢手绝世废柴狂妃惊天剑帝试不试爱情

    政纪猫着腰走上了台阶,抬起头就看到小护士紧紧的盯着他,张嘴就要叫出来,政纪赶忙走上前,轻轻的捂住了她张开的嘴唇上,同时小声的说:“别叫我名字,周围人太多,我没戴眼镜,要被认出来就麻烦了”。

    小护士感受着政纪手掌温热的触感,大脑一阵昏眩,她没想到一见面就和自己的偶像有这么近距离的解除,不由的感觉目眩神迷,脑子不知道怎么一抽,伸出小舌头在政纪的手掌中心舔了一下。

    政纪呼的把手收了回来,有些惊讶的看着小护士,眼里全是疑问,耿月的脸也一下子变得通红,自己刚才可真是出糗了,自己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她红着脸偷偷的看了眼诧异的望着她的政纪,羞涩低低的说道:“你来啦,等你好久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政纪“嗯”了一声,顾不上之前的尴尬,拉着耿月走进了医院大楼,到了一个人不多的拐角处,才停了下来。

    “你在电话里说老人转院了?具体怎么回事呢?”政纪直奔主题的问道。

    小护士抬起头,脸上还有些红晕,听了政纪的话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说道:“不是你让你的员工将黄老太转到更好的医院进行诊断吗?”

    政纪摇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让老人转院的事啊,而且我连医疗费都交了,怎么会又让老人转院呢?那些人是谁?老人的亲戚吗?”

    耿月想了想,说道:“好像不是老人的亲戚,黄老太也不认识他们,不过他们说是你的员工,他们说你找到了更好的专家给老人治疗,便带着老人坐车走了,对了,临走的时候我还叫住他们让他们去办出院手续退钱,可是他们却说你完了会来退钱的便火急火燎的走了”。

    政纪紧紧的皱着眉头,大脑飞速的转动着,耿月担心的看着政纪严肃的表情问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那些人不是你的员工?你也没让老人转院?那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接走黄老太啊”。

    政纪脑子里有些乱,从耿月的话听来,对方是打着他的旗号来接走老人的,忽然他眼睛一亮又问耿月道:“对方有没有说转到哪家医院?”

    耿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半响才对着政纪说道:“这个好像没说具体哪个医院,我看黄老太好像以为他们是你的员工,也就没多问”。

    政纪点点头,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呢?一个尿毒症的老人他们为什么要带走呢?难道是冲着黄安来的?还是说对方真是黄老太的远方亲戚?

    政纪无意间一抬头,看到走廊里一闪一闪红光的摄像头,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对耿月说道:“耿月,你们这的摄像头是全天开着的吧”?

    耿月也有点明白政纪的意思了,点点头说道:“嗯,是的,每个走廊都有摄像头,是全天开着的,不过那天的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你带我去你们院长的办公室,我有事找你们院长”,政纪想了想说道。

    耿月迟疑了一下,她有些害怕,担心院长知道她看护的病人不明不白的被人接走后会处分她,政纪也看出了小护士的难处,安慰道:“别担心,我只是和你们院长商量下事情,和你没关系的,我会护着你的”。

    耿月听了,再不迟疑,就要带着政纪向院长室走去,政纪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医用口罩?给我一个,防止有人认出我来”。

    耿月听了,有些羞涩的从口袋中又掏出一个口罩,说道:‘这个是我的,前几天刚领的,戴过一回,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政纪看了眼小护士手里白白的口罩,虽然他没有洁癖,可是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女孩子的口罩让他戴也有些犹豫,看了眼羞涩的耿月,他一咬牙,人家小姑娘都不嫌弃自己,他还想那么多干嘛,现在办正事要紧,顾不上那些了,便接了过来,三下两下戴在脸上,闷声闷气的说道:“那谢谢你了”。

    耿月看到政纪将自己戴过一次的口罩戴在了脸上,脸又变的愈发的红艳了,身子也感觉莫名的有些发热,她妩媚的看了眼只露出两双眼睛的政纪,扶了扶发丝,含羞欲滴的说道:“没事,不用谢”。

    政纪在耿月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医院院长的办公室,看了看门口写着院长室的牌子,政纪对耿月说了声谢谢,便“咚咚咚”敲了下门,耿月看了看敲门的政纪,心里却还是有些忐忑。

    “请进”很快,门内就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政纪先摘掉口罩,然后轻轻的一拧,门吱呀一声开了,他看了眼身后的耿月,率先走入其中,耿月也紧随其后,随手关上门,政纪打量了下四周,这是一间很朴素的办公室,除了挂了几张人体构造图和一个书架外加一张床外,就只剩下一张办公桌了。

    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带着眼镜,一只手拿着一个小烟斗,缕缕青烟从烟斗中冒出来,正研究着桌子上的一本医学书籍,头发也已经差不多花白,很符合政纪印象中老中医的形象。

    张院长好奇的看着眼前摘掉口罩的政纪,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来找自己,又看到政纪身后的耿月,便开口问道:“耿护士,怎么了?这位是谁?”

    政纪摘下口罩,本以为院长会认出他,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知道他,有些汗颜,不由的开口说道:“院长您好,我是政纪”。

    一旁的耿月已经忍不住焦急的说道:“张院长,我犯错了,政纪的病人被人带走了,病人是我看护的,他们说是政纪的下属”。耿月有些着急,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张院长听的云里雾里,站起身说道:“耿月,你慢点说,别着急”。

    这次,没等耿月开口,政纪就插话道:“张院长,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的母亲重病,在贵院治疗,我都把手术费都交了,可是在前两日,有几个陌生人突然来老人病房将老人接走了,他们欺骗耿护士说是我的下属,所以耿护士也没有阻拦,事后我问了我朋友,他听到母亲被人接走了很着急,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我怀疑这是绑架”。

    政纪条例清晰的解释给张院长听,张院长一听完绑架这个词,眼睛立马瞪大,说道:“绑架?就在前天?耿护士你怎么看护的病人?”

    耿月听到院长将矛头指向了她,心里一慌,眼泪就要止不住的留下来,其实政纪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想,对方要想接走老人更不就不是一个护士所能阻拦的,便对张院长说道:“张院长,你不必责怪耿护士,她对老人很好,况且对方恐怕早有准备,不是耿护士一个小护士能阻止的,我现在也不追究医院的责任,只是有一个要求希望你答应我”。

    张院长听了政纪的话,在听到不追究医院的责任后才松了一口气,如果对方追究的话,他是逃不了责任的,毕竟人是在医院被接走的,而且人家还交了费用,他客气的点点头对政纪说道:“那您有什么要求?我听听看”。

    政纪说道:“很简单,我只是想看看当天的监控录像,可以的话能否将监控录像一起卖给我?”

    张院长有些迟疑的想了想,问道:“那你的那个朋友呢?他怎么不来?我觉得还是交给他本人比较好吧”。

    政纪看了眼院长说道:“我朋友受伤了,现在也在病床上,要不咱们报警吧,警察可以给我证”。

    一听到政纪要报警,张院长有些慌,一报警那么对医院来说可就麻烦了,到时候警察来了那可不是屎也是屎了,让围观的病人还以为医院犯了什么事了,更别说对方好像还是很有社会影响力的明星,曝光的话恐怕会对医院的影响很不好,张院长想了想说道:“不用报警,不用报警,你想要看的话当然可以,耿护士不是说你是明星吗?相信公众人物是不会撒谎的,我现在就带您去”,说着就穿上外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2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2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