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王德元的挣扎

推荐阅读:放开那只神兽天上有间客栈氪命英雄我有一个异世界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圣武称尊神豪的安逸生活少侠有美食活在诸天十方神王

    这边政纪正沉浸在梦想之中,而书房里的王德元却红着眼睛坐在书桌前,一只手拿着一个电话,另一只手掐着一根烟,皱褶眉头看着手里的手机。 (.  . )

    就在刚才,他在警察内部的人已经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试着打李虎的电话,对面也只是传来一阵忙音,根本没人接听,在加上这几天蔡广庆的不对劲,机警他就感觉到恐怕大事不妙了。

    他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眼角还有眼屎,如果外人见了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现在的他那还有副市长那副风度翩翩指点江山的形象,现在的他就好像行将就木的老人般,一个人在一夜之间好像整整老了十岁,原本一头漆黑的头发,在这几天里,一下子就白了许多。

    王德元看了眼手机里的号码,咬了咬牙,拨通了一个电话,“嘟,嘟,嘟”,一阵忙音传来,接着又是一句甜美的女声:“您好,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王德元有些麻木的听着听筒里重复的声音,忽然间,他狠狠的就将手机摔倒了地上,用脚一遍一遍的踩着,一边踩还一边骂着:“你们这群喂不熟的白眼狼,收东西的时候一个个答应的人模狗样的,等到出了事的时候一个个缩头乌龟,老子养群狗都比你们强”,原来,在这一小会里,他已经打了不下五个电话了,都是平日里他走动的省里的关系网,每个人都是省里的当权人物,然而现在,好像集体收到了什么风声,这几天无论他怎么联系都不回话。

    过了好久,王德元虚脱般的跌坐回了椅子中,看着墙上贴着的“廉政为公”的四个大字,有些神经质的张开了嘴,“呵呵呵”的笑出了声,真是墙倒众人推,树倒猢松散,当他风光的时候多少人巴结他,而现在却像躲瘟神一样的躲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才平静了下来,他站起身,走到窗前,看了眼楼下的一量黑色桑塔纳,隐约间可以看见车内坐着的几个人拿着香烟,自从下午的时候,这些人就一直守在了自己的家门口,直到现在还未离去,就算是傻子他也知道是来监视他的。

    “所幸,自己的儿子和老婆不在这里住着”,王德元有些庆幸的想着,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一阵乱摸,结果发现地上的手机残骸,才想起就在刚才自己亲手将手机摔碎,他看着地上的手机呆了呆,忽然拔脚冲到了客厅的座机旁,按下了一串熟悉的号码,一阵忙音过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爸?”电话那头传来了王刚的声音。

    王德元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眼睛又是一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复杂的心情才开口说道:“孩子,快走吧,现在马上就和你妈一起离开,你知道去哪的,就去我给你的地址,现在就走,我准备了一些东西还给你们,就在你妈家里的床板下,什么都别问,现在就走,不要管我,我已经走不了了”,说完,他一狠心就将电话压断,眼泪接着就忍不住流了下来,虎毒不食子,即使他的心再狠,可对自己的老婆孩子他还是爱着的,很早之前,他就给自己一家人办好了美国的绿卡,就是为了防着这一天,而且,也有足够的钱让一家人在异国他乡过上好的生活。

    想了想,又打通了一个电话,:“喂?得志吗?我是你哥”,王德元对着电话说道。

    “哥?这么晚有什么事吗?对了哥,有个事我要告诉你,今天又些来历不明的人来公司调查过,我在想是不是冲着咱们来的?”王得志在电话那头说道。

    “得志,哥恐怕要进去了,以后就只能靠你照看咱妈了”,王德元想到了自己年迈的老母亲,不由的有些心酸,自己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老人了。

    “哥?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进什么地方?”王得志一听,语气一紧急忙问道。

    “得志,哥以前做的事被查到了,大概就要被抓走了,如果之后有人发现公司的问题或者别的,你就全推到哥的身上,咱妈以后就靠你养了,哥对不起你,对了,不要告诉咱妈我出事的事情,我怕老人家年纪大了承受不了”,王德元红着眼睛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半响,王得志的声音才传来过来:“哥,你放心,我都按你说的办,咱妈不会出问题的,你也不要放弃,如果能搏的话,不论多少钱,我都给你出”。

    王德元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弟啊,没用的,这次不管多少钱都没用了,以后就靠你了,保护好你自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叮铃铃,叮铃铃”,王德元挂断的座机不停的响着,他瞥了一眼座机,伸手将电话线拔了下来,座机像被掐断脖子的鸡一样停了下来。

    王刚怔怔的拿着手机,疯了一样的不听的拨打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开始还能听到,可后来直接就是忙音,他愣愣的放下了手机,满脑子都是自己父亲在刚才对自己说道话,他心里已经猜到了父亲为什么这样说,恐怕这次,父亲真的在劫难逃了。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从钱包中翻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播了过去,很幸运,电话接通了,刚接通,他就迫不及待对着电话喊道:“秦少,救我,救救我父亲啊”。

    电话那头的秦峰听到王刚慌张的声音,眉头皱了皱,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王刚,你准备走吧,这次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了,据我了解,这次宋家也在其中动用了力量,你做的太明显了,我也没有办法了,趁现在还能走,你尽快走吧,我还有事,就先这样吧”。

    王刚愣愣的拿着电话有些不敢相信电话那头说的话,忽然他疯了一样的对着电话喊道:“秦峰,你不能这样啊,当初是你让我这样的啊,要不是你在后边撑腰,我怎么敢啊!你不能这样卸磨杀驴啊,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也在其中的事都兜出来”。

    电话那头的秦峰诧异的听着王刚疯了一样的发泄,开始还有些同情他的秦峰,很快脸上就露出一丝嘲讽,说道:“你要说不说,我什么时候给你撑过腰,分明是你自己做得事,想要栽赃给我?你觉得到时候谁会相信你?”,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挂掉电话的他狠狠的瞪了眼手机,嘴里还骂了句“给脸不要脸,活该”。

    电话那边的王刚对着忙音的电话发疯一样的骂了一阵,才慢慢的叫手机放下,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的坐在地上,过了一会才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妈,收拾收拾东西,爸让咱们走”,王刚看了眼正坐在床上看书准备睡觉的母亲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

    “走?这么晚了,去哪?”王刚的母亲有些诧异的看着王刚问道。

    “爸出事了!”,王刚看着母亲的脸,忍不住就流下了眼泪,直接钻到了母亲的怀里,好像受了委屈一样哭了出来,将最近的压抑统统发泄了出来。

    王刚的母亲在听到他的话以后,身子一颤,脸色明显一白,手里的书也掉在了床边,直到王刚钻进了她的怀里,她才如梦初醒般看着怀里的儿子,她同样泪流满面,抚摸着儿子的头安慰着他。

    过了好一会,看王刚的情绪稳定了些,她才开口问道:“出事了,这次严重吗?”

    王刚抬起头,坐直了身子,点了点头说道:“这次恐怕父亲真的在劫难逃了,他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只是让咱俩马上离开,然后就打不通电话了”。

    “唉”他的母亲重重的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早就告诉他让他收敛点,劝了他那么多次,可是都不听,钱是永远都赚不够的啊,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啊,可他为什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现在还是出事了”。

    “妈,别说了,赶快收拾东西吧,爸说在你床下给咱们准备了些东西”,王刚看了看时间急切的说道。

    王母从床上站起来,和王刚一点点的将床板一开,一个铁箱子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王刚将箱子抬了出来,看了眼母亲,用力将箱子打开,出乎意料,箱子里只有一个信封静静的躺在箱子中。

    王刚将信封从箱子中取了出来,慢慢的拆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封信,他看了眼母亲,慢慢的拆开,二人一起将目光聚集在了信上。

    “刚儿,建萍,等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我已经出事了,原谅我不能和你们在一起走了,为丈夫,我对不起妻子,不是个称职的丈夫,建萍,这辈子我最亏欠的大概就是你了,没让你享到什么福,反而让你跟着我天天担惊受怕的,让你为我担心了,如果一切能重来的话,我一定听你的;为父亲,我愧对孩子,刚儿,我虽然给了你优越的生活条件,却没有真正的教导过你,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希望你能原谅父亲,信封里有一张瑞士银行卡,里面有我给你娘俩寸的五百万元,加上你们的,应该够你们出国一辈子过的了,密码是刚儿和建萍你的生日,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的,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愿意还和你们做家人----王德元。”母子俩流着泪看完了信,王刚颤抖着双手从信封底下拿出了父亲留给他的银行卡,接着又扶起因为伤心过度有些站立不稳的母亲,说的:“妈,不要辜负了爸的好意,快收拾东西吧,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还能偷偷回来看他”。

    王母呆呆的看着手里的信,眼里一怔,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看了眼王刚,点了点头说道:“儿子,行,你也快收拾吧,妈自己来”,说着就从床下拉出了自己的箱子开始向里面放。

    王刚看了眼母亲,也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把一些必需品和有意义的东西装进了自己的包中,过了十多分钟,他走出了房间,看到母亲也已经整装待发。

    王刚帮母亲提过了她的包,两人关了灯,乘着夜色,开着车向机场驶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3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3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