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震荡

推荐阅读:每秒都在升级动力之王后手仙法供应商大宋有毒逍遥小地主仙在大明振南明代汉酒鬼醉天

    王德元被捕后,很快的,他和兄弟开的贸易公司也被查出了账目问题,公司被封了。

    紧接着,就传来了王德元由于贪污受贿,与黑社会互相勾结而被逮捕的消息,市政府也在第一时间解除了王德元的一切党内职务,有蔡广庆暂时兼任副市长,并做出了开除王德元公籍党籍的处分。

    消息传出后,深城的官场一片哗然,在人们眼中在深城犹如土皇帝一样的王德元根基深厚的王德元就这样倒了?和王德元走的近的官员一时间都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纷纷给自己线上的领导打电话探听消息,在得到确认无误的消息后,他们不由的提起了心,当初他们一心跟着王德元,得罪了蔡广庆不少。

    可如今,自己的靠山忽然就没了,而且,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蔡广庆如今已经彻底掌握了深城,如今不由的纷纷人人自危,机灵的已经开始打电话向蔡广庆投诚,蔡广庆的办公室里电话几乎没听过,不是打电话来问候的,就是打电话来说好话认错的,蔡广庆虽然应接不暇,可脸上却笑容满面。

    有人欢喜有人忧,在一些人整天惶恐不安的时候,而另外一些人则敲锣打鼓的庆祝,长期被王德元兄弟的贸易公司以各种手段压制的企业在听说王德元倒台后,都纷纷挂起鞭炮,在公司门口燃放着,庆祝着。不少一直跟蔡广庆一条路的人,也纷纷感到了光明的前途在向着自己招手。

    不管外界如何波涛汹涌,而此时的政纪却在一间病房内,站在一位老人的病床前。

    经历了这么多的老人,也不是傻子,结合之前的种种异常,她的心里已经明白恐怕自己和儿子是卷入了一场不一般的事件中了,看了眼病床前的年轻男子,她的嘴唇动了动,说道:“孩子,你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就算是死,也让我瞑目好吗?”

    政纪看着眼前骨瘦如柴的老人,心里也不禁一酸,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迈的奶奶,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三虎,推着他进来吧”,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看了眼老人说的:“大娘,事情已经结束了,您就放心养病吧,我叫您的儿子来和你说吧”。

    老人狐疑的看了眼政纪,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事情,正在她迟疑的时候,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三虎推着一张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正是恢复了一些的黄安。

    原来,为了方便和安全,老人和黄安被政纪安排到了同一家医院,彼此之间的病房也并不远,只是相隔了两个病房,而三虎也是昨天打点好东西,来找政纪报道的。

    躺在床上的老人,第一眼看到了高高大大的三虎,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狐疑,觉得眼前的三虎有些面熟,可当她的眼睛向下一瞧,看到了轮椅上的黄安时,一下子呆在了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黄安早已泪流满面,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安全的躺在病床上,他不由的想要站起身扑到窗前,可刚一用力,瘫痪的双腿却根本没有反应,反倒是他挥舞着双手险些跌倒在地上,多亏身后的李虎扶了他一把。

    “妈!”被李虎推到病床前的黄安颤抖的叫了一声床上的老人。

    而老人有些涣散的眼神在他这一声呼唤中才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安子?”然后才想到了什么一样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黄安,忽然用力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一边哭喊道:“儿子啊,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啊?”

    “妈!妈!,你别激动啊,我没事,我没事啊,我只是腿受了些上,我没事啊”,黄安撒谎道,一边看着激动的母亲,害怕老人出事,一遍恳求的看着政纪。

    政纪叹了口气,扶住老人,帮她靠在床头,说道:“您别激动,黄安没事,就是腿受了点伤”,他也应和着黄安对老人撒谎道。

    老人的情绪这才缓解了些,政纪看了眼两人,对三虎打了个眼神,就对老人说道:“那你们先聊,我们就先出去了。”说着,和三虎一起走出了病房,关上了房门,将空间留给了母子二人。

    门外,政纪和三虎坐在医院走廊的座椅上,两人都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房门。

    三虎看了眼自己的新老板,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七块钱的长白山,抽出一根,“啪”的一声点燃,看着香烟冒出的屡屡青烟,惬意的吸了一口。

    “给我也来一根”政纪的声音忽然传到了他的耳中,三虎一愣,他原本以为政纪年纪小,不抽烟,而且也看不起自己这七块钱的便宜货,没想到他居然主动问自己要烟,他呆了呆,才赶忙从烟盒中又取出一根,递给政纪,并帮他点燃。

    政纪含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感受着长白山熟悉的辛辣味道,他不由的感慨万分,自己上辈子没钱,也是这长白山陪伴着自己度过一个个难眠的夜晚,如今,再世为人,抽着熟悉的香烟,他不由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听着屋内隐隐传来的哭声,政纪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忽然对身边的三虎说道:“三虎,你说,钱是不是很不是个东西?”

    三虎听了,吐了口烟,裂了咧嘴,露出了两颗门牙,说道:“我不懂什么钱是什么东西,可我只知道,钱是好玩意啊,当年我一个人来深城的时候啊,最穷的时候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了,饭都吃不起,整整饿了两天,那时候,就是看到街上的一分钱的钢蹦,我都像看到亲爹一样,说来可笑,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花不完的钱,用来买馒头,哈哈,就是馒头”。

    政纪听了三虎的话,看了他一眼,眼前的三虎好像陷入了回忆中,任由嘴角的烟一点点的燃尽,烟雾在他的脸上飘散,看不清表情,政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跟着我,该有的都不会亏待你的,馒头,管饱”。

    听了政纪的话,三虎回过神来,咧开嘴笑了笑,点点头。

    “钱,自己这辈子绝不会让钱这个东西成为自己的绊脚石,绝对不会让发生在黄安身上的类似事件在自己或者自己关心的人身上重演”,政纪听着屋里渐渐低下来的声音暗自下了决心。

    “见到女儿了吗?”政纪掐灭烟头,随口问了一句。

    说道女儿,三虎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说道:“没呢,昨天给她俩打电话了,把我的事跟她们说了,她们很高兴,在电话里说如果是真的话会原谅我的,过几天大概就能见到她了”。

    政纪点点头,说道:“那提前恭喜你了”,说完,就听到屋里黄安叫他名字。

    政纪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烟灰,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黄安的母亲颤巍巍的跪在床上,对着他泪眼朦胧的说道:“恩人,黄安对不起你啊,我替他给你道歉了啊”,说着就要磕头。

    政纪没想到一进来就是这么一幅场景,他那里忍心承受着花甲老人的跪拜,慌忙冲上前,扶住老人,嘴里说道:“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老人执意跪着说道:“我们对不起你啊,我这个不孝儿子,居然做出了那样的事,他就是死了也不足弥补啊,我怎么生出这么个孽畜啊”。

    一旁的黄安流着泪,泣不成声的看着母亲为自己赎罪。

    政纪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的事,错不全在他,罪大恶极的是利用他的人,黄安也是为了您才出此下策的,我已经原谅他了,您快躺下吧”。

    老人听了政纪的话,这才稍稍靠在了床背上,看了眼自己的儿子说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恩人啊,他现在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成了废人,我愧对黄家的列祖列宗啊,愧对孩子他爸啊,没把他教育好”。

    政纪看了眼一旁悔恨不已的黄安,安慰道:“大娘,你放心,他的病不一定治不好,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说不定哪天就治好了。”

    本已经失去希望的老人听到政纪话,眼睛忽然绽放出一阵前所未有的光芒,目不转睛的盯着政纪说道:“恩人,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能恢复原来的样子?恩人,我求求你,就算他不对,求求你救救他,我的病你不用管了,我老命一条,早就该去了,求求你救救我唯一的孩子,等他好了,他最牛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啊,黄安,快,快求求恩人啊”,老人流着泪,又要起身下跪。

    政纪慌忙扶住老人,看着老人急切的模样,恳求的眼神,他不禁感觉眼睛一热,转过头抹了抹眼睛,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他的奶奶有何尝不是这样到死都盼着他好,政纪平静了下感情说道:“大娘,你放心,他的病我不会不管的,我会尽全力的,至于您,也不要放弃希望,我也会给您治好,**已经有了,就差手术了”。

    老人的眼角划过一丝泪水,听着政纪的话,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颤抖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响才吐出三个字“恩人啊”。

    一旁的黄安也流着泪说道:“恩人,我对不起您,我鬼迷心窍,您要是不嫌弃我,等我好了,您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眨一下眉头”。

    政纪点点头,安慰了一会老人,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就起身离开了。

    出了门,给了三虎一万元钱,让他留下暂时照料二人,便转身出了医院。

    三虎手里拿着钱,看着政纪的背影,不由的感叹造化弄人,就在前几天,他还是道上的虎哥,可哪曾想今天就成了一名看护,看了眼手里厚厚的一摞钞票,想到政纪之前的那句话“馒头管饱”,想着再过几天,就能看见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不由的咧开嘴笑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3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3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