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环

推荐阅读:三国之大汉崛起英雄无敌之光明教主诡域天图无限升级之恶魔皇帝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女总裁的妖孽狂兵隋末英雄无上斗魂白袍小武僧魔翼枪王

    经历过这一段小插曲的政纪走回了教室,却没看到二班门口一个女生的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不见,正是韩畅。

    她复杂的看着政纪的背影,刚才楼道内发生的一幕她全部看在眼里,回忆着政纪走之前的样貌,她感觉政纪不仅身子长高了,人也更加成熟了,看到政纪站在人群中,就像鹤立鸡群一样,与周围的男生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脑海中一幕幕的回忆着自己和政纪的交集,回忆着他为保护自己与巷子中的小混混大打出手,回忆着他在自己伤心的时候安慰自己,心里百感交集。

    在政纪走后的那段日子里,她经常去"雕刻时光"弹琴,可自从政纪回来后,她就不再去了,她感觉自己又些不好意思面对政纪,她不是傻子,也感受到了政纪对自己的特殊,可她却不明白政纪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漂亮?不是吧,她自认为没有刚才对那个表白的女生美丽,或者是自己的性格?也不会吧,自己和政纪并没有多少接触,他不可能会了解自己。

    陈楷在前段时间又来找过她了,他是来道歉的,他承认那封信是他写的,可是那是被逼的,在得知韩畅被为难后他也很后悔,每天来找她恳请她的原谅,说自己是被逼的,说自己还深爱着她,她回忆着陈楷在儿时对自己的好,看着陈楷诚恳的目光,总之,她原谅了他,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

    政纪回来的第一天,韩畅就知道了,可是她并不想让政纪看到她,她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政纪,所以索性躲着政纪,只是在人多的时候偷偷的瞄几眼,她还记得在天台上政纪为她唱的歌,那时的政纪还只是个准备进京参加面试的无名小卒,要说自己还是他名义上的老师呢,可是这一转眼,他就成了当红的歌星,恐怕再也回不到过去在天台上唱歌聊天的日子了,她最后看了一眼一班的门口,转身走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的政纪看到了在座位上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刘璐,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有时候女孩子真的挺可爱啊,明明心里很在意,却总是装做漫不经心的样子。

    刘璐瞟了眼政纪,看到他的笑容,脸红了红,又些心虚,哗哗的翻着书,装做认真学习以掩饰,殊不知她的这番动在任何一个人的眼中也知道她的心乱了。

    正当她心头乱跳的时候,一直大手覆住了她的小手,刘璐一惊,抬起头看向手的主人,却是政纪正微笑的看着她,脸上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怎么了?吃醋了?"政纪道。

    "哪有,我才没有吃醋呢",刘璐的心理被揭穿,脸红红的分辨道。

    随即却又忍不住看了眼门外,说道:"那个女生是不是比我漂亮多了?"

    政纪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红着脸道刘璐,紧了紧握着她的手说道:"漂亮",看到刘璐一皱眉,他又接着说道:"不过在我的眼里没你漂亮,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

    刘璐听到政纪说漂亮的时候心里一酸,可听到后来政纪的话,她的心里却又如吃了蜜一样的甜,恨不得立马就扑到政纪的怀里,嘴上却故矜持的说道:"就你嘴甜,人家才不信呢"。

    政纪看着她在无意中露出的小女儿姿态,心里痒痒的,小妮子现在是越来越会勾引人了。

    正在这时,政纪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对刘璐扬了扬手机,走出了教室,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是正在咖啡店里忙活的韩洋,按下了接听键:"喂,怎么了韩洋?"

    "政总,我和**选好车了,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来看下?"韩洋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

    政纪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让二人去选车,没想到他们动倒挺快的,他回道:"行,等一会五点多我去找你们吧"。

    政纪刚想回到座位,却看到自己座位旁边站着一名女生,正是班花吴欣梅,政纪走了过去,瞥了眼凡成,发现那小子果然一直盯着吴欣梅这边,看样子好像很心痛的样子,政纪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走道座位旁问道:"吴欣梅?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吴欣梅听到政纪叫她,心忍不住"砰砰"直跳,故镇定的举起手中的一张数学试卷问政纪道:"我有个题不会,想问问你"。

    政纪一听不觉莞尔,吴欣梅是班里前十名的好学生,她要是不会的题,那自己这个经常不在学校的学生更不会了,他扫了眼吴欣梅所指的题,却意外的发现居然很简单,抬头看了眼吴欣梅微红的脸,结合前几天她递给自己的纸条,政纪明白了她的用意。

    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天有不少女生借着问题来接触过自己,他不傻,自然也明白她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是重生,如果自己不是知道未来的事情,如果他不是知道一些歌,那么就如同上一世一样,没有一个女生会搭理自己,眼前的吴欣梅亦是如此,她们大都是被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所吸引,如果没了这些光环,真正喜欢自己的人还会有几个?

    政纪收起了心中的感慨,扫了眼哀怨的凡成一眼,他灵机一动,开口道:"这道题我也不怎么会,不过凡成好像会,我之前问过他一次,不过又忘了,你去试着问问他看行不行?"

    政纪顺水推舟的为凡成做起了媒人,既然凡成喜欢吴欣梅,自己为何不撮合下他俩呢?

    吴欣梅顺着政纪所说的看了眼正眼巴巴瞅着这边的凡成,她没想到政纪会让她去找凡成,一时间有些进退维谷,正如政纪所猜测的,她本不是来问题的,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多接触下政纪而已,可现在政纪却让她去找凡成,要是她不去的话岂不是让政纪认为自己是个虚伪的女生?

    吴欣梅在短短几秒内出了决定,她知道凡成是政纪的死党,既然自己直接找政纪不行,为何不从凡成那里下手,从他那里探听些政纪的消息,没准凡成还知道政纪的女朋友是谁呢,自己走曲线路线,不信政纪是个油盐不进的男生,她点点头,笑着对政纪说:"那行,打扰你了,我去问问凡成",说完扭动着身姿走向正看向这边的凡成,顺便还对着凡成露出了一个优美的笑容。

    盯着政纪这边的凡成看到政纪不知道和自己的女神说了什么,吴欣梅居然向他走过来,还前所未有的对他笑了下,这一笑让凡成有些神魂颠倒了,他从高一就喜欢上了吴欣梅,可是对方和他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以至于他从未表白过,只是暗恋着,刚才看到吴欣梅去找政纪,虽然他是政纪的死党,可心里还是耐不住的一酸,自己要是成了政纪该多好啊,那样就能追到吴欣梅了。

    "凡成?凡成?"吴欣梅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凡成提醒道。

    凡成一个激灵,"稀里哗啦"的将书桌上的文具碰到了地上,赶忙弯下腰去将东西捡了起来,一抬头正好看到正好笑的看着他的吴欣梅,脸红了红,他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又出丑了。

    等凡成整理好东西,吴欣梅才关切的问道:"凡成,你刚才怎么了?没事吧,我看见你呆呆的,在想什么吗?"

    女神居然关心自己!凡成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之前从来不搭理自己的女神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主动和自己说话了,而且还是关心自己,他激动的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事,刚才在想事情,走神了"。

    "哦,这样啊,我有个题想问问你,"吴欣梅一边说,一边坐到了凡成的旁边,指着卷面上的一道题说道。

    凡成嗅着身旁自己女神好闻的香味,感受着吴欣梅吐气幽兰的气息,整个人仿佛陷入到棉花糖里一样,迷迷糊糊的,大脑里也一片空白,自己这是在做梦吗?女神居然坐到了自己的旁边!

    "嗨?你又发呆啦",吴欣梅轻轻的拍了下凡成的臂膀,看着凡成色授予魂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得意,她的魅力果然不一般,可随即又想起政纪冷淡的模样,不由的泄了口气,为什么政纪对自己一点都没感觉呢?要是身旁的男子是政纪该多好啊。

    凡成被吴欣梅拍了一下,从迷茫中清醒了点,又是一阵激动,自己和女神终于有了身体接触了,他感受着胳膊上刚才的触觉,心里幸福的一塌糊涂,这时他才看到吴欣梅纤纤细指所指着的卷面,隐约间记起好像是来问他题的。

    凡成想到女神居然来问自己题了,这可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时机,马上振精神,仔细的看了眼试卷上吴欣梅所指的题,自己一定得做出来,让女神对自己刮目相看,他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心里闪过一丝疑问,不对啊,这题不难啊,按照吴欣梅的学习不应该不会吧,难不成不是这道题?"

    "就是第十八题不会吧",凡成想确认一下。

    "嗯,是呢,脑子有些乱,一时想不起来怎么解了"吴欣梅皱了皱眉头说道。

    "哦,原来如此,这道题不难,应该这样......."凡成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吴欣梅的话,认真的讲解着,他的心里还闪过一丝侥幸与庆幸,要不是当初政纪让自己好好学,这道题稳定是不会了,那样岂不是错过了在女神面前表现的机会?

    "哦,是这样解啊,谢谢你啦凡成,没想到你挺厉害的嘛,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数学这么厉害",吴欣梅笑着夸赞道。

    凡成听了吴欣梅的话,又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谦虚道:"哪里哪里,没你厉害,你可是咱们班的尖子生呢"。

    凡成和吴欣梅就这样聊了起来,吴欣梅也很有心思,旁敲侧击的在凡成丝毫没有发觉的情况下问出了不少关于政纪的事情,就连政纪母亲和凡成家长在一个厂里工都从凡成嘴里套了出来,凡成更是被女神迷的神魂颠倒,乐不可支的讲着自己以前的经历,其中不少就和政纪有关。

    吴欣梅一字不拉的仔细听着,她没想到现在光鲜的政纪居然又这样的童年,自己一直以为能写出那样富有内涵的歌曲的政纪在生活中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不过这越发激起了吴欣梅对政纪的兴趣,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在生活中到底是是什么样的?

    不知不觉间,一个下午就过去了,整整一个下午,凡成都沉浸在幸福中,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了,这三年加起来和吴欣梅说的话都没有今天一下午说的多,虽然他也感觉到吴欣梅今天又些不太对劲,以往不理自己,如今却主动和自己谈论,不过他早就让欣喜冲昏了头脑,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没有再深想。

    政纪也时不时留意了下凡成那边,毕竟凡成是他的死党,他同样希望凡成能够得偿所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感情,他看到俩人聊的热火朝天,心里也挺高兴,自己的重生如果还能让自己的死党实现愿望那就更有意义了。

    最后一节课,政纪照例先走了,他直接从学校的后门出去,直奔韩洋他们看车的地点。

    政纪到了目的地后,给韩洋打了个电话,就在4s店门口等着韩洋。

    "政总,这边",别克4s店门口韩洋站着朝政纪挥了挥手。

    政纪快步走上前,和韩洋**打了招呼,三人就走进了售车中心。

    "政总,我们看了两天觉得就别克的这辆七座的商务车不错,实用,价格也合适",韩洋指着一旁的一辆蓝色七座商务车对政纪说道。

    政纪大致看了眼,点点头,别克的商务车的确不错,既然韩洋**看着不错,那就这辆吧,他直接掏出了银行卡,对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销售经理说道:"就这辆别克,一辆黑色的,一辆蓝色的,总共两辆,一次结清"。

    销售经理一听就知道遇到大款了,忙不迭的热情招待着三人,两辆商务车加起来可就三十多万了,自己的业绩这个月肯定又名列前茅了,一想到即将到手的提成,她就感觉浑身都是干劲,忙不迭的跑前跑后,很快就为政纪等人办好了手续,还赠送了许多礼品。

    三人直接开着新车回到了咖啡店,政纪在路上又顺路取了十万块钱,交给了韩洋,让他和**自己有时间去买另一辆运货车。

    "政总,你别说,这别克的车真不错,虽然是商务车,可开着动力十足啊",**从车上下来高兴的对政纪说道,一边爱不释手的仔细打量着别克车,他一直想有一辆自己的车,虽然这辆别克是公司的车,可也算间接的圆了他的开车梦。

    店里的员工们也都闻讯跑了出来,看到停在门口的两辆崭新的商务车,都好奇的看着。

    "大家努力工,等有时间,公司开着车带大家出去自驾游,大家想去哪咱们就去哪,今后每年公司都会组织两次自驾游,费用公司都包了",政纪笑着说道。

    "哦耶,政总万岁",听到政纪的话,员工们都高兴的喊了起来,旁边的另一家餐馆的员工也听到了政纪这边的动静,羡慕的看着"雕刻时光"的员工,看看人家的待遇,听说人家老板都给交五险一金,今天居然承诺每年都带员工出去免费旅游,看看人家的待遇,简直比国企都要幸福了,这么好的单位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有的人甚至已经动起了跳槽的念头,而"雕刻时光"的员工们也看到了旁边店员工羡慕的表情,心里也骄傲不已,更加坚定了在"雕刻时光"干下去的决心。

    ps: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书友在追书,我好孤单啊,一个人写书,一个人思考,一个人静静地看着人数的增加,大家来看书都冒个 泡好不好,我不求大家礼物神马的,只求大家能点下订阅,在书评区谈论下看法,我就很开心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4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4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