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情非得已

推荐阅读:容闺辣手神医试婚总裁一宠到底一胎二宝来报到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凌天帝主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重生之老公宠不停

    第二天一大早,政纪很早就醒来了,穿好衣服,照例出去锻炼,冬天的早晨天亮的晚,六点多天还是黑的,街上黑漆漆的,人也寥寥无几,他深深的吸了口冬天清晨冷冽的空气,打了个哆嗦,在原地蹦了蹦,就开始顺着每天的固定路线跑了起来,路虽然黑,可是对于开着写轮眼的政纪却没有丝毫的影响,没错,每天清晨的锻炼他基本上都开着写轮眼,忠实的按照着原著中鼬对眼睛的锻炼方法进行着。

    现在的政纪已经基本能维持着三勾玉的眼睛而不感到精力不济了,万花筒他没试过,不过想来也能维持的时间更久了,看着纤毫毕现的路面,他时而加速,时而减速蹦跳,灵活的在黑夜中穿行,这段时间对于写轮眼的熟悉也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政纪轻轻一跃,居然越过了不远处一辆车的车前盖,轻盈的动让人感觉还有很大的余力,他忽左忽右的闪动的跑者,感受着腿部传来清晰的力量反馈,让他有信心在极速跑动中处理任何突发起来的变故,短跑运动爱好者应该知道,直线快速奔跑并不难,可要想在速度不减少的情况下急速奔跑的过程中变向是多么困难,稍不注意就会保持不住平衡,又或者是伤着脚腕,可这在政纪身上却好像丝毫没有影响,加速,变向,再次变向,在短短的几秒内政纪就好似杂技运动员般变向十多次,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

    猛然间政纪忽的加速,瞬间启动到了一个惊人的速度,恐怕比职业运动员也不遑多让,跑出了几百米后,政纪左腿一弓,膝盖一弯,而右腿笔直的蹬着前方的地面,右脚足腕支撑着他的身体和极速跑动骤停的冲击力,倏然间停了下来,仿佛是碰到了一面无形的墙面,这骤然的停顿让人有一种违背力学的感觉,那是由极快到瞬间停止到不协调的难受感觉,政纪看了眼右脚鞋底与地面极速摩擦过的黑色痕迹,满意的笑了笑,自从开启写轮眼后,他感觉自己身体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灵敏度又或是协调性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他从未敢想过人类的身体居然能够做到这一步,不由的更加感激上苍对他的厚赐,不仅给了他重生的机会,还给了他守护这一世的强大能力。

    定了定神,离公园还有两公里,政纪深吸一口气,瞬间启动,他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完这最后的两公里,路灯下,政纪的身影有如幽灵般闪过一个个路灯,500米,300米,最后一百米,三分钟不到,政纪就跑完了这两公里,他擦了擦头上微不可见的汗水,缓了缓急促跳动的心脏,才慢慢的走进了公园。

    早上的公园由于天气原因,除了几名天天坚持打太极的大妈大爷,人并没有几个,政纪也乐得清净,在单杠双杠处压腿拉伸筋骨,俗话说的好,筋长一寸,寿长一年,他忍着疼,尽量寻找着身体的极限,感受着腿部撕裂般的疼痛,咬牙坚持着。

    练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他伸了伸腰,走向了树林外的小湖边,准备练练声,刚走出树林,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俏立在湖边,政纪眼睛一亮,却也并不惊动对方,慢慢走到了她的身边才开口道:"韩畅?你怎么在这里?"

    正看着湖面发呆的韩畅被政纪的声音惊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啊"了一声,转头就看到政纪正好奇的看着她,立即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眼前的男子居然是政纪,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惊喜的表情,随即想到了什么笑容却重新隐没在了脸上。

    "我来锻炼下身体,这几天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大概是缺乏锻炼了,所以早上出来走走",韩畅想起政纪刚才的问题回答道,说完又看了眼政纪同样问道:"那么你呢?怎么也这么早?"

    "我和你差不多,习惯了,每天早上睡不着,就出来锻炼锻炼,顺便练练声",政纪笑着说道,他看了眼韩畅好像略微消瘦了些的脸颊,想到自己回来的这段时间居然一次都没遇到过韩畅,关切的说道:"我回来这几日怎么没见过你?今天一见,看你好像瘦了许多啊,最近还好吗?"

    韩畅听着政纪关切的话语,心里不知怎么一酸,摇了摇头说道:"大概是学习太忙了吧,我也不怎么出教室,我瘦了吗?我怎么不觉得。

    政纪点点头看着韩畅尖尖的下巴说道:"瘦了,记得我走的时候你脸还是圆的,现在下都尖了"。

    韩畅听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之后才意识到政纪还在旁边,又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吧,最近胃口不好,过几天就好了。"

    "嗯,希望如此吧,学习固然重要,可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累垮自己啊",政纪说道。

    "我会注意的,"韩畅听着政纪关心的话语,看着他关切的眼神,心里莫名其妙的居然涌出了一丝烦躁。

    "那你练声吧,我再去走走"韩畅急切的想逃离这里,逃离开这个让自己心神不宁的人,就连她自己都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心里好像有块石头似得,沉甸甸的,有一种举棋不定的感觉,韩畅看着政纪清秀的脸庞,暗自告诫自己,她是有男友的人,郑楷还在等她。

    政纪也奇怪的看了眼韩畅,他也觉得韩畅今天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就点点头:"行,那你忙你的"。

    韩畅和政纪告别后却并未走远,而是在树林中慢慢来回走动,隐约间还能看到政纪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她却又不想离开了,心里有一丝好奇,想偷偷看看政纪纠结时如何练声的。

    却说政纪站在湖边,丝毫不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在观察着自己,他清了清嗓子,"啊,啊,啊....."的吊了阵嗓子,感觉自己的声带慢慢的打开了,就在湖边唱起了昨晚为凡成回忆起来的情歌《情非得已》。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树林中的韩畅隐约间听到政纪在唱着什么,在好奇心的催动下她又从树林中向前走了几步,想要听清政纪在唱什么。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韩畅在树林内仔细的倾听者,她的眼睛亮了,意外的发现这居然是一首自己从未听过的新歌,难道说这是政纪最近刚创出来的?听歌词和旋律貌似很不错啊。

    你的天真

    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

    我会伤心

    哦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什么原因

    我竟然又遇到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就这样陷入爱的陷阱哦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韩畅呆呆的站在树后,脑海中一片混沌,唯一能记起的就是政纪唱的那句"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她想起了小巷口政纪舍身而出的情景,她想起了咖啡店门口政纪挡在她身前的情形,她又想起了在咖啡店内政纪为她擦去眼泪的情景,她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仿佛就要压抑不住从胸腔内跳出,看着政纪的背影她恨不得马上冲过去问个究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让我这样难以抉择",韩畅口中低声呢喃着,泪水一滴滴的滴落在草地上。

    而政纪却丝毫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首歌却触动了一名少女的内心,依旧练习着发声,他知道自己的欠缺,为一名前世的网络歌手,他的基本功其实并不扎实,正好趁着重生年轻嗓子还未定型之时多加锻炼,让自己的音域更加的宽广。

    韩畅发了会呆,怔怔的看着政纪的背影,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去,揉了揉又些红肿的眼睛,她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政纪准备走的时候,芳人已去,香自空留。

    上午,政纪早早的就去楼上将凡成拉了起来,和他一起下楼开车驶出了小区。

    车上,坐在副驾驶的凡成一脸兴奋,一会摸摸身下的真皮座椅,一会又按一下车窗升降按钮,一会又探出头去看看后车,他羡慕的看着政纪熟练的挂挡加油在城市道路中有条不紊的行驶着,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去操一把,忍不住问道:"我说老政,你这几天没见,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啊,而且看样子还很熟练"。

    政纪随口应道:"在公司里学的,那里有驾校"。

    "哦,这样啊,你这车真不错啊,你看看旁边的那些小车,一个个在咱们的车前就跟小矮人一样哈哈",凡成指着窗外并排的一辆普通小轿车说道。

    "哎?对了,还没问你,这么早拉着我出来干什么?去ktv不是下午去吗?"凡成一拍脑袋想起了自己刚才一直想问道问题。

    "能干什么,人靠衣装马靠鞍,你就这身打扮去找人家吴欣梅?和你去买几件衣服去,今天我绿叶衬红花,把你打扮的帅气点,"政纪看着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

    凡成听了苦着脸说道:"你当我是你啊,我都快穷死了,哪来的钱买衣服啊"。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不还有我吗?"政纪笑了笑说道。

    "那不行,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亲兄弟还明算账,让我平白占你便宜我做不到",凡成收起笑容,一脸认真的对政纪说道。

    政纪听了凡成的话一凛,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让他有些飘飘然了,朋友间又些困难并不是光靠钱帮助就行,可也同样要考虑朋友的心理,固然自己的帮助能暂时的处理问题,可也会让友情变质,难怪曾子说过"吾日三省吾身,"凡成今天无意中的一句话为政纪提了醒,让他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

    "嗯,我知道的,你以为我白给你买啊,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看着点我父母,咱俩住的近,能帮我点也只有你了"政纪想了想说道。

    凡成并不知道自己的话让政纪想了那么多,不过政纪所说的话他却记在了心里,郑重的点头说道:"咱俩谁跟谁,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了吧,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放心,你就安心出去闯荡吧,我在这边帮你照应着点的。"

    虽然政纪只是找个帮凡成的理由,可是听到凡成如此认真的说出了这些话,心里还是一暖,重生了许多事都变了,可有些感情却是永远不会变得,自己上一世外出闯荡,凡成却在忻城,自己家里有什么事都时候也是凡成来帮忙,搬面什么的也是凡成帮忙,有次父亲由于高血压晕倒都是凡成背着送到医院的,在政纪心里,凡成就是他的亲兄弟,重生后,又听到他郑重的承诺,两世的情感融合到了一块,政纪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兄弟也有个精彩的人生。

    "对了,给你写的歌,"政纪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了凡成,上面写着的正是《情非得已》的歌词。

    凡成接过纸,看了一遍,对政纪竖起来歌大拇指,说道:"厉害,厉害,百闻不如一见,这歌写的,光看歌词就知道是经典,简直绝了,我服了,有你这首歌,这下我表白可稳了,我不信哪个女人能在这么好的歌下能说出拒绝"。

    "那你还不赶紧把歌词背下来?等一会我教你怎么唱,你可认真学着点,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政纪说道。

    "你还是大体给我哼一遍吧,唱歌唱歌,要有调子才记得快,让我光背歌词,那我什么时候能记住啊,来电调子我还记得快点",凡成却说道。

    政纪一听,的确是这个理儿,他开着车就哼唱了起来,凡成在一旁认真点倾听者,一遍唱完,凡成就迫不及待的鼓起了掌,边拍手边说道:"好歌,好歌,这调子,这韵味,简直是经典,放心,这么好听的歌我要是学不会就枉称为"情歌王子"了。

    政纪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打开了潘多拉宝盒,凡成一旦开始就刹不住了,在车内一遍一遍的如痴如醉的唱着,半个小时后,政纪愁眉苦脸的揉了揉眉头,他这算是自己把自己坑了吗?凡成的唱歌天赋简直是烂到无以复加,一首《情非得已》硬生生的让凡成唱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歌,本来还成竹在握的政纪忽然有点为凡成今天的表白担心了。

    一个上午,政纪和凡成挑选了几件运动装,穿在凡成的身上还算不错,他又带着凡成去了一家不错的理发店,等两人再出来时,凡成摇身一变,已经成了一名干净利落的阳光少年了,要不是政纪一直陪在他身边,他都不敢认了,没想到凡成底子还算不错,这么整理一下没了往日的邋遢,一下子帅气了不少。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凡成自恋的靠着政纪的车,嘴里还唱着那首歌,挑了挑眉看了眼政纪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花样美男?"

    政纪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不开口唱歌还勉强算是,一开口全毁了,我有点后悔给你写歌了,这简直是糟蹋好歌啊。"

    "嘿嘿嘿",凡成也知道自己唱的恐怕不怎么样,也不反驳只是笑着。

    政纪摇了摇头,说道:"别傻笑了,快上车,总不能空手去表白吧"。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