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姑姑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姑姑,姑父,你们来了啊",回到家中的政纪意外的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沙发上坐着的正是政纪的姑姑政美平和姑父刘云,正和他的父母谈论着,看到政纪回来,高兴的站起身笑着说道:"哎呀,小政回来了啊,这么长的时间你也不来姑姑家找劲唯玩,几天不见长高了许多嘛。"

    "嗯,姑姑,好久不见,我也挺想你们的",政纪仔细的端详着姑姑和姑父,这还是他重生后第一次见姑姑,比他的印象中年轻了不少。

    刘云也一脸笑容的看着政纪,看到自己的外甥一幅不骄不躁的模样,他的心里其实挺复杂的,一方面为政纪出息了而感到高兴,可另一方面却是又有些失落,对于自己妻子的弟弟家,他其实一直是有一种淡淡的优越感,原先的时候家境比小舅子家好,而且儿子的成绩也比政纪强。可如今不到半年的时间,自己的这个侄子不但成了红遍全国的歌星,而且还在市中心开起了咖啡店,他也曾去过,那装修,那服务,在忻城简直难再找出一家能够想比拟的。而且他还听说自己的小舅子买了巡洋舰,那可是他一直想要买的车,可是因为价格太贵而放弃了。

    这突然的地位转变令他有些措手不及,想着当初自己还曾用自己儿子激励政纪,现在想起来,好像都是一个笑话,以侄子现在的成就,自己的儿子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向背。

    "来来来,美平,尝尝政纪从深城带回来的特产,味道不错,"这时政纪的母亲端着政纪从深城带回来的特产笑吟吟的走了出来,将盘子放在坐在沙发前的政纪姑姑面前说道。

    "嗯,行,嫂子你也坐吧,小政这不回来了,咱们一家人聊聊天",刘美平说道。

    "嫂子啊,咱们家政纪可是出息了啊,最近我和刘云经常能从电视上看到咱们家政纪,没想到啊,当年还是小孩子的小政如今居然成了大歌星了,我们两口子一开始还以为是重名呢,直到那天从电视上看到小政我们才相信了,政纪的姑姑笑着说道。

    "出息什么,美云你快别夸这小子了,再夸他都要上天了,不好好学习,成天不务正业,还是劲唯听话,学习还那么优秀",政学平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容早就透露了他的真实心理。

    "大哥你怎么这么说呢?现在这社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那些学习好的又能怎么样?将来毕业了还不是给别人打工,我看咱们政纪就不错,听话,孝顺,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多少人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成就,说实在的,我们现在都羡慕你们两口子呢,有这么个好儿子,大哥你和嫂子可是活出头了,以后就享福吧",政美云说道。

    "就是,你开的车还是你儿子给你买的呢,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政纪的母亲听到丈夫这么说儿子又些不乐意了。

    "对了姑姑,怎么没见劲唯?他哪去了?"政纪问道。

    "小唯啊,他在家学习呢,说是快高考了,我们怎么叫都不出来,"刘云想到正在家专心学习的儿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哦,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他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变成什么样了",政纪笑着说道。

    "唉,可不是吗,我现在都又些担心小唯,他现在除了学习什么都不关心,可别学成个书呆子,"政美云叹了口气说道,她的心里的确又些担心,爱学习是好事,可凡事都得有个度,过犹不及。

    "不会的,我俩从小玩到大,他头脑灵活着呢,等这段紧张过了,他就能放松了",政纪安慰姑姑道,心里却有些没底,前一世的时候表弟也是这样,以至于后来上大学的时候,他去学校看劲唯的时候忽然发现表弟完全没有了小时候的乐观开朗,反而变得又些悲天悯人,神神叨叨的,总是开口闭口就是人生哲理。

    "对了,看我这记性,饭都好了,再不吃凉了就不好吃了,美平,刘云,尝尝嫂子的手艺最近有没有进步,"李雪梅一拍大腿想起了自己饭早就做好了。

    "小政,去把爸爸放的老汾酒拿一瓶来,咱们今晚和你姑父好好喝一杯",政学平心情很不错,居然舍得让政纪开一瓶他珍藏了多年的汾酒。

    政纪乐呵呵的点点头,起身走到父亲的书房拿出了一瓶密封良好的汾酒,这酒是父亲十几年前的战友送的,父亲相当珍惜。

    饭桌上,一家人推杯换盏,过了一会三人就都又些上头了,刘云酒后吐真言道:"二哥啊,我是河北人,在忻城就有你们着一家亲戚,所以一直以来咱们关系也不错,这些年咱们都互相帮了不少,说实话,我看到小政能有今天心里是真心的开心,咱们就要老了,未来就要看下一代的了,来,二哥,我敬你一杯,祝咱们的下一代都争气,都能有一个好的生活",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是啊刘云,咱们都快老了,这辈子就这样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们身上了,其实我还挺羡慕你的,我不求别的,只求小政能考上个一本大学我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劲唯是个好孩子啊,将来起码能考个国家重点大学",政学平也又些醉了,点点头感慨道。

    "爸,你放心吧,一定圆了你的这个愿望,来,姑父,爸,我敬你们一杯",政纪举起酒杯说道。

    "好,我和儿子喝一杯,儿子啊,以后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爸知道你忙,可在忙也不要忽视了身体,身体是一切的本钱,我和你妈没什么能力,帮不了你什么忙,在外边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打拼,钱挣多挣少我和你妈都不介意,只要你安安稳稳的,不走邪路,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借着酒劲,政学平将平日里对儿子不好意思说的话一次性吐露。

    政纪点点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一切不言,皆在酒中。

    最后,三人都醉了,政纪也喝的失去了意识,他迷迷糊糊中被母亲搀扶到了床上,看着儿子迷迷糊糊嘴里不知嘀咕什么的样子,李雪梅皱着眉头低声抱怨道:"看看这醉的,孩子还小,就给喝那么多酒,喝坏脑子怎么办"。

    政纪陷入沉睡的同时,在忻城郊区的一家酒吧内,一场针对政纪的阴谋却在酝酿中。

    "马哥,你听说了吗?咱们这儿最近出了个人物,听说最近发大财了"一个长着三角眼臂膀上纹着纹身的男子吊儿郎当的窝在沙发中对一旁的一个长着鹰钩鼻子的长脸男子说道。

    "发大财了?谁?"长脸男子随口问道,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说起来您肯定不陌生,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歌手,政纪,听说他最近回来了",三角眼摸了把身边陪酒女郎的胸部一把嘿嘿笑着说道。

    长脸男子听了眼睛一亮,坐起身看着纹身男子说道:"李二,你说道是真的?就是那个唱《黄昏》的那个歌手政纪回来了?"

    "那还有假,我在二中的一个小弟亲眼看到政纪回去上课,马哥你是没见那阵仗,二中校门口天天有不少记者和外校的粉丝堵在校门口,你说政纪又不是金子做的,怎么那么多人喜欢,"李二想到自己女友说过是政纪的粉丝,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发财了?",马哥又问道。

    "那还用说?哪个歌星不是富的流油?马哥你不知道咱们市中心的那家叫什么"雕刻时光"的咖啡店就是政纪开的,我和我对象去过一回,里面的东西贼贵,真实坑人,可是去的人还真tm的多,简直是一群sb,"李二想到咖啡厅内的情景说道。

    "市中心?那不是咱们的保护区地盘?"马哥想了想问道。

    "可不是吗,前几天有个小弟去收保护费直接被人家赶出来了,这不还没找场子呢,今天和马哥你通通气,看到底该怎么办,"李二眼珠转了转说道。

    "你说咱们如果找他的麻烦不会有什么事吧,这个政纪毕竟是个公众人物,"马哥有些举棋不定的说道。

    "能有什么事,马哥,我打听过了,政纪只是个走了狗屎运的歌星,运气好写了几首好歌火了而已,家里没什么关系,放着这么一头肥羊不宰多可惜,更何况前几天他家的店还当众让咱们下不来台,开了个不好的头,我担心咱们要是不表示一下的话,小弟们心里也会不舒服,"李二说道。

    马哥皱着眉头想了想,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可是想着李二说的话,也是,政纪一个歌手能有什么后台,他凭什么张张嘴就能挣那么多钱,自己也劫富济贫一回,他点点头说道:"行,干了,明天安排点弟兄,去那什么时光看看。"

    "放心吧马哥,我明天就安排,一个小歌星,他要是上道还好说,要是不听话,嘿嘿,有他好看的"。李二狞笑着说着拿起旁边的拐棍站了起来走出了歌厅,脸瞬间阴沉了下来,"政纪,你给我等着,断腿之仇,我要让你加倍偿还"李二面容狰狞的低声咆哮道。

    如果政纪看到他的话一定会认出这就是他为韩畅出头在小巷子中打断腿的小混混。

    第二天早上,政纪揉了揉宿醉有些疼痛的额头,坐起身来,感觉嗓子都快冒烟了,嘶哑着声音说道:"妈,有凉开水吗?"

    正在厨房忙活的李雪梅听到政纪道叫声,急忙端着一杯蜂蜜水走到了政纪道房间,递给他说道:"我就知道你醒了要难受,你年纪还小,怎么能和你爸他们比,喝了那么多酒,你是不是想生病了?快喝了这些蜂蜜,润润嗓子"。

    政纪捧着母亲倒的蜂蜜,喝了一口,感觉到甜莹莹的睡流过喉咙,舒服的发出了一声**。

    "你是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喝醉的那个样子,简直就成了个话痨,你姑姑明明就劲唯一个孩子,你昨天胡说你姑姑还有个叫宁宁的女儿?让你姑姑哭笑不得,"李雪梅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政纪尴尬的揉了揉鼻子,酒后误事啊,姑姑的确有个女儿,也的确叫宁宁,可那是五年以后的事了,姑姑一家又要了二胎,生下的孩子正是小女孩宁宁,自己怎么不小心将这个事说出来了,他不由的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母亲,试探的问道:"妈,我昨天再没说什么离谱的事了吧"。

    李雪梅伸出食指戳了一下政纪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没了,就算是说了我们也听不真你嘀嘀咕咕些什么,你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

    政纪嘿嘿一笑,心中却是想着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再沾酒了,毕竟自己是有大秘密的人,这是父母还好,要是在外边不小心酒后乱说后世的事,让有心人听到后可是不小的麻烦,他暗自给自己立了条规矩,喝酒可以,绝不喝醉。

    "别傻笑了,快起来吃点东西,饭都给你热好了",李雪梅看了一眼儿子关心的说道。

    "姑姑和姑父呢?"政纪想起昨天晚上姑父也喝醉了就问道。

    "他们啊,昨天怎么劝都不住,昨晚喝了点茶醒了醒酒就回去了",李雪梅说道。

    "饭在锅里,你自己去吃点吧,妈去店里看看,"李雪梅告诉政纪一声就穿戴好衣服出门了,自从她听政纪讲过对咖啡店报以对厚望,她对咖啡店的经营很是兴迷,没事总是去咖啡店里学习帮忙。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