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春晚邀请

推荐阅读: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酒鬼醉天大道洪炉大仙官从课本走向历史霍海的荣耀重生三国之卦帝刘封

    早饭是政纪一个人吃的,政父一大早就走了,自从有了车后,每个礼拜天,政父都喜欢开着车拉着三五个朋友一起去几十里外的水库钓鱼,每次都能钓个三五条回来,被政母戏称钓的鱼还没路上的油费值钱,可政学平依旧乐此不疲。

    "老政,几天不见又换车了啊",政学平的一个老朋友看到他开着一辆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越野车羡慕的问道。

    "换什么车啊,这是我儿子的,我开着出来过过瘾,"政学平笑着说道。

    "老政啊,我发现以后不能跟你一起出来了"

    "怎么了?"政学平疑惑的问道。

    "太打击人了,我们连一辆车都奋斗不起,你这左一辆又一辆的,还全是这么贵的车,太打击人了,"政学平的一个老朋友苦着脸说道。

    "哈哈哈,老杨,你别和他比,他还不是沾了有了个好儿子的光,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拜托你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政学平指了指车后座说道:"都在那呢,我儿子都给你们签好了。"

    几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拿起一个包,打开后里面果然都是签好了名的专辑,老杨取出自己的那张长出了口气说道:"总算能给家里那个小祖宗交差了,你是不知道,那孩子,天天我一回家第一句话就是要到签名了没,我看啊,让我家那个活宝在我和你儿子中选一个,一定是你儿子"。

    "可不是吗,老政,你可把我们害惨了,现在我闺女都快走火入魔了,天天进进出出都是哼着你儿子的那几首歌,我看啊,干脆把我闺女许配给你家政纪得了",老李也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算了吧老李,就你女儿那个模样,人家政纪还不一定看的上呢,你想的到挺美,要真有这么个女婿你还不得睡着都笑醒了?"老杨哈哈一笑打趣道。

    "去去去,我女儿怎么了?我看见我女儿就最漂亮了,"

    "老政,来,换我开开,让我也过过瘾"老李搓了搓手,看着政学平手里的方向盘心里直痒痒。

    "你开?你能行吗?要是撞了我可没法跟我儿子交代",政学平一脸怀疑的看了眼副驾驶的老李。

    老李好像受了极大的侮辱似得,红着脸说道:"我不会开?你小看我?起码我也是a2的驾驶证,我就是一只手也比你开的强,这车让你开真是糟蹋了,你看看你看看,连离合都换的不匀"。

    "好吧好吧,你开就你开,不过你可小心点,"政学平将车慢慢停靠在了路边说道。

    老李迫不及待的下车换了座位,一脸兴奋的坐在驾驶位的他感受着真皮方向盘匀称的手感,试了试离合,松开手刹,对众人说道:"你们坐稳了啊,我开动了",说完就一踩油门,"轰"的一声,车猛的就冲了出去,反而把老李吓了一跳,急忙又是一脚刹车,车上的众人也都一瞬间不由自主的向后仰了一下,又一下子爬到了前面。

    "老李,你这是要谋杀吗?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想吓死我们吗?"没等政学平心疼车,老杨就发声了。

    "嘿嘿,嘿嘿,时间长了手生,我没想到这车马力这么强,稍微点了点油门就冲了,我先熟悉下马力和刹车,放心,这次就不会出问题了",老李也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的,你以为这是驾校里那老爷车啊,这是悍马,悍马知道不,马力强着呢",坐在车后的老杨鄙视道。

    "放心,我有把握的,"老李说着又发动了车。

    虽然他这么说,可众人还是下意识的握住了手边的握把,有些紧张。

    第二次开车的老李大体掌握了车的动力后就好了许多,果然是老司机,很快就上手了,政学平感受着平稳的车身松了口气,放松了下来。

    "对了,老李,咱们先去加油站,走的时候就快没油了,得加点油",政学平看了眼油表说道。

    很快,车就听到了加油站,工人员也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这辆车,他加了这些年的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威武霸气的越野车,不由的绕着转了两圈。

    "师傅,加满,"政学平从副驾驶摇下车窗对加油员说道。

    "好嘞,师傅,您这车看着真不错,眼看就是爷们开的,多少钱买的啊?"加油员一边拿着油枪走到车后,一边随口问道。

    政学平回忆了下儿子当初在车店里询问的价格,说道:"好像是两百多万吧"。

    加油员听到后,拿着油枪的手抖了一下,乖乖,两百万,自己不吃不喝的干一辈子也不一定能买得起,车上的政学平的老朋友们听了也不由的咂咂嘴,老政可是发达了,两百万的车,换成自己那是想都不敢想。

    过了一会,油加满了,政学平随口问道:"多少钱?"

    "一共五百",加油员看了眼油表说道。

    政学平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五张老人头递给了对方,驾驶室的老李看着政学平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将五百块钱交了出去,不由的感慨不已,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这是这一箱子油而已,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看看半年前什么光景,再看看半年后人家过的这日子,简直是世事多变。

    "老政,这车吃不少油吧",老李看了眼油表问道。

    "是啊,这车什么都好,动力强是强,就是费油,你别看咱们加满了,几百公里就没了,还是我自己的那辆开着顺心,"政学平摇头说道。

    "老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哪有你这样又要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的道理,我看这车就比你那辆强,动力强,遇到什么特殊路面跟玩似得,再说了,你现在还缺那点油钱?你家小孩一首歌的钱就够你开一辈子的了油费了",老杨笑着调侃道。

    政学平笑呵呵的不说话,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小骄傲的。

    接下来的路程,几个老朋友轮流的试着开了一会,都过足了瘾,其中有一辆桑塔纳的老乔在过了把手瘾的苦着脸抱怨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让他开了这么爽的车回去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的桑塔纳。

    政学平这边欢声笑语,而在家的政纪也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娜英打来了电话。

    "你说什么?春晚邀请我去表演?"政纪吃惊的张着嘴问电话那头的娜英。

    "那还有假,央视都给公司这边通知了,公司这边都传遍了,胡姐都替你高兴呢,现在也就你这个好学生不知道了"娜英的声音传了过来。

    政纪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九八年的春晚啊,在网络还不像后世那么发达的现在,春晚在人们中的地位简直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他还记得上一世在村里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炕前盯着电视机的场景,这个年代的春晚可不像后世那么花里胡哨的,能上台的都是有真水平的资深演艺界前辈,节目自然也是没有丝毫的尿点,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出名不到半年的新人居然也会有机会登上春晚的舞台。

    听到政纪不说话,娜英以为是他激动的原因,自己又说道:"你小子厉害啊,从没有一个刚进圈半年不到的新人能上春晚的,你这创造了记录啊,姐姐我好羡慕你啊,本来就已经够火了,这要是再一上春晚,你还还让不让我们这种底层走穴小歌星活了啊。"

    政纪听了忙摆摆手说道:"娜姐你快别埋汰我了,你还小歌星?你要是小歌星我们岂不是成了街头卖艺的了?"说完,他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娜姐,那你呢?邀请你了吗?"

    电话那头的娜英噗嗤一笑,说道:"沾了你的光,邀请啦,还不是多亏你给我写的歌,央视让我和王非合唱一首《相约九八》。"

    政纪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春晚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发生大的改变,娜英依然和上一世一样的节目,他又问道:"娜姐那你知道春晚让我唱哪首歌吗?"

    "我听说好像是一首叫《精忠报国》的歌,我没听过哎,也是你写的吗?",娜英好奇的问道。

    政纪听了也有些奇怪,这首歌自己只是在宋老的寿宴上唱过一次,怎么央视会指明让他唱这首歌呢?想了想他回答娜英道:"嗯,我在深城的时候写的,你没听过"。

    "能上春晚的歌一定非常棒,好可惜,我居然不是第一个听众,过段时间你来燕京可一定要给我唱一遍啊",娜英遗憾的说道。

    "嗯,行,到时候一定唱给你听,"政纪笑着说道。

    "哎呀,几天不见有点想你了呢,你有没有想我呢?"娜英开玩笑似得问道,如果政纪能看到电话那头的话,就会发现娜英的表情却是一脸期待。

    政纪也笑着说道:"当然想了,不过过几天去燕京就能见到娜姐你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政纪才挂断了电话。

    政纪还没来得及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按下接听键,对面却是胡雨激动的声音。

    "政纪!你知道吗?央视要邀请你春晚表演了,你要上春晚啦!"胡雨激动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已经得知了消息的政纪这次并不激动。

    "额",电话那头的胡雨听到后噎了一下,感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要知道为政纪的经纪人,在收到通知的时候她可是激动的脸都红了,整整一个上午都在兴奋中,可到了政纪这里却是那么的淡定。

    "你怎么知道的?"胡雨顿了顿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娜姐刚才打电话告诉我了",政纪回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知道来训练道日期吗?"胡雨点点头继续问道。

    "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不是还有你吗?你告我就行",政纪笑着说道。

    "还有不到二十天过年,春晚十天前有一场彩排,需要你亲自到场,"胡雨回忆着央视给她的通知说道。

    "嗯,我到时候一定准时去"政纪点点头。

    "那就好,这次几乎可非常难得,按理说像你这样的新人歌手是上不了春晚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选中了你,你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如果把握好了,这次经历对你的演绎事业会很大的,"胡雨安顿政纪道。

    "嗯,我明白的,你放心吧,"政纪说道。

    "还有,你的电话一定要随时保持畅通,如果有什么安排或事情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这几天也别闲着,多练练歌,到时候可是要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唱歌的,一定要表现出你最佳的状态来",胡雨不放心的说道。

    "嗯,我会的",政纪说道。

    听着政纪没有丝毫激动的语调,胡雨忽然感到有些委屈,他自己的事,人家当事人都那么淡定,她还激动个什么,"那先这样吧,我挂了,再见",说完,胡雨就挂断了电话,静静等坐在沙发上等胡雨忍不住眼眶红了红,自己替他操心劳力的,他却一句问候的话也不说,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就仅仅是个无关紧要的经纪人?难道他以为自己在他身边就为了那几个钱吗?他对娜英也是那样的吗?女人心,海底针,胡雨呆呆的陷入了沉思中。

    电话那头的政纪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手机,他也感觉胡雨后来匆忙挂断手机有些奇怪,说不定胡雨那头有事,所以才着急挂电话,政纪这样安慰自己。

    他刚把手机放到桌上,铃声却再度响了起来,政纪无奈的笑了笑,今天这是怎么了?电话都挤到一块了吗?他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政总,你快来啊,您母亲受伤了,咖啡店里有人闹事,啊!你们干什么?不要动阿姨,"韩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随后就是一阵杂乱的响声和众人的吼叫声,随着"咚"的一声,电话那头传来的只剩下忙音。

    政纪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一股寒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升起,眼镜瞬间变得通红,写轮眼不由自主的开启,他紧抓和手机的右手青筋暴起,手机发出了牙酸的吱呀声,他一言不发的站起身,随手拿起说桌上的巡洋舰钥匙,冲出门外,摔门而去。

    点火,发动,用力一脚油门踩到底,巡洋舰急速启动时轮胎摩擦过地面留下青黑色的痕迹,周围小区里的人们都惊讶的看着政纪开着车风驰电掣的驶了出去。

    一路上,政纪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操纵着汽车,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闯过了几个红灯,他死死盯着咖啡店的方向,紧紧的咬着牙关,龙有逆鳞,这辈子家人就是他政纪最大的逆鳞,重生一世,他如果连自己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那么还不如去死!如果母亲出了任何一点事,他保证不惜一切代价让对方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