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警局

推荐阅读:万古霸仙体坛之篮球教父信仰万岁我的分身帝国重生之万界天尊超级神竞技饲龙师万古杀帝请叫我大BOSS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另一边,政纪的父亲得知李雪梅出事后,再也顾不上钓鱼,拉起几个好友就开车朝着城内驶去,连钓好的鱼都没顾上拿,心里不断祈祷着妻子不要有什么大事,同时也又些担心儿子,在警局内可别吃亏啊。

    却说政纪和马元到了公安局,在车上之时,几名警察大致盘问了二人的信息,也得知了政纪的身份,看向他的目光也不由的多了一丝郑重e为忻城警察,他们对政纪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自己的局长前几天和二中校长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提起过,除了眉头紧锁的带头警察,其余几个都好奇的打量着传说中的政纪,没想到他们有一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与政纪见面。

    这时,一名警察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铃声居然是《情愿为你付出我一生》,警察尴尬的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歌曲者,掉过头去接听起了电话。

    而政纪此刻的注意力却全然不在众人之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母亲的身影,虽然母亲当时说没事,可是毕竟年纪大了,何况伤到的还是人类最精确复杂的头部,也不知道她在医院里检查的怎么样了,想到母亲当时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情景,政纪赤红着眼睛抬起头盯着马元。

    马元被政纪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不由自主的往警察身边靠了靠。

    "啪"的一声,马元无辜的捂着脸,一脸诧异的扭头看着给了自己一巴掌的警察,才发现打自己的居然是一名女警察,不由的愣了愣。

    "流氓,不要乱靠,坐好",女警花红着脸瞪着马元说道,说完又抬起头飘了一眼政纪,心里又些后悔,自己刚才是不是太粗暴了,政纪不会笑话她吧。

    殊不知,她这一巴掌着实打到了政纪道心里,政纪看了眼马元脸上的巴掌印,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舒服,他不由的对着女警察笑了笑。

    女警察看到政纪居然对她笑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羞涩的低下了头,想了想又抬起头低声问道:"你渴不渴?想不想喝水?"说着从座位下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对政纪说道。

    政纪笑着说了说"谢谢",接过了警察递过来的矿泉水,刚才的剧烈运动他刚好有点口渴。

    "不用谢",女警察看到政纪接受了自己的好意,低声说道。

    马元郁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样是去警察局调查,怎么自己的待遇和别人就差这么多呢?他不由的幽怨的看了眼身旁的警察。

    "看什么看,再看别怪我不客气",女警察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是一脸的羞涩,在看到马元后一脸厌恶的斥责道,说完就又摆出一副淑女的样子端坐着偷瞄着政纪。

    很快,警车就听到了警局门口,一行人下了车走进了其中。

    警局内,警察们忙碌着各自的工,对于政纪等一行人并为多留意,很快,就有专人将政纪和马元二人带到了不同的房间,而那名领头的警察径直走向了前方的一个房间,敲敲门走了进去,扫了眼房间内的人员,他朝着一名膀大腰圆坐在座位上的警察走去。

    "张队长,有个事想和您请示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什么事啊小李,"张国华问道。

    被叫做小李的警察凑过头去,在张国立耳边低声将刚刚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张国立听完立马站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你说道是真的?那混小子去招惹政纪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要不张队您亲自去问问?"李姓警察很聪明的不做决断。

    张国华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行,那我自己去吧,今天的事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李姓警察连忙笑着说道:"这点小事客气什么张队长,您先忙吧"。

    张国华不再客气,急匆匆的朝着自己小舅子的房间走去,一进门就开口问道:"你今天去找政纪麻烦了?"

    马元看到张国华,仿佛看到救星一般,马上一脸激动的站起身说道:"姐夫,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那个政纪简直欺人太甚"。

    张国华不说话,只是盯着马元,自己这个小舅子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知道,他不招惹人就不错了,那还有人敢招惹他,自己这些年可真没少给他擦屁股。

    马元让他盯的有些有些心虚,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怎么今天的人都喜欢盯着人看,政纪如此,自己的姐夫也是如此。

    半晌,张国华才叹了口气说道:"马元,你最好说实话,否则的话,这回恐怕连我都救不了你"。

    马元听了吃惊的看着张国华,这是这些年来自己第一次听张国华这样说,他转了转眼珠,答非所问道:"姐夫,那个政纪真有这么棘手?"

    张国华并不回答,掉头就走。

    马元急了,一把抓住张国华的衣服说道:"姐夫,姐夫,我说还不行吗?是,我是看上了政纪的钱,想分一杯羹,再说了你也知道,那条街不是我一直在收费吗?而且姐夫你也有分成啊"。

    张国华眼睛一瞪,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是,我是有份,可是我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吗?你是不是最近这几年过的太安逸,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一个政纪当然不可怕,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身后的媒体?如果他对媒体说些什么,你说人们是信他还是信你?众口铄金,更何况这个政纪还上过新闻三十分,你自己寻死,不要拉我下水,要不是看在你姐的份上,这事我躲的远远的"。

    马元垂头丧气的说道:"那姐夫你说怎么办?我已经惹到他了"。

    张国华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想了想说道:"还能怎么办?你试着去道歉吧,人家的损失你也赔偿了,不要心疼钱,我现在只担心人家看不上你那两个钱,不过这事毕竟说出去也不好听,想必政纪也不会过分追究的,毕竟他是公众人物。"

    "姐夫,这也太抬举他了吧,我回去怎么和手下人交代啊,毕竟这次我的人也伤的不轻啊,"马元想起了咖啡店门口小弟们的惨状,不由的心里一冷,这个政纪出手还真是狠啊。

    "怎么交代?这次咱俩能交代了就不错了,你还想着他们?乘早解散了你那帮狐朋狗友,这些年你弄的钱也不少了,局里虽然不说,可已经有人对我颇有微词了,正好乘着这个机会,你用这几年挣下的钱干点正事,我也不用没事就提心吊胆的给你擦屁股",张国华皱着眉头说道。

    马元张了张口想要反驳,最后却无奈的闭上了嘴,"嗯"了一声,知道姐夫决心已定,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站起身,垂头丧气的跟在张国华身后朝着政纪所在的房间走去。

    而另一边的政纪在填写了些基本信息后就没事可干了,询问他的警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出去后就再没有回来,他掏出手机打通了父亲的电话:"爸,你去了吗?"

    "嗯,我到了半小时了,你怎么样了?"

    "我这边没什么大事,核对下信息就行,还在等警察的通知,你放心吧,我妈那边怎么样?"

    "刚刚大夫检查过了,也做了ct,医生说有些轻微脑震荡,没有什么大问题,休养几天就好了",政学平说道。

    政纪听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母亲没事就好。

    "不过,你们店里有个叫**的伤的比较重,还在昏迷中,医生说他肋骨断了三根,脾脏也又些出血,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政学平顿了顿接着说道。

    政纪听后,皱了皱眉头,**居然伤的这么重?他想了想说道:"爸,具体的情况我回去和你细说,你现在有钱吗?"

    "有,怎么了?"

    "你先将店里受伤员工们的医药费全交了,这次算工伤,另外让母亲多在医院观察几天,"政纪说道。

    "嗯,行,你放心吧,我知道的",政学平听了儿子的交代,点头说道。

    政纪挂断电话,正在此时,门也推开了,张国华领着马元走了进来,一见到政纪脸上瞬间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伸出手来说道:"郑先生您好啊,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您可是我们忻城的骄傲啊"。

    政纪看着这名警察的行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伸出手去握了下,扫了眼他身后的马元,政纪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政先生您果然是一表人材啊,我看了您的信息,今年才十八岁吧,还真是年少有为"捕捉到政纪神情的张国华面色不变继续夸赞道。

    "过奖了,请问有什么事?"

    "嗨,你看我这记性,我是来处理你们刚才的纠纷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都是一场误会",张国华道。

    政纪眉头皱了起来,看了眼张国华,"误会?说的轻巧,我母亲现在还在医院里,我的一名员工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何况他这么闹对我的店造成多大的损失,就只是一场误会?"

    张国华听了尴尬的搓搓手,瞪了眼马元,继续说道:"唉,你看这事闹得,其实是这么回事,他的朋友阑尾炎犯了,他们一时情急,还以为是吃坏了肚子,大家都是年轻人,火气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何况,我听说马元这方也有不少人受了不轻的伤,貌似和政先生有关吧"。

    政纪越听越不对,怎么看着这个警察不像是来处理纠纷,倒像是来当和事佬的,话里话外竟在帮马元开脱,"我那时正当防卫,当时在场的很多人都可以证明,另外问一句,你和马元是什么关系?"

    张国华没想到政纪会问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在了原地,过了几秒才脸色严肃的说道:"政先生,您是以为我在偏袒马元?我是人民的警察,人民的利益是我最关心的,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当然希望二位能够握手言和,否则的话,聚众斗殴,不论是你还是马元,都不会有好结果"。

    看到政纪不说话,张国华以为他被说服了,又喊颜悦色的说道:"当然,你所受的损失也不能白受,马元他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更大,所以他答应赔偿你这次的损失,连同受伤人员的医药费他也包了,是不是马元?"

    马元听到张国华叫他,走上前对政纪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次是我的不对,是我太冲动了,我向您道歉了,您的损失我也会如数赔偿的"。

    政纪扫了二人一眼,他现在已经能确定,马元和张国华的关系不一般,否则的话二人怎么像唱双簧般如此默契,他想到还在医院的几人,点点头说道:"行,既然警察同志开口和解了,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

    张国华听到政纪松口,心里巴不得他马上离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点头道:"既然您同意和解,那就没事了,随时可以离开了"。

    政纪点点头,站起身走向门口,路过马元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对方,然后才开门走了出去。

    马元则有些害怕的往姐夫身边凑了凑,心有余悸的看着政纪离开的方向。

    ps:今天有点事,少更一章,大家见谅,太累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