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酒吧

推荐阅读: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拐个王爷来生娃

    除了医院后的政纪又回到了咖啡厅,却惊讶的发现,咖啡店内的情况和他临走之时大不相同。 (.  . )

    在上午自己走之前店里还是一片凌乱,可如今他惊讶的看到光明几净的地面,摆放整齐的桌椅,和自己走之前简直就是大相径庭。

    政纪扫视了一眼,就看到了几个埋倒头正努力擦着地上的咖啡污渍的身影,他不由的张口问道:"你们是?"

    "政总,您回来了啊,"身影的主人直起腰说道。

    政纪脸色看到几人的脸,脸一板,说道:"不是让你们回家休息吗?怎么又来了?"

    "政总,我们回去也没事干,我们几个受伤不重,都是些皮外伤,现在都没感觉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回来帮帮忙"其中一人局促的说道。

    政纪看了眼众人,心里闪过一丝温暖,他也从旁边抓起一块抹布,说道:"那行,我陪大家一起擦,擦完我请大家吃大餐",说完,就拿起抹布蹲下时子一点点的擦拭着瓷砖。

    几名员工看到政纪熟练的动,心里一阵感动,老板这样的身份,居然陪着他们一起擦地板。

    很快,在众人的努力下,整个店内又恢复了曾经的干净整洁,几人擦了擦脸上的黑,政纪也擦了擦汗,直了直又些酸的腰说道:"辛苦了,大家晚上想吃什么?"

    "您定吧,我们吃什么都行,"一名略胖的员工说道。

    "那怎么行,今天辛苦的是你们,你们说了算",政纪摇摇头说道。

    "要不咱们去吃烤串吧",一人突然提议道。

    "烤串?这个主意不错,去哪呢?"政纪眼睛一亮说道。

    "烤串我知道一个地方的很不错,只不过不知道政总你介不介意去大排档",一人说道。

    "大排档?是不是城门口那家?"政纪忽然想到自己上一世总是去光顾的城门楼的那家烧烤,味道至今难忘。

    "政总您怎么知道?"提议道人好奇地说道。

    "我以前也去过,那就那家,我介意什么,大家坐在一起撸串也是不错的体验,咱们出发",政纪笑着说道。

    一行人朝着不远处的城门楼方向走去,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政纪看了眼熟悉的大排档,闻着烧烤的香味,看了眼现在还年轻的老板,想着他十多年后的模样,不由的感慨万千。

    "老板,来二百串羊肉串,六十个腰子,金针菇也烤点,顺便再来两扎啤酒"政纪对着正在忙碌的中年男子说道。

    "好嘞,马上给您做"老板头也不抬的说道。

    政纪点点头,回头看着员工们问道:"我先点这些,你们来看看还要什么,不要客气,多点点,今晚大家要高高兴兴的。"

    几名员工也不好扫了老板的兴,何况老板也不差这几个钱,都大大方方的点了些自己爱吃的。

    很快,热乎乎的肉串就一盘盘的端了上来,众人看着散发着香味油滋滋的肉串,不由的食指大动,政纪率先拿起一根轻轻的咬了一口,果然还是当年的味道,一点都没变。

    "政总,以前没看出来,原来您也是有功夫的人啊",一名员工喝了口啤酒说道。

    "就是就是,你不说我都忘了,政总,您今天的动可真帅,李小龙似得,一个就把他们一群人放倒了,"另一名叫李响的员工也开口应和道。

    "是啊,政总,你是不知道我们当时都看傻了,没想到电视上都场景会在现实中上演,政总你学的什么功夫啊,那名厉害",有一人说道。

    政纪摆摆手,咬了口肉串笑着说道:"花拳绣腿,小的时候和小区里的一个当年退伍的老兵学过几招,没想到今天用到了,主要是对方不怎么样"。

    "政总您可别谦虚,我们一群人都没打过人家,您一个就全放倒了,以后您就是我的偶像了,不知道以后您能不能教教我们?"李响说道。

    政纪听了忙摆手,开玩笑,他自己多少斤两他还不知道吗?要不是靠着写轮眼预判对方的行动,自己拼死也只能打过两个人,让自己去交他们武术,那不是难为他吗?

    "要是大家想学,我给大家请个武术老师,我就算了,我那两下,自己练练还行,要是交你们,那就是误人子弟,我就不献丑了",政纪说道。

    众人看政纪不同意,也没敢强求,政纪毕竟是他们的老板。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月光洒在饭桌上,众人推杯换盏间,政纪仿佛回到了前世,他迷蒙着双眼看着众人说说笑笑。

    "喂,三虎,让你了解的怎么样了",饭后,政纪一个人走在清冷的街道上给三虎打电话,在今天出了警局后,他就让三虎去调查下今天闹事的人的身份。

    "政总,那个带头的叫马元,听附近的小混混说他是忻城的一霸,仗着自己的姐夫是警局队长,纠结了一批无事可为的小混混整天收保护费,这些年没少收钱,咱们的咖啡店也在他收保护费的范围,听店员们说之前就有几个人打着他的名义来收保护费,只不过被赶走了,这次我看他是心有不甘,故意找茬"三虎一口气将自己下午调查的结果和推断告诉了政纪。

    "嗯,我明白了,你打听到马元的老窝在哪吗?"政纪听了点点头,看来今天在警局说和自己和马元的应该就是他的姐夫了。

    "很抱歉,政总,这个我打听不到,我问的几个人都不知道,不过,他们说马元经常出现在城外的一家酒吧"三虎说道。

    "嗯,今天辛苦了,酒吧的位置你知道吗?"政纪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眼空中的圆月说道。

    三虎报了地址,想了想又说道:"政总,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说完政纪挂掉电话,转身朝着城门外的郊区慢慢走去。

    电话那边的三虎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老板打听马元的位置准备做什么?想到政纪在深城的所所为,他并不觉得马元在惹了老板后还能安安稳稳的,要知道,老板在深城,即使人生地不熟也将把持深城半壁江山的张德元拉下马,连自己的老大都被判了死缓,他很好奇,这一次,在老板的老家,政纪会怎么做。

    酒吧内,马元一杯一杯的喝着酒,眼睛红红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啪"的一声将酒杯砸到了对方的身前,酒吧内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都看了过来,可是却没人上前,只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李二,你出的好主意,让老子二十多个弟兄现在还在床上躺着,骨折的就有十多个,光医药费就是十几万,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做?"马元恶狠狠的盯着地上的李二说道,一想到今天上午政纪杀神下凡一样的模样他就感觉牙酸,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自己带过去的人一大半都是骨折,想到政纪临走前的眼神,他至今都有些不自然。

    "你说话啊,哑巴了?说什么肥羊?你tm是故意坑老子吧?看来你是不是连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马元冷冷的看着地上沉默不语的李二。

    李二苦涩的抬起头,他本以为靠马元能够给自己出一口气,可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连带着自己这个当初出主意的人也被牵连:"马哥,真的不怪我啊,我只是看他有钱,在忻城也没什么后台,可我真不知道他这么厉害啊"。

    "没什么后台,谁告诉你的?你哪只狗眼看到他没后台?没有后台人家能上新闻三十分?没有后台忻城的市长会准备和人家一起吃饭?"马元想起下午政纪走后自己姐夫将从局长那得来的消息告诉自己的情景,忍不住恨李二恨的牙痒痒,虽然自己靠着姐夫在忻城顺风顺水,可他又不是傻,能被市长邀请吃饭的人,能是自己惹的吗?别说自己,就连姐夫恐怕也就是人家一句话就得倒霉。

    "马哥,我错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是想给兄弟们多个来钱的渠道啊",李二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道。

    马元厌恶的看了眼李二,一脚将他踹开,骂道:"给老子滚,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打断你的狗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