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宇智波鼬

推荐阅读: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时停五百年黑暗的里世界京华春恨搬个魔兽到异界

    马元呈大字型被绑在了十字架上,他绝望的看着十字架下站着的政纪,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  .  .

    "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就算你当初砸了我的店,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只不过,千不该万不该的事你伤到了我的家人,我曾发过誓,这辈子不准任何人伤害我的家人,哪怕是皇帝也不行",政纪冷冷的看着马元惊慌失措的脸说道。

    马元看着越来越近的政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祈求的看着他。

    "噗",马元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小腹的刀把,感受着身体撕心裂肺的疼痛,随后就是一声凄惨的嚎叫,他挣扎着,扭动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放心,在这个空间,你不会死,只不过疼痛会加倍,"政纪淡淡的声音穿过马元的嚎叫声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马元一愣,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腹,果然,一丝鲜血都没有流出来,而那把刀也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身体撕心裂肺的疼痛,只怕他还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正当他庆幸之时,想到了政纪的话,猛地抬起头,一脸恐惧的看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把刀的政纪。

    "这一刀是**的"政纪手起刀落,这一刀插在了马元的肋部,马元全身痉挛的颤抖着,嘶喊着。

    "这一刀是我妈的"政纪又一刀插在了马元的脖颈。

    "这一刀是替你们打碎的茶杯的",政纪又一刀插在了他的手上。

    马元绝望的看着身上的刀把,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嗓子也喊不出来了,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感受着身体的痛觉,除了身体还不由自主的抽搐外,他的眼神仿佛死人一般,没有丝毫的神采。

    政纪看了眼马元的样子,没想到自己只插了四五刀,他就成这样了,原著中鼬可是插了卡卡西三天三夜,果然普通人的精神力还是太弱了,他心里也闪过一丝不忍,自己这次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不过想到母亲受伤的情景,他的心又硬了。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掌握了月度",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忽然从政纪的身后传了出来。

    政纪一惊,没想到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还会存在别人,鸡皮疙瘩不由的冒了出来,他猛的掉转身,看到了一个戴着斗笠的身影正从红雾中慢慢走了出来。

    "你是鼬?"政纪看着对方的衣着打扮试探着问道。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鼬的声音传来,同时抬起头,和政纪一模一样的万花筒写轮眼显现了出来。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政纪心里有一丝激动还有一丝警觉。

    "我也不是鼬,可以说,我是他精神的一部分,当初他将万花筒交给你的时候,顺便分了一部分精神力到你的精神中,就是现在的我,"鼬解释道。

    政纪半信半疑的点点头,他不得不小心,任谁在自己脑子里住了另一个人都不会安心。

    "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害你的,在你的精神世界里,我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到,还记得之前的那次被砸中的意外吗?",鼬说道。

    政纪猛的想到了什么,诧异的问道:"难道那次是你帮我的?"

    "嗯,本来凭你当时的精神力是不足以激发须佐能乎的,是我帮你开启的,不过那之后我也陷入了沉睡",鼬说道。

    "那我的一举一动岂不是你都能知道?"政纪忽然想到什么问道,黑着脸问道。

    "也不是这样,只有在你精神有剧烈波动的时候我才能勉强知道些",鼬说道。

    政纪听了松了口气,还好,要是自己的生活中一直有个目光注视着,那他岂不是会难受死。

    "嗯~",政纪忽然闷哼了一声,捂着脑袋半跪在了地上。

    鼬看到后,挥了挥手,绑在十字架上的马元瞬间消失不见了。

    政纪蹲了一会,感觉到头痛轻了些,慢慢的站起身,苍白的脸颊看着鼬。

    "刚才那人得罪你了?"鼬开口问道。

    "嗯,他伤害了我的亲人"

    "哦,你是怎么学会这个幻术的?"鼬有些好奇的问道。

    政纪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说的:"前几天在公园锻炼,一只野狗想咬我,当时想起你的眼睛不是精通幻术吗?就想试试能不能控制它,所以那以后我就发现了这个空间"。

    "哦,原来如此,不过你的精神现在还不够强大,不足以长时间支持月度的消耗,时间长了恐怕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荷",鼬想了想说道。

    政纪点点头,的确,最近他试验过几次月度,对精神的损耗貌似还在须佐能乎之上,每次试验过后都会疲惫很久。

    "对了,我记得万花筒用的多了不是会逐渐失明的吗?"政纪想到了什么紧张的看着鼬问道。

    "的确,我的万花筒并不是永恒万花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在转移给你之后,那些副用都减轻了很多,好像只要不是造成不可逆的消耗你的眼睛就不会出问题",鼬皱着眉头说道,对于写轮眼的变异他也不是很明白。

    政纪听了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他可不想也变成原著中那样浑身是病眼睛失明的样子。

    "写轮眼一直被称为三大瞳术之一,可也是不详的血迹界限,每次进化都要经过重大的精神打击,相信你也知道,写轮眼是如何升级的吧,在我们的世界,人们都认为写轮眼是邪恶的瞳术,"鼬闭上眼睛露出一丝追忆说道。

    政纪点点头嗯了一声,的确,在看漫画的时候他记忆最深的就是写轮眼要想成为万花筒必须杀死自己的亲兄弟,故而,宇智波家族一般都是有两个孩子。

    "至于精神力,写轮眼本身就有增益的效果,不过要想更明显的发掘其潜能,最简单就是一次次的拼尽全力,在死亡的线上突破极限是最好的磨练精神的方法,"鼬回忆着说道。他实力提升最快的时期就是加入暗部和加入晓后生死之间战斗的那段时期。

    政纪听了有点发愁,自己所在的年代,哪有那么多的生死考验。

    "当然,也有其他的办法,只不过效果没之前所说的明显而而已,"鼬看到政纪紧缩眉头的样子想到自己之前锻炼精神力的方法说道。

    政纪听了心里一喜,他正愁不知道如何锻炼这看不到摸不着的精神,瞌睡递个枕头,鼬的提议正好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鼬将方法告诉了政纪,政纪听了感觉有些奇怪,怎么听着这么像古代打坐修婵?他将心里的疑惑告诉里鼬,鼬想了想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这个世界的构造,不过,按你所说,可能古代时候也有不少类似忍者的修炼方式,殊途同归吧。"

    "对了,你难道就准备一辈子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吗?"政纪看到鼬的身影忽然有些同情他,这个男人在他所看过的火影漫画中一直都是无私奉献的,至死都想着自己的村子。

    鼬抬头看了眼血红的月亮,叹了口气说道:"在这里也挺好的,不用像以前那样勾心斗角,我觉得轻松了不少",说完看了眼政纪,又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可怜我,等你的精神力足够强大了,我也想出去走走的时候,说不定能给我找一具躯体,将我的精神送入其中。"

    政纪听了眼睛一亮,如果真的可行的话,他是不介意找一些罪大恶极的人摧毁对方的精神,让鼬也能幸福的在这个世界生活,想到这,他一脸坚定的说道:"你放心,我会努力修炼的,终有一天,我会让鼬你也能重新回到现实,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

    鼬听了笑着点点头,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红雾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