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演讲

推荐阅读:重生为老太太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加冕为王女总裁的妖孽狂兵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盛唐不遗憾猛男诞生记漫威世界中的幽灵香爱

    政纪和前来关心的同学们聊着天,丝毫没有注意到刘璐的脸越来越苍白,她复杂的看着政纪,手紧紧的撰着。 (.  . )

    “同学们,都安静下,有个重要的事和大家说一下,”班长从门外走了进来高声说道。

    “今天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一会校领导要在操场为高三学生们开誓师大会,请同学们搬好凳子有秩序的前往操场”,班长传达着周老师的消息。

    “啊?不是吧,又要开会了?”

    “好无聊啊,这个月都开了好几次类似的会了,校长也不累吗?”

    同学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慢慢吞吞的搬着凳子,一边嘴里抱怨道,他们现在已经开会开到恶心了,每次都是校领导在台上说一些没有营养的鼓励的话,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政纪也站起身,一只手提起了自己的凳子,另一只手顺手要去帮刘璐提,却没想到刘璐抢先拿起了凳子,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门外。

    政纪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怎么惹小妮子生气了?有心追上去,可是走廊里到处都是拎着凳子的同学,只能看着刘璐的背影越走越远,消失在人群中。

    政纪在等到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才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望了望静悄悄的走廊,他慢慢的朝着操场走去,他不想搞特殊,何况,重生一次,他还没参加过类似的“誓师大会”,倒有些怀念了,如果不去体验一下,也是一种遗憾。

    等他走到操场,大部分的高三学生们都已经按班级坐好了,二中的学生不算少,光高三就有十个班,每个班大约五十多人,所以加起来也有五百多个,黑压压的坐在操场上。

    “看,政纪来了!”几个眼尖的学生一眼就看到了往操场走来的政纪,忍不住喊出了声来。

    政纪本来想不引人注意悄悄的从后排插进自己的班里,却没想到他刚一出现,就被一直留意着他所在班级的学生们发现了。

    其他学生们听到了政纪的名字,也下意识的朝着大家目光所望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政纪提着凳子朝着一班走去,一瞬间,几乎所有的学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有些个子低的同学甚至直接站在了凳子上。

    “政纪,我爱你啊!!”,有个大胆的女生红着脸,一脸激动的朝着政纪挥舞着双手,不顾班主任老师黑着的脸大声喊道。

    “我也爱你!政纪”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此起彼伏的示爱声从学生中间响起,学生们已经忘掉了次来的目的,激动的喊着,叫着,想要引起政纪的关注,还有几个女生甚至想要冲出班级去找政纪,却被自己的老师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一时间,示爱声,老师的训斥声,学生们激动的叫喊声,汇集在了一起,操场顿时有些乱糟糟的,刘老校长坐在主席台上,黑着脸看着台下的这一幕。

    政纪也有些汗颜,他没想到自己的心血来潮会对会议造成这样始料未及的影响,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来了,可是此时已经来了,总不能半途而废退回去吧,他看了眼四周的同学,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大大方方的招了招手,引来一片欢呼声,走进了自己班级,坐到了事先安排好的位置。

    “同学们,大家安静”台上的教导主任看不下去了,开口对着麦克风说道。

    台下的学生们都好像没听到一样,当做了耳旁风,依旧关注者政纪,互相讨论着关于政纪的八卦。

    教导主任的脸黑了黑,看了眼校长,鼓足了气息对着麦克风大声喊了句:“都不要说话了,给我安静点,各班班级老师维持下秩序“。

    教导主任的声音通过音响传遍了整个操场,学生们呆了呆,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看了眼各自的班主任,有些心虚的坐正了身子,却依然用余光看着政纪所在的方向。

    “下面有请校长给大家致辞”,教导主任看到秩序有了改善,点点头将话筒交给了校长。

    “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召开1999年高考百日冲刺誓师大会,意义非凡,如果把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比一次万米长跑,那么我们已经跑过了最后一个弯道,距离终点也只有百米之遥了”,校长直视着台下的学生们说道。

    政纪在台下认真的听着,隔着一世,重新听到这熟悉的语调,听到这熟悉的台词,他仿佛回到了前世,他还依稀的记着前世的自己参加这场誓师大会的场景,那时的自己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和大部分学生一样,坐在椅子上发呆,心里想着的却不是学习,而如今,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重隔十几年,他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听着熟悉的教导。

    “同学们!三年前,大家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忻城二中,围了这个梦想,大家不畏寒暑,风雨无阻,三年来,你们讲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的点点滴滴,镌刻在了二中每一片花叶之上,每一寸土地之中,现在,大家即将迎来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高考,是你们人生梦的起点,是你们成功的基石,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生是缺憾的,再过不到两百天,大家就要迈进高考的考场,并由考场走向更广阔的人生天地,”刘校长的声音传遍了操场,传到了每个学生的心中,即使是不爱学习的人,听了这段话,也不由的热血沸腾。

    “我知道,大家最近很苦,很累,但是,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苦,没有白受的罪,努力了没有成功,至少你已经试过了,可如果连一个努力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大家将来回首过去,难道不会后悔吗?”刘校长的话传到了政纪的心里,他的手颤了颤,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里,看了眼台上白发已生的老校长,隐约间,他好像回到了前世,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话语,却是不再相同的想法心境。

    政纪仔细的听着,不拉下一个字,不拉下一个词,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的听校领导讲话过,经历过,才知道可贵,失去过,才知道珍惜。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快半个小时,台上的刘校长依旧讲着,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台下的学生们,恨不得将自己的全部心得掏给学生们,即使口干舌燥也不想停下。

    讲到最后,政纪没想到居然会提到自己。

    “同学们,大家这段日子大概都知道政纪了吧”,刘校长笑着看了眼台下一班的位置,寻找着政纪的身影。

    “政纪,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啊,从刚才他来的时候大家的反应来看,大家也有很多人崇拜政纪同学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大家喜欢政纪比喜欢老头子我多一点”,刘校长开玩笑道,台下也传来了学生们善意的笑声。

    “说实话,政纪同学的成功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之前从来不知道咱们学校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小天才,政纪同学,你来主席台下,给大家讲讲你已经成功了却为什么还要回来上课?”刘校长忽然说道。

    政纪有些出乎意料,他没想到校长会来这么一出,自己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即便如此,他还是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主席台走去,周围的学生们目光的目光集聚到了他的身上,目送着他走上了主席台。

    走上主席台的政纪走到了校长的身边,刘校长朝他老顽童般挤了挤眼睛,笑着将话筒递给了他,说道:“来,相信你肯定不紧张了吧,这小场面吓不倒你的,给大家讲讲你的想法”。

    “嗯,谢谢校长”,政纪接过话筒和校长说道,随后就转过了身子,面对着台下的同学们,脑子里酝酿了下语句。

    这次,没等他开口,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政纪微笑着对朝着台下的同学们挥挥手,酝酿了下情绪说道:”大家好,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在学校中度过这段时光,今天有幸能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想法,请大家多多指正。“

    政纪顿了顿说道:“一个婴儿生下来,没有人会问是生下一个国家主席还是一个部长;是生下一个老板还是一个打工仔;是生下一个教授还是一个流浪汉,人们只会问: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是个少爷还是个千金?对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来说,将来的一切都未知数,没有谁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他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由此说来,人刚生下都是一样的,要有差别那大体上就只有男女之别。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改变,学习的艰难,世道的艰辛,人情的冷暖,人们的心灵和意志就会慢慢地发生改变,这样的改变将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于是,有些人很成功,有些人很失败;有些人很出色,有些人很平庸;有些人很幸福,有些人很痛苦。你想在这个激烈竞争的社会成为一个很成功、出色、幸福的人,关键在于你有没有一颗永远不冷不死的心!有没有一股不很管是主观因素还是客观因素都打不垮的意志!

    人活世上,谁不希望能有为于社会,回报于家庭,慰藉于自己?

    可是,岁月的风霜,世事的艰辛,人情的冷暖,使许许多多的人变得麻木失望,心无爱恨,漠然无情,不思进取,怯于奋争......

    这些年来,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谁向你伸出援助之手?在茫茫的人海中,是谁是哪几个人最关心你最疼爱你?你出门在外,是谁总是牵挂着你惦念着你?是谁总是盼着你回家等着你吃饭?在你生病的时候是谁最紧张最着急?在你最高兴的时候是谁比你更高兴?在你最痛苦的时候又是谁比你更痛苦?在你最失落无助的时候,是谁来安慰你鼓励你?在你最孤独寂寞的时候又是谁来陪伴你?是谁对你的生命影响最大?在你的心目中谁占的位置最多?

    你或许在乡村长大,你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为了生存为了你也能象别人的孩子一样体体面面地生活、成长,你的爸爸妈妈艰难度日终年劳,但只要自己的孩子能有书读肯上进,再苦再累他们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夜幕降临,每当你上教室上晚自习的时候,你爸爸妈妈或许都还没回到家吃晚饭,要是他们离家在外漂泊在外做生意打工捡破烂,也许因为贷不出手工钱未得到身无分文常常不知道晚饭在哪里;当你进入梦乡的进修,你的爸爸妈妈还常常为带来你的学费和为生活一家老小的生活费而发愁,常常整日整夜睡不着觉......“

    政纪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看到了前世自己的父母辛劳的面孔,他继续说道:”他们知道现在的社会要靠本事吃饭,你虽然读了书,可是社会上竞争的人很多饭碗很少,竞争很激烈,孩子能存在能够照顾自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所以他们的后半辈子也不敢对你抱有太大的指望,他们晚年生活也许还得靠他们自己。其实你的爸爸妈妈累死累活无非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受人尊敬让人看得起,不白费他们的一番心血!想想你自己,能做到了吗?为农民或为民工的爸爸妈妈到他们真正老了实在做不动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将没有任何依托,在很大的程度上将要依靠他们的孩子才能度过他们生命中最凄凉的岁月,而倾注了他们一辈子心血又是他们生命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你,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呢?“

    说着说着,政纪的眼眶有些湿润了,”你一天天长大,可是你的父母却一天天变老了。你平时有没有看过他们的模样?你有没有仔细打量过他们?他们的模样已经老到什么程度了呢?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或许已经变得很老了,由于新陈代谢的缘故,人总会自然变老的, 但如果老得太快衰老得太早那就不正常了。这些年来,他们为生活奔奔波波,为工劳劳碌碌,为孩子忧心忡忡。你或许还常常跟他们顶嘴、吵架,惹他们生气伤心,你的学习又不怎么理想,你的行为总让他们很不放心,他们常常为你将来的前途和出路担忧发愁,他们还能年轻到哪里去?况且他们身上可能还有很多病痛,他们又舍不得上医院看医生,怕检查怕住院,老这么硬撑着,他们的生命有没有危险?他们能活多久?无论如何你都要抽点时间,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好看一看你的爸爸妈妈!是时候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5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5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