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的天地

推荐阅读:致命亲爱的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早安继承者男神老公要抱抱绝色王妃要逆天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杀神之神万能兵王校草,她是个坑

    刘排,你先上我的车,一会我送你回去,我和政纪有几句话想说,麻烦你等会我。 (.  . )

    刘校长狐疑的看了二人一眼,点点头,朝着前面的红旗车走去,留下政纪和耿健波二人站在原地。

    "小政,你大概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叫你来吧?"耿健波笑着问道。

    "嗯,说实话的确有点"政纪老实回道。

    "你在深城的事我基本上都清楚了,你和宋老的关系我也知道,"耿健波看了眼政纪说道。

    “你是?”政纪看了眼耿健波,心里有了一个奇怪的猜想。

    “我是宋家的人,”耿健波一字一句的说道。

    政纪心头一震,果然和自己的猜测相近。

    耿健波看到政纪思索的表情,接着说道:“宋亮前几天和我提起过你,听说你回来了,我就想见见你,看看他推崇备至的人是什么样,果然没令我失望”。

    “谢谢,耿市长您和宋家的关系是?”政纪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宋老是我的舅舅,”耿健波说出了答案。

    “耿叔叔好,”政纪听了赶忙叫道。

    “嗯,我都听宋亮说了,咱们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不用和我客气,老爷子难得喜欢你,听说他把珍藏的笔都送给了你,记得小的时候我想要他都舍不得呢”,耿健波笑着说道。

    政纪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你给老爷子唱的那首歌我后来也听部队上的朋友唱过,你大概还不知道,你那首《精忠报国》在军队现在有多火,自从流传出去后,听我那部队上的朋友说,他们每天训练都唱着歌鼓气,我这辈子没喜欢过什么歌,不过你那首歌,我给你这个”,说着耿健波对着政纪竖起了大拇指,“那是我听过最气势磅礴的歌,难怪老爷子当初那么激动,不过我唱的不好听,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你尽快再出张专辑,别的不说,这首歌一定要排在首位,冲着这首歌,我也要买几张听听”,耿健波兴趣满满的说道。

    政纪听了心里有些吃惊,没想到当初自己临时起意唱的那首歌居然这么快就在部队上流传开了,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好歌不怕没人传,他笑着点点头:“行,我会尽快的,等出了专辑,我第一个送您几张”。

    两人聊了一会,担心刘校长等不及,便互相道别,政纪开着车向家里驶去,心里却心思百转,难怪耿健波能够顶住那么多的压力,难怪他的仕途顺风顺水,难怪他能够在十年后进入常委,原来他是宋家的人,这就对了,耿健波就是宋家推在前台的代表者,相信恐怕宋家还不止耿健波这一个利益代表者,在权利的中心,每个家族恐怕都是如此,都有代表着自己利益的人,政纪隐约间觉得自己接触到了一个前世接触不到的世界,一个和他想象中不一样的世界。

    政纪回到家里,母亲和父亲也在,他们看到政纪回来,马上迎了上来,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见到市长了?” “嗯,一起吃了饭”,政纪脑子里想着事情,心不在焉的答道。

    “你表现的怎么样?市长对你印象好不好?”政学平看到儿子神魂不定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担忧问道。

    “挺好的,耿市长人不错,我们聊的很开心”,政纪看到父母眼里的关切,暂时将脑海中的繁琐想法抛在了脑后,露出个笑容对父母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耿市长和你聊了些什么?”政学平饶有兴趣的问儿子道,他很好奇,高高在上的一市之长会和他聊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些日常生活,还有就是关于唱歌方面的”,政纪并没有将当时的情况和父母如实诉说。

    “对了,妈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的让你在医院观察几天吗?”政纪忽然想到了今天才是第二天。

    “嗨,你还说呢,你妈这急性子,今天死活不住了,让医生最后检查了下就回来了,我可拦不住你妈”,政学平无奈的说道。

    “人家医生今天不也说了没事了吗?所以我就提前回了啊”,李雪梅心虚的看了眼儿子说道。

    政纪叹了口气,既然人都回来了,就不用再回去了,他摇摇头妥协道:“好吧,既然妈你住不下去了,那就回来吧,不过你这几天可不要上班了,就在家里休息吧”。

    “来,儿子,给妈好好讲讲那耿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长得和电视里的一样不”,李雪梅也好奇的问道。

    .......

    第二天,政纪照常锻炼,之后就开车出去买了些礼品,到了刘璐家的楼下。

    政纪看了眼刘璐所在的楼层,想了想拿起手机,打通了刘璐的电话。

    “小璐,我来了,就在你家楼下,”

    “啊!你这么早就来了啊,等等我准备一下,我爸妈都不在家,在医院呢,等等我下楼找你”刘璐没想到政纪来的这么早,心里闪过一丝甜蜜,看了眼镜子中荣装不整的自己,她急忙梳洗打扮。

    十几分钟后,刘璐才穿戴好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飞奔到了楼下,在接近楼道门口之时她才慢了下来,平息了下激动的心情,迈着淑女一般的步伐走了出去,面带笑容的看着不远处的政纪。

    “你来了”,刘璐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看着政纪的眼睛问道。

    清晨的阳光洒在刘璐的脸上,衬托着她淡淡的妆容,琼鼻微翘,樱唇轻启吐气幽兰,竟呈现出别样的美感,一时之间政纪竟看呆了。

    “喂,和你说话呢”,刘璐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娇嗔道。

    “哦,昨天不是说好了吗,就早点起,怕你等急了”,政纪这才反应过来。

    “对了,还没问你奶奶在哪家医院呢?”政纪问道。

    刘璐的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泛起一丝忧伤,说道:“在人民医院”。

    "不过,你真的要去吗?我爸妈可都不认识你呢,去了怎么解释啊?"刘璐脸上泛起一丝忧愁,心里有些忐忑。

    "都说好了的,我东西都买好了,怎么能半途而废,你可以和你爸妈说我是你的好同学,"政纪指了指后座的礼物说道。

    "我爸妈会相信吗?"

    "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的",政纪拍了拍刘璐的小手安慰道。

    "对了,你吃早饭了没?"政纪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没,昨天晚上从医院回来的晚,所以今天起床起迟了,没顾上",刘璐脸一红说道,她的肚子也像证似得传来一阵咕噜声。

    政纪有些心疼的看了眼副驾驶上柔弱的小女孩,二话不说,发动车驶向了前方。

    十分钟后,早点摊前,"老板,来五根油条,两碗老豆腐",政纪对着正在忙碌的中年男子喊道。

    "好嘞,马上来"老板喊了一声,随后一名中年妇女就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老豆腐放到了政纪和刘璐的面前,随后又端来了五根油条。

    "愣着干什么,快开动啊,这家店不错,我经常来,"政纪看了眼发呆的刘璐提醒道。

    "哦",刘璐这才如梦初醒般点点头,从餐桌上拿起一次性筷子,夹起一根金灿灿的油条,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感受着酥脆油条在嘴里的香甜,她突然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开心,最美味的一顿早餐,抬头悄悄瞄了眼政纪,她忽然好想一辈子就和政纪这样度过,想必也是不错的。

    与此同时,在人民医院的走廊里,一对夫妇正在争论着。

    "我觉得咱妈可以回家养病,我刚才看了看医药单,这一天的化疗费就要几百块钱,差不多是你我一个月的工资了,这样下去,咱家能撑到什么时候?"年纪在四十左右的妇女和男子说道。

    "回家?难道回家看着咱妈死?妈病的那么重,我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候放弃对妈的治疗?妈养育了我这么大,我怎么忍心?说不定会出现奇迹呢?"刘正军眼红红的,声音不知不觉的高出了许多,引得周围看病的人频频回头。

    "你喊什么喊?我说了放弃咱妈的治疗了吗?再说了,回家就不能吃药了?医院的住院费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看看存折里还有多少钱?去年刚买了房,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刘璐的母亲将手里的存折展开,给刘正军看,上面的3000的余额如同针一般刺着刘正的心头。

    "大不了卖房子,"刘正军咬了咬说出了令李慧震惊的答案。

    "你疯了?"李惠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丈夫,"为了买这套房,我们付出了多少,咱俩大半辈子的积蓄都在这房里,你现在居然为了你自己病入膏肓的母亲要让我们娘两无家可归?你还有没有良心?你那两个兄弟,直至现在连电话都打不通,凭什么要让年纪最小的你充大头?卖了房子是有钱了,可你有没有想过三个月后呢?医生说的话你还记得吗?三个月后你让我们娘俩去哪?"

    刘正军面容苦楚的听着妻子的话,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样在割着他的心,理智上来说他知道妻子说的有些道理,可心底里却有个声音,让他坚持着自己的选择,想到纠结之处,他不由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将头深深的埋在两膝间。

    李慧看着丈夫的模样,看着他头顶已经很显眼的白发,这才几天的时间,年刚过四十的他就有了白发,李慧心里不由的一软,她也不是铁石心肠,她也有感情,丈夫的为难她也不是不能理解,换做是她,恐怕还不如丈夫,不过想到正在高三即将高考的刘璐,她的心又硬了。

    李慧轻轻的抱住了丈夫,脸贴着他的脊背,轻声说道:"正军,对不起,刚才我的话重了,你心疼母亲,我又何尝不伤心,要知道咱们毕竟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到妈那个样子,我也很难受,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感情用事啊,妈的时间不多了,与其让妈在医院里痛苦的生存三个月,那为什么不让妈回家高高兴兴的走完这最后的日子呢?如果妈知道的话,我相信,她老人家也一定会选择后者的,正军,咱们还有璐儿啊,明年她就要高考了,难道你忍心让孩子辍学吗?正军,相信我,我一定让妈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尽可能的开心,快乐"。

    刘正军听着妻子温柔的声音,心里如同打仗一般,一边是养育自己多年的母亲慈祥的面容,一边则是不论自己是好是坏都不离不弃的妻子和女儿,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葛中。

    正当李慧忍不住想要再开口劝说的时候,刘正军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我明白了,明天接妈回家就行了",说完,整个人像是失掉了魂魄一般,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中,痴痴的看着母亲的病房门口。

    "正军,我知道你会想明白的,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咱们的家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让母亲安享晚年的"看到丈夫的模样,刘慧的泪水也流了下来,她心里同样不好受。

    刘正军却一言不发的看着门口,脑海中却是闪过一幕幕母亲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的画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6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6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