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警局风波

推荐阅读:D至尊神农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唐朝最佳闲王炼尽乾坤登顶炼气师我家宝宝你惹不起

    “对不起,辛苦你了”,正当胡雨奇怪为什么政纪的沉默的时候,忽然听到政纪的声音。 (.  . )

    在听到政纪的声音,她的心里莫名的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段日子的思念和压抑都化了泪水滴落在书桌。

    “你还好吗?”政纪听到电话那边胡雨忽然不再说话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我没事,接下来的日子你低调些,尽量不要再让媒体捕捉到负面新闻,公司这边我再跑跑看,看能不能将事态尽量压下去,这次春晚是难得的机会,希望你能够珍惜,不到最后一刻,都千万不要放松”,胡雨平静了下情绪叮嘱道。

    “放心吧,我会的,你也不要勉强,春晚而已,不一定非要参加,虽然那件事影响不是很好,可是如果重来的话,我是不会改变我的选择的,”政纪想到咖啡店发生的事,想到母亲和员工们当时的样子,直接说道。

    “你!我真是服了你了,多少人一辈子都想有机会能登上春晚的舞台,可偏偏到了你这里,就变得这么不值钱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艺人,算了,不管你了,我尽力吧,有什么情况我会尽快通知你的,你也不要气馁,做好准备,说不定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麻烦”胡雨听了政纪的话,无奈的说道。

    政纪笑着说了声多谢,他志不在此,唱歌也只不过是个过度,自然不会太在意那些,他所图谋甚大,又岂是一个歌手身份能够羁绊的了的。

    “在最后结果没下来之前,你还按照以前的计划,过几天来燕京,参加彩排,顺便我带你拜访下同行,关系是需要走动的,说不定你还能结交到几个有能量的朋友”,胡雨想了想说道。

    “我后天就去,你也注意身体,不要累着”,政纪直接说道。

    “嗯,后天见”,胡雨听到政纪的关心,挂断电话,她的心里暖暖的,抱着电话静静的坐在办公室,脑海中浮现出政纪的音容相貌,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学校吗?真是的,一个大歌星,不好好的唱歌,跑到学校里面“不务正业”,胡雨想着想着不由的笑出了声。

    却说政纪挂断电话后,和刘璐的父母又坐了一会便告辞离去了,刘璐则留下陪着奶奶,走的时候李慧还特意叮嘱他过几天去家里吃饭,俨然已经从心底里认可了他。

    马路旁,政纪坐在车内,有些许无聊的看着街上的行人,有的人神色匆忙的赶路,而有的人则说说笑笑的晃悠,几名学生打闹着走过,政纪静静的看着各式各样的行人,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那种感觉难以言明,仿佛他整个人某然于世外,在看一场电影一般。

    选了一张光碟,政纪放入车载播放器中流水般的音乐响起,却没有人唱歌,他喜欢这种纯音乐,能让他的心静下来,闭上眼睛,将车座位调后,政纪眯着眼睛躺在车座上,脑子里一片空明,不知不觉中,他竟然睡着了。

    要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警局内,却是另一番景象,昨晚发生的那一出现在警局已经传开了,大部分人都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早上局长来的时候脸都是黑的,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警局内的气氛也不似往日般轻松,已经有三个人被局长叫到办公室训斥了,甚至还听到了局长办公室里传出摔杯子的声音,大队长张国华随后就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眼尖的人甚至还能看到张国华裤子上的水渍,警局散发着一股压抑的感觉,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畏手畏脚,生怕下一个遭殃的是自己。

    “哎,老李,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局长发这么大的火啊,还有张队长为什么挨训啊,我还没见过咱们周局长发这么大火过”,一名警察低声和身旁的同事询问道。

    “我和你说小刘,这是昨天晚上闹的事,张队长的小舅子请局长何我们去锦玉苑吃饭,结果和一伙人起冲突了,”李姓警察一脸神秘的对同事说道。

    “起冲突了?那也不至于吧,局长他们不会吃亏吧”,刘姓警察一脸奇怪的问道。

    “要是对方是一般人自然不会有事,可你知道对方是谁?”李姓警察卖关子道。

    “谁w?”

    “新来的耿市长!你是没见当时的情景啊,周局长知道了和他们争包间的是耿市长以后,脸都白了啊,要说这事啊都怪张队长的小舅子马元,狐假虎威,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那家伙后来还吓的尿裤子了!直接闹的耿市长它他们连饭都不吃就走了,咱们周局长赔罪都留不住,依我看啊,局长这次麻烦不小啊,直接把市里的一把手得罪了,咱们警局以后不好混了啊”,李姓警察一脸感慨的低声说道。

    “耿市长有那么可怕吗?那什么马元居然尿裤子了?”

    “那还有假?当时我们在场的人都看到了,那个味啊!”李警察一脸嫌弃的表情回忆道。

    “那咱们张队长岂不是要倒霉了?”

    “可不是嘛,要说咱们中队长哪都好,就是有这么一不靠谱的小舅子,隔三差五的都得给他那小舅子擦屁股,这次要是周局长倒霉了,我看张队长也不会好过”。

    类似的对话在警局里传的沸沸扬扬,张国华一脸阴霾的坐在办公桌前,往日里经常来找他聊天的同事们也都如同躲避瘟神一样全部消失不见了,每当想起局长办公室里的情景,他就恨得牙痒痒,姓周的直接将杯子摔到了他的身上,居然还骂他是脑瘫儿,他跟了姓周的快五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没想到居然如此不留情面,一想到当时办公室里秘书幸灾乐祸看他的眼神,他就一肚子气,恨不得将旁边温壶里的开水统统倒到那个死肥猪的脑门上,至于自己那个小舅子,他现在是彻底的失望了,简直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个政纪究竟有什么可怕的,居然吓的他当着那么多人多面尿裤子,他头一次怀疑自己取的那个老婆是不是一个错误,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添堵,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充满了担忧,昨天的事,不光让顶头上司对自己恨之入骨,自己更是在市里一把手的眼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他的仕途恐怕就将止步这个大队长,不,恐怕连大队长也当不成了,大队长这个职位照样油水很足,盯着他这个位置的人一定不在少数,如今自己倒霉了,说不定会有谁来上来踩两脚,雪中送炭的少,落水下石的人可不会少,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危机感,同时心里也闪过一丝庆幸,索性当初在警局里没有将政纪得罪了,没想到他居然和耿健波在一起吃饭,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周还生同样气呼呼的坐在办公室里,瞪了正看着自己的女警察兼秘书一眼,呵斥道:"盯着我做什么,你的事办完了?"

    "没有",女警察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说道。

    "那还不赶快去做?!"周还生大声说道。

    "叮玲玲",正在这时,桌子上的电话让女警察躲过一劫,周还生看了眼电话号码,发现是市委打来的,也顾不上发火了,慌忙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谨的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我是周还生,请问找哪位?"周还生恭敬的问道。

    "周局长吗?我是市委秘书长柳州,有个事通知你一下"

    周还生一听,心里一顿,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您有什么事吗?"

    "有个通知告诉你,周局长之前不是报名去省党校进修吗?市里最近研究了下去省党校进修的名单,由于种种原因,周局长您恐怕有些不符合条件,所以决定暂时取消了您的名额,不过希望你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工,相信党不会埋没了周局长这样的人才的"柳州的话应证了周还生的担心。

    周还生对柳州之后对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脑海中只是回放着柳州告诉他的名额取消了,下意识的应和着柳州,挂断电话后,他整个人都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陷入了靠椅中,他从未感觉人生像现在这样昏暗,在常人看来,警察局局长已经是不错的了,可他从未想过在这个职位上呆一辈子啊,这些年来,他虽然也贪,可是他敢肯定,自己一定是最"清廉"的局长了,在他这个位置,不可能做到秋毫不拿,可他一直在尽可能的克制着,为的就是能有一天能够更上一层楼,这个去党校进修的名额是他跑了不知多少关系,花了不少钱才求到的。

    过了今年他就五十了,政治生涯也即将迎来最后的光辉,如果抓不住这次机会,那么恐怕这一生也就只能停留在忻城这个警察局局长的岗位上直至退休,他不甘心,他还想向着更高的层次攀爬,他还想去见见更大的天地,只要他参加了党校的培训,那么去省城向着厅官发展已经是十拿九稳了,然而,世事多变,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之际,没想到昨天一顿饭让自己之前的一切努力通通化为泡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6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6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