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给的思念

推荐阅读:甜妻当道:总裁中了我的毒傲娇总裁:蜜宠小甜妻!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本尊夫人有点狂帝国总裁限量宠掠夺诸天万界二婚娇妻很抢手绝世废柴狂妃惊天剑帝试不试爱情

    晨光初醒,温煦的阳光洒在窗间,一只劳累的喜鹊扑棱棱的站在了窗台外,叽叽喳喳的叫着,偶尔低头梳理着身上的毛发,一双黑玉般的小眼睛好奇的张望着屋里的景象,还不住的用尖尖的喙敲打着透明的窗户。  .  .

    政纪慢慢的睁开眼睛,刚想握住拳头伸个大大的懒腰,就被手指酸麻的感觉打断了,政纪“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慌忙松开拳头,昨夜一夜的练习,让他的手指不堪重负,就连关节都能明显的看出有些肿大。

    赤着脚走下床,政纪翻开柜子,拿出了一瓶红花油,一股辛辣的味道在鼻黏膜上散开,政纪抽了抽鼻子,忍着味道倒出了些许,轻轻的涂抹在了自己的关节上,感受着红花油清凉的触觉,他忍不住舒服的轻吟一声,随后手指上传来的麻酥酥的感觉又转为了一阵火辣辣的痛。

    “哚哚哚”,政纪循声望去,就看到窗外的喜鹊,他忽然玩心大发,眼睛一睁一闭,三勾玉写轮眼已然出现,他回忆着这些天鼬交给他的技巧,集中精神向窗口的喜鹊眼睛望去,喜鹊也看向了政纪的瞳孔,三勾玉缓缓转动,只见窗外的喜鹊身体一怔,还保持着敲击玻璃的动,然而如果你眼神够好的话,就能看到喜鹊那黄豆大小的眼珠里的呆滞。

    政纪慢慢的走到窗前,轻轻的拉开窗户,窗外的喜鹊一动不动,依然维持着敲击玻璃的姿势,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政纪伸出手去,在喜鹊的脑袋上轻轻的抚摸,而喜鹊却好似没有丝毫直觉一般,任由政纪抚摸。

    “妈妈,妈妈,你快看,对面的哥哥养了一只喜鹊,好可爱啊,我也要”,在政纪窗户的对面,一名五岁的小女孩趴在窗户上一脸羡慕的看着对面的跳入政纪手中的喜鹊。

    以政纪的灵觉,也很快就发现了注视着自己的小女孩,不由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小女孩点点头,手中的喜鹊也扑棱棱的飞了起来,在政纪的暗示下朝着对面的窗户飞去,轻盈的落在了小女孩的窗前,“跳舞”,政纪忽然玩心大起,精神暗示着喜鹊做出了一个个怪异的动,小喜鹊就在小女孩的窗前阳台上有节奏的蹦蹦跳跳。

    “哇,妈妈,你快来看,喜鹊给我跳舞了”,小女孩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窗外的喜鹊回头大声喊叫道。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我怎么没看到”,一名风韵犹存的少妇围着围裙走了过来,却哪里见到什么喜鹊,小女孩也看着空无一物的窗台,嘴一撇,就哭出了声。

    政纪很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情况,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喜鹊自然是自己解除了幻术后飞走了,可没料到自己一时的兴起,本是好意却没想到将小女孩逗哭了。

    飞到空中的喜鹊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政纪的窗口,它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去这个恐怖生物的所在快,太吓鸟了,自己刚才居然做出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

    学校虽然放假了,可是对于高三学生却又有一种特殊待遇,那就是为学生们免费提供一个假期可以复习巩固的场所,许多学生们由于在家里没有好的学习环境,所以即便是放假了依然会来到学校安排的教室中奋笔疾书,假期对于他们已经是可有可无,现在的他们已经深刻的感觉到了高考步伐的渐行渐近,每个人的身后都有着一双无形的双手在推动着他们抓紧一切时间努力学习,韩场也在其中。

    虽然前几天才见过政纪,可是在韩场的心中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似乎很多的时候,教室里面都是一种滴答滴答跳动的声音,时针和分针的交叠,像是经过了无数遥远的时间,教室里面很稀落,并不像是高中那样一个班七八十个学生,挤满了像是一窝闹山的麻雀,不论下课还是上课都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四十多人的教室里面,定格着堵上阳光的尘埃微粒,这些一块一块接距摩肩的课桌,不知道在这个明亮的有着落地窗的教室里面,曾经停顿了多少这样的时光。

    韩场的眼睛望着窗外的远山,似乎没有焦距一般,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女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沉默不语,在韩场的心里面,似乎永远缺少些什么,是不是每个人最后才会发现,自己原来曾经一直努力追求的,结果到头来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自己曾经原来一直努力想要遗忘的,是不是到头来却是自己想要拼命记起来的。

    韩场走在两旁清波绿草的湖泊和草地之旁,走在无数明亮玻窗个干净建筑错落的空间,走在许许多多周围回头关注的眼神之间,走在一幅一幅如同司机一样变迁不定的绘卷里面,她身上依然会带着游移不定的阳光,依然笑起来会看到v上去的眼角,依然瞳孔里面总会闪动着整个春天银河的星云。

    假期里的日子轻松多了,但是心里面老是会忍不住的挂念一个人,政纪现在在干什么?他过的怎么样?他是不是还会像以前一样,带着温暖和煦的笑容,弹奏着吉他吟唱着歌曲。

    或许,过了这个寒假,自己就不会再见到他了吧,韩场的心里猛然泛起一阵巨大的波澜,一股抑制不住的悲伤逆流成河,仿佛一双大手紧紧的撰住了她的心,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总是分不清什么是爱,直到若干年后,再回首,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已经在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彼岸。

    不知不觉中,她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来到了那个夏天记忆最深刻的所在,天台上,韩场慢慢的坐在了政纪过去常常坐着的地方,静静的眺望着远方,看着学校的建筑,远处的马路,视线外的远山,轻抚天台冰冷的地面,她仿佛听到了政纪的歌声从身旁传来,仿佛闻到了政纪身上淡淡的皂夹味道,多少个日子里,他与她在这里留下了多少难以磨灭的记忆,韩场的嘴里哼唱着《当》的旋律,不知不觉中泪水就模糊了脸颊,若干年后,你还回在这里弹着吉他,为自己唱歌吗?

    “在想什么呢?最近怎么看你有些魂不守舍的”,忽然间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将韩场从回忆中惊醒,她慌乱的擦了把脸上的眼泪,强颜欢笑道:“没什么,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陈楷看到韩场眼角还为彻底擦干的泪水,心里一怔,最近他总是发现韩畅有些神魂颠倒的,却总也问不出原因。

    “我去教室找你找不到,所以就绕着学校找找看,路过楼下的时候我看见楼上天台的一个身影很像你,所以就上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陈楷说道。

    “陈楷,你会唱歌吗?”韩畅忽然问道。

    陈楷愣了一下,没有料到韩畅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会一点,怎么了?”

    “能不能给我唱一首歌?”

    “在这里?”陈楷看了看四周诧异的问道。

    “嗯,就在这里,就是现在”,韩畅双眼迷离的说道。

    “那好吧,你想听什么?”陈楷坐在了天台边直视着韩畅的双眼问道。

    “《当》,你会唱吗?”

    陈楷脑海里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会唱,这不就是你们学校政纪不久前专辑中的吗?他的歌不错,我很喜欢。”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虚有........”,陈楷稍微有些颤抖的嗓音响起。

    韩畅身躯微微一怔,记忆的潮波席卷心头,还记得那个夏天和你一起在树下交谈的情景,暖风席卷,柳叶飘飞,政纪局促的模样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当太阳不再上升的时候,当地球不再转动”,还记得那天在天台上,你拿着吉他,穿着洁白的衬衣,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映射出政纪俊秀的面容,微风轻拂着你的短发,还记得你唱的歌是那样的动听,你的影子大概就是在那时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中,越想遗忘,却越是深刻。

    “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不能和你分散,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韩畅的脑海中浮现出政纪在小巷子前义无反顾的挡在她身前的场景,陈楷虽然唱的不好听,可每一句都像是涂料一般,一点点的将她的心染成五颜六色,在韩畅的眼中,坐在天台边的陈楷渐渐模糊,再看去已经成了政纪的模样,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她,对她伸出手,露出灿烂的笑容。

    “政纪”,韩畅眼神迷离的呢喃着,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天台边,伸出了手。

    陈楷呆呆的看着此刻光晕中的韩畅,犹如仙女一般向他婷婷走来,脸上露出迷人如娇花般的笑容,他早已忘记了歌词,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韩畅一步步走向自己,看着她的脸庞越来越近,陈楷不由自主得站起身,伸出了双手,轻轻地搂住了酣畅,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瞳孔中倒映出对方的脸庞,越来越近,最终四唇相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6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6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