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看清自己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感受着韩畅温润的嘴唇,陈楷贪婪的亲吻着,用力的抱住韩畅,似乎要将怀中的玉人揉进自己的怀抱中一样,他格外的珍惜此刻,这是他日思夜想了不知多久的场景,不知为什么,经过了上一次的意外后,即便是他和韩畅重新确立了关系,却总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对自己好像总有一层看不见的轻纱,虽然薄如蝉翼,却结结实实的横亘在了两人更进一步的道路,他再也看不清眼前女子的内心,反而是总是能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一抹化不开的忧伤和疏离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患得患失,这是他第一次和韩畅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是现在,可是他内心的担忧却在此刻烟消云散,自己终于与韩畅更进一步了。

    鼻息间的清香让陈楷沉浸于中,他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幸福,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眼前的美人娇羞似玉的模样,睁开眼的一瞬间,他的瞳孔猛地收缩,额头猛的抬起,一脸震惊的看着韩畅的身后,感觉全身的毛孔在此刻一收一缩,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瞬间布满了全身,他呆滞的看着门口推开门的男子,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政纪也同样怔怔的看着天台上的两人,手里的吉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垂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突发奇想的回到天台,居然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那个男人以他的记忆自然不会忘记,而男人怀中的韩畅他虽然没有看到正面,却也一眼就认了出来,政纪感觉自己的胸膛有些许酸胀,仿佛空腹吃了十多个还未成熟的柠檬一般,为什么,为什么心里已经放手,看到她在别人怀中温存的时候心还是这么的痛,为什么明明告诉自己不要悲伤,却还是忍不住难受。

    政纪呆呆的看着拥抱着的两人,微微的清风吹过三人之间,衣角飘起一个微妙的弧度,三人间仿佛同时陷入了时间静止般,一动不动。

    韩畅也清醒了过来,猛的推开了陈楷,后退了一步,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居然是陈楷,她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吗?为什么心里没有一点点的开心?为什么没有一点点的幸福?是什么时候,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一点点的心动了吗?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人难道不是怀抱着自己的男子吗?为什么我们总是在最后才能分辨出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为什么我们总是看着自己爱的人渐行渐远,她是多么希望现在拥抱自己的是那个男子。

    直到韩畅抬起头看向陈楷,看到他的表情,她才感到不对劲,为什么他会是这副样子,正当她想要开口,身后传来的声音却让她浑身一震,仿佛被几万伏特电击中一般浑身一,秀目圆睁,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仿佛是暴风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明明看到了前方的灯塔,却可望而不可及,内心的激动和惶恐混杂在了一起。

    “不好意思,打扰了”,政纪恢复了正常,眼神中一丝化不开的忧伤潜入眼底,轻轻的抱起吉他向门后退去。

    人生有不少的选择,一个个的选择就像布满生命长道的岔路口,细枝末节的牵动着整个人生,人生如棋,变幻多端,每个选择就像每次杀气腾腾的落子,至于杀的是畅快淋漓,还是提心吊胆,那就要看个人的造化和际遇。

    但人生又丝毫不像盘棋,现实生活中没有悔棋,只有一去不复返浩荡而行的时光,还有轰轰烈烈涅灭在时光里的岁月,年华易逝催人老,转瞬红颜鬓白发。

    韩畅听到身后的声音,心跳忍不住的剧烈起来,感受到身后政纪越行越远的脚步声,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矛盾中,”砰”的一声,打断了韩畅的纠结,韩畅身躯一怔,缓缓的转过身,身后只余下微微关合的铁门,吱呀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无限的放大,一直到韩畅的心里,她静静的站在原地,眼眸中都是深深的思念,倏然间,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整个人仿佛重获新生般,在这一刻,内心的声音已经告诉了她答案,转过身,笑颜如花的看着陈楷。

    “谢谢你,陈楷哥哥,这个吻,是为了报答你对我的保护,我喜欢你,但我发现那种喜欢并不是爱,而是近乎哥哥和妹妹之间的喜欢,原谅我,陈楷哥哥,不能做你的新娘,但你会一直保护我的对吗?”韩畅的目光中闪动着陈楷看不清的光芒,陈楷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感觉整个人仿佛刚才还在九天之上,瞬间就掉落黄泉一般的感觉,他感觉内心的枯涩仿佛干枯沙漠般一点点皲裂,低喃道:“哥哥?”。

    韩畅点点头,轻轻的再次抱住了陈楷,“谢谢”,两个字从她的口中吐出,缓缓的离开陈楷,她转身朝着天台的门口走去,内心前所未有的澄清,她认清了自己,认清了感情,她并不爱他,只是从小对他的孺慕之情给她一种爱上陈楷的错觉。

    陈楷颤抖着双手看着韩畅的背影在他的瞳孔中化为越来越小的身影,他恍惚间又回到了过去,自己牵着她的手,躲避着顽童们的追打,回到了她用小小的双手为他包扎伤口的时候,回到了她用稚嫩的声音问自己:“陈楷哥哥,还痛不痛?”

    “哥哥,只是哥哥吗?”陈楷瞳孔散发成一个迷蒙的光圈喃喃自语道,随机眼眸一怔,瞳孔微缩,目光重新变的坚定了起来,“不,我不要当你的哥哥,我要做你身旁的那个人,陪你到天荒地老”。

    出了教学楼的韩畅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喜欢的是什么,爱的是什么,她的心从未像现在这般纯净透彻,她向着政纪的方向望去,却发现他已经了无所踪,内心稍微有些失落,不过转瞬又重新振奋了起来,她相信,所有误会的都会化解,所有错过的,自己都会追回。

    政纪慢慢的走在公园的道路中,脑海中一直浮现的都是刚才所见的画面,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告诉自己答案,心里却总是有一丝不甘与枯涩,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放手,却总是想要挽留,为什么看到她在旁人的怀中,自己的心会那么的难受,难道这就是每个男人的通性吗?看到美好的事物都会下意识的据为所有,是不是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一个曾经爱过却得不到的人。

    政纪站在湖边,他可以看到不远处车水马龙的大桥,大桥智商伫立着一块一块的广告架,那些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的广告架似乎是从自己懂事的时候就一直伫立在那座大桥上,锈迹斑斑的铁架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伫立在每一个天空白云由明到暗快速变幻推移的时光之中,见证了这个城市的兴起和壮大,像一个由铁架构成的不曾改变的老旧时代纪念碑,但它上面承载的广告的内容却是日益交替的变化的,由白云牌变到了大宝啊天天见在变到了伊卡璐草本植物精华,从386变到586再进入奔腾时代,从奔一奔二奔三奔四再到后日的酷睿时代,从刘德华张学友演唱会再到后日的超级女生快乐男生.......

    过去的,仿佛已经被盛大的埋葬,未来的却若隐若现。

    政纪想到了在书柜最下方的太极初级手册,那是他儿时看武侠剧后突发奇想在街上的路边摊买来的,曾有过一段日子疯狂的迷恋武侠,妄想自己也能成为一代大侠,还记得那时自己模仿着书中的小人动,一遍一遍的练习者,总是期许着有一天能够像电视中主人公一样飞檐走壁,不知为何,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起了那时的秘籍内容,微微自嘲了下,政纪忽然想像过去那样回到那个纯净的童年,练习着天真自己自以为秘籍的太极,他微微下蹲, 回忆着书中的内容,做了个起手式,缓缓的按照记忆中的动,一步一步的打着,不快不慢,动静结合,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这动中慢慢的沉浸了下来,脑海中的杂念也一点点的消逝,最终,他仿佛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般,只是不由自主的打着太极,感受着肢体排开气流的顺畅,不知不觉闭上眼,但他却仿佛能“看到”周边的一切一般,柳树的轻摇,花草的微伏,一切的一切虽非亲眼所见但胜似亲眼所见般细致入微,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仿佛是一台无线雷达一般,辐射向四周,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磁场圈,圈内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政纪一遍遍的打着太极,而远处的大桥上却传来了一阵喧闹,过往的人群开始躁动,熙熙攘攘的人群甚至还有人开始惊呼,桥下的人们惊奇的看着桥上,不明白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异变迭起,一个人影撑着粗大的石梁护栏,身形一跃而起,朝着大桥下面越下,身体腾空在大桥之外,犹如武侠电影中飞来飞去的盗贼。

    周围的人群一阵哗然,人们没法不惊讶,大桥离河床高度有十几米,想要看到大桥都需要仰望,但是这人面对着这么高的大桥丝毫没有心理压力,说跳就跳,那人的重量起码在一百二十斤以上,这么一个重量加上重力加速度,再加上从十米的高度跳下,一整个过程下来,最后这个人落地时施加给他的反用力可以达到近乎天价的6000牛,这样一个力道加注在此人腿上,人们仿佛已经预见了他的双腿粉碎性骨折的模样,不得不佩服他视死如归的勇气。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6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6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