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指点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这个杀手原名叫薛尽,在杀手组织里并不算多么有名气,不过他每每执行任务的时候出刀准确快速,心狠手辣,曾经一秒内刺了对方十二刀而被几个相识的同行称为“快刀阿薛”,平时他总会接一些刺杀任务,鲜有失手,今天却由于运气不好,被警察看到后围追堵截,这才迫不得已的跳下大桥,却不想遇到了正在桥下的政纪。

    面对着红着眼睛提着玩刀走过来的薛尽,政纪反而心静如水,他保持着太极独有的优雅姿势,不动如山,本身好像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当中,薛尽直觉上感到面前的少年好像和之前又不同了,但是具体不同在什么地方,他又无法说出来,只是让他觉得刚才那种转圈的情况出好像并不是巧合,但是仔细看着面前的政纪,他又不像是练家子。

    不管怎么说,今天面前的这个小子身上如果不见点红,他就汪称“快刀阿薛”了。

    他由正手握刀改为反手,反手握刀不论凿击力度还是速度,都比正手握刀要快上那么一线,而他这个用刀有些造诣的杀手最拿手的也是一手反手快刀,以往被他反手快刀此中的人,无一不是重伤住院在死亡边缘上徘徊,而如今面对政纪也使用了反手刀法,可见他对政纪的仇恨有多大。

    反手刀虽然比正手刀出刀的速度更加迅速,可是刀刃波及的距离却不如正手刀远,所以薛尽尽可能的靠近政纪,争取一击将他捅翻,然后在警察还没有赶到的当儿逃之夭夭。

    没想到政纪丝毫没有逃避,还一动不动的立于原地,这让薛尽多少有些意外和惊喜,现在两人的距离不过一米,是反手刀最佳的出刀距离,而薛尽也站在了出刀的最佳位置上。

    薛尽手中的快刀迅速挥出,白刃的光影还残留在空气中,锋锐的实体已经直削向政纪的肩胛。

    这一刀很快,但是薛尽挥出后发现不对,明明自己是站在政纪的正中一米偏右的位置,这样方便自己的右手刀能够争取到最大的蓄势的空间,而且政纪刚刚在他挥刀半径一米的边缘处,更能最大限度的承受自己的力度,但是自己的刀花出去以后才发现,政纪竟然移到了自己的右手肘处,那是他反手刀的死角,面前的这个小子,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薛尽想要收回挥出去的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挥出刀的右手手肘上一寸的位置被政纪双掌托住,借着他挥舞手臂的力道转到了薛尽身背后去,而薛尽却感到自己身体偏离了重心,刹不住冲势的踉踉跄跄的勉强朝前冲了几步便摔倒在地上,整个过程看上去就像是他挥手把政纪挡在了自己身后而自己却绊摔在了地上一样,滑稽不堪。

    政纪站在原地,双手大开,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挣扎的薛尽,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把薛尽再次击倒在地上,这是他第一次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不依靠写轮眼做到的,他没想到自己无意中买来的太极初解如今竟然有这样的威力,和男子刚才的交手让他感到对方不是一般人,可即便如此,用太极居然也将他寄到了。

    “啊!政纪你太棒了”,一名女子在天桥上忍不住叫出了声。

    “好帅啊!政纪!我爱你!”又有一名女孩子大声呼喊着,看着政纪潇洒的动,她整个人都被迷的神魂颠倒。

    薛尽从地上再次爬了起来,他心中的憋恨更加上了一层,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窝囊过,平日里自己执行任务收了伤都没有这样让他心里怒火冲天,毕竟平时都是真刀真枪的干,挨了刀子枪子打回来就算没有吃亏,而现在这种和一个小子卜一接触就倒在地上的情况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眼看着百米外的警察朝着他冲过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已经抱着拼命的决心,现在只要把眼前的小子乱刀砍死就好。

    政纪的身体微微一颤,刚才的激动情绪的影响,让他再不能保持心灵澄明的状态,从而导致了心灵失手,而施展太极最忌不能心平气和,受到他不良情绪的影响,他现在和刚才比大打折扣,能不能不动用写轮眼挡住薛尽的快刀已经成了一个未知之数,他的太极还是太生疏了。

    薛尽狂暴一般朝着政纪扑去,手中的匕首舞得呼呼响,从不同的角度或砍或劈或刺或割,毫无章法的像一阵刀浪般涌向政纪,人一旦拼命起来气势是很惊人的,特别像薛尽这样的亡命之徒,如果放到古代他绝对是一名杀人放火无恶不的强盗。

    政纪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疯狂的薛尽,有些进退两难,如果现在使用写轮眼,难不保会有有心人发现自己的这个秘密,经历了上次咖啡厅被偷拍摄的经历之后,政纪小心了许多,如果自己不小心暴露了,难保不会被国家机器所注意,他可不想做小白鼠,一个人的力量再强,面对国家这个庞然大物,终究是力有不逮,索性他的身体经历了写轮眼的锻炼,反应速度已经快了许多,脚步移动,迅速的向后退了几步,暂时脱离了薛尽的刀芒范围,皱着眉头想着应对之策。

    薛尽看到政纪第一次后退,顿时心里一阵鼓舞,他感觉到了政纪的犹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了,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用力一踏,强劲的力道从脚下传到草地,溅起一阵泥土,朝着政纪飞扑而去,朝着政纪的小腹直刺而去,这一刀绝对是他出道以来刺的最狠的一刀,凝聚了全身的力道,快,准,稳!

    政纪看着薛尽锐不可当的冲了过来,此刻的他已经避无可避,他不敢大意,他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准确的将他拦截下来,正准备开写轮眼。

    “当!”的一声,薛尽对着政纪刺出的匕首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物体,迸发出一声金属交击声。

    政纪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停下了写轮眼的转换,他侧过身子,就看到身旁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他的耳鼓膜响起:“起!”

    然后他就看到刚才朝自己扑过来的歹徒凌空倒飞了出去,再一次扑滚在了黄沙地上。

    政纪这才看清楚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手拿金属黑拐杖的奇异老人,他打扮奇特,之所以说他奇特是因为他打扮成一幅电影里英国绅士一般,身上穿着白领衬衫燕尾服,而他的头顶却是光秃秃的,反射着天空中的阳光。

    老人手中的拐杖看来应该是合金一类轻便金属制成的,所以才能挡住刚才歹徒的匕首。

    薛尽难以置信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现在的他已经狼狈不堪,身上全是粘着汗渍的黄沙,那样子就像是一个从非洲来的难民。

    老人转头对着政纪笑了笑,两撇花白胡子上下摆动,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圣诞老人,“小子,太极打的不错嘛”。

    政纪看着眼前的这个奇异的老头,感觉对方的眼睛里仿佛一口深井一般深不可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如果是别人说他也许会同意,可是眼前站在自己面前老人明显比自己强了不止一大头,就冲着他刚才出手的两招来看,面前的这个绅士老人也是一个不简单的武林高手,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刚才的太极也是他之前临时看书拼凑出来的,上不来台面,如果自己没有写轮眼的话,恐怕不是面前这个老人的一合之敌。

    “可惜不得要领,缺乏名师指导,我就点化你两手!”老人忽然说道,向前一步,手中的拐杖指着对面的薛尽说道:“你过来!”话音不容置疑,像是命令,又像是威胁一般,带着让人无法反比的威严。

    薛尽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为一名掌控他人生死的杀手,他总是高高在上,蔑视这每一个被他列为目标的人,而现在,一个垂暮的老人,居然敢这样对他说话,他心里本来刚才被摔灭的火气现在又重新涌了上来,他开始游走,寻找面前老人的弱点。

    “记住,力出于骨,劲蓄于筋,不求皮坚肉厚,而求气沉骨坚!”绅士老人低头躲过薛尽横削过来的匕首,然后前跨一步肩头顺势顶住薛尽腋下,全身一震,像是电影里大侠施展出内功一样,将薛尽踉踉跄跄倒弹出去几步。

    “神到,意到,形到,神形意,三到俱成,方能融贯太极,随意乾坤”,老人与薛尽错身而过,以鬼魅般的身法游走在薛尽周围踏圆,让他每一次出刀就像对着老人的影子在一顿狂砍,然后老人的背部紧紧贴上了薛尽,又是轻轻一震,薛尽歪歪倒倒的斜冲了出去,像是一个喝醉的人,大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却是向着政纪的方向顺势冲了过来,“假如神不附体,意形不到,就如火煮空档,至老无成,你来试试”老人却丝毫不担心的看着薛尽的背影,似乎是故意将薛尽送到政纪面前一般。

    薛尽昏昏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看到政纪面容越来越近,他精神一振,努力重新掌握平衡,事到如今,那个老头他知道遇到了高手,他拿对方没有办法了,可是政纪就不一样了,哪怕今天折在这里,自己也要换一个是一个,他横刀朝着政纪冲去。

    政纪回味着老人的话,看着冲过来的薛尽丝毫无惧,现学现用,于千钧一发之际拉住对方的手腕,顺势一转,一带,薛尽和他就成了奇妙的背对背的景象,他回忆着老人的话,身体微微放松,念之所至,将身躯瞬间紧绷,猛的一靠,薛尽来不及反应,就以比来之前更快的速度倒飞向了老人,他在半空中悲愤不已,想不到自己唐唐杀手,竟然成了这一老一少练功的沙袋。

    “太极有粘动劲,跟随劲,轻灵劲,沉劲,内劲,提劲,搓劲,揉劲,贴劲,扶劲,按劲,入骨劲,牵动劲,挂劲,摇动劲,寸劲,跪劲,抖劲,去劲,冷不防劲,分寸劲,蓄劲,放箭劲......劲发育体,皆逃不过一个“借”字,太极无处不借力,向对手借,向自身借,向环境借,甚至于高深之处向空气借”,老人看着倒飞过来的薛尽,眼里的满意之色一闪而过,于半空中借助薛尽,毫不费力的轻轻一引,薛尽就神奇般的停止了冲劲,有动到静,和谐异常,给人一种怪异之极的感觉,老人在他的身上或抓或打,或按或推,薛尽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在老人的手里就像一个陀螺一样滴溜溜的旋转着,连政纪都不由的为他捏了一把汗。

    “人言苦练太极,必是借力打力,自身软软绵绵,不含半点力道,此言差矣,太极阴阳,阴时人如虚无,筋舒气通,混体松软,抗钢御阳;阳时则真劲迸发,如澎湃波涛,犹如浩瀚雷霆,发时无坚不摧!”老人手掌快速的挽了一个半圆,一掌击向薛尽的背部。

    三丈!政纪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歹徒直直的飞向了三丈外,九米处!

    “含时则内藏于体,混身如大日金刚,内劲护身!”恐怖老人做了一个散功的收势,这才低下头整了整自己的名贵西服,拉了拉喉咙处歪斜的领带。

    在所有的电视里,警察总是什么事情都完了才会赶到,免得抢了主角风头,而现在也不例外,从桥下到河床像是跑了半天的警察终于赶到,扑过去把地上的薛尽制服,其实就算不用警察制服他也不能为恶了,因为他正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双眼毫无焦距,咧着嘴像是白痴一样傻笑着,还不停的拍着手喃喃道:“好,好 ...”估计他这样下辈子也就在精神病院度过了。

    “阴阳调和,自然循环,”转眼间变成了彬彬有礼的绅士老人拍了拍政纪的肩膀,不远处走来一个同样光头却穿着唐装的老人,走到近前说道:“戒空,你又私自动武了”。

    “呵呵,没事没事,我在教这个小子打打拳,”老人拍了拍政纪的肩膀,说道:“好好记住我刚才所说的,太极拳修身养性,最注重身心结合,心强则拳强,心弱则拳弱,小子,你很不错,很有天赋,我有种预感,咱们还会见面的”。

    说完老人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反身回来凑到政纪耳边说道:“其实,刚才即便是我不出手,你也能很轻松的对付他对吗?哈哈哈!”老人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只不过在心里回忆着之前政纪的眼神,直到刚才他才想到在他出手之时政纪的眼神,那并不像是一个面对危险无能为力的眼神,反而倒是像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小子一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后会有期”,政纪学着武侠小说里所写的一样,报了个拳对老人的背影说道,说完看到桥上对着自己欢呼的人们,他挥了挥手,微微一笑,隐没在了树林深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6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6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