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栀子花开

推荐阅读: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限时婚约[综]在霍格沃茨挖密道田园医女之傲娇萌夫惹不得战少,一宠到底!总裁的天价穷妻重活一次重返1977绝世天才系统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

    很快,杜小康他们也将零食清点完毕,整整二十大袋子的零食静静的堆在收银过道外边,让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一共多少钱?”政纪看着收银员问道。

    “先生,您好,一共一千五百八十二,您有优惠卡吗?”收银员看着计算机上显示的数字,咂咂嘴,真是不少啊,这算是她今年一次收过最多的钱了吧。

    “一千五百多?”站在通道口的李娜诧异的看着地上的那些零食,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这么贵,对于99年的他们来说,一千五百多几乎是全家两个月的收入都多,没想到居然一次性全买了零食。

    “政纪,是不是有些多了,一千五百,这地方的东西是真贵啊”,武元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走上前对政纪小声说道。

    “没事,不多,你要是心虚的话,一会就好好的当苦力吧哈哈,我看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政纪笑着打趣道,说完从包里拿出十几张老人头,交给了对方,还带了一句“没有优惠卡”。

    收银员看到政纪眉头都不眨一下的就递过来的一叠百元大钞,楞了一下才收了起来,找出零钱,顺便拿了一张优惠卡说道:“给您的找零,因为您一次消费达到了五百以上,顺便赠送您一张优惠卡,希望您以后多多光临”,说完将东西递过来,还似有似无的触碰了一下政纪的手背,对着政纪抛了个媚眼,她的心里已把政纪当成了富家公子。

    “谢谢”,政纪不动声色的接过了的东西,在收银员失望的眼神中走向了杜小康一行人。

    “这大概是我买的最多的一次零食了”,李飞砸吧砸吧嘴,感慨道看着手中提着的四包大袋子说道。

    “是啊,明天可有口福了,”袁莎笑着说道,手里却空无一物,这些累活当然是男士优先了,政纪也不例外,一人手里提着三四个包,向着门口走去。

    阳光如同轻柔的手掌般,洒在每个人的肩头,在这冬天里温暖着人们的心头,政纪缀在最后,不紧不慢的跟着李娜几人的步伐,看着他们脸上在阳光下明媚的笑容,年轻的身姿,欢声笑语声声传到他的耳边,不由的抬头看了眼天边晃目的太阳,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那么他情愿在这场梦中长睡不醒,有些事情,只有失去后才会懂得惋惜,有些人,只有错过后才会懂得珍惜,亦如前方的众人,曾几何时,自己做梦都想要回到这一天,回到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回到一起打打闹闹的日子,政纪紧了紧手中的塑料袋,露出一丝笑容,大步赶了上去,既然重来,那就好好的珍惜和他们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体验这将来不会再有的温情和曾经。

    中午,政纪一行人都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李飞父亲为他租的出租屋内,李飞老家并不在忻城,只不过在这边上学,之前的高一高二他一直在住校,而高三,为了他能够更好的冲刺,所以家人才为他在忻城租了一间不大的屋子,只不过是在地下室,而今天正巧李飞的母亲回老家有点事,所以政纪等人就临时来到了出租屋内。

    武元随手将手中的大包小包扔到床边,整个人呈大字型舒展在床上,舒服的哼哼唧唧着,“好累啊,总算能够歇一歇了。”

    李飞和杜小康也有样学样,纷纷扑到床上,将武元挤到旁边,一张床躺了三个人还有余地,李飞家的这张床是一绝,也不知道是从哪淘来的,反正就是突出了一个字,大!整整三米长宽,占据了地下室三分之二的空间。

    “看看你们那样子,不就是提了些东西吗?至于累成那个样子,快起来,准备收拾下,吃饭!”李娜叉着腰对床上懒洋洋的三人呵斥道。

    “班长,你就饶了我们吧,感情你没提东西啊,那些零食都很重的好吗?”杜小康抱怨道,李娜在初中的时候是班里的班长,所以直到如今,几人也总是在无意中喊出来。

    “是啊,班长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让我们再歇会儿”,武元也乘机说道。

    “还不是你买那么多东西的,活该,让你嘴馋,快起来,你看看你都多胖了,减减肥多好啊,我们这么关心你你还不领情”,袁莎一叉腰对着躺在床上的武元喊道,武元的体重一直是众人嘲笑的漏洞,在高三的时候更是达到了高峰,紧张的学习非但没有让他减肥,反而有一种比以往更胖的感觉,整个人都已经一百八十多斤了。

    最终,床上的三人还是没有坳过几女,被生拉硬拽了起来。

    “武元,给你土豆,你去削土豆”,李娜随手递过三个洗干净的土豆对身后活动筋骨的武元说道。

    武元一脸悲催的捧着三个土豆走到了一旁的垃圾桶旁边,拿着削皮器一点点的刮着。

    “杜小康,你别看了,给你青椒,去切成条,”李娜又将手中的青椒递给了正在幸灾乐祸打趣武元的杜小康。

    杜小康愣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说道:“让我去切辣椒?”

    “是青椒,不是辣椒,笨死了,愣着做什么,快去啊,一会面熟了”,李娜推着杜小康的背把他推到案板前,杜小康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中的青椒,如同奔赴沙场一样的表情说道:“那我动手了,切不好不要怪我”。

    “还有你李飞,去把葱清理一下,”李飞也不能幸免,抱着一把葱同样蹲到武元身旁,几个人在小小的地下室里忙成了一团。

    “哎?不对啊,我们都在干活,那政纪干什么啊?那小子就闲着?”武元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侧坐在床边正看着书的政纪,心里很不平衡的说道。

    “你能和人家比吗?人家会唱歌,来,政纪,来一首好听点的,我们没听过的,不然你也得和他们一样劳动”,袁莎笑着扫了眼政纪玩笑道。

    “对对对,政纪你快来一首,给我们打打劲,这可是我第一次做饭,好不好吃就看你鼓劲足不足”,李娜看着政纪同样说道,韩畅几人也期待的看着政纪。

    “没听过的?我想想”,政纪好笑的看着忙乱的众人,既然他们想听,那么自己就来一首。

    “有了,我给你们唱一首《栀子花开》吧,这是我这段时间想出来的,希望你们喜欢”,政纪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会,看到眼前张张熟悉的面孔,为朋友,恐怕也只有这首歌能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栀子花开》?”安冉默念着政纪所说的歌名,听名字,难道是一首写花朵的歌吗?其余人听到政纪居然真的要唱一首新歌,不由得竖起了耳朵,等待着。

    政纪看了眼自己亲爱的朋友们,清了清嗓子,他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这狭小的地下室里传开来:

    栀子花开,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 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

    就像一阵清香 萦绕在我的心怀

    虽然没有伴奏,政纪的声音依旧如大海般和煦的在地下室传开,只是听到了前几句,李娜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手里的活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愣愣的听着,而其余几人的反应也都差不多,无不都是怔怔的呆在原地。

    栀子花开 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政纪闭着双目深情的哼唱着,空灵而磁性的声音如同干旱沙漠中甘霖般激荡滋润在众人的心田,你是否还记得每个阳光明媚的学后,我们一同推着单车走在夕阳中,你们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一张张幼稚而可爱的脸庞,在这不知不觉中,我们都已经开始为各自的未来努力,你们是否感觉到了时光的流逝,感受到了分离的滋味。

    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

    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栀子花开 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

    光阴好像 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宛如隔世,我们彼此的世界不断的重逢交叠,又不断的分离平行,最终,可能开始和你重叠的那个世界,那些本以为会永不分离的人,到了最后却变得平行而没有交集,散落在古人用于沉淀遥远回忆的地方;而本来和你并不相关联的世界,那些陌生而深刻的脸庞,却因为那个恶心的叫做缘分的东西而相互羁绊,相互交汇融合,变得再也分不开彼此。

    栀子花开了两朵,一朵名为思念,一朵名为遗憾,谁拿着这朵,望着无终河岸手捧另一朵的他,泪水模糊了早已丧失焦距的脸庞,樱花瓣飘落水面捻起涟漪的瞬间,是谁在易折而破碎的时空里看见了永远,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发生着,生老病死,快乐悲伤,相聚分离,无数的情感像是在灯光下裁剪出的影子,在让每一个人的心中编织着一张植入内体牵筋连骨的大网,稍微的扯动都会痛彻心扉,我们所有的生命都会淹没在各自的城市中,继续着各自的传奇故事,开展着各自的人生,掩埋了心疼,守望者未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7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7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