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流水的时光

推荐阅读:超级神竞技饲龙师万古杀帝请叫我大BOSS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超强兵王在都市雷武异化都市王者时刻最强狂兵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谁和谁的错过,想度过马六甲海峡的航船,从此走出了对方的地平线,消失在遥远的白云沧海之后,人与人之间微妙的缘分,是不是像书中所说,最终离开你身边离开你世界离开你过去未来的人,最终都会在天堂相见,那么这样,我们是不是就不会为现在失去他们而悲伤,无所谓心疼,无所谓遗憾,以后的每一步走下去都是那么的铿锵有力,一往无前?

    错过的失去的放弃的离开的,那些所有在我们身边出现过周旋过陌生而熟悉的脸,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在我们心里掌管着记忆的那一块区域,被脑海里一股无形的电波悄悄地淡化抹去,知道最后我们离开人世的那一刻,也从不曾将他们记起?

    那些我们并不想忘记的人,是不是要用刀将他们血淋淋的刻在心里,才能咫尺长远的牢记?

    一首歌唱完,政纪静静的看着站着 的他们,心里百转千回,生命是一首终究会谢幕的长歌,生活却是一盘永远都无法解开的棋局,无数的生命像是置身于这个庞大的棋局之中,这个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运存在着的棋局,带着世人无法挑战的惯性力量,像被地球引力吸引的月球,亘古的旋转在看似广袤实则狭小的空间里。

    有些地方,我们永远到不了,有些事情,我们永远做不到,有些承诺,从来就只有伴随着当初的夕阳沿着山脉落了下去,消失到没有一点回音,没有人可以保证永远,连续剧能够看到结局,但生活却不能看到结局,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没有把握还一直走着当初的道路,牵着当初紧紧握住的手,但同样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一个好的水手,不到风浪肆虐的最后一刻,决不放弃自己所乘坐的船只,因为喜怒无常的大海,远比甲板更为凶险;我们每个人都尽量沿着生活的轨迹,越走越远。

    “叮当”一声,袁莎手里的勺子掉在了地上,惊醒了陷入了回忆的众人,正如前文所说,一首好的歌,能够激起人们内心深处最刻骨铭心的回忆,能够和每个人的情绪完美的融合,而此时的袁莎几人就陷入到了政纪歌曲的意境之中,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此刻都充满了感动,互相看着对方的脸庞,似乎想要记忆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将对方的面容永远的镌刻在内心深处。

    “为什么你总能写出这么动人的歌呢?你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样的七窍玲珑?政纪,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仿佛总是在一层无形的面纱下,让我看不清却又不自觉的想要探明”,韩畅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歌曲的旋律想道。

    “唉,不得不服啊,老政,以前怎么没发掘出你这项天赋,你唱的歌,我真的是服了,古人有曹植七步成诗,而我看来,你也不差,这才多久,你都写出多少如此经典的曲子了,我感觉我这一年听的歌比我长这么大听过的都好听”,拿着葱的李飞感叹道,他真的被这首歌震撼了,虽然没有伴奏,他亦能从中听出政纪心中如同火山一般的情感,就连他,都不由的为之震颤。

    一边切着青椒的武元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感觉到眼眶有一些湿润,他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就感到整个泪腺爆炸一般的感受到了慢慢的恶意,他“啊!”的一声惨嚎,跑到了水龙头下,不停的往眼睛上着水,一边叫到:“辣死我了,辣死我了”。

    武元的表现打断了众人的沉思,看到他的表现,安冉等人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是个活宝,谁让你切了青椒不洗手就揉眼睛的”,李娜好笑的说道。

    “都怪你和政纪,一个让我切青椒,一个唱歌分散我的注意,我不管,我眼睛瞎了,你们做吧,”清水洗了一会的武元红着眼睛如同一只兔子般嚷嚷道。

    “切,你自己不小心,怪人家政纪,”李娜为政纪打抱不平道,说着又双眼饶有兴趣的看着政纪问道:“对了,老政,刚才那歌是为谁写的?感觉真不错啊,让我想起了好多过去的日子,咱们那时候多欢乐啊“。

    “当然是为你们写的了,我的青春大半都是在你们的陪伴下度过的”,政纪笑着说道。

    “哇,政纪你够朋友,居然给我们写歌了,没想到我杜小康有生之年居然还有人为我写歌,”杜小康一脸兴奋的说道。

    “就冲你这首歌,我要发挥我12分的水准,给你做一顿最好吃的饭出来,”袁莎握着炒菜铲子信誓旦旦的说道,说着就将切好的菜倒进了炒瓢中,点着火炒了起来。

    “那个,莎莎,你好像没放油吧......干炒?”一旁的政纪有些担心自己这顿饭是不是能够完好的吃完了。

    “哎呀,早放晚放都一样啦,”袁莎的脸红了红,强行解释道。

    李飞已经捂住了额头,“我已经不敢想象这一锅菜炒出来还能不能吃了~~”。

    一个小时后,在众人的手忙脚乱下,四个菜已经摆在了桌子上,而锅里的面也煮的差不多了,在杜小康的一声“开饭”,众人都围到了桌子前。

    “莎莎?这盘黑黑的条状物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没见过?”李飞有些迟疑的看着眼前的一盘黑色的菜问道。

    “豆角炒肉啊,很好吃的,不信你尝尝?”袁莎如同引诱一个迷路小孩一般一脸笑容的对着李飞诱导道。

    “是吗?这黑黑的就是豆角啊,我还是头一次见黑豆角呢,那你怎么不吃呢?”李飞不上当。

    “自己做的菜当然是要食客第一时间品尝了,不要客气,你先来”,袁莎的笑容僵了僵。

    “哎呀,我说你们管那么多干嘛,我都快饿死了,你们不吃我吃”,早已经饥肠辘辘的武元二话不说夹起一筷子豆角放到了嘴里,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脸色一抽,眉头一皱,整个人仿佛吞了黄连一般的表情,呜呜呜的跑到垃圾桶旁边“噗”的一声吐了出来,苦着脸对袁莎说道:“我说莎莎,你到底放了多少盐啊,我都快被你齁死了”。

    “也不是很多吧,就是几勺子而已.......”袁莎也知道自己做的不怎么样,有些害羞的说道。

    看着其余三盘菜,政纪和其他几人都眼观心,鼻观眼,谁也不再先动筷子了,都怕成了第一个小白鼠。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咱们的亲同学做的饭还能没一个能吃的,都让开,我来给你们一个个尝尝,一会我吃完了你们可别叫”,涮了涮口的武元走了回来,一脸不信邪的表情说道。

    还有三盘菜,武元又去了两次垃圾桶,看到最后一个菜,武元咬了咬牙,他感觉现在嘴里是酸甜苦辣咸,就像是调料包在嘴里爆炸了一样,他不得不承认,以前三个菜来看,自己的这些亲同学做的菜还真是不敢恭维,他颤抖的手伸向了最后一个鱼香肉丝的菜。

    慢慢的夹起来的鱼香肉丝放入口中,武元眼睛一亮,这次没有像前几次一样一吃就跑到垃圾桶旁,他接二连三的又夹了几筷子,嘴里却说着:“啊,真难吃啊,真的好难吃啊”。

    “靠,难吃你还吃的那么欢,你个坑货,快停下,给我们留点啊”,李飞几人看到武元大口大口的吃着,心疼的喊道,手中的筷子争先恐后的夹向了唯一一个能吃的菜。

    酒足饭饱后,几个人慵懒的窝在床边,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政纪感慨道:“好久没有这样和你们一起了,不过你们做饭的水平我真是不敢恭维啊,对了,那个鱼香肉丝谁做的,味道算是不错的了“。

    “你喜欢吃?” 听到政纪的夸赞,安冉一脸羞涩的问道。

    “嗯,很不错的鱼香肉丝,比起前三个来简直就是上了天”,政纪笑着说道。

    “唉,太打击人了,我们辛辛苦苦做了大半天,居然还被你们这么嘲讽,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会做饭了”,李娜揉着眉头苦恼的说道。

    “都吃饱了吗?吃饱了咱们打牌吧,反正也是闲着,好久没一起打牌了”,李飞从柜子里拿出两副扑克对众人建议道。

    整个下午,众人就在嘻嘻哈哈中度过。

    晚上,政纪回到家中,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从自己初中的时候就一直挂着的风铃,现在这种样式的风铃,已经成了绝版的老古董了,但是政纪一直没有丢过,在睡不着觉的时候,他就会平躺在床上,看着晃动的风铃,然后听着那好像海洋呢喃的声音而沉睡过去,也正是因为这个风铃,基本上是他所有迟到的罪魁祸首。

    窗外的一些树荫晃动,传递过来轻刮进房间的微风,拂扫在他的脸上,带着一些院内青草的响起,风铃呢喃响,像是不知道谁在遥远的歌谣。

    也不知道刘璐在干什么,她奶奶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医院里陪床,政纪天马行空的想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7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7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