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误会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冬天的夜深邃而美丽,整个地面被星空温柔的包裹着,那些天上闪耀得近乎于璀璨的群星,就这样此起彼伏的闪动着,静静地,静静地,像是等待着一些还未曾出现的传奇,又好像诉说着一些关于时间和遗忘的故事,接管了所有睡着了人的梦境,化无数飞翔在天空亮丽的星座,姿态万千的飞舞着,所有的即将开始,和所有的已经结束。 所有的未曾忘记,和所有的早已遗忘。在这些铺天盖地的群星之下,似曾发生,却又未曾出现。

    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亮起,昏黄的灯光打过树荫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街道的两旁或快或慢的行走着,步伐或轻快或沉重,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喜悦和忧虑,正是这千千万万个不同思想不同情绪的人组成了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政纪开车向着韩畅所在的小区行驶着,无意中看了眼后视镜,发现韩畅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发现自己看她后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政纪微微一笑,车厢从新陷入了安静之中。

    “你说我们将来是不是也会像街道两旁的人一样,忙忙碌碌,为生活奔波?”韩畅忽然开口道。

    “生活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要想去完成这些东西,忙碌和辛苦是必然的,不要只看到忙碌,在辛苦的过程中也会有很多的喜悦和开心,为生活辛苦,为生活快乐,为生活幸福,”政纪的声音响了起来,重生之前的他又何尝不是为生活奔波努力,为了自己的将来拼搏,重生后,只不过是换个方式继续努力罢了。

    “看来人生果然很累呢”,韩畅悠悠的说。

    “怎么突然这么说,今天不开心吗?”政纪有些奇怪的从后视镜中看着韩畅问道。

    “没有,认识了那么多的新朋友,而且还去了那么有趣的地方,今天过得很开心”,韩畅摇了摇头说道。

    “前段时间听说你的咖啡店出了点事?”韩畅说道。

    “嗯,不过没什么大事,已经处理了”

    “那就好,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韩畅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说道。

    “怎么?你不是很喜欢弹钢琴吗?”

    “前段日子时间太紧,所以没有空,”

    “这样啊,没人弹奏,钢琴都要生锈了”,政纪说道。

    “假期我有时间就会去的,到时候你可别不欢迎我”

    “怎么会?扫榻相迎”,政纪微笑着说道。

    车缓缓的停在了韩畅的小区门口,韩畅看了眼政纪,慢慢的打开车门,欲言又止。

    “真的是你?!韩畅,他是谁?”正当这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树林传了出来,一个男生快步跑了出来,一把拉住刚刚下车韩畅的胳膊,怒目圆睁的看着车上的政纪大声说道。

    韩畅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时之间有些发蒙,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晚了陈楷会出现在自己家楼下,而且看样子好像一直在这里等自己。

    陈楷看着眼前月光下美丽的韩畅,心里却如同千万只蚂蚁撕咬一样钻心的疼痛,从昨天韩畅要和他分手他就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儿时那个对他百依百顺青梅竹马的女孩子会对自己说出对不起三个字,他不甘心,不相信,在他的潜意识中认为那只不过是韩畅一时之间冲动所说的,并非是她的真心,所以,他从今天早上,就来到了韩畅小区楼下,想要等着韩畅,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天,而等到的却是眼前这一幕,当他看到韩畅从那个不知名的男人的车上下来的时候,他的心仿佛都碎了,这么晚了,她还出去了,今天一天都不在家,她去了哪里?她和那个男人干了什么?他是她的什么人?陈楷感觉自己都要被这些如同山洪暴发一样汹涌的问题所淹没了。

    “陈楷?你怎么在这里?你来找我干什么?”韩畅缓过了神, 皱着眉头问道。

    “不要说这些,他是谁?为什么你会和他在一起?”陈楷双目发红,指着从车上同样下了车的政纪大声质问韩畅道。

    韩畅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陈楷,听着他的质问,忽然一股愤怒涌上心头,同样大声说道:”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不需要你指手画脚,他是谁和你没关系。”

    “我喜欢你啊韩畅,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就因为他比我有钱?我从没想过你居然是这样的女生?”陈楷红着眼睛拉住韩畅的手不甘心的说道。

    “啪”的一声,陈楷和一旁刚下车想要解释的政纪愣住了,陈楷有些不知所措的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泪水充斥了眼眶,却强忍着没有掉落。

    “你在说些什么?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从小到大你就认为我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韩畅颤抖着右手说道。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韩畅只是普通朋友,今天正巧出去游玩,所以就叫上她一起”,看到韩畅被误会,政纪知道自己该站出来说几句话了。

    陈楷听了,呆呆的愣了几秒钟,忽然脸上一喜,看着韩畅说道:“这么说是我误会你了?韩畅,对不起,原谅我,我实在是太在意你了,所以才口不择言,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吧”。

    韩畅咬着嘴唇不说话,有些陌生的看着眼前的陈楷,曾几何时,眼前的男子是自己心目中的盖世英雄,保护着自己,呵护着自己,为什么现在看着却那么的陌生,她凄然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走吧,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我说过的,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一样看待,是你误会了”。

    政纪看着眼前这一幕,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眼前的这个男孩他并非不认识,政纪一直把他当成韩畅的男朋友,何况前天的时候他还见到两人抱在一起,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隔了才几天,看样子两人好像出现矛盾了,他想了想,人家两人的事,自己留在这里看也不是很合适,就开口插嘴道:“那什么,我还有点事,要不你们慢慢谈,有什么事好好商量解决”。

    “不,你别走,我今天要把话说清楚,陈楷哥哥,对不起,我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他,我们以后只做好朋友好不好”?韩畅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一股巨大的勇气说道,这些话,如鲠在喉已经好久,直到现在终于吐露心声,她的心里仿佛放下了千斤巨石,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本来打开车门准备离开的政纪此时身子一下子顿在了原地,整个人愣住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自己貌似竟然成了第三者?韩畅竟然喜欢自己?他此刻心里的感受是复杂的,有疑惑,有忐忑,不可否认还有一丝欣喜。

    “不,这不是真的,”陈楷听到韩畅的话,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畅的表情,看到的只有坚定,他又回头看了眼车旁的政纪,他忽然感觉到整个人生都有些灰暗,猛然间,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动。

    “是你,是你夺走了韩畅,果然是你,我饶不了你,”万念俱灰的陈楷忽然猛的朝着政纪扑了过去,挥起拳头就要朝着政纪的脸上打去,留下一旁的捂着嘴,擎着泪的韩畅震惊的看着他的举动已经来不及阻止。

    政纪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男孩子朝着自己扑来,平心而论,陈楷并没有错,任谁看到自己的女朋友选择了别人恐怕都会激动,可是他也并不是舍身饲鹰的佛祖,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平白无故挨揍。

    政纪轻轻的抬起手,运用太极中的卸字诀,架住了了陈楷的怀恨一拳,将他的拳势引向一边,陈楷踉踉跄跄的和政纪错身而过,政纪并没有还手,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并不想伤害这个男孩,类似的场景他前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自己大学宿舍的一个室友就因为女朋友跟了别人而一时冲动打了对方,没想到对方是个有权有势的官员,找到了学校,自己室友的大学生涯也止步于此,这就是冲动的代价,当然并不是说不能有热血男儿志气,而是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就像那个室友,及时你动手了,女友也不可能回到你的身边,只会失去了男人的气度,让别人更加瞧不起自己而已,经历了前世的打磨,青春期的冲动已经几乎不会在出现在政纪的身上,此刻他更会用一个成人的角度看待问题。

    “陈楷,你干什么?不要让我看不起你,这不关他的事,”韩畅焦急的声音此刻才传了出来,她没想到陈楷居然会对政纪动手,索性政纪没有什么事,即便如此她也感觉脸上烫烫的,不敢去看政纪的表情。

    听到韩畅的声音,陈楷的心抽搐了一下,他慢慢的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政纪也并没有其他动,仿佛刚才陈楷攻击的人并不是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7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7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