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威胁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他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政兄弟,你几天是不是买了一套四合院?“

    政纪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的确如此,怎么了?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实不相瞒,我因为不便言明的原因,对那套房子也有意,只不过晚了半步,没想到就被政先生捷足先登了,这次来有个不情之请还想请政先生答应 ”,王志一脸遗憾的直言道。

    “原来是为了房子的事,”政纪心里松了口气想道,他看了眼对方,却将话题岔开来道:“先不着急,王先生先请坐,慢慢说,还没请教您是做什么的呢?”

    “我啊,我是做煤矿生意的,也算是个煤矿主吧,就在宣港那一带,离咱们忻城不是很远,”王志听到政纪打听他的职业,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宣港?就是那个以优质煤著称的忻城下属县?我听说那里的煤可不错啊,都是露天煤矿,近几年那边涌现出了好几个知名的煤企,王先生居然在那边拥有煤矿,真是年少有为啊”原来是个煤老板,政学平听后插嘴道。

    “看来政先生对宣港很了解啊,我侥幸有几个煤矿,和政小兄弟一比不值一提,政老弟可是为咱们忻城争光了,以前外边的那些个人们总是说咱们山省都是土包子,政老弟这一出名,可算给咱们争气了,谁说咱们忻城没人才”,王志笑着说道。

    “不知王先生您为什么想要买那座四合院?”政纪已经基本掌握了王志的底,开口谈正事。

    “我买那座四合院其实并不是因为别的,只不过是看中了院子中的那棵百年老树,实不相瞒,年轻的时候,我算命的时候算到命中缺木,在四十左右是个坎,算命大师给我出了个主意,让我的住所必须有树,最好是百年大树”,王志解释道。

    “原来如此,可是据我所知,百年老树不在少数,您大可买一间院落移植一颗即可”,政纪点点头说道。

    “要是真有那么容易就好了,我所要的木,必须是沾有人气的木,所以需要一棵在俗世生存的树木,只有那样的树才沾染了人的灵性,才能对我的运道有所帮助”王志振振有词的说。

    政学平在一旁听了不以为然,为一个喜爱文学的文人,他对于命理之说,他向来是嗤之以鼻,子不语怪力乱神,一棵树就能改变命运之说他根本不相信,之前对于王志的些许好感已经荡然无存,没等政纪开口,他便说道:”王先生您这就大错特错了,这世间,哪有什么鬼怪命理之说,无非是人们异想天开杜撰出来用来麻痹自己的东西,没想到王先生这样成功的人也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如果王先生真是因此要买的话,那请恕我们不能接受您的提议”。

    王志没想到政学平会拒绝的如此干脆,他怔了怔,想了想寄出了自己的大杀器,伸出两只指头,说道:”政先生,我尊重你的想法,可我也坚持我的意见,我不知道您买四合院花了多少钱,我出这个数,两百万,还请政先生能够成人之美。”

    政学平和一旁的李雪梅也被对方的报价吓了一跳,整整两百万啊,他们两口子干了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够挣这个数字,没想到对方开口便是两百万,两人有些迟疑,如果现在同意的话,那么意味着他们一转手就能够净赚一百多万,可是一转念,政学平却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惭愧,他想起了前几天在四合院中和赵振羽的商谈,很明显,这个男子就是之前去找赵振羽要买房子的那伙人,当时是出一百万,可即便如此,赵振羽也信守承诺没有同意,如果自己为了钱将赵老弟刚卖给自己的四合院就出售给了王志的话,那么即便拿着再多的钱,他也会于心不安,政学平的眼神坚定了,人生在世,并不只为了钱而活,更是为了自己的信念与坚执,如果为了利益而失去了本性,那么又与禽兽何异?钱是挣不完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舍弃了最宝贵的东西,那么及时再有钱,也不会活的开心。

    政纪在一旁没说话,这房子是为了父母买的,决定权在他们的身上,自己相信父母的选择,他看着父亲的眼神由犹豫到坚定。

    “王老板,很抱歉,我还是不能答应您的提议,即便您给我五百万,两千万,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政学平一字一句的说道。

    王志的脸上变的有些青,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傻子,有钱都不要,什么时候人们都变的这么高清了,先是房主,后是政学平,自己已经连续碰了两会壁了,他的耐心快要消磨殆尽了,他脸色阴沉的看着政学平说道:“政先生,您果真决定了吗?不再好好想想?”

    “不了,我已经想好看了,让王老板费心了”

    “政先生,您知道煤矿是什么样子吗?”王志忽然开口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政学平一时间有些没有转过弯来,“有什么关系吗?”

    “政先生,您大概不知道平时用的那黑澄澄的煤是怎么来的吧?它不光是人用手挖的,更是用血抢来的,即使是产量最小的煤矿都是经过各方势力角逐,无数次的火拼,最后的赢家才能拥有,你知道我们为了那数个煤矿付出了什么吗?”王志冷冷的说道。

    政纪眉头一皱,身子慢慢的坐直了,对方话里有话。

    “平朔煤矿,死了三个!阳武煤矿,四个!朔平煤矿,五个!他们不是因为煤矿事故死的,您可知道,矿工们每次下井,都是抱着出不来的心下井的,有些人,是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王志阴沉着表情继续说道。

    “够了,王先生,不要说了,您到底是什么意思?”政学平看了眼身旁已经有些不安的李雪梅,打断了王志的话。

    “政先生,这套院子,不光代表着一个安身之处,它更是我下半辈子生死攸关的存在,您确定您住进去就能踏实吗?您确定能住得惯吗?”王志的话几乎已经撕破了脸皮。

    **裸的威胁,政学平的脸已经变的铁青,颤抖着双手,不知道如何应答,对于一个初中教师来说,他只是一个教书育人的读书人,对于这个复杂的世界的阴暗面,他所见的并不多,直至今日,王志的话对他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冲击,人命真的那么轻如鸿毛吗?几条人命,说没就没了?

    “我刚才的诺言还没有变,希望政先生能够好好考虑一下,毕竟和气生财,大家各取所需,何必闹得双方都不愉快呢?拿着两百万,您想在哪里买房子都不是问题,您说呢?”王志看着政学平的表情,心里已经感觉胜利在向着自己招手,这些年,他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能够逃脱自己的手心。

    “王先生,请离开我们家,”没等政学平夫妇开口,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客厅的沉默。

    王志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顺着声音看向了政纪,入目之处是一双平淡如同流水般的双眸,在这双眼眸中,他看不到任何情感的变化,他感觉自己在对方眼中仿佛是一尊雕塑一般,莫名的他感到后背一寒,下意识的朝着司机兼保镖的阿正身边靠了靠,随即有感觉到有些耻辱,对于政纪这个人他这几天已经做足了调查,虽然有些名气,可即便如此,在他的眼里对方也只不过是个有些天赋的毛头小子罢了,更何况听说还在上高三,在山省这地界上,自己还真没几个忌惮的,对于这种小明星更是不知道请过多少,而如今自己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小孩子看的有些紧张,这些年的闯荡真是活到狗身上了,他随即身子往前倾了倾,双目直视着政纪,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小伙子,你说什么?”

    政纪面色如常,父母还在身边,他不能表现出什么特殊之处,否则的话,光凭对方刚才威胁父亲的话,政纪也不会如此好脾气,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政纪已经在也不是原来的政纪,从前的政纪,性格里总是充满着那么一些儒弱,所有的所有,都是被动的接受,如果是在上一世的话,平凡的他根本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到像王志这样的煤老板,更没有多少能力面对黑恶势力的侵袭,而现在,重生之后的他,拥有写轮眼的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本同一些黑暗叫板,可以保护自己所珍惜的人和物。

    而经历了马元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他知道自己应该主动了,这些黑恶势力,他们总是在四周伺机等待,见缝插针,就像是等待着一不注意的时候吸血的蚊子,“如果不能把他们消灭,就会永远的缠绕在你的身边,对你的家人,朋友,造成威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7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7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