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解除

推荐阅读:国子监绯闻录中场统治者玄门大佬世界末日了和我真的没有关系绿皮救世主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快穿女配:男神,你抢戏了勾引情敌我是专业的[快穿]万古皆妖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

    “砰”的一声,王志差点没有颠倒在地上,此刻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已经让濒临奔溃的王志承受不起。

    “房子你还要买吗?”政纪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狼狈的王志说道。

    “房子?”王志的眼睛闪过一丝迷茫,这几日的折磨早已让他将这个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随机想到了什么,猛地摇摇头说道:“不,不买了,不买了”。

    “那怎么行呢?你不是命中缺木吗?我父母这几天可是忙着给你退房呢,要不然你的势力我们可不敢为敌”,政纪抱着胳膊,看着王志说道。

    “不,那也不买了,我什么都不缺,政先生,您大人大量放过我吧,我那天是鬼迷了心窍,有眼不识泰山我再也不敢了!”王志忍不住哀求道,他越听越心惊,政纪这是很明显对他那天的所所为不满啊。

    政纪一言不发的看着王志,客厅内陷入了一种令人气闷的安静中,王志头上的汗珠随着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点一滴的流过脸颊,进入脖子里,让他感觉到一阵难以言明的瘙痒,却丝毫不敢去摸。

    就在王志感觉自己就要在这压抑的气氛中疯狂的时候,政纪悠悠的声音传来:“王老板,不知道,你梦里见到了什么”。

    王志和阿正的身子同时一震,果然是他,如果说之前两人还只是单方面的认定是政纪搞的鬼的话,那么政纪此问已经明确清楚的承认了他就是始俑者,这个年轻的男子,究竟使的是什么妖术,竟然能让自己每天在梦中承受如此大的痛苦。

    “我,我梦到了很恐怖的事情,梦到一个女人要杀我”,王志心虚的闪烁其词道。

    “哦?她为什么要杀你?”政纪饶有兴趣的继续问道,他的好奇心此刻已经完全被王志的表情勾了起来。

    “这......政先生,这只是梦而已,我实在难以启齿,还请您原谅我吧,我保证,我以后绝不来打扰您,我是真的知错了,以后您的话我为首是瞻,还请您大人大量,帮帮我吧”,王志一脸恳求的说道。

    政纪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父母也快要回来了,他扫了眼一旁的阿正,阿正身子一紧,站的直直的,不敢和政纪对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们所不为了解的东西了,有时候,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看到王总的模样,他早已视政纪为洪水猛兽。

    “解!”政纪嘴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字,大拇指清脆的打了个响指,王志双眼迷茫了一下,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诧异的看着政纪。

    “你可以走了,”政纪冷冷的说道。

    “这,这就完事了?”王志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虽然刚才自己有一瞬间的迷茫,可他还是不相信政纪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困扰了自己这些天的问题解决。

    “怎么?不相信我?”政纪眉头一挑,看着王志说道。

    “不不不,我相信,多谢您大人大量,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还请收下,千万不要推辞,就当是我赔罪了”,王志对着身后的阿正使了个眼色,阿正急忙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摆在了政纪面前。

    政纪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道:“行了,走吧,我还有事“。

    王志有些犹豫的看了眼政纪,他的心里实在没地,可看到政纪这副模样,他又怕激怒政纪,只得点点头,和阿正慢慢的走向门口。

    “记住你说的话,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就像你说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人和事,后果,你承担不起,”,政纪冷冷的声音让王志心里一惊,脊背上瞬间布满了冷汗,他转过头挤出一丝艰难的微笑,点点头:“我记住了,政先生”。

    回到车上的王志,呆呆的坐在后座上,看了眼政纪屋子方向,心有余悸的擦了擦头上的汗珠,他现在心里很复杂,自己何曾会有这样求过别人,一想到自己刚才的所所为都被驾驶室的阿正看在了眼里,他的心里不由的又升起了一股巨大的屈辱感,不是屈辱政纪对他的态度,而是屈辱自己最狼狈的一幕被自己的手下看到,屈辱之余,更多的却是忐忑,政纪到底原谅他了没有,自己的问题到底解决了没有,他不敢相象,自己还能承受几次那样的梦境。

    王志没有让阿正开车,反而说道:“将车停到那边的空地,我要休息会,记住了,一个小时后叫醒我”,他想要试一试,看看政纪究竟帮他解决了问题没有。

    阿正点点头,默不声的将车开过去,他也是个聪明人,刚才无意间从后视镜中瞥道老板看自己的眼神,他知道,这件事后,自己恐怕是待不久了,以王志那种要面子的性格,是不可能留自己在他身边的,不过他心里明白,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缓缓的将车停放到了空地处。

    很快的,车内就传来了王志轻微的鼾声,他实在是太困了,虽然害怕,可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忍不住睡着了。

    阿正看着后座的老板熟睡的模样,他莫名的回忆起了自己在服役时期的一次任务,那是在泰国边境一带的一次任务,自己的一名队友,在和对方进行战斗的时候,遇到的一个神秘的泰国老头,那时的情景他至今想起来,都不寒而栗,那是怎样一副恐怖的场景啊,他只记得自己一行人最终围住那名隐匿在黑袍后的老人后,就在众人以为他已经束手就擒之时,敌人干枯的双手洒出的那一抹灰色的烟雾,然后就在战友们下意识的反击中被打成了筛子,当时也并没有出现异状,然而,事情却远未结束,众人回到基地,就在以为万事平安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当时站在泰国老人四周的五名士兵,在回来后,渐渐的先后都出现了相同的症状,身上的毛发越来越长,不管是头发还是汗毛,都以惊人的速度生长,一天,两天,三天,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浑身上下就长满了毛发,而且,那毛发,并不是普通的毛发,而是墨绿色的,三天后,五个人的脸上也布满了绿色的绒毛,就好像是海藻一样,将他们整个人包围了进去,看不见了人形。

    部队的军医也不是没有采取过措施,用剃须刀将他们五人身上的毛发剃掉,可更加诡异的是,越刮,他们身上的毛发长的越快,那些翠绿色的毛发,不,已经不能称之为毛发,简直就是寄生在他们身上的水藻一样,越长越快,越长越密集,就像是在吸取着他们的身体的营养一样,以他们的身躯为养料,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成长着,那几天,整个部队基地简直就是人心惶惶,无名战士的痛苦的嘶吼声在营地内日日夜夜的起伏,他不知道后来那几人的结局,因为他们已经被隔离了,他只知道,在后来出席了那五名战友的葬礼,在火化的一瞬间,他看到的哪里还是人,而是一团人形状的水藻一般的植物,而且那团植物还好像有生命一般的呼吸起伏着,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如果他当时不是离那个老人距离远了点,那么他现在也会不会变成那个模样?答案是未知的,只不过在那之后很长一段的时间,他和营地里知道内幕的战友们总是下意识的每天检查自己的皮肤毛发,很长很一段时间里都心神不宁,以至于后来睡觉梦到的都是自己变成了那副模样。

    在那件事之后,见过那景象的战友不到半年,都选择了退役,包括他在内,那件事已经在他们心里埋下了深深的阴影,以至于他们见到翠绿色的植物都会下意识的远离,并不是他们这些人的意志不坚定,而是那副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太难以解释了,他们并不畏惧已知的死亡,而是害怕那未知的,不可预测的将来。

    而这几天发生在王志身上的事,让他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日,他忽然知道自己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对政纪产生类似于危险在身旁的心悸的感觉了,很明显,政纪很可能也是他所未知的那一类人,大隐隐于市,他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当时和政纪的发生冲突的话,那会是什么后果,他看了眼后车镜里熟睡的王志,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浮上心头,世界之大,生活着七十多亿的各色各样的人,生活中太多的未知,太多的神秘,是无数人前仆后继倾尽一生都无法了解的,总有一些人隐藏在我们的身边,却身怀着不为人知的绝技,所以,不要用我们的无知和狭隘,去揣测挑衅任何一个看似平凡的人,因为那个人,说不定能够让你遗恨终生,阿正很庆幸,自己现在还能坐在舒适的皇冠内,感受着柔软的坐垫在身下微微的褶皱,他,一切都还好。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阿正看了看表,侧过身子,推了推仰躺在宽敞后座上的王志,看着王志慢慢的睁开眼睛,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老板的反应,他实在不愿意再回到那个人的房间,他现在只想王志能够一切恢复正常,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得政纪越远越好。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18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18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