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凡成的感慨

推荐阅读:超级城市制造商古武兵王在都市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酒鬼醉天

    “那,谢谢政叔叔了”,凡成见推脱不过,便只得收下。

    “嗯,回去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咱们来年见”,政学平笑着坐进车内发动着,拉下窗户对着凡成说道。

    凡成应了一声,看着政学平夫妇开着车驶出了家属院,而政纪的那辆改装悍马却依旧停在原地,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香烟,凡成叹了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些惆怅,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已经如此功成名就了,自己的明天却在哪里呢?

    凡成一步步的踏着台阶回到了家里,父亲和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凡成回来,他父亲好奇的问道:“政纪父母走了?”

    “嗯,刚走,回老家了”,凡成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政纪不在,你多帮衬着点两口子,没想到啊,去年还和咱们一样的政纪家,如今是彻底的发达了啊”,凡成的父亲感慨的说道,看到凡成手里的烟,好奇的问道:”你手里拿着什么?“

    “哦,对了,这是政纪父亲临走的时候让我带给你的,”凡成这才想起了手中的香烟,拿着它走到了父亲身边。

    凡建国好奇的打量着手中精美的香烟像是问凡成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烟?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

    “不知道,我也不认识”,凡成摇摇头说道。

    “肯定是好烟,政家现在发达了,怎么会给你一般的烟”,凡成的母亲在一旁笑着说道。

    “我打电话问问老汪,他是卖烟的”,凡建国想了想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老汪啊,有个事想问问你,我这里有条别人送的烟,我没见过,我把样子告诉你,你给我看看是什么烟?”拨通电话的凡建国对电话那头说道。

    “这烟是利群的,盒子好像是金黄色的,上边画着山水画,还有几句诗词,对,好像有富春山居几个字,什么?多少钱?”打着电话的凡建国忽然脸色一红,不敢置信的听着听筒内老汪羡慕的声音。

    “老凡,你可以啊,是不是最近发大财了?从哪淘到这烟的?这烟一盒好像就要三四千!一条的话得好几万了,哥哥我虽然是做烟草生意的,可是这烟也只是见过,根本不敢进货,卖不出去!”老汪羡慕的说道。

    凡建国呆呆的挂断电话,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条金黄色的香烟,此刻的这条烟在他的眼里已经不再是烟了,而是一叠叠绿绿的钞票,一盒三四千!一条就要比自己一家一年的工资都要多,这是什么价格?到底得多有钱才能抽的起这样的烟!

    “爸,你怎么了?这烟很贵吗?”凡成看到父亲的表情,好奇的拿起桌上的香烟问道,一边想要拆开外边的包装。

    “混小子你干什么,不要拆!”凡建国看到儿子的动,吓了一跳连忙将烟抢了过来,宝贝似的抱在怀里,抬起头对母子俩说道:“你们知道这烟值多少钱吗?”

    “能有多贵?最贵的中华也不就六十多块钱一包吗?”凡成母亲不解的看着丈夫的动说道,一旁的凡成也点点头,在他的认知力,中华的确算是最贵的烟了。

    “这烟比中华贵十倍!一盒就要三四千,这一条的话,就要好几万!”凡建国复杂的说出了答案。

    “啊?!一条三四千?“,凡成和母亲一同张着嘴看着凡建国怀中的香烟。

    “老政这次可送了一个大礼给我啊!“凡建国看着手中的香烟,忽然想起前几天政学平遇到他后两人一起聊天的时候散了一根烟给他,当时他只是感觉这烟很香,可也没细想,现在看来,十有八九就是这种烟了,那自己那天岂不是一口抽了几百块钱?!他忽然有些肉疼。

    凡成看着父亲手里的香烟,政纪微笑的脸庞浮现在脑海中,不知不觉中,你已经走到了这么远了吗?

    而此时在一家尚未关门的肯德基店内,政纪的那些发小们却围在一起聊着天。

    “武元和袁莎也都回老家过年了,政纪这小子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参加春晚了,就剩下咱们几个了啊”,杜小康喝了一口可乐感慨的说道。

    “尤其是政纪这家伙,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事先告诉我们,要不是昨天看报纸,我还不知道这小子居然能上春晚!”李飞也不满的说道。

    “春晚啊,全国人民都看着他表演,这是什么感觉啊,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我想想就觉得刺激”,李娜也满脸的羡慕说道。

    “听说啊,今年刘得华也要在春晚表演,那到时候政纪岂不是和刘得华见面了?天王巨星哎”,李飞崇拜的说道。

    “你也太小看咱家政纪了吧,依我看啊,照这个势头下去,用不了几年,政纪肯定到了那个层次,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李娜一撇嘴说道。

    “天啊,那岂不是说,咱们身边出了一个天王巨星?”安冉也忍不住说道,脑海中浮现出政纪的脸庞,心中的思念却像那春水般泛滥。

    “你说几年的春晚得有多少人下巴都得惊掉,别的不说,政纪他们班里的那些同学看到政纪一定会大吃一惊吧,”杜小康想象着那副场景说道。

    “反正我今年是啥都不干,就坐在电视跟前等着看政纪了,真好奇,在春晚上他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李娜一脸的崇拜说道。

    “我更想有个摄影机,把这值得纪念的一幕录下来,永远的保存起来,”李飞则幻想着说道。

    “你傻啊,网上应该会有春晚的录像的,到时候下载一个不就行了?”杜小康鄙夷的看着李飞说道。

    “那怎么一样,只有自己录的才有意义”,李飞强行狡辩到,他的确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此时,刘璐却在火车之上,托着下巴,目光迷蒙呆呆的看着火车外一道道略过的树影急速掠过,渐渐的仿佛树影连城了一片,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好像变成了一张她日思夜想的人脸,仿佛在对着她招手,她不由自主的喃喃的说了声“政纪”。

    “小璐,在看什么,看的那么入迷?”刘父在一旁削了只苹果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他心里其实明白,女儿一定是又在想那个小子了,这让他心里略微有些复杂,自己已经渐渐的在女儿心中失去了第一的位置了,这些日子,女儿所想的,大部分是那个笑起来很温和的男孩。

    “没,没什么,”刘璐醒过来摇摇头,脸红了红,躲开了父亲的眼睛。

    “小璐,最近他没有再联系你吗?”刘璐的母亲此刻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刘璐看了眼怀里的盒子,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这句话却像是刺一般轻轻的扎在自己的心上,略微酸痛的感觉弥漫在了心间,让她忽然有些想哭的冲动。

    “傻孩子,你也要主动些呐,男人有时候就像是天上飘得风筝一般,你不能总是任由他越飞越远,总要扯扯风筝线,才能让他飞的更高还离你更近”,刘母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充满了哲理的话。

    “风筝吗?要上春晚了,他最近一定很忙吧,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刘璐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感说道。

    “你这孩子,总是太替别人考虑了,奶奶去了,都不和小政说一声,一个人独自背负着,”刘父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看着女儿怀中的木盒,那是母亲的骨灰盒,母亲最终还是没有挺过这个春节,在医院的一个夜晚注射了镇痛剂后平静的去了,也算是安详。

    刘璐的眼角闪过一丝悲痛,紧了紧手中的木盒,摇摇头说道:“这是他最重要的时候,我不想让我的事让他分心”。

    “唉,乖女儿,爸爸只希望你能永远的幸福快乐”,刘父怜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是没底,那个男孩子实在是太优秀了,在同龄人还在为了将来努力是时候,他已经登上了那个万众瞩目的舞台,等待着他的也将是光明的未来和如锦的前程,他的身边相比更是不会少了形形**的诱惑,他到底能不能保持初心,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一直爱着自己的女儿,这是为女儿的父亲所担心的。

    “嗯,一定会的,”刘璐抬起头,泪花闪烁的眼中流露出坚信的目光,笑容浮现在脸上,竟让父母看的略微一愣。

    火车在轰隆声中驶向远方,一路上留下了刘璐的思念与感伤。

    而此时在巡洋舰上的李雪梅却在埋怨着丈夫:”学平,你说你装什么蒜,那一条烟得几万块钱吧,就那么送人了?是不是现在有钱了,就开始炫富忘乎所以了?“

    “你看你这人说的,人家凡成帮了你多大的忙,这点烟算什么,再说了咱家现在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眼界能不能开阔点,好歹你也算是那么大的咖啡店的老板了”,政学平鄙夷的看着副驾驶的李雪梅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3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3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