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嫉妒

推荐阅读: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酒鬼醉天大道洪炉大仙官从课本走向历史霍海的荣耀重生三国之卦帝刘封

    赵金听到父亲的确认,心里很是嫉妒,自己上午看到那辆车也是颇为惊艳,自己家的桑塔纳和人家一比简直就像是玩具车一样,不在一个层次,要是那车是他的该多好,和朋友开出去那才叫个霸气威武。

    “是啊,那车其实我见过,以前有幸和县长吃饭,同席的还有一个煤老板,也正是开的那种车,”赵换财一拍脑袋,想起了什么说道。

    “爹,有什么办法从他们身上捞一笔吗?”赵金此刻已经蠢蠢欲动了,他实在是对那辆车眼红心热。

    “捞一笔?我也想啊,可是师出无名啊!”赵焕财叹了口气,摊了摊手说道。

    这时,赵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电话,赵金一个机灵,兴奋的接起了电话,没等对方开口就充满期待的说道:“怎么样表哥,今天晚上的收成怎么样?”

    “屁的收成!栽了!老三断了一条胳膊!啥也不说了,赶快来国道接我们!”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如果政纪听到的话,一定能听出来这正是在国道出口想要截他的那伙人,却没想到这伙人居然是和村长家一伙的,果然是官匪一窝。

    “什么?栽了!还断了条胳膊!对方什么来头,几个人?”赵金一听,脸色一变问道。

    “反正就是栽了!别管那么多,什么来头不知道,你赶快来接我们,疼死老子了!”电话那头的人支支吾吾的说道,一个人就把自己这伙人打成这样,传出去是要多丢人。

    “你等着!”赵金挂了电话,摸了摸口袋中的车钥匙,对疑惑的看着他的父亲说道:“爹,表哥那里出事了,我去接他们”。

    “出事了?事情严重吗?”赵焕财一听脸色一紧问道,这件事其实是他出的主意,靠着这个路子,他这几天没少拿钱,此刻一听出事了,心里一阵心虚,莫非是凯华他们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可不要牵连自己啊!

    “嗯,具体出了什么事不清楚,我现在就去看看!”赵金拿着钥匙就朝着楼下走去。

    “等等,记得把车牌换了,以防万一!”赵焕财在身后急忙嘱咐道。

    政纪这边,炮竹已经燃放完了,新的一年也正式的到来,堂姐和堂妹也睡眼惺忪的有些困了,就回屋睡觉了,而此刻,政纪却开始忙了,拜年是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起,而他亦是需要主动打几个拜年电话,整整两个小时,他的手机就没休息过,有三姨和姑姑那边的,有亲朋好友的,有发小们打来的,有宋家那边的,有马化藤的,更有深城市长蔡广庆打来的,而胡雨和娜英也都打来了电话,往往是一个电话刚断,另一个就接踵而至,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政纪说的是口干舌燥。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三点,政纪挂断了最后一个电话,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大几十条拜年短信,很多一部分人和他关系一般或者上下级关系的大部分选择了发短信拜年,政纪也不分彼此,一一回复了,按完了最后一个字母,政纪揉揉有些发酸的手指,从未像现在一样怀念后世的触屏智能手机,他从未想过,自己需要打这么多的电话,发这么多的短信,他甚至开始有些害怕过节了。

    手机的电池电量也只剩下了一格,政纪拿出充电器准备充点电,没等他插上插座,烂熟于心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政纪无奈的拿起电话,看到来电精神却一震,却是刘璐的电话,看着那串熟悉的号码,政纪忽然感到很内疚,自己居然忘了给她打电话了,这么晚了,她一定等了自己很久了吧。

    “喂,小璐,对不起,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你联系,你还好吧”,政纪语气中带着歉意。

    “没关系的,这么晚了没影响你休息吧”,刘璐还是那么的温柔体贴。

    “怎么会呢,你打电话来我很开心,另外我很想你”

    “嗯,我也很想你,这些天担心你准备演出忙,也没敢给你打电话,怕你分心,如今打电话来只是想对你说声过年好,另外祝贺你在春晚的成功演出,”刘璐的声音有些压抑。

    “奶奶怎么样了?”政纪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而回答政纪的却是令政纪为之心颤的沉默,他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而几秒之后刘璐的抽泣证明了他的不详感觉。

    “奶奶她上个星期去了”,刘璐啜泣的声音传来,世界上,是不是总会有一些人,会像雾天日渐弥漫的白蒙一样,在花开草长中由清晰逐渐隐没成淡淡的一层轮廓,而曾经出现在背景里那个熟悉的声音,终究会像消了磁的磁带一样,慢慢的瓮出一层杂音,最终蜕变到模糊不清,而后就真真正正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离散到时光所遗忘的河流中去。

    淹没了一切喜怒哀乐的河流,淹没一切爱恨交织的河流,淹没一切悲伤,淹没一切遗憾,淹没一切的不想离开而最终离去,淹没一切的未曾拥抱而最终相拥,伴随着五彩斑斓洞穿了一整个世界的色彩,轰轰烈烈的涌没在时空之上不经意间张开的口子里。

    天地之间只有大片大片飘落的衰草,漫天飞舞的送葬,荒坡上伫立着不知道来自哪里去向何方孤独的背影,自顾自的唱着传自久远年代的歌谣,伴随着冉冉落下的夕阳,等待着穿破黑夜升起的朝阳。

    那些前仆后继死在寂寞河岸上的时光,终于会在我们一个不曾纪念的日子里,以最完美的姿势,悄悄的降临到一挥手就能遗忘的空隙里,沿着空间一片片的断层,若有实质的穿破过去,消失在下一个即将接缝的空间,开始另一段初生而消逝的旅程。

    政纪的眼眶微微一红,那个老人留给他的印象很深,他还以为能赶上见老人最后一面,却没想到天不遂人愿,让老人最终还事没有撑过这个年头,同时政纪心里此刻也充满了对刘璐的怜惜,他能想象到刘璐在失去了最亲之人之后的无助和伤感,恐怕那时的她最期待的就是自己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与她分担些难过,可是善解人意的她为了自己的事业,独自一人硬生生的承受着这痛苦,而自己却连个电话都没给她打,有一些风景,总是要驻足观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因为匆匆的行走,从未留意过。有一些人,总要细细品味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因为自己走的太远,所以彼此失之交臂。很多的时候,原来身份和地位,名誉和财富,或许会让人拥有与众不同的快乐,但是同样的,也会因为这些的限制,让人无法自由自在,过自己想要去过的生活,很多人乐此不疲的在财富和名誉的海洋之中遨游,甚至于愿意一件一件的录开自己的外衣,然后用身体和生命去追求这些东西,然而也会有一些人,他们本身就站立在名誉和财富的巅峰,他们前半身过着的是奢华而富丽的生活,然而真正回过头去看得时候,却发现距离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已经无法回头,政纪甚至此刻有些怀疑,自己如此执着的追求者财富,是否会在忙碌中忽略身旁真正值得关心的人。

    想到这里,政纪心里一阵绞痛与气愤,恨自己的不称职,他猛地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脸色,留下五道红印。

    “什么声音?政纪,你那边怎么了?”电话那边的刘璐听到这清脆的巴掌声,心里一紧,担心的问政纪道。

    “没什么,只是我感觉自己太不是个东西了,为你的男朋友,却对你不管不顾,连电话都不给你打一个,我真该死!”政纪发自真心的说道。

    “不,你不要这么说,这些都不怪你,你对我已经很好了”,刘璐轻柔的声音传来,她心里微微酸痛,政纪刚才一定是打自己了。

    “对了,奶奶看病的钱还剩下不少,等你回来,我再给你吧”,刘璐想起医院返还的十万块钱说道。

    “璐儿,你如果真的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的话,这些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这些钱你留着,给老人办个风光的丧礼,如果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打些,奶奶生前我没有尽到义务,去世后就让我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吧”,政纪深情的说道。

    刘璐点点头,心里很温暖,这些日子来的伤心与委屈也被政纪的温情所融化,他没有忘记自己,他对自己的情谊还没有变,他依然是她最美丽的梦。

    “时间不早了,你也休息吧,亲爱的”,刘璐的脸红红的,说出了令自己脸红心跳的话。

    政纪也愣了愣,没想到刘璐居然会叫自己亲爱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情,点点头说道:“嗯,亲爱的你也是,好好养身体,不要太伤心了,等年后,我会去找你”。

    挂断电话后的政纪,静静的站在院中,抬头看着皓月当空的天空,那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就这样走了,人生一世,如灯似幻,总是在不经意间,说不定就会有谁离我们而去,正当政纪伤秋感怀之时,家里的狼狗看到政纪的身影,呜咽一声,慢慢的走过来,卧在了政纪的脚下,眼巴巴的看着他,今天晚上的炮仗着实把它吓的不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4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4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