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计划

推荐阅读:不做皇后就得死冷教授的舞美人笔下的另一个世界小保安的梦想洪荒之大金乌天下第九天神学院龙破九天诀辣手狂兵绝品小仙医

    政纪叹了口气,搬了张凳子,坐了下来,一只手慢慢的摸着狼狗的脑袋,狼狗发出了舒服的呜呜声,抬起头舔了舔他的手,看着狼狗信任的眼神,这是一只年纪不小的狼狗了,陪了奶奶大概有八九年的时间了,对于狗只有十多年的寿命来讲,它也和奶奶的年龄差不多了,政纪忽然有些担心,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话,明年的现在,它会不会又像前世一样被人抓走呢?

    道路很漫长,只不过生活却变得多姿多彩,政纪很多的时候,都在想着,如果上天给再他一次像网络小说里面一样,能够穿越其他空间,或者过去未来的机会,他会不会利用?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政纪的心里有了答案,人生不能重来,谁又能做到活的无怨无悔?而自己如今却成为了那不可能中的可能,所以最重要的,是应该把握现在,珍惜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的生活,把握住珍惜着每一个自己所爱的人,那么生活也应该是幸福而美丽的。

    我们的一生中,总会反复的出现很多次不同的选择,每一次选择,似乎都决定着未来人生的轨迹和走向,什么东西失去了,什么东西错过了,实际上都并不重要,你在某条道路上所失去得东西,在另一条道路上,总有相同价值的事物在弥补,区别只是在于你如何去看待他们,政纪何尝不知道自己所承担的背负,他寄托了很多人的希望,一件一件事情的压力,层层的压下来,让他在拥有着强大能力的同时,也有着很大的责任和负担。

    甚至于有的时候,他会开始思考,是自己呆在从前的世界,安心的做一个小人物比较快乐,还是现在拥有着很大的能力,甚至于就连杀人都可以逃脱法律制裁的这种能力会比较的快乐,政纪说不上来,小人物自然会有很多人做,而他现在所处的这个地位,就算是他不做了,也还是会有人补上这个位置,只不过这个世界上面最公平的也就是时间,时间不能够重来,任何人都不可能有回到过去的机会,所以每一次的选择,都已经代表着未来自己所要走的旅途。

    政纪知道过去和现在的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他只能够把握好上苍给予他的优势,挑起自己的责任,既然自己已经做了这么一各选择,就应该没有人任何怨言的坚持走下去,自己不能停步,自己不能放弃,即使暂时的不幸福,即使暂时的无暇顾及,可为了以后日子里的能够抵挡住一切的威胁与苦楚, 这个世界,既不可爱,也不美好,更是充斥了无数的不公平和丑恶,但是确实值得让人为其奋斗,因为生活和自己坚持的道路,所以我们不得不奋斗,他也要永远的努力,时代记不记得住自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辈子似乎,真的没有白活。

    所以,错过了什么的人,失去了什么,甚至于遗忘了什么的人,请不要为此悲伤,因为在未来,还有更多的东西在等待着,更多精彩的事物会弥补你所失去的精彩,更多的充实会填补你那段生命中的空虚。

    人生每一次的选择,都不过仅仅是一次选择而已,此后的人生,并不是你当初的选择所决定,而是你对待事物的态度,看待命运的勇气所决定的。

    所以,我们都应该没有理由,为过去的一切遗憾吧,就让知道未来的自己,尽力的去弥补所有的遗憾,让昨日的悲伤不再上演,让自己的亲人不再遗憾。

    想到这里,政纪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嘴唇,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谁说过,什么叫做幸福,两个人,你吃了馒头,另外一个人没吃,你就比别人幸福。想上茅厕,只有一个坑,你蹲了,你就比别人幸福。同样的,对政纪来说。并不是要有鲜花美女的环词才叫做幸福,这样淡淡回忆起和自己所爱的人的美好,也是一种幸福。

    那么什么叫做悲伤呢,很多种定义,每个人对悲伤的诠释和含义都不一样,小孩子会说,悲伤是吃不到高高挂起来的冰糖葫芦。

    女孩子会说,悲伤是成长过程之中的一首挽歌。中年人会说,悲伤是当自己已经磨圆了梭角,还遥遥无期。老年人会说,悲伤是高高漂浮在天空上面的风筝,一扯着,它就断了线,飘到了远方。

    而此时的国道路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随着一阵刹车声停在了路边,赵金四处张望了几眼,这才走下车,笼着手朝着旁边的树林里喊了几声“表哥!表哥!”,然后他就看到几个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为首的满脸横肉的男子正是他的表哥李远标。

    “怎么才来?!”李远标哭丧着脸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赵金问道,眼眶上的黑圈分外显眼。。

    “嗨,别说了,黑天半夜的爆胎了!”赵金没好气的看了眼后边的轮胎,又打量了一眼表哥的脸。

    “你们怎么样?问题大不大?对方报警了吗?”赵金打量着他们问道。

    “没有报警,受伤的除了老三,我们都只是些皮外伤,”李远标摇摇头一脸晦气的看了眼同伴搀扶着的疼的脸色发白不停哼哼的老三。

    “快走吧,先回村,回去再细说”,李远标看到赵金还欲开口询问,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流年不利的他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这次怎么出来这么多人,车里坐不下吧”,赵金有些发愁的看着这七八个人。

    “能!使劲挤挤,应该没问题,老三你坐前边!”李远标看了眼桑塔纳,狠狠的说道。

    一伙人七手八脚的将工具收拢到后备箱,在赵金心疼的目光中硬生生的挤进了车里,整辆桑塔纳都明显的下沉了七八分,赵金无奈的撇撇嘴,发动着汽车朝着村里驶去。

    半个小时后,开车的赵金大致上知道了发生什么事,他没想到表哥这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居然被对方一个人干净利落的放到了,不过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对方一个人,听表哥说好像也是在急着赶路,并没有报警。

    “等等!停车!”车辆进了村,走到政纪家门口的时候,车后边的李远标看着车外猛地喊了一声,摇下车窗死死的盯着门口那辆给他记忆深刻的越野车,样貌,大小都和自己今天栽了的那辆越看越像。

    “怎么了?”赵金疑惑的停下车,顺着表哥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愣,怎么政家门口什么时候又多了一辆车,霸气的和旁边的那辆巡洋舰停在了一起。

    “就是这辆车!”李远标恶狠狠的看着车身对赵金说道。

    “这辆车怎么了?”赵金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说!就是这辆车的主人把我们打成这样!”李远标吐了口唾沫朝车外,心有余悸的说道。

    “什么!政家的人?!”赵金脸色一变。

    “具体是谁我得看了人才知道,反正这车是一模一样”,李远标寒声说道。

    “先回去,明天再打算,”赵金最后看了眼门口的两辆车,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嫉妒,一脚油门朝着家驶去。

    早已心急的等在门口的赵换财看到桑塔纳回来,松了口气,看到几人一瘸一拐的下了车,他打开大门,一行人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地下室。

    回到院中的李远标等人清洗了一下脏兮兮的身上,这才坐在地下室的床上将事情的原委讲给了赵焕财听。

    “你们是说,你们六七个人,被政家的一个半夜开车回来的人打成了这样?”赵焕财狐疑的看着李远标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那还有假老叔,你不信问他们,”李远标一排大腿赌咒发誓般的说道。

    “是真的赵叔!快带我去医院吧!我的胳膊快疼死了!”马三护着明显变形的胳膊肘哭丧着脸颤抖着说道,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脸颊留下来,可见是疼到了心底。

    “再忍忍,现在天色还早,等天亮了,带你去找村里的接骨老周,包你药到病除!”赵焕财瞥了眼马三,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

    “那这么说来,是政家的人打伤的你们,”赵焕财皱着眉头说道。

    “爹,我有个想法,你看看能不能行!”赵金眼珠子一转,一条诡计浮上心头。

    “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赵焕财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不靠谱,可是鬼点子却挺多的。

    “我们为什么不能来个反客为主?”赵金眯着眼睛说道,几人在地下室嘀嘀咕咕的一谈就是半夜。

    天渐渐的微亮,一宿没睡的政纪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天边的光亮,自己这就又长了一岁?一九九年,澳门回归,这也是他为数不多印象深刻发生在99年的一件事了,这一年,他也要参加高考了,而更多的网络公司也将会在这一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后世和腾讯不相上下的阿里巴巴貌似也是在99年成立,网络界的巨头谷歌貌似也是今年出现,新浪,百度,也会在这一两年内出现,政纪感觉到了互联网时代扑面而来的气息,可是,钱包里的钱不够,却让他颇为无力,这种看得到,吃不着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看往窗外,那一片风景的美好,倍添了许多事情的无奈,正如同人类的命运只有很小一部分操纵在自己的手中,而大多数的,则是需要去接受那种命运巨轮无可逆转的安排,自己如何应该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博下更大的天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4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4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