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贪官

推荐阅读: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时停五百年黑暗的里世界京华春恨

    更何况,为重生人士的他,对于赵换财此人更是一清二楚,连他贪了多少钱,做了多少恶事都心中有数,在他的前生,赵换财就是横征暴敛,为恶乡间,更是借着村长之名,倒卖土地,连村名们的后山祖坟都不放过,再到后来,更是无法无天,承包了工程队,在村后的红旗河边私挖滥采,河底的沙石都被掘地三尺,致使一三年时候的一场暴雨,导致全村受灾,村名被淹死的就有十几名,小小一个村长,犯下的罪过却是罄竹难书,被村名们称之为赵扒皮,直到洪水事件后,没能压下来的他才被组织调查,曾经所犯下的一桩桩一件件恶事才就此暴露在大众的眼中,更是被为了典型为全国人民所知道,被称为了现代版赵扒皮,对元平村以至于岚县的恶劣影响是前所未有的,不光是他被判了无期,他头顶包庇他的人也一一落马,岚县官场的大地震由此引发,而在他被捕的时候,整个村子的能动的人无一不夹道围观,骂声一片,村里当天是大放鞭炮,宛若过年一般!

    对于这样一个人,让政纪如何能相信他是真正为民做主的好官,而此时他的深情话语更是表明了他在这其中恐怕也是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至于目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政纪更是了然,这样一个爱财如命,贪婪如鬼的人,所图谋的不过是钱财二字而已,所谓财不外露,防的也正是这样的人,政纪此次回来本就有心将这个丧尽天良的赵换财提前打下马来,也算是回报村中的父老乡亲,也让伯伯一家能够更好的生活,没想到没等他动手,此人倒是自己冒出头来,如此,就别怪自己斩草除根,为民除害了。

    “怎么会是一面之词呢?我看周围村名们的反应感觉这位大婶不像是在说谎话啊!是不是,老李?”赵换财看了眼人群中向来以胆小怕事出名的李家二儿子问道。

    看着赵换财如狼似虎的眼神,被叫做老李的男子畏畏缩缩的点点头说道:“刚才的确小政承认撞了人”。

    “你看,小政,不是赵叔叔胡说吧,犯了错就要勇于承担责任,我相信这位大婶也不会得理不饶人对不对?”赵换财语重心长的对政纪说道,又看了眼地上的妇女,打了个眼神。

    “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虽然没什么能耐,可是也不会凭白讹人,今天赵村长在,我就听赵村长的,相信赵村长会给我做主的!该怎么办,赵村长说了算,我没意见!”妇女迟疑了下,点点头说道。

    “我不信!政纪哥不是这样的人,”这时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却是虎子扒开人群愤恨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大声的说道。

    “哎?这时谁家的娃娃,大人也不管管吗?大人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赵换财目光一边,凶狠的盯着虎子说道。

    “虎子!回来!”虎子的母亲在人群中看着一时没有拉住的儿子急切的喊道。

    “我偏不!别以为我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他不就是隔壁村臭名昭著的马三吗?!曾经因为偷窃罪进过监狱,每天游手好闲!而且那天我去隔壁村找朋友的时候还无意中听到他要和几个混混去大路上拦车要钱!”虎子目光丝毫无惧的直视着赵换财,义愤填膺的说道,周围的几个村名听了,也露出一丝恍然,对于马三的名声,他们亦是有所耳闻。

    “这是谁家的野孩子!我汉子都成了这样了,你还要诬陷他!”地上的妇女气急败坏的拍着大腿,指着虎子大声喝骂道。

    “虎子!说话要有证据!你说对不对?你的话谁能证?你知不知道,诬陷可是要坐牢的!”赵换财眯着眼睛寒声道。

    虎子到底年纪尚轻,没有经过大风大浪,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听到坐牢二字,更是对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是莫大的威胁,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一时之间语塞。

    “虎子,回去吧,你的心意我领了,放心,我自由打算,坏人是不会好过的”,政纪眼里闪过一丝欣慰,走上前拍拍虎子的肩膀说道。

    “不!我相信你,我就站在政哥你这边!”虎子眼里的犹豫只是一闪而过,之后却是坚决的站在了政纪的身后,怒视着赵换财。

    “对!我也相信政纪!马三是什么人我也知道!谁知道他这手臂是不是因为做了坏事罪有应得被人打断的!”昨日和王老太聊天的翠芬婶子也站到人群中大嗓门的喊了一句,她早已看赵换财不顺眼了,凡是能和赵换财对着干的事,她都不会放过机会,而且看政家这架势,貌似也有和赵家平分秋色的样子,她自然当仁不让的选择了政家。

    赵焕财眼见情况有反转的倾向,忙向着人群中的几人打了个眼色,之前人群中的几个声音又开始挑拨,人们也都左右为难摇摆不定,一边是乡里乡亲的政家,而另一边却是遭逢大难的可怜夫妻,一时之间大家都个说个的理,不过人群中还是支持受伤者的为多。

    “那赵村长你提个建议看看”,政纪并不理会人群的声音,静静的看着赵换财说道。

    “既然你们双方都让我来当这个中间人,那我就勉为其难了,大家看,依照这人的伤势,这只胳膊恐怕此生不能干重活了,对一家人之后的生计也有很大的影响,而政纪这边,肇事逃逸,本是应该依法处理坐牢的,不过依我看,法理不过人情,政纪要是坐了牢,对年轻人将来的发展也不利,与其让双方两败俱伤,不如我们变通一下,就以赔偿为主,能和解便和解吧”,赵换财装为政纪着想的模样说道。

    “肇事逃逸,坐牢?”政家的长辈们一听,顿时心里一窒,政纪有着光明的前途,要是坐了牢,那岂不是一辈子的污点,连现在的成就也会前功尽弃,这对于他们来说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

    “找村长,您快说说怎么个和解赔偿法?”政学平也有些着急了,他不能想象政纪要是坐了牢,这个家会成什么样。

    政学平的焦急看在赵换财的眼里,正和他的心意,政家越乱,对于他的好处也就越大,他假装为难的想了想看着地上的妇女,打了个眼色,问道:“大婶子,依你看赔偿多少能让你们日后无忧?”

    泼辣妇女看到赵换财的眼神,心领神会的按照之前约定的说道:“我的要求也不高,能够保障我们一家日后的生活便可,一共一百万!少一分我就赖在这门口饿死冻死都不走!”

    “哗”的一声,周围的人群炸开了锅,一百万!这在他们这个年代是一笔巨款,全村一年的收入也恐怕也没有这么多!包括政家在内,谁都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居然一开口就是一百万这么多的巨款,政家会出这笔钱吗?

    “你们怎么不去抢?一百万,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这分明就是讹人!”站在政学平这边的二老舅也忍不住怒发冲冠的看着地上撒泼无赖的女人,周围的人群也窃窃私语,要这么多的钱,的确有讹人的嫌疑了。

    “这位大婶,一百万的确是有些多了,你这样我这个调解人也很为难,要不你让一步,要少些,八十万怎么样?”赵换财表面上像是在帮政纪,实则狡诈如他自然是知道政家不会接受一百万的赔偿,这时只有他出来做这个“好人”,把价钱降一将说不定政家就会对比之后同意。

    政纪冷眼旁观着这一幕,他如何看不出赵换财与地上妇女的双簧,“八十万!”别说一条胳膊,就算是一个死人的赔偿也绰绰有余,赵换财这也是在变相的站在道德制高点逼迫自己。

    “八十万?”地上的妇女想了想,装迟疑的模样想了想,点点头,“既然赵村长您开口了,我就同意您是建议,八十万,一分都不能少!”

    心系政纪事业的政学平并没有看出其中的猫腻,他皱着眉头咬咬牙,以家里现在的情况,八十万也不是拿不出,为了儿子的明天,索性就去财免灾,他想了想刚准备开口答应,却看到政纪看着他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心里讶然,难道儿子还有什么其他的解决办法吗?想到这些日子儿子的所所为,他强自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八十万?的确不多!”政纪一开口便给在场的众人一个惊讶的答案,周围村名看向政纪的目光也充满了复杂,八十万还不多!政家这是发了多少财?

    而赵换财眼底也是一喜,同时还有一丝贪婪和嫉妒闪过,政纪这是要答应了吗?这么痛苦,自己是不是要的有点少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让我和他说几句话,不知道能否?”政纪不慌不忙的指着地上的男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赵换财有些看不明白政纪的用意了,和马三有什么可说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么多人看着,想必他也总不能刑讯 逼供或者利诱马三吧,就算答应他又怎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4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4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