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发难

推荐阅读:玄门第一高手终极小村医我的老婆是女神重生毒妃狠绝色都市逍遥仙师活在诸天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异界大村长陈二狗修道记绝品透视小神医

    “当然可以,只要赔偿了这位大婶的损失,你想要和他道歉自然没问题”,赵换财点点头说道。

    这时,人群外的村路上却见三辆黑色的皇冠车慢慢的驶来,司机正不耐烦的正想按喇叭,却被座后的男人制止,却正是来找政纪的张县长一行人。

    “小刘,你下去看看,前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县长皱着眉头看着人群说道。

    “好的,”姓刘的秘书点点头,从副驾驶走了下来,走到了人群之后,随口问道:“里边发生什么事了?”

    被问的村名警惕的看了他一眼,瞅了瞅四周低声说道:“政家撞了人了,人家找上门来要赔偿来了!”

    “政家?哪个政家?”刘秘书眉头一皱问道。

    “元平还有几个政家?就是郑学义家啊!”村名一脸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刘秘书,同时暗自打量着身后的三辆皇冠,猜测着这是谁家回来了。

    刘秘书脸色一变,心里一震,政家?政纪?莫非是一起的?想到这里,他急忙返回到车里,在张县长的耳边说了几句,张县长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看了看说道:“和我下车,你去把事情也告诉后边的书记”,说完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率先朝着人群中走去。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张县长在陪同人员的陪伴下,推开众人走入场中,皱着眉头看着里边的情况,忽然看到站在车旁的如同鹤立鸡群的政纪,心头一震,这次要找的人就是他了!

    “张,张县长?您怎么来了?”赵换财看到来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一县之长的张铁,他在之前去县里汇报工不止一次见过,却不知道今天为何想起来元平?所为何事?赵换财心里一紧,张县长的出现,自己的计划恐怕会出差池啊!虽然心里忐忑,他却是猫着腰一脸献媚的笑容走到张县长面前,却不知道他尖嘴猴腮的样子笑的更加奸诈!让张县长对他的观感更是厌恶。

    “赵换财,张县长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这时另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却是县委书记刘宝军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刘书记!您也来了,这,这不是出了点小意外,政纪开车把人家手撞断了,人家苦主找上门来要求赔偿吗?”赵换财看到眼前的刘书记,心里定了不少,自己自当选以来,可没少给刘书记好处,两人可以说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自然应该不会坐视不管。

    周围的围观群众没想到今天居然是县长和书记同时到了元平村,众人都窃窃私语,好奇的看着场中。

    “哦?发生了车祸?什么时候的事?”刘书记一出场便主动揽过了话语权,一旁的张县长眼里闪过一丝阴影,却也不再开口,静观其变,只是看着车旁的高大青年,趁人们不注意给政纪投去一个欣赏的笑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政纪看着来人,心里也是奇怪,又看到被叫做张县长的人给自己的善意的微笑,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还是微微一笑,微微颔首为回礼。

    “大婶,书纪问您事情的经过呢”,赵换财聪明的没有解释,而是把话语权交到了地上的妇女手中,给她打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有些心虚的中年妇女看到赵换财的眼神,心中稍定,哭诉道:“昨天晚上,我和我丈夫在国道的路口往家走,谁知走到半路,就被一辆车从身后撞倒,我躲得快,没事,可是我的汉子胳膊当场就断了,而车主却只是微微一停车,随后骂了一句就发动着车走了,更本不理会我们,我好不容易才驾着他回了家,然后就顺着轮胎印一直找到了这里,就是这辆车!就是这个人!撞了我们!”

    “刘书记,事情大致就是这位大婶所说的这样,刚才我们在协商赔偿事宜,一件小事,有我处理就行了,要不您和张县长先回村办公室休息?”赵换财目光一转,想要支开几人。

    刘书纪点点头,刚想开口,张县长开口了:“事关百姓的事没有一件事是小事,商议的结果怎么样?说来听听”。

    赵换财听了心里暗骂,你说你一个县长,不好好的在办公室里当你的官,跑到我这一亩三分地多管闲事,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却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自然也知道八十万的赔偿太高了,旁观者清的张县长也一定知道,想了想他灵机一动说道:“因为大婶的丈夫胳膊伤的眼中,日后做不来重活,所以这位大婶想要政家赔偿她八十万,为日后的开销”。

    “八十万!这么多?!”张县长眉头一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见识广的他知道许多车祸赔偿事例,哪有一条胳膊八十万 赔偿的!

    “额,这不是考虑到大婶一家人日后的生活问题嘛”,赵换财眼珠转动讪笑着说道。

    “八十万太多了!就算走法律程序也不会判那么多,依我看,五十万足以”,张县长想了想看了眼政纪手一挥说道,他想借此机会卖个人情给政纪,也能留个好印象。

    “五十万!”地上的妇女听了大喊一声,憋着嘴刚想哭,却听到赵换财大声的咳嗽一声,挤眉弄眼的看着她,就硬生生的将到嘴的哭声别了回去。

    “老张是法学院毕业的,他的判断不会有问题的,我看就按着这五十万来赔吧”,刘书记此刻也看到了政纪,笑了笑圆场道。

    “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伤者”,政纪走到地上躺着的马三身前说道。

    “还问什么?县长和书纪不已经做出了决断了吗?你这是不服吗?”赵换财损失了三十万,心里不爽,更何况,此时情形已经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了的,要是政纪问出个什么来,那岂不是自己的倒霉?他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当然可以!你要有什么疑虑自然可以对峙”,令赵换财没想到的,张县长居然开口同意了政纪的要求。

    政纪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蹲在了马三面前,马三感觉到政纪的气息,回想到昨晚政纪犹如魔神一般的出手,至今让他心有余悸,深怕政纪一时暴起再把他另一只手也折断,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身子也不由的微微颤动。

    “我知道你醒着,不要装了,睁开眼睛看着我!”政纪的声音好像带着魔力一般,直透到马三的心底,让他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然后就是政纪英俊的脸庞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承认,你的胳膊是我造成的,可是要是说是被车撞的我可就不太认同了,”政纪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般的在马三的眼前晃了晃自己修长的手,似乎活动手指一般的灵巧的忽快忽慢的做着动,因为马三是躺在车前,所以政纪很巧妙的利用汽车的角度,将众人的视线所遮住,只留下了自己蹲着的背影。

    “你说,昨晚为什么我不把你两条胳膊都废了呢?”政纪一边说着,一边手上动不停,而马三不由自主的看着政纪犹如蝴蝶般翻飞的手指,目光渐渐的变得痴呆了起来,整个人也精神开始恍惚,随着政纪手上动的加快,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呆滞,到后来好像整个人都喝醉了一般,朦朦胧胧的意识恍惚。

    政纪满意的看着地上马三的模样,经过鼬教导的他,虽然不敢说幻术登峰造极,可是要催眠一个这样的心虚之徒却是绰绰有余,他之所以在一开始不对众人说出昨晚的事情经过,是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的证据,且不说赵换财等人不会承认,就是周围的村名们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与其浪费口舌,不如抓住七寸,在对手图穷匕见之际,一举控制马三,来一个绝地大反击,让马三自己承认。

    政纪慢慢的站起身,清冷的声音在围观者的耳边响起:“我问你,你的胳膊是怎么断的?”

    “ 被你打断的”,马三双目痴痴的看着政纪,声音飘忽,不由自主的说道,周围的人群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政纪为何又问了一遍,可是在张县长他们这些心思缜密的人耳中却不一样了,一个“打”字,却为什么不是撞断,这其中莫非有什么隐情?

    “昨天晚上你在国道哪里做什么?”政纪看着马元继续问道。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说道这里,马三脸色忽然露出一丝害怕与挣扎,仿佛记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却最终喘息着说道:“昨天晚上,我在国道哪里抢劫车辆!”

    “哗”的一声,周围的群众无不大吃一惊,抢劫车辆!这个马三昨晚居然在国道抢劫车辆!那政纪撞伤他的事,难不成另有隐情?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其中好像有更深的故事,好奇的低声互相讨论着,而地上的妇女此刻却已经愣住了,她感觉脑子里好像有一万只苍蝇在盘旋,自己的丈夫怎么会将这件事说出来?难不成他脑子坏了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4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4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