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神秘男子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会有机会的刘书记”,政纪却是滴酒未沾,眼神清明的看着刘志军笑着说道。

    “小政,那我们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尽管来县委找我,至于今天抓捕的这几名敲诈犯人,数罪并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他们肯定好不了”张县长也走过来对政纪说道。

    “多谢你了张县长,以后就麻烦张县长了”,政纪点点头,和张县长握手告别,看着三辆车先后离开了村口,政纪回头看到周还生正期待的站在身后看着他。

    “周大哥,你的事,放心吧,我和耿市长说过了,他也点头了,这段时间周哥你就耐心些,做好自己该做的,业绩出来了,耿市长那边自然会看好你的”,政纪走到他身前说道。

    “政老弟,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周还生感激的看着政纪,心里也暗自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政纪和耿市长果然关系不一般。

    “对了,老弟,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下,这段日子和刚才的刘志军保留些距离”,周还生看了眼路尽头的烟尘,认真的对政纪说道。

    “哦?怎么说?”政纪诧异的问道。

    “他有问题,你们村里的村长和他恐怕有些纠葛,证据也已经被我掌握了,我会尽快将这件事汇报上去的,所以老弟你也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以防万一,”周还生凑到政纪耳边低声说道。

    “我记下了,多谢你提醒了周哥”,政纪点点头记载了心中,脑海中却是回忆着前世赵换财落马之后岚县的局势变化。

    “谢什么谢,咱连的关系,说这个太客气了”,周还生摆摆手说道。

    “那老弟你就安心度假,我也就不多打扰了,”周还生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看了看时间说道。

    “周哥路上慢些,注意安全,代我向嫂子问好”,政纪点点头道。

    “嗯,有时间回忻城来找我一起喝酒,对了,你家咖啡店门口我已经布置了固定的警点,放心吧”,周还生忽然想到什么在车上探出头说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周哥慢走”,政纪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周还生的车渐渐消失在烟尘中。

    饭后,村名们七手八脚的帮忙收拾了残局,也都纷纷告别离去,政家也总算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郑学义更是长出了一口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头一次和这么多大领导在一起吃饭,还真是有些紧张”,可心里却是很满足,自己也能有这样一天,与一县之长同起同坐,却是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而王老太太也是很高兴,传统的农村人喜欢图吉利,图喜庆,这一顿饭,代表着村里对政家的认同,也让这个年过的喜气非凡。

    而一夜没睡的政纪却也是有些困了,打了个招呼,进屋午休去了。

    而此时在村后的山林间的一处土丘之间,赵金正瑟瑟发抖的趴在林间早已枯黄发脆的落叶间,警惕的目光四处扫视着,随时提防着有人前来,而他的身边,赫然放着一把土制猎枪,却是他家以前打猎留下来的,这次出逃,他并没有忘记带着它,这把猎枪也算是他报仇的唯一指望了,他在等,等着明天,因为村里的习俗,在初二的时候,都回来后山的祖坟上香祭祖,而那时,那个造成他如今境地的政纪也必定会来,他要让政纪后悔自己这次的所所为!

    随着正午的过去,后山林间此刻也渐渐的刮起了寒风,吹过枝丫之间,发出阵阵呜呜声,在不远处几座孤坟的衬托下愈显诡异,让赵金不由自主的紧了紧领口,握住了身旁的猎枪,有些心虚的四处张望,而回答他的却是愈加凛冽的寒风和随着寒风飞舞的枯叶,在这幽暗的林间愈发的令人压抑。

    赵金不由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要是没有今天早上的那一出,自己现在是不是正在温暖的家里喝着小酒,吃着美食,享受着神仙一样快活的日子,哪里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在寒风里受冻,他越想越伤心,越想越不忿,看着不远处村落的炊烟,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声,看到不远处孤坟上放着的村名祭奠过的吃食,他揉揉肚子,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过去,捡起了坟前的饼子和馒头,三步两步的返回来,搓了搓吃食表皮上的烟灰土沫,他含着泪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每一口,他都骂一句政纪,每一口,他的怨念也就越深,吃到最后,他索性趴在了草堆上,低声哭了起来,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罪,沦落到与死人抢食吃的地步!而这一切,都是政家造成的!

    “我说,你就准备凭着这一杆子破枪报仇?”一个悠悠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让赵金猛的一哆嗦,一把抓起地上的猎枪,警惕的扫视着四周,额头上瞬间出现一层细密的汗水,深林,孤坟,一个声音,这都让他的精神崩到了极致。

    “谁?谁在说话?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赵金慌乱的拿着枪喊道,将自己此刻的处境忘得一干二净,心里只余下恐惧。

    “你要是想把搜捕你的警察招来,那你就尽管再大点声,我也能看一出好戏”,带着一丝戏谑的男声再度响起,而这次,赵金终于顺着声音察觉到了对方的位置,想也不想的就抬起头看向了自己栖身草堆的一颗杨树。一名身穿黑色外衣的男子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树干上踢着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发现自己的赵金,手里一把银色的小刀也上下抛飞着,似乎毫不把赵金手中指着他的猎枪当做一回事。

    “你是谁?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滚下来!要不然我就开枪了!”赵金看着树干上的男子,带着帽子看不清脸,虽然是看着轻松写意的模样毫不戒备,可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压力,让他握着猎枪的手微微颤抖。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子呵呵一笑,双手一撑,宛若飘忽的落叶般轻飘飘的从五六米高的树上落下,然而万有引力却是不变的,虽然动潇洒下落看似缓慢,却实则很是迅疾,让一旁的赵金都不由的担心他会不会摔断双腿,然后,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多余的担心,在即将落地之际的千分之一秒,黑衣男子精妙之极的一把抓住斜伸出的一只枝丫,下落速度稍缓,然后双膝轻轻一弯,轻巧的站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张平常到了极致的脸庞,混在人群中下一秒恐怕就会忘记,只是一双精光四溢的眼睛让他记忆尤深,让人有种被看透了的感觉。

    “站在那别动!要不然我开枪了!”赵金看到男子向他这里走了两步,紧张的举起枪微微后退说道。

    “我不是你的敌人,当然,如果你认为开枪能杀了我的话,那就来吧,看看到底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这把小刀能先插入你的脖子!”男子丝毫不以为意,边走边平淡如常的说道,手中的小刀如同杂耍班绕着指尖转动,让人眼花缭乱。

    不知道为什么,赵金看着眼前气势如渊一般的男子,光是看着他,就有一股让他难受异常的感觉浮上心头,仿佛身处死人堆一样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这就是杀气!杀人过多的人在日积月累中,会无形的在身周有一股血煞之气,虽然无形,却能在精神上给人以压抑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赵金有一种奇妙的第六感,面前的这个男人恐怕说的不是假话,只要他丝毫有异动,就会死在那把看似平常的飞刀之中,渐渐的,他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多,扣着扳机的食指也犹如千斤重,颓然间,他无力的垂下了枪口,看着男子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找我?”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要来找你,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的看了一场戏而已,”男子幽幽的声音传到了赵金的耳中。

    “看完了吗?那你怎么还不离开?”赵金默默的退在一旁,警惕的看着男子说 道。

    “当然没有了,我还准备看你明天怎么来一出报仇雪恨的戏码呢!”男子反倒是倚靠着树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根香烟。

    闻着香烟的气味,看了眼男子手中的香烟,赵金喉结微微动了动,咽了口唾沫,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暂时在这里避避,没有什么戏可看”。

    男子嘿嘿一笑,将手中的烟盒和火机出乎意料的扔到了赵金怀中,却依旧我行我素的说道:“你这把猎枪,射程短,仅仅有几十米内才有杀伤力,而有杀伤力也并不代表这威力足够打死人,这也就代表着你要是想彻底的杀死对方,就必须站在对方的五米之内,才能保证有机会杀死他,而要想接近政纪无米之内,这是个问题,你很可能没冲过去就被他击倒了,你的对手可是玩的一手好飞镖,所以,在我看来,你明天很可能非但报不了仇,还可能因为谋杀罪栽了,到时候进了监狱,以政纪的能量,你恐怕是凶多吉少喽”。

    ps:好久不和你们聊天了,今天是2016年7月19日,太原下了好大的雨,都快划船了,上班全湿了,你们还好吗?写了一天的小说,好累,对了,看书的朋友加我的群聊天吧,群号481804735,等你们~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5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5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