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男人的最爱

推荐阅读:三国之赤帝我,神明,救赎者相魏校花之至尊高手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道界天下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一个朋友?什么样的朋友?有这么大的能耐,连枪都能拥有”,郑学义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一个军队朋友,特殊部门吧也算,你们不用想太多”,政纪模棱两可的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来,有了这个证,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配枪了?”政学平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也可以这么说”,政纪点点头从盒子中拿出了沙漠之鹰在手里。

    政学平和郑学义为男人,当然也不例外的对枪械类的东西有很深的好奇与喜爱,看到政纪手里拿着的沙漠之鹰,眼里也都闪过一丝热切。

    “儿子,拿来给爸看看,我还从来没碰过真枪呢!”政学平忍不住开口道,刚开始的担心因为这张持枪证早已烟消云散,他已经被儿子的一次次惊喜将神经磨炼的足够坚韧了,对于这件事也很快就接受了事实。

    “给,里面没有子弹,不用担心”,政纪将手枪的弹匣看了眼,递给了父亲。

    政学平小心翼翼的接过手枪,握在手中比了个射击的姿势,夕阳下的银白色手枪在他的手中熠熠生辉,“好家伙,这分量,真是不轻,这么沉,这么大,威力也一定不俗吧,真想试试开枪是什么感觉啊!”郑学平看着手枪的孔径说道。

    “这枪叫沙漠之鹰,是一款威力很大的手枪,也被人称之为手炮,所以设计的比较粗犷大气”,政纪解释道。

    “沙漠之鹰,好名字!学平,给我也看看,”郑学义担心过后,也是心痒难耐的对弟弟说道,男人,哪有一个不喜欢枪的。

    接过政学平递过来的枪,郑学义好奇的摸索着枪身,甚至依样学样的将弹匣取了出来,比划着,感慨的对侄子说道:“小政啊,和你一比,我和你爸这辈子真是白活了,我们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最多也不过是万万木头做的枪就高兴的不得了,再看看你小子,直接上手了真枪”。

    “枪支在咱们华国算是稀罕物,可到了美国这些地方却就像菜刀一样普遍,等将来有时间,我会带大家出国去好好过把瘾”,政纪笑着说道。

    之后,李雪梅等几个女人也都好奇的传看了一下这传说中的手枪,就连晓彤晓燕也都把玩了一会。

    “其实想要试试也不难,伯伯这附近哪有人烟稀少的地方,咱们明天带着鞭炮为掩护,子弹我这里也有,明天一起去试试,”政纪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办法。

    “好主意,用鞭炮掩饰枪声,你这小子鬼主意是越来越多了”,政学平握着手里的枪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明天“大杀四方”的模样。

    “好了,放起来吧,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村里人多眼杂,要是被人偷瞧了去就不好了”,李雪梅好笑的看着丈夫痴迷的模样叮嘱道。

    政学平点点头,有些不舍的将手枪放入了木盒中,想了想对政纪说道:“放车里不安全,就先搁在屋里吧”。

    “嗯,由您做主”,政纪点点头笑着说道,丝毫不知道明天将会是惊心动魄的一天。

    夜晚的温度下降的很快,而在后山的树林中更是明显,赵金从未感觉时间是这样的难熬,周围没有任何的光亮,即使有月光,也只能透过树荫淅淅沥沥的洒下些许光明。他紧紧的裹着大衣,不停的搓着手,即便如此,他也能感觉到身体内的热量一丝丝的从衣衫的漏缝中散去,又饥又渴的他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一丝一毫的流逝,可是却毫无办法,偶尔响起一声乌鸦的悲鸣,更是让他凄然的处境多了些诡异,他不由自主的靠在了一棵树上,手里握着那把黑色的手枪,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能够回答自己那温暖的家里,在火炉旁吃了水饺,想着想着,他的目光渐渐迷离,头一歪,就要睡着,这时一滴冰冷的水滴滴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猛的惊醒,他惊恐的站起身,疯了一样的绕着这片小山丘跑了两圈,直到自己累得没有一丝力气才停止,额头上更是冒出了热汗,他庆幸,要是刚才没有那一滴冰冷的水滴,恐怕自己现在已经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在这寒冷的外界,最怕的不是冷,而是疲倦后的入睡,他知道,如果他刚才真的睡着了,这里这么低的温度,足以让他永远长眠在这里,出师未捷身先死,那是他一万个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此后,每当困意涌上心头之时,赵金就抓起地上的一把雪花,丝毫不迟疑的抹在脖子里,让冰冷的雪水将自己的睡意赶走,没过一会,他就强迫着自己跑动起来,掏出手枪瞄准着莫须有的目标,想象这明天报仇的景象,心中的执念支持者他一分一秒的度过了这漫长的夜晚。

    总管等到了天边亮起了鱼肚白,赵金揉揉自己红红的眼睛,整个人宛若沙漠中的旅人见到绿洲一样,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他总算熬过了这个有生以来最长的夜晚,他的眼眶发青,嘴唇更是冻的发紫,一双手上更是因为经常从地上抓雪而被冻出了触目惊心的冻疮,耳朵也已经没有了知觉,不过这些对于活下来的他来说,已经都是次要了,重要的是他坚持了下来,今天过后,他就能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车辆的轰鸣声让他的精神一震,又抓了把雪抹在脸上强迫自己清醒了些,趴在地上掏出手枪,死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村子里开车来的,除了政家!不会是别人!

    几分钟后,一辆悍马率先出现在视线之内,他所料不错,的确是政纪的那辆车,这次祭祖,一家人早早的就起床了,趁着天蒙蒙了村里人不多,政纪开着车拉着一家人拿着祭祖需要的金银黄纸前往了祖坟,而王老太因为年纪大了,就没有一起跟来。

    “还记得哪个是你爷爷的坟吗?”政学平问开车的政纪道。

    “当然,左手边第三个就是爷爷了”,政纪点点头,眼中露出了一丝追忆,爷爷是在他六岁的时候脑出血去世的,当时爷爷在他幼小的心里唯一的记忆便就是抱着他在村口的余晖下看风景,那个老人的面容,这么多年后在他的记忆中已经仿佛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车辆缓缓的停在坟前,一家人依次下了车,在郑学义的带领下先走了几十米到了最东边的一座已经显得有些陈旧的坟前,郑学义拿出祭祀的食物和金银,说道:“这是你们爷爷的爷爷的坟墓,算是我政家的老祖宗,”说完就跪了下去,点着了黄纸,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其余人也依次磕了头。

    而此时在山坡上的赵金,死死的盯着坟墓后的政纪几人,手紧紧的撰着枪柄,好几次他都想忍不住开枪,可是看到政纪几人祭拜的位置,又强行压下了心中的蠢蠢欲动,距离有些远,角度也不是很好,再忍忍。

    “小政,愣着干什么,快磕头啊”,政学平看了眼身旁的儿子督促道。

    “哦,”政纪点点头,跪下来磕了两个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总有一种被人被人注视着的感觉,让他不觉的有些魂不守舍。

    “接下来这是你们老爷爷的坟,老爷爷当年抗日的时候为了保护村里的村名在报信的时候被日本兵杀害的,其实也能算是个烈士吧,”政学平指着一座稍大的坟墓说道,同样点上了蜡烛,拿出一瓶茅台,倒了些在坟堆上,嘴里念念有词道:“爷爷,这是咱们华国也算是最好的白酒了,您生前爱喝酒,这些就算是我们这些后辈孝敬您的,多喝点”。

    政纪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酸涩,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的父母会不会也躺在这里,自己会不会也带着孩子讲述着每一位老人的过去,祭拜者曾经的怀念,而自己也会有一天躺在这其中,听着自己的晚辈讲述着自己的平生,他忽然感觉人这一生其实很短暂,任你生前哪怕是富贵无边,亦或是权倾一时,又或是凄苦一生,死后终究也是**的来,**裸的去,并无所差别,终究是黄土一堆。

    却说在两公里外的一棵大树上,昨夜的神秘男子正宛若幽灵般趴在树上,手里拿着一只看样子就很精密的望远镜,清晰的看着远处的政纪和赵金的一举一动,他的嘴角牵起了一抹冷冷的微笑,仿佛真的是在看一场大戏,嘴里喃喃自语道:“政纪啊政纪,揭开你真正神秘的时候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能把归离伤成那样的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紧紧的盯着,这一切其实是他刻意的安排,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是身经百战的他来完成这个试探,反而要让一个从未接触过枪械的赵金去完成,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5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5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