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蠢货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其实这并非是他的一时兴起,在他们的世界中,所谓高手,在瞄准或者准备击杀一人之时,或多或少的都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杀意,而这杀意由于是他们所释放的,所以也就分外的明显,即便是普通人也会像昨夜的赵金一样明显的感觉到异样,换句话说,他们的精神力已经被一次次的杀戮与生与死的边缘磨炼的非比常人,如果一个高手在瞄准另一个高手的时候,往往为了精准的射击,会将精神力聚集在三点一线之间延伸出去,宛若一直无形的激光瞄准器,精神先到,随后开枪,往往是百发百中,可是这样也就会有一个弊端,那就是被瞄准的人都会在被精神锁定之时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也有,也正是这种感觉,曾经不止一次将他从生与死的边缘拉回来,躲过一次次的暗杀。

    对于政纪,他并不了解他的深浅,所以也就无从得知政纪是否也具备这样高手的第六感,为了以防自己暴露,他选择了让赵金这个常人去完成这个试探,赵金不像他们,他就像是一个意外,也许有人能躲过刻意的谋杀或者阴谋,可是永远躲不开世界上意外的巧合,你永远不知道世界上的巧合下一秒钟会不会送你进入鬼门关,就像是地震一般,而赵金,就是他埋伏在政纪身边的“意外”,以赵金的实力,即便流露出杀意,也只是微乎其微的,政纪就算是高手,恐怕也难以察觉。

    与此同时,他也并不抱着多大的希望赵金这个菜鸟能够杀死政纪,依靠组织传来的信息来看,方方面面都证实这个政纪恐怕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赵金如果瞎猫碰上死耗子能杀死他的话,那是再好不过,即使失手,他也能从政纪的反应来试探出这个男人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底牌,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赵金,只是他的一颗偶然一时兴起的试金石。

    想到这里,他暗自为自己周密的计划所骄傲,微笑着透过望远镜看着政纪的表情,今天,就是揭开你面纱的时候!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以政纪经过磨练的精神力来说,如果换做他出手,政纪的确很有可能早已察觉,可偏偏换了个赵金,政纪只是感觉到不安,却并未有进一步的警觉,如果说政纪是大boss的话,赵金只能算是个小的再不能小的小怪,属于那种低级玩家随便一脚就能踩死的那种,就算此刻手持一把神器,依旧不能引起政纪的反应。

    赵金看着跪在坟前的政纪,颤抖的将手中的手枪瞄准了政纪的背影,这么远的距离,他并没有把握能够击中政纪的头部,所以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目标较大的躯体,食指微微一曲,扳机已然按下!

    “卡塔”一声,意想之中的枪击声却并没有出现,赵金情急之下,不甘心的又扣动了几下扳机,然而反馈回来的却都是卡塔卡塔的声音,没有一颗子弹射出,或许是政家的祖先在保佑着政纪,又或者是为重生者的福利,冥冥之中自有上苍保护,又可能是赵金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中爬了很久,雪水等不利因素对手枪产生了不可知的影响,总之,赵金的手枪在这关键时刻卡壳了!

    而此时的政纪,丝毫不知道自己在重生以来第一次在鬼门关前踏踏实实的迈了几步,他依旧没有察觉的将“金银”为爷爷点上,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在百米开外的赵金则一脸着急与不知所措的看着手中的手枪,对于第一次接触手枪的他来说,也只是会简单的操,对于卡子弹这种稍微需要技术手段来解决的问题是束手无策,他看了眼身旁的猎枪,随即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昨天那个男人的话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自己这样冲上去,很可能杀不了政纪,反而回把自己搭进去。

    几分钟之后,在趴着的赵金视线内,政纪一家人祭拜了最后一座坟墓,依次走上了悍马,而政纪在最后离开了坟堆,赵金看着政纪的背影,下意识的不停的扣着手中的扳机,他此刻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多么的希望能看到子弹击中政纪的样子,可是,这一切都注定是他的幻觉了,手中的手枪丝毫没有给他面子,反馈回来的也只是不断的卡壳声,眼睁睁的看着政纪发动了车子,掉了个头,只余下缕缕的未燃尽的纸钱的缕缕青烟浮荡。

    赵金脸色狰狞,看得到,却吃不到的感觉是最为难受的,他此刻就像看到猎物慢悠悠的从自己视线内逃走而无能为力的感觉一模一样,自己这一夜的苦,自己这一夜的累,就换来了现在这一副结果?自己就像傻子一样的等了一夜,却是什么都没有做到,想到这里,赵金的脸变得通红,这是气的,他一把将手中的枪甩飞到一旁的雪地中,捂着嘴,蹲在地上发泄似的发出了不明的呜呜声,脖子上青筋一根根的暴起,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无力!

    “咔擦”,这时,赵金的身后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声音,赵金身体一震,抬起头红着双眼循声望去,却发现昨天的那个男人不知在何时,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他的手里拿着的却正是自己扔到一旁的手枪,而男人的双手却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又温柔的宛若拂过情人面颊的手指眼花缭乱的在手枪上一阵调试,然后啪的一声,一颗橙黄的子弹从枪膛内飞出,正是那颗让赵金如此郁闷的罪魁祸首!

    “你,你一直都在?”赵金颤抖着声音问道。

    回答他的却是一声闷响,之间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飞起一枪,瞄都不瞄准,精准如若定位导弹一般,远处一棵树梢之上的麻雀应声而落,赵金的瞳孔一阵收缩,然后就是男子冷冷的声音:“事实证明,蠢货不管拿了什么武器,都注定是蠢货!”说完,男子头也不回的就要离去。

    赵金呆呆的看着远处冒着青烟的雪地上的麻雀,听到男子离去的脚步,浑身一个机灵,猛地跪在地上,扑到男子的身后,一把抱住了男子的小腿,祈求与渴望的说道:“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你能帮我的!只要你帮我,无论是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帮你?哼,不如去帮一只猪”,男子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赵金,腿上一用力,将赵金踢了一个翻滚,看也不看的朝着前方走去。

    “站住!你到底帮不帮我?你要是再走一步!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赵金面色疯狂,宛若癫狂的拿着自己的猎枪,颤抖着指着男子的身躯,此刻他疯狂的眼神没有人会怀疑如果男子说出拒绝的话,他绝对会开枪。

    男子嘴角微微翘起,袖口微动,一道白光犹如夺魂贯日般从手中出现, 就那么一瞬间,飞刀脱手, 就像是在空气里面凭空的出现了一缕青烟,就像是突然有道寒光闪过荒原,就像是慧尾无声无息的托过大地,这样的速度,却在空气里面产生不了任何的波澜,可想而知这个男子的飞刀,快速到了什么地步。

    “唔!”随着一声闷哼,只见赵金跪在地上,手中的猎枪早已丢在了一旁,扳机处一截手指神经反射的微微颤抖着,赵金满脸苍白的捂着自己鲜血直涌的食指断口处,满脸的青筋暴起,却是男子在刚才那一瞬间的出手,在千钧一发之间将赵 金的食指割断!足以可见男子对于飞刀精准的掌控与十足的力道!这一手,已是出神入化!

    “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哪怕是这把破铜烂铁!”男子冷冷的话传到了痛苦的抽搐着手臂的赵金耳中,宛若恶魔一般。

    “我,我错了,但请你帮帮我,帮帮我吧”,出乎男子意料的,赵金居然强忍着断指之痛,跪在雪地中颤巍巍的又请求道,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村子的跋扈儿子居然会在此时有如此的执念与毅力。

    在赵金期待的眼神中,男子顿了顿朝前继续行去,在他感觉到没有希望之时,男子冷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节手指,就算是你的学费了,跟的上的话,就来!”

    赵金眼睛一亮,手指不小心一动,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几欲让他失去知觉,他咬了咬牙点点头,看着猎枪上的断指,忍着痛捡了起来,放入了口袋中,这将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耻辱,他看了眼前方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扶着树木,站起了身,跌跌撞撞的向前追随而去,只留下一滴滴的血迹尾随着他的脚印越走越远。

    却说祭祖之后,政纪带着一家人却并没有朝着村落的方向开,而是朝着村南的一处人迹罕至的后山开去。

    “小政,你确定真的没事吗?不会被人发现吧”,郑学义有些忐忑的看着窗外掠过的树影问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5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54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