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失窃

推荐阅读:懒唐枭宠狂后看书能变强的世界诸天仙临首长老公,太狂野!大妖猴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搬个魔兽到异界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神医弃女

    旭日初升,阳光洒在院落之间,清晨的霜露在桂树枝梢凝结成一滴滴的小冰珠,盘膝在床边的政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竟是一夜都在打坐中度过,伸了伸腿,惊讶的发现,除了一夜屈膝的腿部有些僵硬外,政纪竟然没有丝毫的累的感觉,这一夜的打坐竟然好像比连睡三天都管用,整个人神采奕奕,没有丝毫的疲倦,虽然精神上还有些匮乏,可是也已经不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儿子!儿子,你快点来,咱家遭贼了!”这时,李雪梅风风火火的跑到政纪门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怎么回事?”政纪打开门,微微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

    “不是这个家,是咱们小区的那个,今天早上凡成给我打电话说咱家门都没关,屋里更是一片狼藉,”李雪梅焦急的说道。

    “我爸呢?”政纪听了,并不慌乱又问道。

    “你爸和你伯伯他们先去看情况了,你也快去看看吧,屋子里妈放了好几十万的咖啡店的营业金没来得及往银行存,可不要被那个天杀的贼给偷了啊!”李雪梅跺着脚,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妈,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我在警局有人,很快就能查到的,放心吧,”三十万在现在的政纪眼中虽然不算什么,可 是看到母亲焦急的模样,政纪也是有些恼怒,贼居然偷到自己头上来了!

    “妈和你一起去”,李雪梅看到政纪穿戴好衣裳向门外走去,连忙也跟了上去。

    到了现场,政纪和李雪梅发现楼下早已围了一群街坊邻居,政纪停下车,拨开众人走了上去,没到家,就听到了周波的声音在家里响起。

    “政老哥,您放心,这是一起恶劣的入室盗窃案件,我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此时查的水落石出,让政老哥你的损失降到最小”,家门口周波拍着郑学平的肩膀安慰道,郑学义和凡成则也站在旁边,安慰着郑学平,而屋内早已拉了警戒条,相关的法医等在仔细的查看着一切可以的线索。

    “周局长,爸,情况怎么样?”政纪和李雪梅走到门口,开口问道。

    “哎呀,政老弟你来了,对于昨天晚上的事实在是抱歉,这种事发生在我的直辖范围内真是我的失职啊”,周波看到政纪,眼睛一亮,紧紧的握住政纪的手说道。

    “辛苦你了周局长,这大早上的就麻烦您,”政纪点点头说道。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老弟你放心,损失了的东西,我一件不少的给你找回来,敢动我政老弟的东西,我一定要让这个蠢贼后悔!”周波赌咒发誓的说道。

    “政纪,我今天一大早起来下去买牛奶,结果就发现你们家的大门开着,我试着喊了句,也没人回应,进屋一看那样子,就感觉是遭了贼,就给政叔叔打了电话”,凡成同情的看着屋里的一片狼藉说道。

    “嗯,我知道了,多谢你了凡成”,政纪点点头道。

    “学平,怎么样?咱们的钱还在吗?”李雪梅见不能进去,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望了望卧室的方向,忐忑的问道。

    “唉,都没了,柜子里的钱都被盗了,”郑学平苦着脸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都没了?!整整三十万!都没了!?我的天啊!”李雪梅一听这个消息,脸色一变,眼泪就要往下落。

    “妈,您别急,不是说了一定找回来吗?你这是哭什么?为了区区三十万上了身子,不值当的,你不是和我说过,钱都是身外之物,咱们健健康康的才是最大的福气吗?何况我还很庆幸,这次遭贼你和我爸不在,钱就让那个贼替咱们保管几天罢了,”政纪安慰的扶住母亲说的。

    “是啊,雪梅,你看你这是哭什么,三十万而已,又不是多大的钱,更何况还会找回来的”,郑学平也一脸尴尬的看着流泪的妻子。

    一旁的郑学义砸了砸嘴,弟弟这话说的,三十万都只是而已,果然是发家了啊。

    “你说的容易,我看你是忘了过去那苦日子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三十万是个小数目吗?儿子没发迹之前,你当老师一年也才不到一万块钱,这一丢就是三十万,我能不心疼吗?”李雪梅揉了揉眼睛说道。

    “嫂子说的对,这三十万可不是什么小钱,我周波以这顶乌纱帽做担保,不抓到这个贼,我这个警察局局长就辞职不干了,所以嫂子你放心,我给你打包票了”,周波义正言辞的发誓道。

    李雪梅听到周波的话,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有外人,不由的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不会给儿子丢人了吧,想到了这里,她擦 了擦眼泪,点了点头说道:“哪有那么严重,周局长言重了,我相信周局长一定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的”。

    “局长,经过我们的初次鉴定,小偷应该是从屋外的阳台上爬进来的,我们发现阳台的窗户好像并没有反锁,”这时一名干警在初步勘察了现场之后对周波说道。

    “没锁阳台?我明明记得我走的时候把屋子里从里到外都锁了啊?”李雪梅听了回忆了下当初离开的时候,诧异的说道。

    “也许是妈你走的急,一时之间忘了吧”,政纪想了想说道。

    “对了,请失主看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登记个名单,日后也好追回失物”,周波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十分钟后,查看完屋里的情况后的郑学平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登记人员回忆着丢失的物品。

    “三十万五千元的现金,十万一捆,”李雪梅回忆着自己当初将钱放入柜中的情景说道。

    “八条利群富春山居香烟,一条大概两万多”,郑学平有些沮丧的声音响起,他心里也很痛恨那个小偷,连自己书屋内放的香烟都顺手牵羊带走了,这让他很是心烦,这些天抽这个烟他都有些上瘾了,这么贵的烟,让他买其实也舍不得,只剩下这八条香烟省吃俭用的抽着,可是没想到,自己舍不得,倒是被这天杀的小偷顺手牵羊了。

    “噗,”喝着茶的周波猛地呛了一下,拿笔登记的干警也颤抖了一下,有些怪异的看着郑学平,而郑学义同样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政老哥,你确定?一条香烟两万多?”周波缓了缓神,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啊,学平,你可不要记错啊”,郑学义也感觉自己弟弟是不是傻了,怎么会有那么贵的烟。

    “没错啊,小政和我说的,就是一盒两千多啊,一条可不就是两万吗?”郑学平摊了摊手,看了眼政纪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盒利群富春山居。

    “周局长,我爸他说的是真的,这烟的确是这个价格”,政纪点点头说道。

    周波面色古怪的看着郑学平手里的香烟,那熟悉的包装,可不就是上次政纪在饭桌上给自己的递的那烟吗?如果是真的,一盒子两千多块钱,岂不是一根就得几百?可笑的是自己当初还拿中华香烟和它比,现在想象真是有些汗颜。

    “的确是这样的,政叔叔当初送给了我爸一条,后来我爸的一个卖烟酒的朋友见了,也说是这个价,”凡成也回忆着年前父亲打电话咨询时候的场景说道。

    “好家伙,一条就得两万多,八条可不就是十六万?可别让那个不识货的小贼给糟蹋了,小刘,登记上,到时候抽了几根,等抓到那犊子让他照价赔偿”,周波点点头说道。

    他不说还好,说了更让郑学平心疼,一想到自己都舍不得抽的烟,让小偷一根接着一根抽的样子,他就一阵肉疼。

    与此同时,在旁边五单元的窗户之中,一名瘦高的男子正偷偷摸摸的站在阳台前,探头探脑的猫着腰偷窥着政纪家门口的情况,看到一名名警察进进出出,让他的心跳的很是激烈,脑门上都浸出不少汗滴。

    他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昨晚是否还有什么疏忽和没有顾虑到的,越想越觉得漏洞多多,越想越觉得心惊肉跳,以至于看着楼下的警车和警察都好像冲着他来一样。

    “砰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直接让他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踮着脚尖跑到了门口,顺着猫眼望去,原来却是虚惊一场,是在敲对门的门,他有些虚脱的坐在地上。

    坐了几秒,感觉静不下心来的他,慢慢的走到卧室,卧室内一片昏暗,即使是在大白天,同样拉着窗帘,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亢奋,轻轻的打开了衣柜的拉门,其中赫然是一捆捆的百元钞票静静的躺在衣柜之中,初步望去,大概有三十多万!而在钞票的旁边,却是八条包装精美的香烟。

    ps:无力~~求鲜花,求掌声,求订阅,最后坚持一段时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2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26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