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尴尬

推荐阅读:致命亲爱的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早安继承者男神老公要抱抱绝色王妃要逆天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杀神之神万能兵王

    “看不出来,你倒是挺有自己想法的,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后悔了可不要说我不送你礼物哦”,蒋馨想了想,虽然心里认同政纪的话,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幅模样,让政纪一时之间想起了自己的表妹董于漪,当时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是如此的桀骜不驯,青春期的姑娘,果然都有一丝与万事对的逆反心里。

    是夜,等政纪等人满载而归,回到琼瑶老师家里,却惊讶的发现,琼瑶老师竟然病了。

    “发烧了?那现在问题不大吧?”政纪带着一丝紧张问蒋辛涛道,琼瑶老师的年纪大了,对于平常人来说的小毛病,也需要好好的注意。

    “是啊,爷爷,我奶奶现在在医院吗?”蒋馨也头次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没事的,只是路上受了些风寒,吃上药在楼上睡了,烧也退了,实在不好意思政纪,说好的共进晚餐,没来得及准备太过丰盛,”蒋辛涛面色带着些许抱歉。

    “这都不重要,只要琼瑶老师身体健康就行,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政纪摆摆手,认真的又问了一次。

    “不用的,我已经请了医师来看过了,”蒋辛涛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摇摇头道。

    几人吃过饭,政纪也不去打扰陷入睡眠的琼瑶老师,和林心茹高媛媛一起拒绝了蒋辛涛的挽留,告辞离去,让蒋辛涛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琼瑶。

    政纪几人从琼瑶老师别墅走出来,看着山下灯火通明的台呗市,点点繁星在夜空中闪烁着。

    “你们去哪里休息?”林心茹关切的问道。

    “来之前,已经订好了酒店,不用担心”,政纪看着山下的夜晚的美景随口说道。

    “酒店?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去我那里吧,反正我那里也就我一个人,就当是和我做伴吧”,林心茹想了想,咬着嘴唇,鼓起勇气说道。

    “这?”政纪微微愣了愣,身旁的高媛媛却露出一丝喜意,点点头迫不及待的说:“好呀”。经过这一下午的相处,她和林心茹都对彼此的性格很欣赏,两人几乎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我一个男的,是不是会有些不太方便?”政纪有些顾虑的说道,对于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他还是有些担心的,要是自己去林心茹家过夜的话,被媒体发现,恐怕会爆出对林心茹不利的报道。

    “没关系的,还有媛媛在,我住的地方也不是很繁华的地段,也算是一套隐蔽的居所吧,不会有谁会发现的”,林心茹说完,感觉自己的话里有那么些暧昧,怎么听着那么有歧义,脸不由的红了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政纪也不是矫情的人,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自认还算是正人君子。

    林心茹的家是一座秀气的小别墅,精致而典雅,却又带着一丝女子的秀气。

    “要喝点什么吗?”换下正装,穿着睡衣的林心茹步态端端的走出,笑着问沙发上的政纪和高媛媛。

    “果汁”“白开水”,两人随口说道。

    “心茹,你这里挺不错的嘛,”高媛媛打量着四周的装饰,在客厅的一角,居然有一座小吧台,里面盛放着各式的美酒。

    林心茹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吧台,笑着说道:“是不是很奇怪,我一个女孩子家里还有酒吧一样的吧台,其实啊,我在无聊的时候,都喜欢喝一小杯酒,而且听医师说,适当的喝酒,有助于新陈代谢,也有一部分美容的功效,所以我干脆在装修的时候修了这么一个吧台”。

    “原来如此,有时间我也试试”,高媛媛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有没有兴趣,尝尝我亲手调制的鸡尾酒?”林心茹兴致忽来说道,期待的看着政纪和高媛媛,就像是一个第一次学会做饭急着展现自己手艺一般的女孩。

    “当然,乐意之极”,政纪点点头。

    “对了,洗手间在哪里?”政纪忽然感觉有些尿急。

    “左手边第三个木门就是”,林心茹指了指客厅侧面的一个房间说道。

    政纪站起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心茹看到政纪进去,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红,急忙就要开口喊他,却只听到了一声木门关合的声音,将她嘴边的声音压了回去,心如小鹿般的看着洗手间那边,她忽然想起,自己的贴身衣物好像还在洗手间的洗衣机之上没来的及收拾。

    洗手间内的政纪,显然也发现了洗衣机之上的物品,不是他刻意观察,而是实在太显眼了,黑色的红色的蕾丝边的内 衣,随意的堆积在洗衣机之上,几乎是下意识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林心茹穿着这些内衣的模样,让政纪不由的有些热血翻腾,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近距离的看到女生的内衣,鬼使神差一般的,他颤抖着手伸向了那堆对男人有着特殊诱惑力的衣物。

    而沙发上,林心茹却是坐卧不安,不时的看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政纪不要注意到自己堆在沙发上的那堆衣物,可是心底里却有个声音告诉她,看不到的可能性非常的小,一想到里边政纪看到自己贴身内衣的情景,她的脸就忍不住的发红,自己刚才为什么非要指那一间洗手间呢?

    一旁的高媛媛也很明显的发现了林心茹的异样,有些诧异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洗手间,她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政纪去上厕所,林心茹为什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莫非是她也想去了?

    “咔嚓”一声,随着洗手间木门打开,如同响在了林心茹的心间,以高媛媛的视角甚至能看到林心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政纪神色如常的走了出来,看到二女望向他的目光,看了下自己的身上,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我也去趟洗手间”,林心茹脸色绯红,马上从沙发上起身,不好意思的看了政纪一眼,三步两步跑进了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门,揉了揉发烫的脸庞,平缓了下呼吸,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洗衣机。

    洗衣机上,她的内衣还按照原来的模样随意的摊放着,貌似并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林心茹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才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俏脸通红,鼻尖带汗,低吟一声,忙不迭的将洗衣机上的内衣统统丢到了甩干桶内,忽然目光一凝,看到了洗衣机盖旁的水渍,她微微一愣,然后刚刚恢复了些正常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他看到了,他一定看到了,”林心茹喃喃自语着,女儿家最贴身的衣物被看到了,而且还说不定被政纪触摸了,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从未像现在跳的这般快。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邋遢的女人,我的内衣是不是太暴露了,”林心茹心思百转,不知是喜还是忧,她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猛地拧开水龙头,冰凉的自来水扑打在滚烫的脸颊,稍微让她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些。

    “好奇怪,心茹怎么了?你有没有感觉她刚才有点怪怪的?”高媛媛看着紧闭的木门,好奇的问身边的政纪道。

    “有吗?”政纪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洗手间,摸了摸鼻尖看着天花板说道。

    高媛媛狐疑的看了政纪一眼,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自从政纪去了趟洗手间,她感觉到两人都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具体的原因。

    说话间,林心茹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咬着嘴唇看了一眼政纪,却发现他并没有看向自己,顿了顿身子,鼓足了勇气走到了吧台。

    政纪用余光看了眼林心茹,她的表情,让他有些忐忑,自己刚才只是看了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虽然这么想,可是心中却依旧是抑制不住的心虚,以至于他下意识的躲闪着林心茹的目光,不敢与之接触,而林心茹,此刻又何尝不是如此,两个人目光漂移,谁都不敢看对方。

    夜幕笼草中,整个别墅显得特别的安静,圆月安静的撒着银光,别墅的天台上面,圆桌之间,政纪和林心茹三人围坐着,淡蓝色的酒液在高脚杯中衬着月光散发出别样的迷幻之色,远方的台呗市灯火通明,照亮了一片夜空。

    林心茹和高媛媛的脸庞在月光下泛着一丝嫣红,透着别样的美感,两人的双目都带着些许的朦胧,显然两人喝的都有些多了。

    政纪接着月光,饮着美酒,观着两名如花似玉各有千秋的美人,却是也别有一番滋味,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前世的自己,何尝又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和她们这样遥不可及的女神共进美酒。

    “政纪,你不是给我写了首歌吗?我想听”,林心茹面色微醺的看着政纪,憨态可掬的模样让政纪微微一愣。

    “是啊,政纪,你准备了多少好歌,都唱给我们听吧,你可不要偏心,只给心茹一个人哦”,高媛媛也明显有了醉意,说话也没有了之前的距离感,变得亲近了许多,竟然开始了撒娇。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0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0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