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危险行为

推荐阅读:国子监绯闻录中场统治者玄门大佬世界末日了和我真的没有关系绿皮救世主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快穿女配:男神,你抢戏了勾引情敌我是专业的[快穿]万古皆妖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

    “说不准是来跳楼的呢?”一个人好像调侃的笑着说道。

    “跳楼?开什么玩笑,选这么个地方跳楼,”另一人听到后鄙夷的看了一眼说道。

    而此时,在场馆内的侧面,几名工人员一般的男子站在一起,紧皱着眉头看着天台上的人影,看了身边的几个男子一眼,然后看到他们同样茫然的表情,就知道这样所谓的表演并没有安排在典礼节目之内,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安主管,这是你们安排的吗?”一个看似领导一样的人物对着身边的男子问道。

    而被问到的男子忙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聚光灯切换过去”,领导一样的男子皱着眉头一扬手,灯控室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立刻将聚光灯从依然忘我演奏的钢琴师身上移开,射向了更高一层的露台之上,而钢琴师依旧忘我的演奏者,浑然不知自己头顶几十米的地方,站着一个在夜风中摇摇欲坠的身影。

    聚光灯打照,形成一片圆形的光斑,照射在顶层护栏的人身上,那一瞬间,几乎是场馆内所有的人都一时间哗然。

    让人群哗然的并非出现在他们视线内的是大卫科菲波尔,亦或是什么表演者,更不是某个一出场就会引起尖叫的某个帅的掉渣的国际大盗,让众人惊呼的原因,皆是因为在灯光下,赫然是一个衣着凌乱不堪的礼服,却呆愣愣暴露在灯光之下,双目无神的男子,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他站的位置,正是在保护栏的外部,而非内部。

    站在护栏内部和站在护栏外部的区别大概只有两种,前者大概是乘着月黑风高出来赏赏月看看美女,而后者,几乎在等同于找死!

    然而在人群中依旧有着带着笑容的讨论:“文化中心这是要准备表演什么节目?自由蹦极?高空降落伞?还是哪个公司 出重金在典礼上打的广告?”却是何闰东笑着对身旁的小s 说道。

    “我怎么感觉越看越像是行为艺术呢?这个人是不是著名的行为艺术家啊?要不咱们也去找他要个签名?”

    场馆分为三层,然而每一层的高度,都在普通楼层的四到五倍之间,所以这个男所站在护栏之外,整个人压迫性的立于摇摇欲坠的那一点,全靠两只朝后抓着护栏的手支撑着身体,面对着迎着直吹而来的夜风,而其下的第二层露台,距离 他之间大概有十几米的高度,更别提现在位于底层的舞台了,所以众人仰望上去,那个高度的确有几分让人心惊胆战。

    在灯光打在那人脸上的那一刻,下方立刻传来了几个惊疑不定的声音。

    领导模样所在的那十几人中,一个管理层模样的男子抬头看到天台上的男子,脸立刻就变了,嘴里有些不确定的念叨着:“李,李大?”

    而他身旁的几个年轻男子,脸色也是同时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天台上的男子,那不是昨天他们遇到过的李大吗?他不是被取消了参会资格了吗?怎么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天台之上?

    “你们认识他?”领导模样的男子捕捉到几人的表情变化,严肃的看着几人问道。

    “唔,这个,”被问到的昨日让李大取材料的主管张着嘴巴,喉结一起一伏,然而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是李大,文化中心的一个小工人员,平日里好像精神有些问题,”刘琦灵机一动,忙开口说道。

    “精神有问题?”领导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又看了眼天台上的李大,眼色无神,嘴唇颤抖,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些不对。

    “是啊是啊!他的精神好像有些问题,曾经还去厕所喝过尿,昨天我为了以防他来典礼出丑,所以就临时取消了他的参会资格”,主管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给了刘琦一个感激的眼神说道。

    “既然是如此,那你们谁和他关系好,上去劝劝他,不要让他站的那么高,今天媒体这么多,影响不好,何况站的那么高,也挺危险的,让他下来就好了,”领导看了一眼众人说道。

    那名主管连连应诺,随即快速的朝着楼梯走去,朝着高层等去,而会场内的一些安保人员,也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前往。

    而在台上的政纪也显然看到了这一幕,以他的眼力,更为清晰的看到了那人的样貌,脸上的诧异之色一闪而过,这不就是那日在公园里险些冲撞了他们的那个奇怪男子吗?

    而台下的林心茹刘得华一伙人,也显然认出了那名男子,脸色的表情同样的惊疑不定,从那天的男子表现来看,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所表现出的样子,而如今,竟然巧合的再次相遇,却是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场景中,林心茹和高媛媛互相对视了一眼,显然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劲。

    “心茹姐,我看着,怎么像昨天那个险些撞到我的那个神经病呢?他会不会是想跳楼啊!”蒋馨迟疑的说道,眼里有一丝担心。

    林心茹点点头,拉着蒋馨的手说道:“没事的,可能只是表演”,说出来她的心里也有些没底。

    “吧嗒!吧嗒!

    在二楼忘我陶醉,正在弹琴的琴师总觉得有什么水在不住的从头砸下来,落在乳白色的钢琴之上,落在他的头顶之上,弹琴的琴师眉头皱了皱,觉得他弹了大半辈子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琴师应该是获得尊重的,不论是社会地位还是工环境方面,这种头顶上不断滴水的打扰,是对艺术的一种亵渎。

    于是钢琴师抬起头,然后就看到正上方高站于外的李大,眼泪和口水横流,从脸颊的收尾处一滴滴落下,一颗颗混合了泪水和口水的水液,正自由落体的穿透这个夜空,迎着风啪!啪!啪!散成几片晶莹的水花,落在他的头上。

    一种恶心,立即从胃部涌上他的喉咙。

    琴声顿止,钢琴师跌跌撞撞的从座位上翻倒在地,然后想是中了毒一般连滚带爬的逃亡。”

    政纪皱着眉头看着天台上的男子,从他的神色与表现来看,显然,深谙心理的政纪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对,这很明显的不是表演,也不是秀,而是这名男子心怀死意。

    而此时,之前被文化中心领导派上去的主管和跟随在后边的几个保安,悄悄的从后边潜上了通往最顶层天台的楼梯,而就在准备靠近李大的时候,一直站在天台边缘的李大,在这一刻好像有所警觉一般,猛地回头,精准的看到正准备摸到他身后的几人。

    “别过来!”李大猛地大声喊道,一只手抓着栏杆,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摇摇欲坠的模样让下方的观众们不由的惊呼一声,更多的人看到此情此景已经意识到,这恐怕不是他们臆想中的那样,而记者们,则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枪短炮,对着天台上的李大方向,闪光灯不停的闪着,柳主管等人不由的停在远处,不敢寸进。

    “嘿嘿....你们说我要来干什么?你们猜对了,我是来给你们表演的,我是专门来这里给你们表演高空跳楼是怎么死的!”李大表情怪异,双目通红继续说道:“可是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从这里跳下去吗?!”你们知道吗?”

    “李大,你别冲动,你先别跳,你如果对什么不满,或者对我不满,可以说出来,也不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啊!”柳主管大声的喊道。

    柳主管的表情就好像哟啊哭出来了,他双腿在发软,本来就有恐高症,从来对于这些高楼大厦边缘就不感冒,何况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说服不了李大,他要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恐怕也难辞其咎,开除都是小事!

    “下面是公司的董事,他亲自说了,无论你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好好帮助你,只要你不要这样不负责任的放弃自己的生命,不要放弃这个对你还算友好的世界,想想从前同事们和蔼的面庞,想想我对你的殷切期望....”柳主管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才,子这样危机的关头下居然还能将心头的意思表达清楚,滔滔不绝。

    “你不要说了!你不说还好,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这辈子,只有在这种场景,这样的氛围之中,从这里跳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李大听了他的话,脸色一变,一副恶心到家了的样子大喊道。

    “妈呀!不要!”柳总监吓得双手护头,他这辈子,混到tda的内务资料主管,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然而唯独这一次,平时间长相劣质,面色猥琐总是不敢正面和别人交流的李大,从他的面前这么跃跃欲跳,吓得他面色惨白,如果李大真 这么一下子纵身跳下去,发出磅!得一记?落地的重响,估计他这一辈子都会做恶梦的,想起从前对李大的那副恶言恶语的模样,估计垂天晚上他还能够看得到自己家窗前飘来飘去的白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0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0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