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拼命

推荐阅读:丞相不干了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九零俏佳人带个位面闯非洲不败狂徒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吴钢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鲜血如同开了的自来水管一般的流淌,周围的其他几个小混混也显然发现了这一幕,手中的刀片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同样不敢相信的看着吴钢腹部的酒瓶,鲜红的鲜血刺激着每个人的双眼,一时之间,场内竟然出现了几秒钟的寂静,只留下鲜血流落在地上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吴钢双目闪过一丝惊异,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腹部的酒瓶,然后仿佛是延迟一般,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才传到了他的脑神经,然后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膝盖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坐在了血泊之中,刚才还有力挥舞的双手,此刻却好像负了万斤重的秤砣一般,再也抬不起来,甚至连触碰一下伤口都做不到。

    而周围的小混混,则互相看了眼对方,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一幕,明明已经穷途末路无力回天的凡成,却造成了这样的后果,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心虚与恐惧,“叮叮当当”一阵响声,却是小混混们手中的刀不自觉的落在了地上,如果说凡成一人还能够处理,可是如今,他们最大的后台吴钢的倒下,彻底摧毁了他们的决心,就像是溃了堤的水库一般,他们连滚带爬的跑出了网吧,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甚至连回头都不看一眼血泊中刚才还叫的亲热的吴哥一眼。

    凡成头颅微微扭了过来,看着同样倒在地上的吴钢,看着他眼中难以掩饰的绝望和恐惧,凡成的嘴角忽然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带了一个,没白死!

    凡成的手指轻轻颤动,用尽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抬起了手臂,伸向了恐惧的看着他的吴钢,却在半空中无力的垂下,“啪”的轻声砸在了吴钢的脸上,一股血腥味传到了吴钢的嘴中。

    意识渐渐的模糊,仿佛是放开了风筝线,飘飘荡荡的不知飘向何方,每一秒钟,都好像是一辈子一样的漫长,渐渐地,身体上的疼痛好像打了吗啡一样,不再那么明显,反倒是一股寒冷的感觉漫上凡成的心头,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站在冰库一般的冷,冷到了骨子里,冷的凡成的牙齿不自觉的发出“哒哒”的声音,力气一丝一毫的消散着,胸口也好似放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经历了马拉松一般,脑海中的原本清晰的画面念想,也渐渐的变得模糊,变得不再清晰,仿佛是水泊过的水墨画一般,分不清他们的脸颊,别了,爸爸妈妈,别了,政纪,别了欣梅,别了,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最后的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政纪在华丽的舞台上微笑的看着他,向他伸出了手,凡成嘴唇微动,表情微微带着笑容,眼睛渐渐的眯成一条缝,到最后完全的磕上,手一软,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而伴随着意识消散的,还有耳边隐约的救护车特有的声音和撕心裂肺的哭声。

    “咔嚓!”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水面上,原本平静的海水,仿佛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搅动的一般,荡起了波澜,原本碧波万里的天空,此刻仿佛蒙上了一层暗色的黑纱,浓浓的乌云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了空中,不时的有银蛇在其中攒动,随后便是声声闷雷穿破云层在天地间传动,风也渐渐喧嚣了起来,白色的海水沫在空中被卷起,撒向天地。

    一艘洁白的帆船在这天地间孤单的在海中随着风波起伏着,帆在风中鼓起了夸张的模样,宛若离弦的箭一般划过水面,风越大船行的反倒是越快。

    船舱内的政纪看了眼船外宛若末日般的场景,摸了摸胸口,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莫名的感觉到一阵胸闷,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一般的不安,让他的情绪莫名的有些低沉,风越大了,豆大的雨滴也开始夹在在风中打在船舱之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政纪看了眼鼓起的风帆,想起了水手教他的,拍了拍有些发闷的胸口,脱掉了外衣,**着上身,走出了船舱,舱内还不觉得,只有此刻站在甲板上,他才切身的体会到了这场风暴的来势凶猛,雨滴打在脸上竟然像是小石子一般的疼,风吹的他一个大男人甚至难以站直身子,只能弯着腰,一步步的走到风帆旁,眼前一片白蒙蒙的,解开风帆的绳子,政纪三下两下用力的拉着帆将它收了起来,船只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随着起伏的海波一上一下的荡漾着。

    收起了风帆,政纪看着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感受着冰凉的雨滴打在身上的感觉,眺望远方,只有此刻,他才能切身的感受到大海的能量,感受到人类自身力量的渺小,感受到造物主的伟大,风浪越来越大,雨水越来越急,就像是泼下了的水幕一般,耳边只有那巨大的风雨声与波浪声。

    政纪眯着眼睛,看着这伟大的一幕,忽然张开了双手,仿佛要拥抱着天地一般,用尽全身的力气在这万里无人的大海中嘶吼道:“啊!!!我是政纪!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是穿越者!我知道未来!我有写轮眼!”

    “奥门今年就要回归啦!”

    “谷歌明年就要上市了!”

    “布什会在01年成为m国总统!911事件也会在那一年发生!”

    “华国会举办零八年的奥运会!”

    .........

    政纪的声音,在狂风暴雨中的天地间飘荡着,在这万里无人的大海中,他好似发泄一般的将内心里所有的秘密吐露着,宣泄着,自重生以来,表面上开来他乐观开朗,他有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可是切身处地的来想,穿越者也是人,也会有压力,也会有焦虑,也会有烦恼,他背负了太多太多,不管是心中的无数的秘密,还是那一双不一样的写轮眼,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的神经时时刻刻的处在紧绷之中,睡觉都要留一个心眼,不要说什么不该说的梦话,可以说,在这空无一人的大海之中的日子,才是他最为安心的日子,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暴露,不用担心自己的写轮眼被人看到,在这里,他可以踏踏实实的睡觉,在这里,他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在这里,他可以随意的使用写轮眼而不被人发现,在这里,他得到了难得的平静与心安。

    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抹阳光穿过乌黑的云层,宛若是一道宏大的光柱一般,照亮在这天地之间,风听雨歇,海浪,好像是玩累的顽童一般,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一道七彩的彩虹悬挂在天边,丝丝带着大海气息的味道进入鼻腔,常听人说,暴风雨后的景色是最美丽的,政纪今天终于见到了这美轮美奂的场景,那彩虹,是自己前所未见的宏大,仿佛连接了海平面一般,深蓝色的海水,在阳光中呈现出了神秘与美丽的矛盾之感。

    站在船头的政纪,看着眼前的景色,从未感觉像此时一样内心平静,就亦如那波光荡漾的海面一般,内心也仿佛被这一场暴雨清刷了一般,清纯明镜,不含一丝的杂质,就宛如身子骨都轻了二两,政纪随手脱下了早已湿透了的短裤,一丝不挂的站在船头,古铜色的皮肤接触在阳光下,匀称的肌肉分布,健壮的胸肌,在海上的这几天反倒是让他变得如同健美先生一般,至于裸露,反正也没有谁会来说他是暴露狂,拧干了裤子,他随手搭在了帆船的船舷旁,任由它像是旗子一样随风飘舞着。

    重新升起帆,看了眼罗盘,航向正确,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两天以后,他大概就能到了那片预定中的公海北纬25度,东经123度,那片潜藏着金山的海域,政纪从船舱内搬出了沙滩椅,顺便带了一瓶红酒和食物,惬意的躺在沙滩椅上,顺着海风,品着从刘得华哪里顺来的美酒,却也是惬意非常。

    “扑棱棱”一声响,正当政纪闭目养神之时,却是有一只白色的鸟从天空飞落下来到了甲板之上,“咕咕咕”的叫着,歪着头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警觉的看着躺在椅子上的政纪,翅膀微缩,好像随时准备振翅高飞。

    政纪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精灵,却讶异的发现,这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海鸥或者什么海上生存的鸟类,相反的,竟然是一只白色的鸽子,优雅的侧着头看着自己,政纪下意识的望了望四周,却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岛屿的影子,那么这只白色的鸽子是如何飞到这渺无人烟的大海中的呢?它是如何飞越了这千山万水的呢?政纪不得而知,只不过看这只鸽子的样子,羽毛凌乱甚至有些发黑,脚步也有些虚浮的样子,可以看出来,它一定是累到了极点。

    ps:昨天出差了,存稿也不多了,最近没时间写了。。可能会断更~~请原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1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1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