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生命的脆弱

推荐阅读: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神医弃女科学捅炸异世界[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跨越时间线炮灰集锦[综]国子监绯闻录中场统治者玄门大佬世界末日了和我真的没有关系

    入眼之内,凡成和那名叫吴哥的男子,躺在猩红的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好了,差不多了,压住止血棉球,最近不要剧烈运动,”护士的声音在刘璐的耳边响起,将她从回忆中惊醒,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血已经采完了,她下意识的按住棉球,刚想站起身, 却感觉到一阵头晕,却是输血之后一时没有适应。

    “护士,我的同学,他的情况?”刘璐强忍着难受,忐忑的问道。

    女护士看了刘璐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同情,“你的男朋友,情况恐怕不太乐观,失血太多了,能不能救回来,就要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了”,却是将刘璐当成了凡成的女友。

    刘璐听了欲言又止,现在再解释这个,并不重要了,她的脑子里全是护士所说的话,眼眶不自觉地变得红了,那个在黄昏中与政纪和自己一同欢笑着的男孩,那个开朗乐观的男孩,就要离开大家了吗?这一切如果是一场梦该多好?梦醒了,又能在教室里听到凡成那独特的充满乐观的声音,看着他带着一丝贱贱的淘气的笑容,如果,政纪知道了,恐怕一定会很着急吧?

    想到了这里,她摸摸口袋,才想起了自己的手机,已经没有了。

    “护士姐姐,求求你,一定要尽力救救我的同学,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刘璐将脑海中复杂的思绪抛开,恳切的看着护士说道。

    “我会尽力的,”护士拿着血包,快步走向了手术室。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刘璐,凡成到底会不会有事呐”,门口,吴欣梅抱着胳膊无力的靠在墙壁上,泪水滴滴答答的顺着脸庞流下,虽然她接近凡成的目的不纯,可是所谓日久生情,所以即便她的心里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可这么多日的相处下来,她也是感情动物,怎么会完全的铁石心肠,更何况,凡成还是为了她俩才躺在了手术台上。

    “欣梅,没事的,凡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化险为夷的,你相信他!”刘璐强忍着背上,强自安慰着吴欣梅,眼里却是酸涩的难受,只怕下一秒钟泪水也会忍不住滴落。

    生命是一首终究会谢幕的长歌,生活却是一盘永远也解不开的棋局,距离仙女座两百万光年的这个太阳系的蔚蓝色星球上,无数的生命像是置生于这个庞大的棋局之中,这个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运存在着的棋局,带着世人无法挑战的惯性力量,像被地球引力吸引的月球,亘古的旋转在看似广袤实则狭小的空间里。

    有些地方,我们永远到不了;有些事情,我们永远做不到;有些承诺,从来就只有伴随着当初的夕阳沿着山脉落了下去,消失到没有一点回音。

    没有人可以保证永远,连续剧能够看到结局,但生活却不能看到结果,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没有把握还一直走着当初的路,牵着当初紧紧握住的手,但同样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一个好的水手,不到风浪肆虐的最后的一刻,决不放弃自己的所乘的船只,因为喜怒无常的大海,远比甲板更为凶险;但真要到了船倾人亡的地步,他也会断然跳船,为求生而战的内心,容不下丝毫的留念。

    “你们是凡成的朋友吧?我替他谢谢你们了,”这时,凡成的父亲按着胳膊上的针眼,看着门口的两人问道,语气中带着的沉重和悲伤显而易见。

    “嗯,”两人擦了擦眼泪,点点头。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成儿,他会变成那副样子?”凡成的父亲眼睛通红的看着两人,目光灼灼的说道,为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砍成那个样子,旁人是无法感受到他那种仿佛胸膛都快要燃烧的感觉,他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生仇大恨,会让对方将一个高中生砍成那个样子,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要亲手拿着刀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将他们给予孩子的痛苦十倍的还回去。

    “叔叔,都是我们不好!”不问还好,他一问,刘璐和吴欣梅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的经过如实的告诉了凡成的父亲。

    “这群人渣!”凡成的父亲双目通红的用力的锤了墙壁一拳,他的脑海中好像脑补出了自己的儿子被那些无法无天的小混混们一刀刀砍着的模样,越想,他的心跳的越快,牙关紧紧的咬着,恨不得生啖其肉!儿子是为了保护同学受的伤,没丢他老子的人,想到儿子平日里的音容相貌,他的鼻子一酸眼眶不禁红了红,莫道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亮着,室内是忙碌的医生,而室外,则是愁云惨淡的众人,这一夜,几乎是谁都没合眼,凡成的母亲更是哭的眼睛像是个桃子一般红肿,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术室门口,只要有人出来,就会像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每个人,都在心里为凡成祈祷者。

    ”叮咚“伴随着手术室门铃一声脆响,主治医师满脸疲倦的走了出来,而在走廊椅子上的凡成父母,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猛的清醒过来,三步两步走到医生的面前。

    ”医生,我家孩子怎么样了?“凡成的母亲目光含泪的问道。

    ”经过抢救,已经稳定下来了,暂时度过了危险期,不过能不能醒来,还要看他的意志力了,毕竟被砍了二十多刀,失血太多,脑部供血不足,很可能会引起一部分脑部的问题,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一般来说,病人最终能完全康复“,医生看了眼门口的人,叹了口气说道,他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高中生被砍了足足有二十多刀!行凶之人真可以说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了。

    “呼”的一声,凡成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一时之间没有忍住心里的悲痛与心伤,又加上长时间的神经紧绷和水米未沾,猛的吸了一口气,眼皮一翻,晕了过去,而凡成的父亲,则同样一脸的悲痛欲绝,自己儿子被砍了二十多刀,虽然没了生命危险,可是听医生的话,是否能醒过来还是两说,自己儿子才十八岁啊!正是花样青春的年华,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光,难道就要在病床上度过了吗?

    “阿姨,阿姨你没事吧!”众人扶着晕眩的凡成母亲,担忧的看着她,凡成那边还没稳定,这边可不要再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只是太过劳累,营养缺乏所致,带着她去休息会,喝一瓶葡萄糖就好了”,医生观察了下她的情况,点了点头说道。

    “让一让,让一让,”这时,众人身后的手术室内传出护士清脆的声音,接着便是门开启,众人日思夜想的凡成嘴里插着呼吸管毫无知觉的躺在病床上被小心翼翼的推了出来,脖子以下,肉眼可见的到处都是厚厚的纱布,依旧有丝丝鲜血映红。

    “成儿,你醒一醒,醒一醒看看父亲呐!告诉我你没事!醒一醒呐!”看到凡成被推了出来,他的父亲一时之间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猛地趴在病床边呼唤着凡成的名字,个中包含的情绪,真真是闻着伤心听着掉泪,刘璐和吴欣梅捂着嘴,看着病床上不省人事的凡成,眼泪扑簌簌的落下。

    “安静,不要打扰病人,他现在需要静养”,护士瞪了凡成父亲一眼,出声提醒道,然后推着病床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中走入了重症监护室。

    而在太元另一家医院内,类似的场景,却是不一样的气氛,同样是手术室,同样是等候的家属,却是一名四十多岁珠光宝气的妇女骂骂咧咧指手画脚的在走廊内说着什么。

    “吴天!要是钢儿出了什么事,我和你没完!”泼辣妇女指着坐在椅子上的白色衬衫男子大声骂道。

    “你能不能闭嘴?又不是我把他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和我没完有什么用?!”椅子上的男子不耐烦的一巴掌拍在椅子上,怒视着眼前自己的妻子说道。

    “我不管!钢儿是你的儿子!反正你要为他做主!”女人一脸的尖酸刻薄。

    “你!......”男子看着自己的老婆,欲言又止,烦恼着揉了把头发,自己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个老婆,当初嫁过来的时候也是温柔可人,怎么生了孩子以后就一点道理都不讲,简直是越来越像泼妇了,他看了眼手术室的门口,抬起头看着女人说道:“你让我怎么做主?!早就告诉过他,不要天天在外边混,整的自己跟个青皮混混一样!给他安排的检察院的工他也来!你还让我怎么办?我早就说过了,照他那么混下去,迟早会倒霉,你忘了上次你儿子捅了的那个学生了吗?我废了多大的力气才给他擦干净屁股!”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1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1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