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钱不是万能的

推荐阅读:八零军嫂娇养成重回1998我家王妃初养成都市透视医圣溺宠绝色医妃天骄战纪超级寻物APP玄界旅行社狂神刑天一世兵王

    这一次,轻车熟路的回到了巨轮之旁,而与上次不同的,鲸鱼头上的防水大功率手电,清晰的将面前轮船的景象呈现在了他的眼前,真正的看到了色泽,政纪一时之间被惊呆了,巨大的轮船,并非想象中的金光闪闪,相反的,却是覆盖着厚厚的泥沙,水藻也在船身各处繁茂的生长着,不时的有各种鱼儿从船内破碎的玻璃内游进游出,生机与死寂此刻共存,整艘船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而更为惊讶的是,政纪通过鲸鱼的视线,很明显的看到巨轮之上的船舷旁的十几具死尸骷髅,衣着早已破烂的丝丝缕缕的挂在身上,随着海水的飘动着。

    政纪想了想,操纵着鲸鱼来到了巨轮的正上方,双目之中勾玉连城风车状,身体周围微不可查的出现了一丝红光,大约几指粗细的厚度包裹着他,却是政纪用处了须佐能乎,并且将其范围缩小到了身体大小,这样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是最为少的。

    下一秒钟,政纪精神微动,鲸鱼的大嘴呼的就张开来,海水猛的灌入其中,政纪也乘着这时机,抱着氧气瓶一个猛子,扎出了鲸鱼外的海水之内。

    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暴露在海底的氧气铁罐甚至有些变形,在这百米水深之处的海面之下,足以将人压扁的压力无处不在,这也是政纪之所以使用须佐的原因,而须佐能乎,果然没有辜负他的信赖,红光微微一闪,不愧是最强防御,在其中的政纪丝毫压力都感受不到,一层红光之外,两个世界一般。

    政纪慢慢的落到了甲板之上,足下激荡起了丝丝尘土在海中漂浮,而头顶则是鲸鱼静静的留在原地。

    一艘巨轮,一只盘旋的鲸鱼,一个泛着红光的男子,在这深海中组成了一幅奇异的画面。

    一丝金光引起了政纪的注意,他慢慢的蹲下身,随手将脚旁的一只骷髅扒拉开,并不是他不尊重死人,只不过看到这具尸体上的日式服装,政纪真的是打心里厌恶,骷髅下,一淀拳头大小的金元宝在泥土中闪着金光映入了政纪的眼帘,轻轻的捡起金块,政纪眼眸微微一亮,在金块的底部,“大清监制”四个繁体字映入了他的眼帘,果然,就是这艘船了。

    正欲离开,刚迈步,忽然感觉到脚好像被什么缠住了一般,他低下身子,拨开泥土,才发现,却是一串晶莹剔透隐约还闪着丝丝亮光的翠绿色宛若拇指头子大小的挂坠,银质的链子挂在了他的脚上,解开来,政纪将项链放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这绿色挂坠,绿的深城,绿的如同水一般。

    忽然一阵困倦感传来,政纪心中微微一凛,这是精神力过度使用的征兆,他随手将金锭和挂坠放入口袋,看了眼身后的巨轮,心神所动,鲸鱼猛的朝下游了过来,嘴一张一闭,政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船上,政纪仰面躺在甲板之上,漆黑的瞳孔看着阳光下金光闪闪的金元宝,耳边是解除控制后鲸鱼的鸣叫和偶尔鸽子的咕咕声,如果不是手中的金子沉甸甸的感觉,政纪甚至会以为这都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境,他看着手中的金子,傻呵呵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居然就这样睡着了,精神力的使用和大起大落的惊喜,让他实在是太疲倦了。

    而此时在另一边凡成所在的医院内,却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五名穿着黑衣西服的男子,面色不苟言笑的径直朝着守护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凡成的父亲走来。

    “你就是凡成的父亲凡建国吗?”几名男子气势十足的围了过来,看着凡建国语气并不友善。

    “是我,你们是?”凡建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几人,从衣着上来看,这些人好像并不是普通人,给人的感觉总有那么一些拘谨。

    “我们老板找你有点事想谈谈,就在医院门口的茶馆,还请赏光和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人像是领头的,直接说道。

    “你们老板?我不认识什么老板啊?有什么好谈的?”凡建国有些警惕的看了几人一眼,脑子里回忆了下自己认识的人,迟疑的说道。

    “是有关你儿子的事的,你要是不来,可不要后悔”,一名男子目露不耐烦之色,看了眼icu内戴着氧气面罩依旧昏迷不醒的凡成一眼。

    “关于成儿的?”凡建国闻言,微微一愣,他现在最最关心的就是自己儿子的事了,听到对方这么说,他不由的有些怀疑,这些人难道知道些什么吗?他有些意动了。

    “你决定了没有?我们老板时间有限,不去的话就算了,”对方深谙欲情故纵的道理,佯装要离开的样子。

    “等等,我媳妇打饭去了,我得等她回来和她说一声”,凡建国急忙喊住对方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老板也没时间和你多说,几分钟的事,要走就赶紧”,黑衣男子直接调转了身子,就要朝着门口离去,黑色的西服,整齐划一的动,颇为引人注意。

    凡建国看了眼昏迷的儿子,眼里闪过一丝愧意和坚定,快步跟了上去。

    古朴的茶馆之内,坐着一名穿着唐装的男子,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大背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文质彬彬的样子,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和他的这一身打扮颇为不符,眼角的那一道浅浅的刀疤,更是破坏了整个人的感觉,让人感觉在文静中却又有着一丝凶悍之意,给人一种几位矛盾的感觉。

    忽然,男人的目光微微一变,看着门口的方向走进来的几人。

    “老板,人我们请来了”,其中一名黑衣男子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好了,你们去外边等着吧,我和凡先生有些话想说”,唐装男子点点头,挥了挥手说道。

    “是”,几人答应之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凡建国打量着这茶馆的环境,清幽中带着奢华,奢华中却又不落俗套,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起的人,应该不是普通的人,在加上刚才那些黑衣人对待座位上男子的态度,更让凡建国心中多了一丝忐忑与好奇,他仔细的打量着男子,发现即使绞尽脑汁,记忆中也没有记得认识这样一个人物。

    “你是?”凡建国想不出来,只得先开口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凡先生您请坐,不要客气,喝茶”,男子气定神闲的摆摆手,说话更是顿挫分明,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无形中掌握了谈话的节奏与主动,可以看出平时也应该是身居高位的人物。

    “这是我的名片”,凡建国坐在了男子对面之后,对方就递过来一张想着金边的名片,上面“元丰集团总裁”六个大字很是显眼的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元丰集团”,凡建国默默念着这几个字,忽然神色微微一愣,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信息,元丰集团,这不是忻城最大的那家建筑公司的名字吗?要说起这个集团,忻城的人几乎是无人不知,市政建设,房屋建造,几乎有关建筑的各个领域都能看到元丰集团的影子,可以说是一个属于忻城本土的庞然大物了,而为公司的总裁,和自己的交集几乎不可能会有,而现在对方找上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知王先生能为我提供什么线索?”凡建国收起名片,直接问道,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自己儿子的事。

    “倒也不是线索什么的,这次来,我主要是当个说客,凡先生也可以把我当成是个和事佬”,王俊武摇了摇头,直视着凡建国的眼睛说道。

    凡建国听后微微一愣,不解的看着对方。

    “这次来,我是代表当时不小心伤到贵公子的人来的,对于令公子受伤我们很抱歉,不过所幸贵公子没有生命危险了,我们也很为此欣慰,凡先生,我这次来是希望凡先生能够息事宁人,以和为贵,当然,相应的赔偿,我们也会让凡先生满意的,”,王俊武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银行卡,从桌上推了过去。

    “这里边有三十万,应该足够支付贵公子的医药费和补偿了”,王俊武认真的看着凡建国说道。

    凡建国看着桌子上的银行卡,忽然整个人如同魔症了一般,嗤嗤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在王俊武不解的目光中,捻起了银行卡,轻轻的摩擦着上边的纹路。

    ”三十万,真是不少呐,我这半辈子,挣的钱大概也没有这么多了吧,我儿子的命,可真是值钱呐!没想到,没想到呐,我这辛辛苦苦半辈子,竟然没有我儿子用命给我换回来的多,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您?王先生?“凡建国笑着,一点一滴的,脸色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了起来,脸色变得越来越冰冷。

    “凡先生嫌少?那六十万!”王俊武看到凡建国的表情,几乎不用想也能看出对方恐怕不会满意,想都不想的继续加大筹码,这一加,就是直接翻了一倍!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砸不下来的事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1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1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