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归来

推荐阅读:国子监绯闻录中场统治者玄门大佬世界末日了和我真的没有关系绿皮救世主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快穿女配:男神,你抢戏了勾引情敌我是专业的[快穿]万古皆妖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

    渐渐的,情绪感染之下,流泪的学生越来越多,几个忍着泪水的男生,也渐渐的红了双目,是不是只有失去的时候才会感到珍惜,是不是只有曾经拥有过才知道珍贵,就如这阳光空气一般,存在在我们的身边,却没有谁会注意到它的可贵与重要,而凡成亦是如此,只有他不在了,他们才会回忆想念他的笑脸,他的声音,他的一切。

    周青梅侧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了眼属于凡成的空荡荡的座位,鼻头一阵酸涩。

    “同学们,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让我们收起悲伤,坚强起来,为凡成加油,为他祈祷,不要放弃,相信他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来的,”周青梅收了收悲伤,认真的说道。

    “老师!我们想去看凡成!”一个女生带着哭腔开口说道,引起了不少的附和。

    周青梅怔了怔,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可是凡成,现在昏迷之中的他最好有个安静的休息环境,大家的心意,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的”。

    “老师!那我们要为凡成捐款!和他一起度过难关!”另一个男生忽然开口说道,周围的学生都微微一窒,然后几乎每一个人都开始附和。

    “捐款?”周青梅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亮光,她想起那日见到凡成父母的情景,看他父母的装束,可以看出他的家里情况并不是很富裕,如今经历了这么一场变故,恐怕经济上也有可能会捉襟见肘,这个时候,的确这是个好主意,这恐怕是对凡成最大的帮助与支持了,想到这里,周青梅点点头,说道:“这个办法可以,不过大家量力而行,只有是自己的心意就可,老师带头,为凡成同学捐三百元钱,同学们谁想捐款的,下课后交给班长列个名单,等晚上我去转交给凡成的家人”。

    “凡成同学那边,老师会持续关注的,有什么消息也会知会大家,不过,现在请大家静下心来,抓紧时间复习吧,高考也很快就要临近了,我们都不要让凡成同学失望,好好努力啊”,周青梅想了想又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课铃声响起,几乎是在同时,班长秦清的座位旁就围满了同学。

    “班长,我捐五十!”“班长,这是我的这个月的一百零花钱也捐了!”“还有我班长,我带的不多,先捐三十!”熙熙攘攘中,一双双手握着面额大小不一的钱币在空中舞动着,这不光是钱,更是一份份沉甸甸的爱。

    刘璐趴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看着那边的情景,她有种想要大哭一顿的冲动,这几天来,每每闭上双目,她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凡成躺在血泊之中的模样,那么的凄惨,那么的悲伤,他身上的伤口是那么的多,他当时一定很痛吧,如果时光能够重来,那该有多好,她不会在去网吧,她不会留下他一人面对,她恨自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留下来。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她看向了身旁空荡荡的位置,政纪,你去了哪里?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你还不回来?求求你,快回来吧!我想你了,凡成也想你了,我们需要你,我需要你,凡成更需要你啊!想着想着,脑海中渐渐出现了政纪和凡成站在一起灿烂的笑着看着自己场景,那个明媚的夏天,吃着冰凉雪糕的三人,大概是自己这一生最为幸福的时候了,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到那段时光,凡成,政纪,刘璐,再次留下属于各自的记忆。

    “啊恰”,政纪猛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略微有些发酸的鼻子,有些诧异,自己这是怎么了,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了,也没有感觉到感冒了呀,又或者说,难道是谁想念自己了吗?

    “呜呜!”忽然之间,一阵汽笛声传来,政纪为之一顿,脸色露出一丝喜色,三步两步跨出了船舱,站在船头望向了远方,视线之内,一艘黑色的巨大游轮破风劈浪的朝着政纪的方向驶来,与之相比,政纪所在的帆船小的可怜。

    然而,在游轮渐渐接近之后,政纪的表情不再轻松,汪洋大海中遇到同类的兴奋也消失不见,以他的眼里,很分明的看到了船顶最高之处的东瀛国旗,而这也并非是一艘游轮,而是一条捕鲸船!就在船上巨大的吊钩之上,尚有一只垂死的鲸鱼挣扎着,鲜血宛若瀑布般顺着船舷下雨一般的流下,在海面之上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仿佛是大海的伤口,鲜红而刺眼。

    政纪眉头深深的皱着,早在前世的时候,他就听说动物人权组织对于东瀛每年的捕鲸活动谴责与类似的纪录片,却没想到,居然会在今日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发生,随着船越行越近,政纪更清晰的看到了船上的景象,忽然,政纪瞳孔微微一缩,那只垂死的鲸鱼身上插着的鱼叉,很明显的,就是自己之前拔下来的属于同一种!下意识的,政纪看了眼海水中,难道说,自己救下的那只鲸鱼,同样遇到的是这艘船?所幸的是,那只帮了自己大忙的鲸鱼,已经在之前离开了。

    船上的人,也显然发现了政纪的帆船,趴在船舷旁,指指点点叽哩哇啦的不知道在喊些什么,偶尔还传来几声难听的笑声,脸上还带着鲸鱼身上的血污,如同故毛饮血的野人一般令人厌恶。

    政纪并不回应,而是冷冷的看着对方张牙舞爪的样子,虽然厌恶对方的行径,可是孤身一人的他又能怎样,难不成开着写轮眼冲上前去将他们全部教训一顿不成?

    帆船与渔船侧身而过,海上与人类的第一次相遇,就这样伴随着海波的起伏结束了。

    傍晚时分,政纪影影绰绰的看到了海岸线,船只也逐渐多了起来,船只靠岸,再次脚踏实地的踩在地面之上,习惯了海面上颠簸的政纪甚至于微微的踉跄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适应了下来,看了眼身后的港口,他颇为感慨,这将近一个星期的旅途,就这样一转眼之间结束了,而收获,却是颇为丰富。

    “政纪!你平安回来了!”正当政纪看着帆船发呆的时候,一声惊喜的叫声让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李哥?”政纪脸色浮现出开心的笑容,和李荣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相互之间拍了拍背,各自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

    “你怎么在这?”政纪高兴之余,笑着问道。

    “自从你离开之后啊,我几乎每天都会来着海边转转,一来是在海里跑了一辈子,感觉一天闻不到海腥气就浑身不自在,二来啊,是看看你回来了没有,怎么样,这趟航行还顺利吧?前天我看见天气预报说有台风,心里就有些为你担心,你遇上了吗?”李荣上下打量着政纪高兴的一口气说道。

    “挺好的,我这不是安全的回来了,至于台风我不清楚,只不过的确有天下了不小的暴雨,”政纪点点头,李荣的关心,让他心里闪过一丝感动。

    “走,去喝一杯去,恭喜你成功的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水手!”李荣拍拍政纪的肩膀,拉着他就朝着海边不远处的一家酒吧走去。

    海边的酒吧,就连装饰的风格也充满了海域的风情,透露着一股粗犷的感觉,木质的墙壁直接由一根一根的树干拼接而成,古朴却不失典雅,而其中的客人,也大部分是膀大腰圆的硬汉子,欢声笑语在其中时不时的响起。

    “老板,来两杯麦芽啤酒!纯的!”一进门,李荣的大嗓门就响彻了酒吧。

    “李哥,来啦!”“李师傅,最近忙什么呢?”“李哥,好久不见”伴随着他的声音,酒吧内响应般的响起了七嘴八舌的打招呼声,可以看得出来李荣在这个酒吧人缘颇好,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老李,你个老酒鬼又来了!不是说要戒酒吗?怎么后悔了?”一个红鼻头酒糟鼻的五十多岁的方脸胡子密布脸颊的男子笑着端着两杯木质的大酒杯大笑着走到李荣的桌前,“砰”的一声将酒杯放在木桌之上,白花花的细腻的泡沫将近溢出的在杯口,可以看的出分量十足。

    “戒不掉喽!离不开你们这些老伙计了,”李荣大口的喝了一口啤酒,拍着桌子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嘛,今朝有酒今朝醉,水手不喝酒,那还能叫水手吗?”旁边桌子的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拍着胸脯大声的说道。

    “这个小兄弟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哪,李哥你的亲戚?”刚才送酒的酒吧老板注意到一旁的政纪,好奇的问道,总感觉有那么些熟悉。

    “我要是有这么好的亲戚就好了!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跟着我学了几天航海,也算是半个徒弟!政纪,你比不介意我这么说吧”,李荣咧咧嘴大大咧咧的说道。

    “当然不介意,达者为师,理应如此,跟着李哥学到了很多,叫声师傅也是我应该的”,政纪笑着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1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1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