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礼物

推荐阅读:末日崛起精灵养成系统重生之全面复兴医路通天篮球,人生念相具象最强系统回收商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护花强少在都市七零甜妻撩夫记

    “政纪哥,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女孩忽然从口袋中取出一物,对着政纪说道。

    “这是?”政纪感觉脑袋有些晕了,不得不说,这水手们喝的酒的确比较劲大,看着女孩手中绳子穿过,牙齿一般的洁白的小拇指粗细的物品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和父亲出海的时候捕获的鲨鱼的牙齿,这是最好看的一个,我想送给你,请接受吧!”女孩捧着鲨鱼牙,认真的对政纪说道。

    政纪接过鲨鱼牙,指尖摩擦感受着鲨鱼牙齿那粗粝而锋利的感觉,隐约间甚至感觉泛着丝丝鲜血的气息,看着这颗鲨鱼牙,他的思绪飘离,隐约间回到了前世,自己在清岛上大学之时,也在海边向推销艺术品的商贩买过鲨鱼牙齿,价格不贵,十块钱一个,自己一直都以为是货真价实的,然而现在与手中的这个相比,无论是重量,还是那种气息,都完全不是在同一个数量级上,此刻看来,自己却是买到十足的假货了。

    “政纪哥,喜欢吗?”女孩子目光中带着期待与忐忑,看着对着鲨鱼牙沉思的政纪,还以为他对自己的礼物不满意。

    “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政纪也不推辞,这代表着一个女生的心意,点点头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女孩子看到政纪的动,甜甜的笑了。

    “你也会下海?”政纪想起刚才女孩子说的话,好奇的问道。

    “嗯!当然了,我父亲就是水手,我的梦想也是将来做一个出色的水手,我十岁多久和父亲一起出海了!”女孩听到政纪的疑问,骄傲的挺起胸脯说道,略微黝黑却清秀的脸颊上带着得意的表情。

    政纪看着眼前的女孩,难怪,难怪她皮肤会那么黑,他的心中闪过一丝钦佩,在海里呆了段时间的他,明白大海的喜怒无常,每一个水手,都是勇敢而无所畏惧的,如今,一个小女生,居然也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却是比有些男人都勇敢,点点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中取出一物,递给女孩说道:“你的礼物我很喜欢,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却是他在海下无意中得到的绿色椭圆吊坠。

    女孩看着政纪手中泛着翠绿色如同水一般的挂坠,目光中闪过一丝喜爱,对于亮晶晶的物品,女人是天生喜爱的,而政纪的这只玉翠,更是泛着迷幻般的色彩,引人注目,由不得她不露出这样的表情,旁边的李荣和陈亮也呆呆的看着女孩手中的翠绿玉坠,两人是识货的,这玉坠,绿到如此,恐怕价格不菲!

    “谢谢,不过,这太贵重了,我恐怕不能接受”,半晌,女孩才艰难的将目光从玉坠之上移开,摇了摇头咬着嘴唇不舍的说道,内心里,她是很想接受的,一方面是因为好看,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是政纪送的,很有意义,可是同时她也不傻,政纪拿出的这件东西,光是看着外表,就知道价格不低,自己的鲨鱼牙齿固然很有意义,可是要和这只玉坠相比,只怕差的还远。

    “你如果不收的话,那我也不能接受你的礼物了”,政纪看着女孩不舍的表情,心里知道她的想法,脸上却是露出一丝遗憾之色,就要将女孩的礼物还回。

    “不!不要,我收!”女孩眼见如此,忙点点头,接过了政纪递来的玉坠,紧紧的握在手中,心中闪过一丝甜蜜。

    “这样就好了嘛,希望这枚玉坠能一直保佑着你在大海中顺利如意,愿它能一直守护你,完成你的梦想”,政纪笑着收起鲨鱼牙齿挂坠说道。

    此刻,在女孩的目光之中,政纪的笑容就像那海边黄昏的日落一般,温暖而不灼,那么的动人,那么的帅气,手里紧握着玉坠,暗自发誓,这一生都要用生命去守护政纪所送给自己的礼物,她不知道,政纪也不知道,这枚玉坠的价值,却是足以让这个女孩子衣食无忧一生。

    时间似流水,再美的团聚也有尽头,再开心的时光也会有结束,酒过三巡,政纪告别中人就离开了,就像他突然来访一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众人的挂念与思念,带走了一个属于大海的小女生的思恋。

    —————————————————————分割线——————————————————

    时光荏苒,距离凡成昏迷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病房内,眼中满是血丝的凡建成和妻子呆呆的坐在凡成的身边,看着病床上明显已经瘦了一圈的儿子,内心的酸涩已是不足言表,整整七天了,他们的孩子,就这样无知无觉的在病床上躺了七天了!夫妻俩,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着再次听到自己儿子叫一声“爸爸妈妈”,失去了的才会感觉到他的重要,以前听惯了的称呼,现在却是渴望而不可及。

    “孩子他爹,你说咱们凡儿还能醒来吗?”凡成的母亲张碧云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儿子,拉着他的手,心疼的看着凡成手臂上满是针眼的手充满了悲伤说。

    “能!我相信他,一定能扛过来的!”凡建国看着儿子苍白的面色,眼神之中闪烁着无比的坚定与信念。

    “难道就让孩子一直在这里躺着吗?”张碧云愁云惨淡的说道。

    “否则呢?你想放弃了?”凡建国诧异的看着妻子。

    “当然不会了,可是我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以咱们家的近况,能支撑了多久呢?短时间还行,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开销不是一笔小数目啊,一天光是住院费就要两三百块钱,我合计着,要不咱们把孩子接回家吧,该输液的时候找诊所的人,药咱们自己买吧,”张碧云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凡建国低声的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妻子的话有道理,前天,周老师刚刚送过一千多块钱来,不管多少,却也算是帮了些许忙,只是,这一千块钱,又能支撑多久呢?虽然不愿意想,可是如果孩子真的一直这样昏迷下去,那还能一直在医院躺着吗?只不过,他潜意识里,总是觉得医院手段多,保险多,可是如今看来,医院,对于自己孩子的情况,只怕也是无能为力。

    想到了这里,凡建国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白活了这四五十年,到头来连给自己孩子更好的医疗环境都做不到,为父亲,自己是不称职的。

    “再过几天吧,等孩子情况稳定下来,如果还是这样的话,咱们就带他回家修养吧,”半晌,凡建国才深深的叹口气艰难的说道。

    “那个人那边,你真的决定了吗?不再想想了吗?有了他们的那些赔偿,说不定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呢?”张碧云看着丈夫,有些迟疑的说道。

    “嗯,决定了,我就是再穷,再累,也不会要仇人的钱,我相信,就算是凡儿醒过来,也一定不会同意的,那样的话,只会让他一辈子看不起我这个做爹的,他的仇,我一定要给他报,起诉书我已经递交给法院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回信的”,凡建国想到了那天的对话,坚定的点点头。

    “唉,建国,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只是,他们家大业大的,听说还是“元丰集团”的老板,咱们这小户人家,如何斗得过他们啊!你忘了昨天那个警察的提醒了吗?”张碧云担心的看着丈夫,想起了昨天她和丈夫去警局询问调查结果时候,一个警察对他俩说的话。

    “那又怎样?就算他是皇亲国戚,也要与民同罪,我就不信他能只手遮天!他能买通一个警局,我就去省局去告,不管多久,一定要为凡儿讨回公道”,凡建国脖子一梗,固执的说道,他想起昨天的情况,心里就是一阵抑郁难平,他没想到,为人民的警察,居然会劝说他撤销案件,甚至还话里话外不时的提醒他对方的来头不小,语气甚至与那天的王俊武一样的气势凌人。

    “唉,”张碧云看到丈夫的表情,知道劝不动他,只能叹了口气,担心的看着父子二人,孩子已经成了这样了,如果丈夫再有什么事,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叮铃铃”,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屋子里的寂静,凡建国拿起儿子送给他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陈律师,有什么事吗?”凡建国对着电话客气的说道,这个陈律师是他专门为了打官司联系的。

    “凡先生,打电话来是想和您说声对不起,您的委托恐怕我这里不能接受了,还请您另请高明吧,您的钱我也会给您退回来的”,电话那头的陈律师带着一丝歉意说道,心中还带着些许后怕,就在今天上午,有人找到他,指名道姓的让他推掉凡建国的委托,就在他想要拒绝,对方给出的条件和说明,让他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和勇气。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1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1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