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公道

推荐阅读:D至尊神农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唐朝最佳闲王炼尽乾坤登顶炼气师我家宝宝你惹不起

    “什么?陈律师,是我有什么不对之处吗?”凡建国猛地站起身,对着电话急忙说道。

    “和您没有关系,这是我的决定,另外,凡先生,有个忠告想要对您说,您这次要告的人,恐怕很难,以旁观者的态度来说,我劝您还是以和为贵吧,你的这个案子,在忻城,恐怕愿意接的律师,屈指可数,”陈律师劝解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让凡建国一阵茫然,再想开口,对面却已经是挂断电话的忙音了。

    凡建国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电话,目光闪过一丝迷茫与困惑,对方的势力,难道真的到了这个地步了吗?难道这个世间,就没有伸冤的地方了吗?现在的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对方那种无所不入的势力,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让他从未像现在这般难受,看着病床上的儿子,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不!自己不能放弃,哪怕是自己给自己当律师,哪怕是去更高级反应,他也要将官司打到底,为儿子讨回公道。

    接下来的几天,凡建国找遍了忻城的各大律师事务所,可是说也奇怪,整个偌大的忻城,竟然没有一家受理,仿佛整个行业将他屏蔽了一样,警局那边他也去过,收到的回答确实同样的令人灰心,不是证据没有调查全,要不就是推辞些没用的话,没有任何的实质性进展,很明显的,如此简单的案件,对方根本就是不想受理,消极对待,然而凡建国并不死心,独自一人带着诉状前往了法院,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次,他更是连法院的大门都没走进去,就被门卫赶了出来。

    凡建国不知道的是,在法院院长办公室,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门口和门卫理论的他,吴天目光之中闪动着阴冷的气息。

    “老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学生家长?”身后,坐在老板椅上的中年男子起身走到窗口,也看着门卫处的凡建国问道。

    “嗯,是他,这次多谢你了老谢”,吴天点点头说道。

    “小事而已,别人的忙能不帮,你吴天的忙怎么也得帮,毕竟咱俩不是在一个系统吗?检察院,法院,同气连枝呐”,被叫做老谢的谢广笑着说道,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老吴,让他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呐,你是不是也想想别的法子,毕竟,影响不好”。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改天我请你喝酒,”吴天点点头,看着门口离开的凡建国说道,也告辞离开了。

    “喂,老三,准备吧,不能善了了”,走出法院办公室的吴天打了个电话,语气中带着一股森寒说道。

    “我明白了,会安排的天衣无缝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熟悉,却是当初约见凡建国的王俊武的声音,元丰集团和吴天,竟然有着这层关系。

    两天后,凡建国依旧不停的奔波着,凡成,也在昨天接回了家中休养,这两天,凡建国很烦恼,甚至可以说有些灰心丧气,警察局那边传来了消息,关于自己孩子的案子虽然是有了动静,可是却并非他所期待的结果,调查的结果完全撇清了那名带头者所谓的吴哥,反倒是抓了两名很明显是替罪羊的小混混,而被抓之人,却只是被判了一年多的刑期,见到他这位苦主的时候,两个小混混甚至还有说有笑,一点都不担心,这明眼人一看,就是他们达成的协定。

    凡建国收拾着东西,看了看手中的火车票,今天,他决定去省会太元的省法院上诉,既然忻城给不了他想要的结果,他不会放弃,他不信,这天地之间,没有一丝的正气。

    最后看了眼躺在卧室的儿子,“你放心,爸爸一定给你讨个公道”,凡建国喃喃的对着凡成说了一句,提着行李走到了门口。

    “真的要走了吗?吃点饭再去吧”,张碧云站在厨房,看着门口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总是心神不定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如今看到丈夫要去太元,不由的开口说道。

    “不了,再晚火车就要误了,去不了几天,”凡建国摇摇头,想了想又说道:“好好照顾孩子,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路上慢些,注意安全,我等着你”,张碧云目光中带着些许不舍与担心说道。

    “我会的”,凡建国说罢,伴随着一声门响,走出了家门。

    “天和地顺家添财,平安如意人多福”,关上门,凡建国站在门外,看着门口鲜红的对联,自嘲的笑了笑,平安如意,如何才能平安如意呐!

    顺着楼道一层层的走着,在三楼的位置,凡建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门口的灰尘代表着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政学平送给自己的那条香烟,他一根都没抽,为了孩子的事,那条烟,早已被他卖了,听说学平在城南买了一座四合院,这边就不怎么回来了,他是个好命的啊!昨天,他还记得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关于政纪的报道,听里面的主持人介绍,政纪在台弯又夺奖了,而且好像得了好几个,是大陆这边第一个获得那些奖项的歌手,好像还有什么唱了首英文歌救了一个想要寻死的人,具体的他没关心了,现在站在政纪的家门口,凡建国目光很是复杂,你说这人与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真的有命运这一说?为什么有的人顺风顺水,大富大贵,而有的人,却是坎坷不断,命运多舛,要是凡儿没有出事,要是自己的孩子也能像政纪这样,那该有多好啊!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到脑后,凡建国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楼。

    二中高一五班的教室内,虽然是下课时间,政晓彤依然认真的看着手中的课本,勾勾画画,认真的写算着,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前几天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她的成绩很不理想,全班五十多个人,她考在了四十多名,这给了她很大的触动,为一个女生,考这样的名次,在她看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要知道,她在原先的学校,成绩在班里一直都是前几名。其实这也并不能怪她,毕竟,原先是在村子中的学校上学,起步就比班里大部分的同龄人差了很多,就拿补课来说,晓彤从上学至今,还不知道有补课这么一说,而班级里的同学们,大多早在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差距就这样毫不意外的拉开也是正常。

    然而,令晓彤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同桌,虽然是个男生,可是成绩确实出人意料的好,这次居然在全班拔得了头筹。

    “晓彤,不会的地方,你可以问我,闲着也是闲着,”韩笑温柔的声音在晓彤的耳边响起,让她的身子不由的紧了紧。

    “谢谢,我会的”,晓彤不敢看他的眼睛,点点头说道。

    韩笑看着身旁低着头看书的政晓彤,长长的发髻披散在肩上,圆润的侧脸,秀巧的睫毛,无处都好像散发着诱人的芬芳,让他不由自主的心动,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总感觉自己和晓彤之间有一道看不清的篱笆,明明近在咫尺,却不了解对方。

    “你们听说了吗?就咱们楼上政纪他们班,最近出事了,那个叫凡成的,好像被学校外边的混混砍了,至今这都一个星期了,都没来学校!”一个八卦的声音忽然传到了两人的耳中,执笔书写的晓彤的鼻尖忽然划出一道不规则的线,目光中带着不敢相信与担忧,顺着声音看去。

    “是啊!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为了保护女生受的伤,听说伤的很重,”又一个男生神秘兮兮的说道。

    “以前一直看他靠着政纪混的风生水起的,没想到他自己倒也是个男人,居然会为了保护女生受伤,没想到啊!”一个以前对凡成行径羡慕却看不惯的男生此刻感慨的说道。

    “晓彤?你要去哪?”忽然之间,韩笑莫名的看着猛的站起身朝着门口小跑走去的晓彤,急忙喊了一声,却不见她回头,只看到她书本上没来得及放起来的笔顺着倾斜的角度滑落在地上,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他咬了咬牙,跟随着走了出去。

    政晓彤此刻却是满脑子的凡成出事的消息,难怪,难怪这些天来,不见那个笑容灿烂的凡成来找自己一起回家了,难怪最近也一直没看到他的身影,原本她还只是以为这几天忙着读书忽略了,此刻才知道,他是出事了,想到凡成和自己哥哥的关系,想着那个笑容温暖的大哥哥,她不由的心中一紧,喘着气朝着三楼跑去。

    “呼....呼”,穿着粗气的晓彤扶着墙壁,看着不远处高三一班的门牌号,擦了把额头上寖出的汗水,在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中走了过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2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2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