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嘲讽

推荐阅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超强兵王在都市雷武异化都市王者时刻最强狂兵完美机甲剑神我真不是开玩笑天下豪商大龙挂了

    “合愉快”,两人也面露微笑,各自都有自己满意的收获,这一夜,为政纪日后的金融帝国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叮铃铃”,政纪的手机却在此刻响起,打断了众人的对话。

    政纪说了声抱歉,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电话那头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就是一阵啜泣声传来,手拿着电话的刘璐终于听到了那个日夜期待的声音,电话终于打通了,连日来的委屈与悲伤像是开闸放水的水库一般,汹涌的漫上了心头,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一时之间竟是泣不成声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璐?是你吗?发生什么事了?”政纪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是听出了对面的声音的主人,按捺住心中的担忧问道。

    “政纪!你快回来吧!凡成,凡成他为了救我们,直到现在还依旧昏迷不醒,医生说他也许会成植物人,凡成的父亲也被车撞了,都截肢了!”刘璐压抑住心中的悲伤与激动,对着电话那头的政纪说道。

    “啪”,听到刘璐的话,政纪手中的茶杯不自觉的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他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一般,呆滞的看着茶几上的图案,耳边满是回响着刘璐的话,“凡成出事了,成了植物人,他父亲也截止了”,政纪脑海中如同循环播放一般,不停的出现这几个字,回忆中凡成的笑脸浮现在脑海,他出事了?他居然会成了植物人?

    坐在一旁的马化藤与马匀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一幕,担忧的看着政纪。

    政纪用力的揉了揉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应该,真的不应该,前世的记忆中,他从未记得凡成出过类似的事情,他按捺了下心中的不安与急躁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刘璐你先别急,慢慢和我说“。

    刘璐在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带着哭腔将最近这段时间发生在凡成身上的事大致和政纪讲了一遍,静静的等待着政纪的回答。

    “我现在在深城,今天我连夜赶回去,等着我”,政纪看了眼时间,直接说道。

    挂断电话后,政纪发了几秒呆,凡成的伤,竟然真的和自己有那么一丝关系,也就是说,历史对于自己来说,也已经引起了一些变化,如果不是自己,他或许也就不会去网吧,如果不是自己,刘璐和吴欣梅亦不会遇到危险,他忽然有些莫名的自责与悲伤,如果没有自己的话,凡成是否能像前世那样平平安安的生活,也不会引出他家里如此大的变故,“植物人”,这是多么厚重的三个字眼,“截肢”这是让他多么悲伤的字眼,他无法想象,凡成一辈子躺在床上的模样,无法想象凡成一家的未来。

    “政纪,怎么了?”马化藤看到政纪呆滞的表情,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哦,我没事,不好意思,我恐怕有事不能和你们商谈之后的事了,家里边出了些急事,要回去一趟,马先生咱们达成的协议,我之后会进行跟进,马哥,帮我订一张回太元的机票,要最快的”,政纪站起身认真的说道。

    “小刘,进来一下,马上订一张去太元最快的机票,”马化藤看到政纪的表情,也不迟疑,直接将秘书喊了进来,吩咐道。

    刘秘书看了眼政纪,点点头,走了出去。

    两个小时后,政纪已经坐在了飞往太元的飞机之上,目光阴沉似水却又带着些许忧虑,窗外,云海如墨一般翻腾,恰如政纪此刻的心境一般。

    洁白的病房内,额头缠着白色绷带的凡建国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不说,不笑,整个人仿佛死寂了一般,只有偶尔微皱的眉头才表明了他是有知觉的,裸露在洁白被子之外的,是触目惊心的樱红,左边大腿之下是触目惊心的空缺,鲜红的透过白色的纱布点点滴滴如同水墨一般映出。

    凡建国的拳头紧了紧,又无奈的松开,门口忽然传来几声谈话,接着门把手被拧动,露出了妻子熟悉的脸庞。

    "建国,我给你打了你最爱吃的水煮鱼,你快尝尝",人未到,声先到,张碧云端着餐具,脸上强装着笑意。

    凡建国却好似没听到一般,依旧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的腿,只不过拳头却是在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的握住。

    张碧云的目光从丈夫的腿上掠过,眼神之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悲惋,自从他醒来以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腿,那副神情让她心痛,心里酸楚,脸上却是带着安慰的笑容,走到了凡建国的身边,轻轻的将饭盒拧开,浓郁的鱼汤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建国,别发呆了,尝尝吧,身子骨重要",张碧云对凡建国轻声说道。

    凡建国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转瞬之间却变成了悲愤,忽然间,猛的推开了张碧云的手臂,伴随着妻子一声惊呼,鱼汤凄凄沥沥的洒落了一床单,"我不吃!你走!你走啊!为什么要救我?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为什么要救我啊!让我去死呐!"凡建国凄厉的喊着,挥舞着手臂,目光之中满是绝望的神色,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失去了一条腿的事实。

    他一边挥舞着双手锤着自己的腿,用尽全身力气扭动着身躯,左腿处尚未好住的伤口此刻更是崩裂开来,鲜血很快完全将绷带染红,凡建国仿佛想要通过如此近乎自虐般的行为,结束自己的生命。

    "建国!建国你不要吓我!没有你,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呐!凡儿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呐!"张碧云看到癫狂的丈夫,猛的扑过去死死的抱住了他,强忍着的眼泪再也憋不住,如同决堤一般流淌,此刻难受的何止是失去腿的凡建国,为这个家的女主人,此刻她的伤痛丝毫不亚于他,几天之内,遭逢如此大变,她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支持着她撑下去的动力,却是自己那未曾醒来的儿子和如今躺在床上的丈夫。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你这又是何苦呐!我活下来,只会拖累你们啊!我不是男人,我配做你的丈夫,也不配做凡儿的父亲,我没能力给他讨回公道,如今更是成了这幅模样,碧云,你看看我,你看看我现在的模样,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我不想拖累你们娘俩,你不要管我了,就让我自生自灭吧!你找个人再嫁了吧!"凡建国同样通红着眼眸,他又何尝不知道妻子此刻的心情,可是在心疼之余,他却不想成了他们母子俩的拖累,他无法想象,后半生自己这幅模样,儿子又生死未卜,妻子要受多少苦来操持这个家,此刻的生活就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谷,丝毫看不到一点的光明与希望。

    "啪!"一声脆响,凡建国挣扎的身子猛的顿住了,脸上肉眼可见的出现了一张巴掌印。

    "凡建国!你不是男人!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就因为失去了一条腿,你就要抛妻弃子?你死吧,你死了以后倒是解脱了,可是你想过我们娘两要怎么活吗?!是,你是没了一条腿,可是你的另一条腿还在,你的胳膊手还在!你走不了路,你不能蹦着走!?你就是懦夫!你死吧,你死了以后,我带着凡儿来找你!"看到丈夫如此说,张碧云的脸忽然变的惨淡,转而又变的冷淡,放开了抓着凡建国的双手,冷冷的看着他。

    凡建国呆呆的听着妻子的话,愣愣的看着张碧云悲伤中带着决绝的脸庞,忽然用手捂住了脸颊,"呜呜"的哭出声来,谁道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

    许久,凡建国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随便抓起床单在脸上抹了两把,目光中却又重新有了神采,坚定的看着妻子,"碧云,对不起"。

    张碧云的表情舒缓,轻轻的搂住了丈夫,将自己的脸颊埋进了他温暖的怀中,听着他起伏的心跳声,"建国,为了我和孩子,为了你自己,不要放弃好吗?相信我,只要我们不放弃,就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们,我不相信,老天会一直如此对我们,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凡建国感受着妻子温热的脸庞,闭上了双眼,眼角之处一滴泪水滑落眼角,等再次睁开的时候,迷茫与绝望已经消逝,坚定与执着重新布满了眼中。

    "啪啪啪",伴随着一阵掌声,随后一个调侃中带着一丝嘲讽的阴沉男声从门口传来:"好一出伉俪情深呐,真是太感人了,凡先生,上次一别,你还好吧"。

    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二人的温情,凡建国看到来人后脸色直接一变,情不自禁的喊出来:"王俊武?你来干什么?"而一旁的张碧云则一脸诧异的看着来人,光从外观来看,这名衣冠楚楚的男子好像并不是普通人。

    "凡先生,这话你就说的见外了吧,我来当然是来看你了,"王俊武皮笑肉不笑的走到床边,打量着床上的凡建国。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2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2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