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赶到

推荐阅读:蜀山道主鹰扬美利坚每秒都在升级动力之王后手仙法供应商大宋有毒逍遥小地主仙在大明

    "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你给我滚",凡建国丝毫没有给他好脸色,直接说道。

    "几天不见,没了一条腿,脾气还是这么倔呐,看来,凡先生你是一点记性都没长啊",王俊武收敛起了笑容,阴冷的看着床上裹着绷带的凡建国,嘴角微微翘起,说实话,就是他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凡建国,这个人还真是命大,就算是那样都没能撞死他。

    "你,你说什么?!"凡建国惊讶的看着对方的脸庞,脑海中出车祸时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浮现着,红色的信号灯,宽敞的马路,飞速的卡车,躲避的动,改变方向的卡车,还有司机那张带着低檐帽的看不清脸的样子,曾经王俊武的威胁,他的脑海中仿佛混沌初开一般,一股灵光乍现,手颤抖的指着王俊武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

    "什么是他?"一旁的张碧云也看出丈夫与模式男子的不对路,此刻听到他莫名的说出这么两个字,一时之间不知道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王俊武不置与否,看着凡建国说道:"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不过,凡先生以后还是不要乱跳了,我当初的承诺还有效,你要是改变主意的话,和我说一声,要不然的话,现在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其实我也很不想见到你这幅样子呐,啧啧"。

    "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找人撞了我!"凡建国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只是看着他急促的呼吸着,恨之入骨的盯着他。

    “什么?!是你害了我们家的建国?!”一旁的张碧云回过味来,震惊中夹杂着愤怒的看着王俊武。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就算是,有本事你们去告我啊?我就要看看在忻城,谁敢动我!”王俊武哈哈大笑着,索性撕破了脸皮,肆无忌惮的仿佛看着脚下的两只蝼蚁一般。

    “我敢动你”,人未到,声先至,王俊武还没回过神来,整个人的脸上就好像被一只千斤巨锤砸到一般,如果放慢动看的话,在场的人就会看到他的脸在瞬间被巨大的压力挤压之下变形的模样,一百八十多斤的身子就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在半空中转了一圈,惨叫一声跌落在了墙角,“噗”的一声,嘴里吐出了三颗带血的牙,在洁白的地面上格外的显眼,一时之间眼冒金星的喘着粗气,模糊的只能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背对的站在他身前。

    而凡建国夫妇俩,此刻则在床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张碧云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才试探着开口问道:“政纪?”

    “叔叔阿姨好,”政纪的声音响起,证实了两人并未看错,来人正是政纪!而他的身旁,走过来一个女孩,却是目光中带着泪光的刘璐。

    “你,你敢打我!来人来人啊!给我打死他!”此刻,坐在墙角的王俊武回过气来,扶着墙角慢慢的站起身,脸上的眼镜斜挎着,眼角高高的肿起,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度与平静,捂着腮帮子气急败坏的指着政纪对着门口大喊道。

    “你是在叫他们吗?”门口传来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然后就看到李虎一手夹着一个黑衣男子,拖着走了进来,一把同样扔到了他的脚边,似乎嘲笑般的看着他。

    王俊武惊愕的看着地上的两个手下,又抬起头看着政纪几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凡叔的腿,是你做的?”政纪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两人,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好像万年寒冰一般,他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的愤怒过,内心里好像有一处火山将要喷发一般,随时都要将罪魁祸首付之一炬,在进来房间的一瞬间,他看到病床上触目惊心的凡成父亲的腿,愤怒,愧疚,甚至是杀人的冲动,让他想都不想,就尽全身力气给了王俊武一巴掌,他只恨自己力气不够,没能将他的脑袋拍烂。

    记忆里凡成的父亲和凡成一样,是个老实,很不错的男人,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竟然让这一生的他遭逢了如此变故,再想到在床上昏迷的凡成,他更是感觉脑门上的青筋都快跳断了一般。

    政纪不言不语,一步步的走进王俊武,就好像是死神逼近一般,无形的气势毫不掩饰的从内而外的散发着,站在政纪身旁的李虎眼神一变,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带着一丝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政纪,这种气势,这种压迫感,即便是在黑帮中闯荡多年的他,也从未感受过的,很难相信,自己这个二十不到的老板,就有如此的气势,不光是他,就连站在政纪身后的刘璐,也感到了一阵难受与不安,陌生的看着眼前政纪的背影,她从未见过如此的政纪。

    李虎和刘璐感觉尙是如此,更不用说正面承受着政纪怒火的王俊武了,他忽然感觉眼前的身影如同一片巨大的阴影一般无形的遮掩住了自己眼前的天地,那双漆黑的眼眸如同深海中的火山一般,潜藏着无尽的怒火与愤怒,在他的感知中,政纪此刻虽不是魔神,甚似魔神,不知不觉中,他的脑门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双腿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啪嗒,啪嗒....”政纪的每一步,就像是催命的鼓点一般,击打在他的心头,敲击在他脆弱的神经之上,他甚至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说!”政纪沉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虽然不高,却如同晨钟暮鼓一般,激的他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企料身后却是坚实的水泥墙壁,除了让他的后脑勺一阵疼痛之外,没有任何用,这一撞,却也让他暂时的从政纪如渊的气势之中惊醒过来。

    “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否则的话,在忻城,你一定会后悔的!”平时说起来气势十足的威胁,在此刻政纪深深的目光中却显得如此的底气不足,王俊武倚靠着墙壁,强壮镇定的说道。

    政纪的眼睛眯了起来,忽然,手腕猛地一身,准确无误的卡住了王俊武的脖子,用力的握紧,顶在墙壁之上。

    王俊武眼珠猛的变大,嘴巴情不自禁的张到最大,双手下意识的扒拉着政纪的手掌,嘴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发出“哦哦”的声音,然而,他的反抗,在政纪钢钳一般的手臂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效果,政纪不为所动,一点点的,王俊武的脚尖情不自禁的掂了起来,脸色逐渐由红变白,又变得铁青,政纪又一用力,他的身躯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渐渐的脱离了地面,居然是被政纪按在墙上提了起来。

    “呜呜!”王俊武的眼珠子凸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掉落下来一般,舌头伸的长长的,目光中的恐惧似乎覆盖了一切的情感,他现在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就要死了,自己居然就要这样活生生的被人掐死在这里!他的手臂下意识的挥舞着,然而力气却是小的可怜,对政纪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渐渐的,他的眼神变得模糊,手臂也不再挥舞,无力的垂下,只是张着嘴,徒劳无功的想要呼吸哪怕一丝一毫的空气。

    “政纪!不要!”刘璐带着哭腔的声音忽然在寂静的病房内响起,她的人也扑上前,抓住了政纪的另一只手臂,恳求的看着他,虽然王俊武罪恶深重,可是她不想看到政纪因为一时的冲动酿造出更加严重的后果。

    政纪的眼神略微清明了一些,看着墙壁上无力挣扎的王俊武,慢慢的松开了手,接着王俊武就像是熟透了的面条一般,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跪在地上捂着脖子,用力的呼吸着,似乎想要把空气都吸尽一般,脖子上的青痕触目惊心的显露在众人的面前,一阵骚臭味传来,政纪厌恶的退后了一步,却是在刚才濒死的时候,王俊武竟然失禁了。

    王俊武此刻哪里顾得上管湿漉漉的裤裆,他从未感觉自己离死亡会如此的近,如果不是刘璐的那一声,不用丝毫的怀疑,再过几秒钟,或许他就去见了阎王了,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中透露出深深的恐惧,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捂着脖子看着政纪的脚。

    “放心吧,我有分寸,”政纪深深的吸了口气,刚才他的确是被愤怒烧昏了头脑,如果不是刘璐的话,自己说不定真的会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拍了拍担忧的看着他的刘璐的手。

    “我来晚了,叔叔阿姨,对不起,”政纪不再搭理地上的王俊武,转身走到凡建国的床边歉意的说道。

    “没,没关系的,小政,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病床之上的凡建国,复杂的看着眼前几乎不认识的政纪,很难相信,刚才那个霸气非常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和自己孩子一样岁数的政纪,想到这里,他有不自觉的想到了在家里躺着的凡成,心中不由的一酸,政纪这孩子有了今天这不一般的成就,而自己的孩子,却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触景生情的他不由的想要掉泪。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2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2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