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开戒

推荐阅读: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宇宙霸业盖世仙尊下山虎

    “我等着呢”,政纪的声音忽然如同鬼魅一般的响起,让脸上带着愤恨的正准备将香烟递进嘴里的王俊武一脸呆滞的愣住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其实你本来是想撞死凡建国的是吧,”政纪一边说,一边将从油箱里接出来的汽油淅淅沥沥的洒在了车厢内外,一直绵延到了涓涓泄露的油箱处。

    “你!你要干什么!”感觉到身旁浓浓汽油味的王俊武,满脸的胆战心惊的看着政纪的动,颤抖着声音说道。

    “寻些公道而已”,政纪似乎目若无人的看着自己的“杰”,目光集中在了王俊武的上衣口袋处,弯下腰,在他颤抖的无意义的反抗中,取出了对方口袋中的香烟。

    “中华?不错,好烟”,政纪看着手里的香烟,似乎自言自语,随手又拿出了对方口袋中的“zippo”打火机,“啪”的一声,在王俊武惊恐的目光中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你!你不要乱来!这是汽油!要是着了,会爆炸的!你这样是犯罪!”王俊武看着政纪手中青烟渺渺的香烟,又看看地上的汽油痕迹,努力的挣扎着,想要妄图将自己从驾驶室内出来,却被腿上传来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止住了动,满头大汗的喘息着,祈求的看着政纪。

    “我知道,所以这一切都是意外”,政纪看了眼手中只剩下半截的香烟,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将香烟拿在手中,“来,张嘴,放松下”,在王俊武惊诧的目光中将其递到他颤抖的嘴中。

    忽然,就在此时,一阵警笛声传来,王俊武的脸上猛地露出了狂喜之色,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期盼着警察的到来,声音越来越大,他的表情也越来越激动,看着政纪的目光之中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与惊恐,反倒是多了一分有恃无恐的神色。

    “哦,警察终于来了,”政纪忽然开口说了句他摸不清头脑的话,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这辈子大概最为不可思议的一双眼睛,整个人猛地愣在了原地。

    开着写轮眼的政纪看了看手表,默数了下倒计时,看了眼双目无神待在车内的王俊武,似乎是有意,又似乎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二十秒之后,把烟头扔到车外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坐上了车朝着反方向离去,留下王俊武一人呆呆的叼着烟坐在驾驶舱内。

    警笛声越来越近,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警车留下一道常常的刹车痕,两名交警从车内快步走了下来,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忽然鼻子微微耸动,然后就顺着气味看到了地上的汽油痕迹,面色猛地一变,急匆匆的朝着驾驶室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车里有没有人!”

    而此刻,在车内的王俊武,面色之间满是茫然,仿佛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无神的双目呆呆的看着驾驶室的面板,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车外的动静,嘴里含着的烟已经快要燃到底了,滚烫的温度在他的嘴唇间,却丝毫的感觉不到一般的无动于衷,嘴里轻轻的哼着,仔细听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竟然是模糊不清的倒数之数“五,四,三,二,一”,念到一的时候,王俊武似乎是木偶一般僵硬的从口中取下燃着的烟头。

    “不要!”伴随着一声惊叫,两名警察的手在空中徒劳的伸着,眼睁睁的看着王俊武手中的烟头以抛物线的角度似乎是慢动一般的坠落在了满是油污的地面上,“呼”的一声,汽油猛的燃烧了起来,以很快的速度顺着地面朝着油箱燃去。

    “你疯了!快离开这里!”警察惊叫一声,猛地扯了扯车内的王俊武,却发现除了扯下了衣服外套之外,压根扯不出来他的身子。

    “小甘!快走!要爆炸了!你救不了他的!”在甘姓交警身旁,另一名交警瞳孔微缩,看着火线顺着汽油就差几米就要燃到油箱,忙一把拉住甘宁,面色急切的喊道。

    甘宁看着驾驶室内无动于衷的王俊武,面色中满是不甘心,可是听到同伴的呼唤,也只能咬咬牙,和另一名交警头也不回的朝着一旁的道路草坪下跑去。

    刚跑了十几米,伴随着“轰”的一声,渣土车的油箱爆炸了,两人感到一阵气浪袭来,不由自主的爬倒在了草地之上,身后一阵热浪,然后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一只带着火苗的胳膊猛的从驾驶室内伸了出来,渣土车整个如同煤球一般的燃烧了起来,热浪冲天。

    “啊!”一声声惨叫,从驾驶室内传出,站起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的甘宁面露不忍之色,脚步不由自主的想要向前移动,却被一双手拉住“不要过去,小心第二次爆炸”,之能在原地戚戚的看着燃烧着的卡车中男子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最终一个字都听不到。

    “喂,报告总部,开发区西二环建设路上发生一起车祸,车主吸烟点燃泄露的汽油引起爆炸,目测已身亡,请求支援”,无奈的甘宁只得打开了对讲机,言简意赅的将自己的看到的情况和局里做了汇报,然后膝盖一软,静静的坐在草地上面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

    不远处几公里外停在路边车内放着舒缓的音乐,政纪默默的听着歌,顺着后视镜看着滚滚的浓烟,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很快被坚定所取代,伤害自己身边人的,一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月色初上,大部分人都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开始了倍感珍惜的休息时光,而在忻城警局的局长办公室内,却依旧亮着一盏孤灯,屋内,烟雾缭绕,周还生夹着一支香烟,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脑海中却是梳理着最近所发生的这一系列事,目光中满是感慨,就在今天下午,他得知了“元丰集团”董事长王俊武身亡的报告,然而死亡的原因,却让人感觉耐人寻味。

    忻城众所周知,“元丰集团”这些年来的发展极其迅速,仅仅几年的时间,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建设公司发展成了如今几个亿的巨无霸,横跨招投标,建筑施工行业,凡是有利可图的政府项目,中标者不出意外都是“元丰集团”,这其中的原因,或许普通人不明白,可在他身处的层次来说,却是一清二楚的,之所以会这样,全是靠着吴天,两人一个使钱,一个使权,几乎包圆了忻城市的建筑项目,别的不说,就说警局去年的一个训练场地修筑的标段也是在吴天影响下交给了元丰集团,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元丰集团”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赚的盆钵满溢。

    想到这里,周还生看了眼桌上的材料,眼中流露出了庆幸与忌惮,几天的时间内,检察院院长吴天跳楼身亡,其子吴刚疯疯癫癫,在精神病院收治,而紧接着又是与他们一丘之貉的王俊武车祸身亡,据调查当时是抽烟所致,可是周还生却不这么认为,无论谁发生车祸后第一反应应该是自救,怎么会老神在在的在车里吸烟。

    在他看来,无论是吴刚的精神失常还是王俊武的奇怪行径,这里边无不透着诡异之感,而所有的这些事,好像都有一条无形的绳子在幕后如同牵线木偶一般的操控着,而这操控师,他的心里亦是有了自己的答案,他忽然有些庆幸和感激当初的马元,虽说是他让自己在政纪初印象留下了不好的一面,可如果不是他误打误撞带着自己不打不相识的结识了政纪,见到了他冰山一角一般的人脉,能够及时的亡羊补牢,那么以自己所在的这个特殊位置,很可能会在以后与政纪有所交际,说不定这次被停职双规的就不是丁克权,而是自己了。

    想到昨日里市长耿建波召开会议,当着全市的各个部门的主管领导摔了杯子,就因为政纪朋友的案子,而在坐的包括他在内却全都静若寒噤,而为空降市长,自打耿建波在位以来,无论是手腕,还是后台,都是谜一样,一开始有的人还不信邪,想要轻捋虎须,可是却无一例外的输的惨不忍睹。

    而耿建波大刀阔斧的拆迁改革,同样触及了许多人的利益,不少人通过各个渠道都想让耿建波离开,却都是无疾而终,据说曾经有段传的沸沸扬扬的事,就是有人说动了省一级的领导来约谈耿建波,却被他当场毫不留情的顶了一顿,黑着脸离开了,然而就在人们在事后等着看耿建波倒霉的热闹之时,那名山溪省副省级的领导却出人意料的被调离了山溪,据说被调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闲位,这件事一出,还抱有幻想的人们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后来更有人爆出耿建波在燕京那边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而在忻城的官场中,也达成了一个共识,耿建波,不能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2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2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