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甜蜜

推荐阅读:超维术士神级强者在都市隋唐之乱世召唤都市全能英雄正牌辅助装置彪悍小农民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限时婚约[综]在霍格沃茨挖密道田园医女之傲娇萌夫惹不得

    却说下了楼的刘璐,骑着自己的粉色自行车,用尽力气的蹬着,朝着“雕刻时光”的咖啡馆方向骑去,终于在二十分钟后的路的尽头看到了雕刻时光那亮着灯光的门店。

    她轻轻的将车子停靠在门口侧边,夜已深,往日里人烟稠密的街上也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而人来人往的咖啡店也停止了营业,除了亮着灯光的店,里面并没有多少员工,只能透过落地窗看到一个男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昏黄的灯光中看不清脸庞,不过他的一举一动,却是那么的熟悉,还是让她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政纪。

    轻轻的推开门,刘璐绕过大厅的柜台与钢琴,迈过一张张精美雕龙的桌椅,慢慢的走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男子面前,在看到了他的那一刹那,却忍不住捂住了嘴,红了眼眶,眼前的男子,哪里还有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模样,碎发凌乱的遮着苍白的脸颊,面容憔悴,嘴唇像是秋干了的树皮一般褶皱着,胡子青葱,一副沧桑的模样,撑着头一杯一杯的饮着面前的白酒,偶尔会传出一声剧烈的咳嗽声,声声催人心痛,让刘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哎?璐儿,你怎么来了?”刘璐心痛的同时,政纪也察觉了眼前站着的人影,抬头看到来人后带着些惊诧的模糊不清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正要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不要喝了!”刘璐看到政纪的动,忍着心疼,三步两步走上前,紧紧的握住了政纪端着酒杯的手臂,脸上带着渴求的表情凄然的看着他。

    政纪感受着刘璐手掌的力度,微微愣愣,有些失落却又有些低沉的说道:“璐儿,没关系的,让我喝醉一次吧,我想醉一次,忘掉一切不愉快与无奈”。

    刘璐听了,手指间一颤,心中更是酸楚,看着眼前深爱的男子,他在别人的眼里,或许很优秀,或许很值得崇拜,可是此刻在她眼中,却是那么的孤单与脆弱,人们在看到他身上的光环的同时,却忘了,他也是个普通人,也是个十八岁的青春年华的少年,也有着自己的烦恼与悲伤,他还年轻的肩膀,承担了过多的重担与责任,他的生活,表面上的光鲜,背后却又有着多少的艰辛与辛苦。

    她知道,凡成的事,又像是雪上加霜一般的深深的压在了他的心上,让眼前的他只能在此时用酒精麻痹自己,寻求短暂的忘却与心安,“政纪,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这样麻醉自己也只能是暂时的啊,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那件事,与你来说,并不是你的错,如果说要错,也都是因为我,我不想看你这样对自己,”刘璐轻轻的坐在政纪的身旁,靠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不怪你,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啊!”政纪迷离的眼神看到刘璐的面容,心中淌过一阵暖流,抚摸着她的脸颊摇摇头苦笑着说道,他心里的难受,谁又能懂呢?重生,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而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也正是这妙不可言的阴差阳错的重生,如果不是自己改变了历史的轨迹,那么凡成又怎会成了如今这样呢?他或许现在正在无忧无虑的过着正常人的日子,平安的度过每一个平淡却幸福的日子把。

    刘璐眼中闪过了茫然,她实在想不通,政纪为什么会执意说是自己的过错?看到政纪又要饮酒,她忙上将酒瓶抱在怀中,倔强的摇摇头道:“你这样颓废,对谁都没有好处,凡成不会因为你这样就能醒来,凡叔叔也不会因为你这样就能回到过去,何况,何况你知道吗?王俊武今天出车祸死了,凡叔叔的仇,也报了!”说完这句话,刘璐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的情感,同时仔细的打量着政纪的神色,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担心。

    政纪听了,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点点头道:“我知道的,只是这心里,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难受”,对于王俊武的死,为始俑者的他,已经是心知肚明,今晚的独饮,也有今日所为的事有所影响,毕竟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该死,虽然可恨,可是对于曾经那个连一只鸡都没有亲手杀过的他来说,这次含恨出手,却是真真正正的打破了他的底线。

    “杀人”,这个陌生而听起来离他很遥远的就像是传说中的词汇,如今却真真实实的被他做到,当一个人真切的死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复杂的,他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面前而无动于衷,虽然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王俊武罪有应得,可是依旧有一种突破牢笼却又有些心虚的歉疚感,而与之剧增的也有着空虚与无力,吴天跳楼,吴刚疯了,王俊武也亲手死在了他的手里,可是为什么,在报仇后的快感过后,却是那么的空虚,仿佛找不到了方向,凡成依旧昏迷,凡叔叔的腿,也再也回不来了。

    想到这里,政纪感到一阵头痛,下意识的想要去寻那酒瓶。

    “如果你想喝的话,那么我陪你!”刘璐看到政纪的眼神,心里微微一痛,拿起酒瓶,灌了进去,前所未有的辛辣的味道冲击着味蕾,划过口腔,火辣辣的穿过肠胃,让她不禁眼泪直流,搀杂着辛辣的酒,越是酸楚,越猛烈,可是即便如此,她依旧仰着头,任由晶莹的液体流入口中,如果自己能够多喝一点,那么政纪,是不是就能少喝一点呢?

    “够了!”一双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她抱着酒瓶的冰凉的小手之上,强行制止了刘璐的行为,政纪心疼的看着眼前不只是被酒辣的还是伤心的流出泪水的刘璐,猛地将她抱在了怀中,感受着她发丝间的清香的洗发水的味道,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丝,政纪温柔的声音响起:“我不喝了,不要这样璐儿,是我不对,让你这么担心”。

    “咳咳咳”,刘璐感受着胃里火烧火燎的感觉,眼眶红红的,泪水顺着长长的睫毛滑落,她真的不忍心再看到这个样子的政纪,如果难过能够代替的话,她真的愿意替政纪承担所有。

    “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与悲伤,都要坚强的悲伤,我不想你伤害自己的身体,因为你的身体里,住着我的心,”刘璐轻柔的埋首在政纪的怀中,柔柔的声音响起,却是让政纪鼻头一酸,险些忍不住泪水,如此的人儿,自己却让她担心,让她情愿为自己受累,情何以堪!

    咖啡店内昏黄而温馨的灯光中,刘璐依偎在政纪温暖的怀抱中,此刻的她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想想,再不去管王俊武的事,和政纪有关又怎样?无关那有怎样?她只知道,她对政纪的心不论风吹雨打,海枯石烂,都会始终如一,何必在乎那么多,只要他开心,他过的好,就是她最幸福的事。

    搂着刘璐,在经历了欢乐,悲伤,死亡和一系列事情之后,政纪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战士,为了生活而努力奋斗的战士,或许会受伤,或许会悲伤失望,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希望,也没有所谓的对世界冷漠而淡白,这是真正的长大,懂得奋斗,懂得理想,更是懂得如何在逆境中披荆斩棘。

    一个老练的士兵,他每时每刻都有着求生的渴望,就是因为这种渴望,伴随着他经历一次又一次惨烈的战斗,最危险的时刻活下来。一个成熟的人,每时每刻都会对生活充满希望,因为只有词汇了希望,才会在一次又一次的坎坷中,变得更加强大,最终以坚韧的毅力,博得一整个世界,而自己,也要搏出一片所爱之人无忧的天地,搏出自己的幸福,搏出家人的幸福,搏出每个自己关心的人的幸福。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淌,夜已深,政纪酒喝的有些多,此刻后劲上来了,整个人也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几乎看不清眼前。

    刘璐看到政纪的样子,轻轻的扶着他,慢慢的走进了咖啡店后间的休息室内,政纪虽然看起来不胖,可是却也有一百七十多斤,对于刘路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吃力的扶着已经迷迷糊糊的政纪,她一点点的挪到了床边,扶着政纪坐下,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细心的为他铺好了床铺,摆好枕头,正准备将歪在床边靠着的政纪放平,却没曾想,政纪在躺下的同时手却抓着她的胳膊,巨大的惯性猛也将他拉倒在了床上,趴在了政纪的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刘璐的脸颊猛地泛起一片羞红,因为在咖啡店里,所以两人身上的衣服本来就不多,此时肌肤相亲,感受着政纪胸膛起伏的力度和温暖,嗅着他身上的好闻的气息,竟然让她有一种永远躺在他怀里的冲动,这个想法让她更显羞意,自己这是怎么了?在想什么羞人的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2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2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