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祝福

推荐阅读:不死道经隐龙惊唐进化吧少年吕布之雄图霸业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穿越诸天当反派超级寻物APP盖世仙尊超级全能巨星

    “姐,你在干什么?”这时,门被推开,白依依的声音就紧接着响起,将沉静在回忆之中的宋玉惊醒。

    “啊!政纪哥哥的演唱会!”白依依话音刚落,一阵熟悉的男声伴随着优美动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然后她就一眼就看到了电视中的节目,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忍不住捂着嘴惊喜的喊道,三步两步跑到了电视机前,直勾勾的看着电视中政纪的演出。

    “永远的初爱 永远最初的梦想最精彩

    想起青春 曾无畏无惧 无所谓失败

    当时看见彩虹就笑开 一无窒碍在胸怀

    带你抛下课堂 翻过围墙 只为了往一片大海

    告别了初爱 告别了制服上的名牌

    告别天真 学会去剥开 雨天的阴霾

    沮丧失落反复地重来 不能放弃勇敢去爱

    是 你让我 还相信未来

    我想起你 就不会崩坏”

    政纪优美的歌声通过电视机的扬声器在这不大的房间内回荡着,白依依一言不发的静静的听着,看着,伴随着政纪最后的歌声渐渐低落,白依依才好像跑了几公里长跑一般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然后才好像想起了什么,埋怨的看着宋玉抱怨道:“姐,你真不够意思,政纪哥的演唱会直播,你居然也不告我一声,一个人在这里吃独食,要不是我恰好来找你,岂不是错过了政纪哥这么好听的歌?!“说完,下意识的又看了眼电视中舞台之上风度翩翩的政纪一眼,目光之中一丝崇拜与爱恋一闪而过。

    “我,我也只是恰好刚调到这个台,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就来了,”宋玉眼里闪过一丝尴尬,安慰一般的拍拍白依依的肩膀说道。

    白依依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就姑且信你一次喽,姐,一起看吧,没想到政纪哥居然会在电视台上直播演唱会,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要找他好好算账,这么好的事,居然也不提前告诉我,要是早知道,我也一定会去现场“,白依说着脸上闪过一丝遗憾。

    回到演唱会的现场,伴随着政纪歌声的结束,台下的学生们轰然炸开,欢呼声,鼓掌声,口哨声,汇成了一篇奇妙的交响曲,在这天地间响彻,学生们此刻是彻底的放开了自己,对于他们来说,爱情,在他们这个年纪里,就像是禁忌一般的可望而不可及,就算是有,也要像是地下活动一般的偷偷摸摸,生怕被发现,就是这样的一种压抑中,政纪,这个和他们年龄相近的男子,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在这样的情景下,在无数的师生们的面前,唱出了这一首为青春期爱情正名的歌曲,他们就好像找到了知音,找到了知己一般,那种感觉,无可形容,一首歌,唱尽了学生时代爱情的美丽与绝妙,一首歌,让他们的心为之触动,不少的男生,此刻更是将衣服抛向了空中,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

    贾雪静静地看着台上的政纪,目光中爱慕,崇拜,遗憾,失落,嫉妒各种情感交替着,很难想象,一个人目光之中,竟然能够包含着如此多的感情,看着舞台上那个在万众欢呼中不骄不躁的男子,她的目光渐渐的坚定了下来,不管是谁,都不能和自己抢夺政纪身边的位置,他的身后的那个女人,一定要是自己。

    这时,台上政纪的目光微微一凝,然后望着一个方向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在他的视线之内,一名妇女,推着一辆轮椅,静静的站在舞台的侧面阴影中,看着政纪这边。

    政纪想也不想,将话筒放在一旁,三步并两步朝着那边小跑而去,他顾不上周围向他伸出的手掌,期待着他回应的声音,只是朝着那个方向,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越过人群,错过保安,走到了妇女的面前,然后在轮椅前停了下来,然而,在看到轮椅上的人之后,原本惊喜的脸庞却又一白,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张阿姨,您怎么来了?”政纪看着轮椅上依旧昏迷的凡成,眼中闪过一丝遗憾问道。

    张碧云有些憔悴的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为轮椅中的凡成掖了掖衣角,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会在今天开演唱会,凡成他也一定不会想错过的,所以我就推着他来看看,你唱的很好,我想凡成如果能听到的话,也一定会以你为傲的”。

    政纪的心中微微一酸,点点头,看了眼舞台侧面的嘉宾席道:“阿姨,我来吧,站着也累了吧,去那边坐着看吧”,说着,替过张碧云推着轮椅朝着舞台侧面的台上走去,而凡成的母亲,也目光复杂的任由政纪推着凡成的轮椅,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旁。

    “奇怪,那个女人是谁?还有那轮椅上的人是谁呢?”周围台下的师生们,诧异的看着那边推着轮椅走上嘉宾席的政纪,窃窃私语着。

    “哎?那轮椅上,不是,不是凡成吗?”一班的位置,有眼神好的人隐约间看到了轮椅上坐着的人,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说道。

    “凡成?凡成不是成了植物人了吗?他醒了?”听到有人这么说,一班的其他学生也忍不住探头探脑的朝那边望去,表情中带着一丝惊喜。

    “没,好像还没醒,你们看政纪推着他,他也没反应”,有人眯着眼睛看着那边,摇摇头遗憾的说道。

    “那是凡成?他什么时候成了那副样子?发生了什么事吗?”杜小康在政纪刚到轮椅旁的时候就隐约认出了坐在之上的人,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凡成和政纪的关系,有政纪为纽带,他们这伙人其实和凡成的关系也很亲近。

    “凡成?!怎么会?!他怎么坐上了轮椅!”安冉脸色也是一白,看着政纪推着轮椅中的那个男孩,浮现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一时之间让台下的诸人交头接耳的探听了起来,而政纪,却仿佛无知无觉一般,自顾自为的将凡成推上了左侧的席间,临走时,拍了拍凡成的肩膀,和张碧云点点头返回了舞台。

    “想必,大家都很好奇刚才我去干什么了吧?”返回台上的政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起话筒慢慢的说道。

    看着台下不住点动的脑袋,政纪停了停,接着说道:“刚才轮椅上的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台下不明真相的人们听了,面面相觑,政纪的好友?怎么会坐上了轮椅?又怎么会出现在演唱会的现场?

    “前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他挺身而出,舍己为人成了今天的模样,成了一名植物人,”政纪语气微微低沉,看了眼左侧席间的轮椅上的凡成。

    台下的人们顺着政纪的目光看向了那边的凡成,不知道政纪想要表达什么。

    “植物人,一个很沉重的字眼,一个沉重的我不愿意说出来的字眼,不瞒你们,我用了能想到的一切办法,都无法将我的朋友唤醒,他今年十八岁,和我一个班,如果他现在没事的话,大概也会和诸位一样,刻苦学习,经历高考,经历人生最重要的一关,而如今,他却只能无知无觉中度过每一天,体会不到生命的精彩,感受不到天地的宏阔,其实,我多么希望,他能够坐在你们的中间,听着我为大家唱的歌,一同欢笑,一同哭泣,一同感受着生命中的酸甜苦辣,”政纪语气低沉脸上带着深深的遗憾。

    “植物人!”

    “政纪的同学,居然成了植物人!”

    台下的师生们听了政纪的话,不少人都惊呼出声,下意识的看着左侧台上轮椅的方向,年华似锦的时候,成了植物人,他们无法想象,这对于轮椅上那个和自己同样年纪的男孩,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政纪看着台下的窃窃私语声,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首歌,身躯渐渐的挺直,目光之中重新焕发出了生机,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是!我从未放弃,在将来我也永远不会放弃,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醒过来,醒过来陪着我们大家一起见证这世界的精彩,见证我们的生命奇迹,我祝福你,我祝福你平安无事,我祝福你转危为安,没有什么能够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只有一首《祝福》唱给你听,请在座的各位原谅我的自私,这首祝福,我要先给我昏迷不醒的最挚爱的朋友,祝福你,能够听到这首歌,再次睁开眼睛,和我携手,共创辉煌!“

    “ 朋友,

    我永远祝福你

    朋友

    我永远祝福你

    啊

    朋友

    我永远祝福你”

    音乐声渐渐响起,政纪目光逐渐变得幽远,仿佛那九天星辰一般深不见底,嘴唇微张,轻轻的附和着音乐声演绎出一段独特的音乐。

    “不要问,不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

    围着烛光让我们静静的度过,

    莫挥手

    莫回头

    当我唱起这首歌

    怕只怕泪水轻轻的滑落

    愿心中

    永远留着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4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4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