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了结

推荐阅读:吕布之雄图霸业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穿越诸天当反派超级寻物APP盖世仙尊超级全能巨星非正常人类异闻录精分写手成神记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你去看看雪儿怎么样了?”看到政纪走出,贾平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马上对身边的高真说道,按理说来,如果女儿答应政纪放人告诉了他地址,那就不至于让政纪破门而入,难不成女儿遭到了胁迫?!

    高真看了眼政纪与刘璐二人,咬了咬牙,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客厅,朝着贾雪所在的位置跑去,担心贾雪之余,他甚至顾不上管贾平。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念你们没有恶意,我不计较,如果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念及同校之谊,如果不想和王俊武下场一眼的话,”政纪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内响起,让贾平不由的一愣。

    “王俊武?元丰集团董事长?果然是他主使的吗?”贾平心念一动,寒意涌上心头,虽然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和元丰集团并非一样,可是明面上的元丰集团的实力即使不如自己,也恐怕相差无几,而如今,政纪竟然亲口承认元丰集团的覆灭是他所主使。

    他伸出欲阻拦的手不由的停顿在了半空之中,面色之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任由政纪漫步而出,虽然自己并不惧怕对方,可是如果因此而无端给自己树立一个能量不小的敌人,也有些划不来。

    “你没事吧,”政纪看着身旁有些惊魂未定的刘璐,开口关切的问道,心里闪过一丝歉疚与心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也不会有此劫难。

    刘璐摇摇头,脸上的掌印已经渐渐消肿,不再疼痛,看着身旁的政纪,握着他温暖的手掌,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好似天塌地陷只要有他在自己都会安然无恙,他真的一个人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为了救自己而来。

    “我没事,你也没事吧”,刘璐在温暖之余,亦是关切十分,在被贾雪抓来之后,就将她安置在了地下室之内,却也的确没有受到什么危险。

    “那就好,这次的事你想怎么处置?”政纪忽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问道,她受了如此的惊吓,为她男人的他自然当仁不让的为她出头。

    听到政纪的话,贾雪目光幽幽的回头看了眼别墅,想到了那个在车内有些状若疯狂的女生,情之一字,自古让人惆怅,如果贾雪换做是她,她是否也会如此做呢?想到这里,她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次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能理解贾雪的苦衷。”

    说完,她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调侃的笑容看着政纪说道:“说到底,都是你魅力太大了,所以啊,以后我看我还是藏在你身后吧,要不然等你的那些粉丝知道了我是你女友,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呐,我可不想整天战战兢兢的”。

    政纪没想到刘璐会这样说,无奈中带着一丝尴尬的笑了笑,这次的事,始俑者好像还真是自己,想了想刘璐这么说好像也的确有这方面的顾虑,他明白,有时候狂热的粉丝做出任何出格的事都不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刘璐因为这个缘故出了什么事,那是他所不能原谅的。

    看来真得考虑下刘璐的安全问题了,他看着刘璐如花的面颊,点点头道;“暂时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委屈你了,不过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刘璐听了,甜蜜的点点头,今夜所受的惊吓在此刻好像已经因为政纪的缘故烟消云散,政纪的许诺,已经让她分外的满足。

    正当政纪刘璐二人行至大门口之际,忽然之间传来一声悲憷的哭声,让二人的步伐不由一顿,回头却见贾雪衣衫不整的从别墅内踉跄而出,看着大门口的政纪二人目光之中流出一丝悲伤与绝望,就要朝着他奔去。

    却没等迈步,就被贾平一把拉住,从身后抱着女儿,安慰着什么。

    政纪微微叹了口气,刘璐也有些紧张的更用力的握住了政纪的手,好像害怕贾雪忽然冲上来一般,两人不再回头,驾车返回。

    经历了这么一段插曲之后,政纪的生活也重新恢复到了平静,不,应该是相对的平静,因为几日之前的演唱会,他再一次的名声大噪,几首歌也被好事者录制了下来,未出专辑,便广为流传,而他在小区的住所,更是又重新热闹了起来,每日都有孜孜不倦的记者狗仔藏在附近,期待着能够捕捉到关于政纪的任何信息。

    而在街心公园的咖啡厅,这几日更是往来者如云,很多人都是冲着政纪的名声而来,店员们更是这几日忙得不可开交,痛苦并快乐着,一方面因为工量突然的加大,人手捉襟见肘,每个人劳累一天都是汗流浃背,而另一方面快乐却是因为为政纪的员工,他们有荣与焉,何况,政纪这几日也知道了这边的情况,特地为他们提高了福利待遇,工资更是涨到了一个月两千!

    两千块,这在这个时候,可是一笔相当不菲的工资了,要知道,在学校教书多年的政纪父亲亦是一月才一千五的工资!

    而更让政纪无语的是,不知在何时,他的名片已经成了忻城的象征,不仅是他家咖啡店门口贴着半透明的他的海报照片,在忻城显眼的建筑之上,他的照片亦是不少,几天之间,他仿佛成了忻城这块名不见经传小城的名片,传遍了大江南北。

    大街小巷,时不时有打扮各异的青年,摇头晃脑的哼唱着政纪那天唱过的歌曲走过,而音像店门口更是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前来询问是否有包含政纪前几日演唱会之上新歌的专辑。

    白色而单调的走廊,时不时的传来一阵怪异的笑声,显得有些阴森,“踏踏踏”伴随着一阵清亮的回声,一个修长的身影不疾不徐的从走廊中走过,正是政纪,而他的身前,却还推着一辆白色的轮椅,上面坐着的正是凡成。

    政纪看不出表情,只是眼底隐约可见的有一丝担心,而凡成,同样一言不发,只是眼底有着一丝不平静的波动,静默之间,两人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情。

    “到了,这间门后,就是他了,你做好准备了吗?”政纪推着轮椅停留在了一扇门口,扫视了一眼门内,看着轮椅上的凡成说道,他很明显的捕捉到了凡成的双手已经渐渐的紧握,泛着白的手骨表明了他的内心并非如同脸上一般的波澜不惊。

    看着这扇铁门,凡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轮椅,他想起了那日的惊心动魄,想起了棍棒加身的疼痛,想起了那日自己的热血,想起了此时此刻只能一只脚走路的父亲,而这一切,都是拜这扇门里的那人所赐!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仇恨,紧紧的咬着嘴唇,以至于发白发青,点点头,挣扎着站起身,用力的推开了那扇仇恨的大门。

    伴随着铁门的开启,一道阳光落在走廊之中,照亮了凡成苍白的脸庞,他瞳孔微微缩小,在他的视线内映入眼帘的是一对迷茫的眼睛,同样苍白无神的脸庞,吴钢呆滞的蹲坐在床边的角落中,口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面之上,打湿了青黑色的水泥地,而他,则直勾勾的看着门口的来人,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的神采。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忽然之间,吴钢猛的紧紧抱住自己的胳膊,整个人越发的缩成了一团在墙角里,低着头,抱着脑袋,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低声好似癔症了一般反复的念着这几句话,脸庞之上,泪水混杂着口水鼻涕。

    “他后来疯了”,政纪淡漠的声音在此间响起,好像给凡成解释一般。

    “疯了?”虽然在来之前,他听政纪说了,可那并不能磨灭他的恨意,他以为,在见到吴钢的时候,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暴打他一顿,可是直到现在,他亲眼看到吴钢此时的模样,紧紧握着的拳头却再也无法举起,他的脸上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吴钢,眼中闪过的有恨之入骨的恨意,可举起拳头打在空出的无力的难受,有一丝同情的怜悯。

    吴钢竟然变成了这样,看着这一幕的凡成的胸口忽然有一种滞涨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大仇得报的爽快并为如约而来,反倒是有一种无奈与无处发泄的恨意,这样的吴钢,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了,也再也不能比此时此刻更凄惨,可是他给自己一家人造成的影响,难道就这样抵消了吗?

    互相伤害的后果,是两家人都承受不起的痛,吴钢的父亲跳楼,吴钢疯了,可是自己呢?父亲也因此失去了一只腿,自己也险些与这尘世别离,凡成的目光渐渐的变得幽深。

    政纪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样的凡成,并没有开口劝慰,他知道,凡成需要一个人来慢慢的消化这段时间的种种变故,他需要自己来承受这些,没有谁能够替代他,自己亦不能靠言语来让他轻松,只有他自己真正的看破。

    ps:感谢未来大大为我的推荐,大家能在17k的推荐上看到我的书了哦,天气降温了,多穿点大家,另外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收藏,鲜花我也来者不拒哦~~2016年10月31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4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4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