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天籁

推荐阅读: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独宠一世:总裁老公太缠人头条婚约蹉跎惘少都市极品小医圣逆流2002梦游诸界舌尖上的江湖酒鬼醉天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有人说钢琴,是最美的乐器,而如今,在政纪的手中,这件优雅的乐器,的确发挥出了它杰出的音质与音色,这是一段谁都没有听过的旋律,这是一段前所未有的音乐,光是伴奏,就让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眼前一亮,期待着后续的进行。

    而事实上,政纪也的确没有让他们失望。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不管你去哪 我都陪着你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不管你在哪 我都跟着你

    anytime you whisper my name

    不管什么时候你轻声喊我名字

    you'll see

    你都会看到

    how every single promise i'll keep

    我是如何守护每一个誓言的

    'cause what kind of guy would i be

    不然我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if i was to leave

    如果我在你最需要的我时候

    when you need me most

    略带着些沙哑的,纯净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伴随着这叮咚响的音乐,在演播厅内响起,透过电视屏幕在这一刻传遍了所有收看着节目的角落,这是什么样的音乐!这是什么样的曲调,即使是前奏,几乎听到的每一个人,嘴巴都微微的张着,一动不动连呼吸甚至都屏息着,生怕有一丝的杂音,干扰了自己的听觉。

    坐在一旁的朱骏,猛地一颤,目光之中透出一丝惊讶与复杂,看着钢琴旁的政纪,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本不抱希望的他,此刻忽然感觉自己的格局是不是太小了!自己的眼界是不是太狭隘了,光着前一段歌曲,浸淫多年的他,就知道了这首歌恐怕不是一般!

    而在酒吧之内,在政纪的歌声伴随着音乐从电视中发出的那一刻,比伯端着酒杯的手猛然一抖,泛着淡黄色的酒液顺着他的手边低落,他却浑然不觉,只是嘴巴张的大大的,愣神的看着电视,心中满是震惊!

    而在他身边的几人,表情也都大致如此,沉浸在这从未听过的歌曲中。

    政纪的声音忽然在此刻,变得前所未有的高昂!前所未有的激情!沙哑中带着嘶哑,却有一种独特的音质魅力,整首歌忽然之间就好像被打了激素一般,节奏猛然之间加快,让听到的所有人,心跳不由的为之一顿。

    what are words

    妳都说了些什么啊

    if you really don't mean them

    当妳完全不知所云

    when you say them

    说出它们的时候

    what are words

    妳的话到底算什么

    if they're only for good times

    如果这只是浮云般的美好

    then they don't

    却与瞬间破灭掉

    when it's love

    当爱至情浓处时

    yeah, you say them out-loud those words

    妳大声喊出自己的心声

    they never go away

    那些话,永远都不会褪色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

    即使我们都离去了,它们会一直存在,直到海枯石烂。

    “哗啦”一声!比伯此刻再也坐不住了,整个人猛然站了起来,表情之中带着的是无与伦比的惊讶,就好像看到了拿破仑复活也不过如此,他从未想过,一首歌,一个华国人唱的英文歌!居然会有这样的魔力,居然有一天会将他完全的整个人折服!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剧烈的跳动着,整个人好像蒙了一般,云云雾雾之中辨不清东南西北,脑海之中满是这美妙的歌曲!

    而坐在他身边的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双外国人特有的蓝色的大眼睛之中早已蓄满了泪水,她痴痴的听着,静静的看着,伴随着歌声,“they never go away,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那些话永远不会褪色,即使我们都离去了,它们会一直存在,直到海枯石烂,时间仿佛回到了她要离开美国的时候, 她的恋人,她的男友,在机场门口依依惜别的时候,他说永远会等着自己,他说他不舍得自己,伴随着歌声,她与他美好的回忆,像是画卷一般,记忆翻滚,在心头舒展,那么美,又是那么的心痛,泪水,不知不觉的顺着脸颊滴落在了酒杯之中,自己离开了这么久,他还好吗?他还记得当初给自己的诺言吗?

    and i know an angel was sent just for me

    我知道,妳是上苍赠予我的天使

    and i know i'm meant to be where i am

    我知道,这是命运的安排

    and i'm gonna be standing right beside her tonight

    今晚我会守在妳身旁

    and i'm gonna be by your side

    我会一直守护在妳身边

    i would never leave when she needs me most

    当妳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绝不会离妳而去

    what are words

    妳都说了些什么啊

    if you really don't mean them

    当妳完全不知所云

    when you say them

    说出它们的时候

    what are words

    妳的话到底算什么

    if they're only for good times

    如果这只是浮云般的美好

    then they don't

    却与瞬间破灭掉

    when it's love

    当爱至情浓处时

    yeah, you say them out-loud those words

    妳大声喊出自己的心声

    they never go away

    那些话,永远都不会褪色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

    即使我们都离去了,它们会一直存在,直到海枯石烂。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不管妳在哪儿,我都会在妳身边。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不管妳去哪儿,我都将会在那里。

    and i'm gonna be here forever more

    我将会永远在哪里

    every single promise i keep

    信守对妳的每个承诺

    cause what kind of guy would i be

    由于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if i was to leave when you need me most

    所以不会在妳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的

    政纪唱到了第二遍,现场已经有人跟着歌声音乐低声哼唱了起来,虽然有很大一部分人听不懂英文歌词的意思,不过这朗朗上口的节奏感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哼唱了出来,而朱骏,则呆呆的看着政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天才,是真的存在的,有些东西,自己不能够想象的,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精通英语的他只是听了一遍,他就知道,这一首英文歌,是多么的经典,会掀起多么大的波澜。

    “虽然有些听不懂儿子在唱什么,可是这节奏真是不错呐!你看现场的那些人的表情,貌似咱们儿子成功了?”李雪梅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台上弹奏着钢琴的政纪喜笑颜开的说道。

    “何止是成功呐!这一首英文歌,是不可多得的好歌啊!”学历比较高的凡建国倒是能听懂,他感慨的看着台上的儿子说道。

    琴声,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只是,演播厅内依旧是一片黑暗,仿佛灯光师和工人员都走神了一般,对着政纪的聚光灯,依旧直直的照射着,台上的朱骏,也罕见的失神了,以他的职业素养,此刻也居然仿佛忘记了这是在节目的现场一般,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之上,回味着,感慨着,而台下,更是悄然无声,没有一个人出声,仿佛生怕打破了这脑海中回荡的节奏一般,整个大厅,悄然!

    不光是他们,酒吧内的外国人们,此刻也没有谁说一句话,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视荧屏之中的政纪,将他的样子铭记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在心中唱着自己记住的部分歌词,这么美妙的歌曲,如果忘却了,那岂不是憾事?

    演播大厅内,政纪轻轻咳嗽一声,伴随着他的声音,灯光才重新亮了起来,而没等反映过来的朱骏开口,观众席间就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红,激动的拍着手掌。

    “感谢您,政纪先生,感谢您在“艺术人生”奉献出了如此精彩绝伦的演出,请原谅我,原谅我之前对您的质疑,”朱骏没等政纪走来,就站起了身,面色红润的走到了政纪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中,深深的对着政纪鞠了一躬,他的脸上带着惭愧,今天过后,他真切的感觉到,任何的对于政纪天赋的猜测和质疑,都是如同螳臂当车一般的不堪一击,他的天赋,他的才华,无可置疑!

    政纪被朱骏的动吓了一跳,忙扶住他笑着说道:“朱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其实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我压力,我也写不出这首歌,今天在“艺术人生”的我度过了一个充实而开心的夜晚”。

    客气之间,两人重新返回了沙发之上,经历了这么一段的插曲,台下的气氛也越发的活跃了,两人在一问一答之间,台下的观众们时不时的被妙趣横生的谈吐逗的喜笑颜开,朱骏的确是个很好的主持人,游刃有余的把握着访谈的尺度,既能勾起人们的好奇心,又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政纪的隐私。

    “谈了半场关于您演绎事业的内容,接下来,我们来谈谈政纪关于你生活中的一些事吧”,朱骏话题一转接着说道。

    “请说”

    “政纪,据我所知,你的家乡是山溪省的一个并不算出名的小城市,叫做忻城,你能不能谈谈你对家乡的感觉?”朱骏回忆着政纪的资料问道。

    “嗯,我的确是出生在忻城,不瞒大家,忻城,是一个并不算大的城市,从城南,走到城北,公交车也只需要半个小时,在大家眼里自然算不上什么繁华的大都市,不过,对于我的故乡,我却是觉得那里是最好的地方,城市不大,节奏却很平稳和谐,虽不繁华,但是却有着宁静的美丽,在我眼里,忻城就好像是一个端庄俏丽的婉约女子一般,她不是最漂亮的,却是最动人的,我深深的爱着那片土地,”政纪面容中带着些许回忆与留恋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4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4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